环球杂志 **重读“中国之变”

fengyimin 收藏 0 259
导读:35年前,在世界还深陷于“冷战”中的时候,一位拥有前瞻目光的预言者通过仔细观察华盛顿和莫斯科之间的细微情绪,做出了关注北京的决定。   作为一名“朝圣者”,他开始在一个神秘的国家里长征。出发时,没有偏见,回到法兰西,他却带去了一些能够改变西方固有观念的观察。于是,出现了《当中国觉醒的时候……》这样一本书,它后来成为畅销书,并且始终是一本参考书。   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担任法国《费加罗报》社论委员会主席的阿兰·佩雷菲特当时告诉人们,“中国是一个变化中的巨人”。他的种种分析都在该报的历史上留下了印迹

35年前,在世界还深陷于“冷战”中的时候,一位拥有前瞻目光的预言者通过仔细观察华盛顿和莫斯科之间的细微情绪,做出了关注北京的决定。


作为一名“朝圣者”,他开始在一个神秘的国家里长征。出发时,没有偏见,回到法兰西,他却带去了一些能够改变西方固有观念的观察。于是,出现了《当中国觉醒的时候……》这样一本书,它后来成为畅销书,并且始终是一本参考书。


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担任法国《费加罗报》社论委员会主席的阿兰·佩雷菲特当时告诉人们,“中国是一个变化中的巨人”。他的种种分析都在该报的历史上留下了印迹。后来,他又出版了一本书,《中国已经觉醒》。


佩雷菲特对那些抱有怀疑态度、感到不快、想要向中国输出价值观的西方人说,“中国有理由成为中国:不承认这一原则是毫无道理的”。他表示,这个国家有属于它自己的文化,这是一种进步的文化……


35年后,《费加罗报》建议人们重读佩雷菲特,并且加以思考。2008年8月8日,在题为《理解中国》的社论文章中,它还提醒,为了解述这位法兰西科学院院士的思考,要随着中国一起变化。


事实上,过去几周,随着北京奥运史诗般的华丽亮相拉开帷幕,数万名外国记者正在不间断地将中国传送到世界各国人民的客厅里。而他们对“中国之变”的关注,似乎并不亚于对奥运进程本身的关心。




重返世界舞台




“从未像现在这样处于世界中心的中原帝国将登上最高领奖台: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将成为中国亮丽展示其重要性和标志它最终重返国际舞台的机会。”


——法国《世界报》


在东亚召开的奥运会总是包含着告别过去展望未来的意味。


8月8日,法国《世界报》在题为《奥运会:北京庆祝中国的“复兴”》的文章中回顾了中国的百年之变:直到19世纪中叶,中国还是一个经济大国。亚当·斯密在其《国富论》中指出,“中国国内市场不亚于欧洲所有国家市场加起来的总和”。而随后的一百年,西方强加给中国屈辱的不平等条约,英法联军在1860年火烧了圆明园……如今,这样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了。


7年前,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会成功后欣喜若狂。当时,一些中国精英人士进行了一番展望:经济高歌猛进,国际社会毫无保留地称赞……通过忙碌的建设,举行数千次的会议,投入千百万个工时和进行前所未有的动员,中国一直在等待2008年8月8日的到来。


这一天,舞会上的第一号美人有很多值得骄傲的地方。透过令人眼花缭乱的壮丽画卷,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看到,中国让大约5亿人摆脱了贫困;自2001年以来北京的人均收入几乎翻了一番。1979年,中国政府通过了有关建立合资企业的法律,近30年后的今天,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正和德国争夺世界出口冠军……


“可能很少有人能够想像出,30年前的中国,客气点说,还是个勉强维持生计的国家,然而现在,中国经济眼看就将成为继美国和日本之后的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即便脱离了枯燥的统计数据,俄塔社还是以一个“从存衣处看剧院”式的问题提出了思考。


来到北京首都机场的外国客人看到的会是什么?宏大的航站楼。其中的3号航站楼是奥运会之前刚刚投入使用的,那里有现代化的行李传送设备、方便宽敞的候机厅、随处可见的咖啡馆、礼貌周到的服务人员……不愿自己在楼内走的还能乘坐电动车。有两条现代化的高速公路连接着机场与城市。还有轻轨可以乘坐,30分钟就能到达市区。


在这篇题为《中国准备告诉世界,什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文章中,俄塔社评论道,“来自世界各地的考官可能在奥运会后有不同的评语,但无法不对30年里成就飞跃的中国及其人民表示尊敬。”


而英国《经济学家》也惊异,当游客们成群结队地步入雄伟壮观的新体育场时,许多人都会屏住呼吸。“的确,中国还在继续崛起。这体现在两位数的经济增长率上,体现在人们越来越认识到中国是未来的超级大国上,中国在任何全球问题上都不容忽略,无论是全球变暖,还是全球贸易……”


类似的观点在北京奥运期间引发了另一种讨论——有关中国在世界体系中的地位。此前,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在欧亚媒体论坛上曾建议美国和俄罗斯联手,而美国《外交》双月刊却提议打造双头组合,“美中携手管理世界”。


尽管关于世界秩序的各种版本层出不穷,但是当传奇体操运动员、6枚奥运奖牌得主李宁在空中飞过点燃奥运主火炬时,世界见证了一个确凿无误的事实,正如美国《时代》周刊所说,“中国回来了——在荣誉的光环下”。


那么,这一届北京奥运会,到底是不是一个中国崛起的恰当的象征?《经济学家》自问自答,“这方面的先例不是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而是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和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这两届奥运会都是庆祝一个经济强国的崛起,而中国可能只会比它们更强大、更繁荣,这也与其和平地重新融入这个本国人口占到1/5的世界相适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