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08年无人参拜靖国神社度过“宁静的夏天”

命运的邂逅 收藏 4 231

简要内容:而日本战殁者遗属组成的“和平遗属会全国联络会”当天在东京靖国神社附近举行了反对参拜靖国神社、反对修改宪法游行。” 小泉的教训,让随后的日本领导人逐渐放弃了靠煽动民族主义情绪,伤害中国人民感情,取悦一部分右翼势力的做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今年的“8·15”,靖国神社将比去年还要冷清,避免做出愚蠢的选择已经在日本政府高层逐渐形成共识。


人民网·天津视窗8月15日电:从2001年到2006年,由于时任日本首相的小泉纯一郎每年参拜靖国神社,每到8月15日,靖国神社中都人声鼎沸,成了普通民众、政治家、媒体、国际社会等争议的焦点。但是在2007年,各方面对靖国神社的关注骤然冷却了许多,而今年的情形如何?笔者在临近“8·15”之际再度走访了靖国神社。看起来,靖国神社的“热点效应”正在持续下降。


靖国神社留恋昔日“盛况”


笔者在靖国神社看到,广阔的神社内人迹稀少,和其他处于闹市区的神社相比,参拜的人数并不算多。遇见一位身着和服的日本中年男子,笔者问他:“8·15”就要来临,您的感受如何?他说:“希望安安静静地悼念死者。”笔者又问一位老年妇女同样的问题,她说:“希望把甲级战犯和其他人分祀。”


在靖国神社里,好几处都矗立着金属宣传版,讲的是明年纪念靖国神社建立140周年的事,并号召人们支持纪念活动,其中有这样的字句:


“经过60多年战后的岁月,……战后出生的人们对英灵崇敬意识的稀薄化和今日世情的荒废日益显著。”


从这里我们不难发现靖国神社的忧虑,它似乎仍在留恋往日的政治喧嚣。


8月11日出版的《日本经济新闻》以《靖国神社平静的8月》为题,也对靖国神社的现状做了一番感慨,“小泉、安倍执政时期,首相参拜靖国神社问题带有浓重的外交色彩,但是今年的终战纪念日看来不会在政治上掀起什么波澜了。”


翻开2007年同一时间段的日本报纸,你会发现类似的标题,8月17日出版的《朝日新闻》刊登了一篇题为《靖国静夏中的变化》的报道,“日本战败62年,今年靖国神社的夏天格外宁静。”“我们万万不能忽略隐藏在宁静夏天背后的变化。日本领导人参拜战前军国主义的象征——靖国神社,已经越来越无法让人接受。”


“在小泉执政时,首相能否履行自民党总裁选举中的承诺,在8月15日当天参拜靖国神社,是举世瞩目的焦点。特别是去年‘8·15’当天,当首相踏上靖国神社的土地时,围观的群众甚至高呼‘万岁’。”《朝日新闻》的描述并非夸大。


2006年8月15日早晨点7时40分,身著黑色燕尾服的小泉首相坐着黑色公车来到了靖国神社拜殿侧门,经过拜殿,走进正殿,向载有战殁者名簿(灵玺)的御羽车行一礼,然后在参拜名册上以“内阁总理大臣”署名,并自掏腰包献上3万日元的“献花钱”。小泉这次的强行参拜,把其上台以来一贯坚持的错误做法推向极端,引起亚洲各国强烈反弹。


一年以后,“小泉首相的继任者安倍晋三首相,虽然先前始终不说参拜也不说不参拜,但在靖国神社却始终没有见到他的身影。”笔者也曾在2007年的“8·15”去靖国神社内采访,发现确实比2006年冷清许多,那些穿日本旧军装的人比往年减少,显得无精打彩。


而日本战殁者遗属组成的“和平遗属会全国联络会”当天在东京靖国神社附近举行了反对参拜靖国神社、反对修改宪法游行。他们的队伍似乎比2006年有所扩大。游行队伍不断高呼“反对政治家参拜靖国神社”、“反对把宪法改恶”等口号。右翼势力似乎已失去了对其围追堵截和进行暴力攻击的气力。


政治分贝越来越小


从阁僚参拜来看,在2007年的“8·15”那天,除冲绳北方担当大臣高市早苗外,安倍晋三内阁无人参拜。


这是10年以来8月15日“终战纪念日”参拜阁僚最少的一年。1997年,当时的桥本内阁在“终战纪念日”参拜的阁僚多达8人;1998年小渊内阁也为8人;1999年小渊内阁8人;2000年森内阁9人;2001年小泉内阁5人;2002年小泉内阁5人;2003年小泉内阁4人;2004年小泉内阁4人;2005年小泉内阁2人;2006年小泉内阁2人。


从今年的情况来看,到目前为止福田内阁只有法务大臣保冈兴治表示将在“8·15”参拜,从政府“三重镇”——官房长官、外务大臣和首相来看,官房长官町村信孝已表示不去参拜,从外务大臣高村正彦以往的言行来看不可能去参拜,而福田首相的表态更加明确:“你们看看我过去的行动就会明白。”


如果说2007年的首相安倍晋三是出于各种外在压力不能去参拜的话,福田首相则是出于自己的政治理念不去参拜。2006年1月18日,福田首相在接受笔者采访时明确指出:“这个神社是一个以游就馆为象征的神社,也就是说,作为日本国民,应该回避对靖国神社的参拜,我觉得这是很自然的。”


“热点效应”持续下降


从以上各方面情况来看,今年靖国神社的“热点效应”将继续下降。


其实,日本已经为小泉参拜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小泉的固执己见,不仅仅使中日关系变冷,也使日本越发和其他亚洲邻国格格不入。


据说,由于日本与邻国因为靖国神社问题吵得太凶,美国驻日大使希弗曾去靖国神社考察了一番。他看了游就馆后不知所措,认为按照游就馆陈列的历史逻辑,日本侵略中国和偷袭珍珠港纯属“迫不得已”,是从西方殖民主义者手里“解放亚洲”,仿佛战犯不是东条英机,而是罗斯福!对此,希弗感到“很为难”。虽然美国不会把这件事作为外交问题向日本提出,但美国以不希望“中日关系恶化”为引题,开始在历史问题上敲打日本。


“可以说小泉执政时期是日本政治家在历史问题上‘试错’的过程,就是进行错误尝试,最后结论都是否定的,根本走不通。”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所研究员高洪认为,在日本谋求正常国家的努力当中,一些日本政治家考虑过用强硬的方式强行闯关,用强硬外交实现其普通国家的梦想,但是事实上外交实践证明,想要把历史一页翻过去,必须要有对历史的正确认识。在历史问题上明显理亏的情况下,如果试图文过饰非,试图歪曲历史,试图抹杀历史、涂改历史,效果只能适得其反。


“顽固参拜最后的结果是使小泉变成孤家寡人,日本社会各界给小泉施加很大压力,日本一些前首相联名写信要求小泉放弃参拜,这一切形成良性舆论压力,使安倍这种在历史认识问题上并没有太多正确认识的政治家改变前任的做法;福田属于另一种情况,他是稳健派政治家,对中国有感情,主观上不想在历史问题上和亚洲邻国发生不必要的纠葛。这两个人性质上不同,但说明了同一个问题,想要让历史翻开新的一页,就必须老老实实地面对过去的历史。这是在历史认识问题上,国际公理对日本做出的最基本规范。”


小泉的教训,让随后的日本领导人逐渐放弃了靠煽动民族主义情绪,伤害中国人民感情,取悦一部分右翼势力的做法。几乎与此同时,中日友好交往的光明前景也清楚地摆在日本人面前。


不仅中断多年的高层互访恢复,而且中日也签署了《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中日两国政府关于加强交流与合作的联合新闻公报》等重要文件。


“这些都是稳定两国关系,防止日本在政治上发生倒退的有力措施。只有日本认清和中国友好交往对日本发展是有利的,日本可以在与中国交往过程中寻找到发展本国国家利益的机会,才能促使日本把自己国家利益的实现方式扭转到友好相处和避免刺激邻国的方式上来。”高洪说。


走回头路要付出更大代价


这种放弃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做法,不只中国政府,中国民众也看得到,更会记在心里。


根据最新日本《读卖新闻》和一家国内刊物联合进行的联合舆论调查显示,中国方面对日本的整体印象有了大幅度改善,大多数被访问者对日本给予了善意的积极评价。其中最具有象征意义的是,接近70%的中国人认为“战后60多年来日本是作为和平国家发展的”。


今年的8月15日恰好赶在北京举行奥运期间,在比赛期间,一位路透社记者捕捉到这样一个细节,在8月10日的举重56公斤级比赛当中,最初不被看好的日本选手山田正治,当试图在比赛中获得更好名次时,在场的中国观众“毫不见外”的为他加油助威,这位英国记者感到困惑,因为此时此刻,“中国观众似乎忘记了过去的历史恩怨。”他还为此专门写了一篇报道。


其实,这在今天的中国已经是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了,只是这英国记者可能不了解“你给予中国人必需的尊重,中国人也会尊重你”的道理。


“未来的日本政界对此应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如果要走回头路,必定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日本是一个政治多元的国家,理论上也不能完全排除日本政要重蹈参拜覆辙的可能性,当然我们中国方面还是希望日本政要能够识大局,能够顾大体,真正从稳定发展两国关系的着眼点出发,慎重地对待靖国神社问题,这尤其需要日本政要作出相应的努力。”高洪认为,“如果日本政要重新参拜,那将是得不偿失、付出多倍政治成本的愚蠢的选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