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遭媒体围剿!“西方自由”是这样的?

弑血战刀 收藏 4 443
导读:张丹红突然成了中德媒体关注的焦点人物。 8月28日,在中国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上,一名记者的提问单刀直入:据报道,“德国之声”电台的一名华人记者近日因为发表了对中国友好的言论而被停职,请问外交部对此有何反应? 该记者口中的“华人记者”就是张丹红,“德国之声”电台中文部副主任。按照德国《柏林日报》的说法,一周前她刚刚因“亲华言论”被停职。对此,秦刚的回答非常中立:“我注意到了有关消息,也看到过这位记者的报道。我们认为媒体应该秉持客观、公正的原则来报道。” 一个华人记者的职务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张丹红突然成了中德媒体关注的焦点人物。


8月28日,在中国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上,一名记者的提问单刀直入:据报道,“德国之声”电台的一名华人记者近日因为发表了对中国友好的言论而被停职,请问外交部对此有何反应?


该记者口中的“华人记者”就是张丹红,“德国之声”电台中文部副主任。按照德国《柏林日报》的说法,一周前她刚刚因“亲华言论”被停职。对此,秦刚的回答非常中立:“我注意到了有关消息,也看到过这位记者的报道。我们认为媒体应该秉持客观、公正的原则来报道。”


一个华人记者的职务变动,被拿到中国政府外交部的记者会上来讨论,足以说明事情本身的复杂和严重。


张丹红究竟说了什么


最早披露此事的是《柏林日报》。该报在8月22日的报道中称,“德国之声”电台中文部副主任张丹红女士因“亲华言论”被停职。


本报驻德国记者曾在8月26日与张丹红取得联系,经她证实,“德国之声”电台当天下午对她召开了“批判会”,并正式通知她无限期停职反省,要求她在停职期间不得对外接受媒体采访,也不能上“德国之声”电台的节目。而“德国之声”当时对此的解释是,张丹红“没有维护德国之声所一贯坚持的维护自由民主和人权的价值观”。


消息传出,舆论大哗。中德两国媒体和网民纷纷开始探究背后的原因,德国一华文网站欧览在线报道此事的标题就是:张丹红因言获罪。那么,张丹红究竟说了什么,以至于惹得“德国之声”如此出离愤怒?


8月4日,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四天,张丹红受邀参加德国电视二台一档谈话节目,主题是“为市场和奖牌而战——对新兴大国中国的恐惧?”在该期节目的视频中,《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注意到,参加访谈的嘉宾观点各异,除了张丹红外,还包括鼓吹“藏独”的人士、反对“抵制奥运”的德国商人等。在主持人问到“中国人有没有机会了解德国人的不满和恐惧”时,张丹红表示,5万外国人到中国看奥运将是一次极好的对话机会,“所有这些关于中国的讨论,在我看来是由无知和偏见导致的,中国不应该因此受到惩罚”。


此外,张丹红还在节目中批评默克尔,称是她当政后“将两国关系带到冲突的轨道上来”,“我觉得她把中国看成东德的扩大版,是个不守规矩的讨厌孩子”。对于“藏独”支持者在节目现场提到的所谓“西藏语言文化遭到破坏”,张丹红当即纠正“这不是真的”,她并举例证明中国政府为西藏的文化和语言做了很多,“仅在西藏的拉萨大学,就有数千名学生学习西藏文化”。


这种基于事实得出的结论,显然让主办方大感意外。现场主持人不仅频频发难,还多次打断张丹红的发言,但节目的效应却已开始在电视外迅速蔓延。


德国之声”出尔反尔


谈话节目播出一周后,德国《焦点》杂志率先发难,称张丹红是在“向中国共产党献媚”。8月20日,德国社民党联邦议会党团内政发言人迪特·维费尔施皮茨更是指责张的发言是“独一无二的灾难”,声称她“不适合‘德国之声’的工作”。据报道,“德国之声”起初希望淡化此事,然而在各方的压力下,这家以号称“宣传普世价值”的电台屈服了。正式的理由由该电台行政管理处主任给出的:“我们达成了一致,要平息批评的声音。”“张女士说了一些不应当说的话。”


这样的解释显然难以服众。8月26日出版的《科隆城市报》专门以“中国事务专家噤声”为题为张丹红鸣不平。该报道称,不管新闻检查员是否封锁,“德国之声”中文部副主任张丹红的声音现在是听不到了,她是被自己服务的电台夺走了话筒。“博格霍夫(‘德国之声’行政管理处主任)强调,这里不存在政治压力。但是由联邦预算资助的‘德国之声’现在必须问问自己,它在波恩拥有多少内部的言论自由。”


本想以对张丹红职务的“低调处理”来平息各方批评的“德国之声”电台,却没料到一场更大的危机已经出现在眼前。


8月29日,在接受“欧览新闻”采访时,“德国之声”表示,张丹红女士并未被停职,而只是“暂时停止播音工作”。该电台的发言人称,张丹红目前在网络部担任编辑工作,而“这项工作的变动和‘德国之声’原先的计划有关”。同一天,在“德国之声”的中文网页上出现了一条“本台通告”,内容大致是,过去几天来,互联网以及诸多中国媒体中出现了对张丹红女士的讨论,其中对张丹红女士“已经被解职”的说法是错误的。


“通告”除对张丹红专业能力表示肯定外,也提到了“在一次访谈节目中,她的一些表述同德国之声所奉承的主导理念不相符合”,而“德国之声”的主导理念中包括“宣扬民主,自由和人权”。


“从这则消息可以看出,有关张丹红事件的报道已经震动了‘德国之声’,他们发表这样的声明和通告其实就是在欲盖弥彰。”一位长期居住在德国的华人告诉《国际先驱导报》,“德国之声”看来很恼火,因为他们本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在华人聚集的另一家网站“萍聚社区”上,有华人网友已经对“德国之声”的声明逐条做了点评。


一个名叫“dinoysos615”的网友表示,“何等可悲的‘德国之声’,既然认为自己坚持了‘价值准则’,却到头来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


说真话却遭遇“危险”


按照“德国之声”的最新说明,在他们展开的调查结束前,“当事人将不参加面向公众的活动”。


在见诸媒体的公开报道中,张丹红的个人介绍很简单。42岁的她出生在北京,先后在北京大学和德国科隆大学学习日耳曼语言文学。1990年起,她作为“德国之声”中文部的华人记者,“一直做着无可指责的工作”(“德国之声”同事评语)。2004年起,张丹红担任中文部副主任,经常出现于德国国内各种讨论会和电视节目中。


自从今年西藏发生“3·14”暴力事件后,张丹红曾多次批评西方媒体的歪曲报道。在波恩举行的一次有关达赖“驻欧洲代表”格桑坚赞参加的活动上,她就质问格桑坚赞,为什么在达赖宣称放弃独立诉求后,“西藏流亡政府”的所谓“宪法”里仍然没有删除追求“西藏独立”的条款。


“我觉得她最近的风格太盛了,在所谓西藏问题和人权问题上说了真话,与她所在媒体的价值观有很大不同。”8月29日,《国际先驱导报》连线一位与张丹红有过交往的在德华人,他表示,当时就觉得张丹红可能会有危险,“没想到危险这么快就来了。”


难道这就是西方的“新闻自由”


虽然是“可以预料”的危险,但张丹红被停止播音工作还是令很多人感到惊讶。有的网友提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该事件是否有其他背景。


一位海外网友揭发称,张丹红被停止上节目“应该是两方面的原因”,除了德国媒体的舆论压力,还有“***”的身影出现在其间。其中,据称是由“***”分子写给“德国之声”的两封信件日前出现在海外中文网站上,这个落款为“徐沛”的人在信中称“德国之声”的节目被“赤化”。对于此种说法,尽管“萍聚社区”的网友正在发动力量要进行调查,但张丹红的遭遇令一些海外反华网站欢呼雀跃却是不争的事实。他们“充满热情地”报道这一事件,其中对张丹红的指摘更是与德国本地媒体如出一辙。而“新闻自由”,这个西方媒体一直宣扬的口号,此刻令身在德国的华人更多地感受到的,似乎只剩下了一个丑闻。


已到德国留学一年半的林娜(化名)听说张丹红的遭遇后,就到华人网站去了解相关情况。在她看来,张丹红说得很客观,“然而,德国媒体连这样的一个人都不放过,可见这个国家的舆论环境到了多么恐怖的地步。”


“萍聚社区”一个叫“xinding”的网友看过张丹红参加的那次访谈节目后表示,她很勇敢地为中国说了几句话,但绝对没有过分,没有极端。“德国媒体是在鼓励煽动所有人骂中国吗,难道只要有一点点反对意见就要大棒子封杀吗。对,德国的确能实现新闻自由,因为德国会直接灭掉说真话的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