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之王(原名:精武王) 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六章 疯狂的梅津

李伟新 收藏 1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size][/URL] [内容简介] 梅津贞夫猛虎下山似的朝他龚破夭扑了过来,欲置龚破夭于死地。 眼看梅津贞夫挥起的双掌就要砍到,龚破夭的身子突然拔地而起,飘过梅津贞夫的头,一脚扫了他的掌,一脚蹬了他的背,借着这蹬背的力,龚破夭快如闪电,朝美智子闪射而去。 梅津贞夫没想到龚破夭会拔地而起,更没想到龚破夭半空仍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3.html


美智子见到了梅津贞夫,自己昔日的恋人。梅津贞夫无疑也是看到她了。只见梅津贞夫的身子突然往前一跃,就如箭一样朝她射了过来。大有一种千军万马也阻挡不了他的气势。

美智子心下一热,仿佛看到一枝爱神的箭,海枯石烂不变心地射入她灵魂的深处。

令她激动。

呻吟。

一朵樱花地要为梅津贞夫盛开。

不知是激动过头,还是咋的,双耳抽搐了一下,火辣辣的痛。美智子猛然醒起:自己已经被毁容,已经不是当日的美智子了。

梅津贞夫飞射到她身前,张开双臂,欲将她拥入怀里。美智子却突然身子一缩,一个狐狸闪身,就从梅津贞夫的双臂中闪了开去,继续往南宁城狂跑。

梅津贞夫呆了一呆,他看到——

美智子的双耳伤了。

美智子闪身而过留下给他的目光,就像告诉他:她已不是当日的她了。

谁令她这样的?

目光往前一投,梅津贞夫也看到了龚破夭和李绍嘉。

定是这两个中国特工伤害了她。

一股怒火顿然在心间熊熊燃烧。

梅津贞夫回头看了美智子一眼,脚下一飘,就朝龚破夭、李绍嘉破空而去。

美智子的头也回了一下,见到梅津贞夫像一头狂狮朝龚破夭、李绍嘉扑去,她激动得差点脚软,差点就回身去和梅津贞夫一起并肩战斗。

没有回身,是她发现自己的激动里,出现了冈本的身影。身上的狐臭,分明也不是为梅津贞夫而散发。

她并没感到羞愧。

她觉得自己和冈本的爱,是在出生入死中建立起来的情感。她没扑入梅津贞夫的怀里,是理智告诉她,她已被毁容,她不能在梅津贞夫面前失去以前那个美丽的形象。

闻着浓烈的狐香,梅津贞夫就像喝了一壶千年好酒,浑身充满力量和激情。身上的每根汗毛,都恨不得为美智子而燃烧。

越近龚破夭、李绍嘉,梅津贞夫的怒火越烈,已变成了腾腾的杀气——

要为美智子报仇。

要为死去的弟兄报仇。

龚破夭看了一眼梅津贞夫,将其俊脸收入眼底了,马上用手对李绍嘉使了个暗语——别杀他。

梅津贞夫猛虎下山似的朝他龚破夭扑了过来,欲置龚破夭于死地。

眼看梅津贞夫挥起的双掌就要砍到,龚破夭的身子突然拔地而起,飘过梅津贞夫的头,一脚扫了他的掌,一脚蹬了他的背,借着这蹬背的力,龚破夭快如闪电,朝美智子闪射而去。

梅津贞夫没想到龚破夭会拔地而起,更没想到龚破夭半空仍对他出招,一脚扫在他的掌上,他的掌形同刀砍,痛入心骨。背部被蹬一脚,有如被雷霆一击,将他击出了七八步。

还没停稳,李绍嘉的鹰爪就要插到他的脸门。

赶紧,双掌一错,一掌防身,一掌朝李绍嘉的手腕砍去。

李绍嘉出爪快,他的掌砍得亦快。

况且,他高出李绍嘉一个头,臂长手长,占尽先机。

却电光一闪,李绍嘉闪开了。

好快。

梅津贞夫暗道,目光虽然不将李绍嘉放在眼里,身手却不敢怠慢。

李绍嘉闪到他身后,他没等李绍嘉出爪,脚往前滑出一步的同时,身子也转了过来。

好快。

李绍嘉心道。

双脚紧逼梅津贞夫。

梅津贞夫变掌为拳,对着李绍嘉的额头直擂。

拳击手法也用上了。

李绍嘉心里不由来气:当中国功夫是儿戏不成?

马上变爪为擒拿,一下叼住梅津贞夫的手腕,欲来个四两拔千斤。

竟拔之不动。

拔之不动不说,反而被梅津贞夫翻腕抓住了手,被猛地一扯——

柔道来了。

一股无形的劲道,欲将他扯到天上去。

欺人太甚。

不就瞧我矮小么?

怒。

李绍嘉本想以落地千斤的招式,坠着不动,让梅津贞夫白扯的。

这一怒,他的双脚就起了狂潮。

顺着梅津贞夫的扯势,腾地飞起身,脚下的狂潮——如击、如拍、如撞、如鞭。

叭叭叭几声。

从梅津贞夫的腹部“叭”到胸口。

脸色一变,梅津贞夫另一掌立马狂砍。

这砍又是空手道了。

借着狂潮的劲道,李绍嘉挣脱了梅津贞夫的手。

脚一蹬梅津贞夫的肩——

他李绍嘉人是斜飘而闪开了。

竟然,梅津贞夫的身子仍站得稳稳的。

发觉,自己脚下的狂潮,被梅津贞夫卸了。

妈的柔道也了得。

李绍嘉心里骂。

管他吧,跟他玩玩猴子上身。

一跃,两跃,李绍嘉的身子如弓,像这边一弹,那边一弹,比弹簧弹得还快。

鹰爪也没闲着,不时爪下梅津贞夫衣上的布片。

不一会功夫,梅津贞夫的衣服便被他爪得七疮八孔。

梅津贞夫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伸手要拔枪——

别拔。

李绍嘉的声音却先到。

“你是谁?你说不拔,我就不拔?”梅津贞夫怒道,英俊的脸也在扭曲。仿佛看到美智子在山里,或是在什么地方,被李绍嘉的鹰爪侮辱,身上的衣服,被爪个精光。要不,美智子怎么会穿一身农妇的衣服?

“叫你别拔,你就别拔。”

李绍嘉的“拔”字刚出口,声音还没到梅津贞夫的耳里,他伸向腰间拔枪的手背顿然一热——

飞刀。

飞刀连闪都没闪一下,就插入他的手背了。

要不是他本能地往旁边卸了劲,以飞刀的力度,极可能连手背一起插入他的腰部。

钻心的痛。

拔出飞刀,梅津贞夫朝李绍嘉狠狠地飞射。

“嘿嘿,送刀回来了,多谢多谢。”李绍嘉伸手一抄,就将飞刀接在手里,然后转身就跑。

梅津贞夫从来没受过这般侮辱,这口气怎么能吞得下?

不管三七二十一,抬脚就追。

边追边包扎伤口。

李绍嘉身子矮,跑两步才当梅津贞夫一步,显然跑不过他。

不一会,他就听到身后传来梅津贞夫的喘息。

突地停住,转身——

梅津贞夫的拳头就到了。

却打空了。

“嘿嘿,我是孙猴子,你想打就能打到的?”

李绍嘉在梅津贞夫身后道。

梅津贞夫车地转身——

脸部却一热,如被闪电划过。

是李绍嘉的美式匕首。

李绍嘉是如何飞起身,又如何挥出匕首划破他梅津贞夫的脸的?

梅津贞夫根本搞不清楚。

“哈哈,断耳配破脸,天生的一对。”

李绍嘉在数丈外丢下这话,身影一闪,不见了。

梅津贞夫欲追,理智却阻止了他:你已连中两招,岂是人家的对手?追下去,岂不是找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