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三卷 中南半岛 第二十九章节 江岸余辉

月亮下的船 收藏 36 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空气中那浓浓的硝烟味还没有散尽,一辆辆装甲车隆隆地驶过满是狼藉的战场,如同潮水样的翻卷着涌向远方。不时的有几架直升机从空中掠过,旋叶搅起的气流扯动着那淡淡如云样弥散着的烟云,嘈杂的机甲声让大地都为之在震撼。

黄昏下的马江在夕阳的镀射下,泛出耀眼的金色,波涛之间满是那金灿灿的起伏,斜阳照涂在显得有些老态龙钟的清化大桥上,使得整座大桥都泛出着点点的血红之色。

两架‘直-16T’特种作战直升机低空盘旋在空中,螺旋桨翼掀起的气流在江面上吹开一圈又一圈的涟漪,舱门处的狙击手不时的抵枪上肩,透过瞄准镜观察一番波光粼粼的江面。

稍稍远点的水面上,几艘绿色的装甲小艇在江水之间破开层层浪花。这种焊装了防护装甲、艇首装有带护盾的6管12.7毫米机枪、两舷和艇艉各有两挺7.62毫米通用机枪的武装艇是隶属于广州军区利剑特种作战大队的第2河流作战分队的中型突击巡逻艇。

考虑到越南河流众多,水堑交错,而且在越南战争期间,美军的Boat Support Units(船只支援部队)就曾有过出色的表现,而广州军区的主要作战对象之一便是中南半岛,所以在卫国战争后,利剑特种作战大队的编制内新增加了一支‘棕色水域作战部队’。

人数不过180人的第2河流作战分队虽然建制不大,而且隶属于特种作战司令部下属的广州军区利剑特种作战大队,但却是军内唯一一支河流特种作战部队。无论是装备还是作战素养,都是极其高的。这次南方用兵,第2河流作战分队派出了两个中队,携带着8艘中型突击巡逻艇和4艘小型突击巡逻艇,从广州基地出发,来到中南半岛。

警惕地注视着江面上的作战队员们不时的通过‘机动用户系统’与空中的两架‘直-16T’ 特种作战直升机联系,这两架‘直-16T’上的利剑特种作战大队第1作战分队的狙击手们可随时发来江面上可疑目标位置点,毕竟在空中俯瞰要比江面上察看情况更具视野。

清化大桥上游500米处,舟桥部队正在紧张的施工着,穿着黄色亮银反光背心的工程人员挥舞着手里的红色荧光棒,指挥着闪着黄色警灯的工程车辆缓缓驶向自己的位置。

架设起来的大功率探照灯已经被点亮,虽然天还没完全的黑,但雪白的光柱已经开始在工地周围的江岸水面上扫来扫去,高高升起的照明灯则使得忙碌一片的舟桥架设工地上一片璀璨辉煌。墨绿色的舟桥在信号员的引导下,缓缓驶入位置,同时打开折叠钢板。

相比较这边的热火朝天,另一边的清化大桥上同样是繁忙一片。两辆警备车停在桥头,闪眨着的红蓝色荧光在黄昏下交织出迷离的色彩,戴着白色钢盔的军事警备纠察们挥舞着红色荧光棒指挥着一辆辆标涂有暗色中国军徽的装甲车辆隆隆驶上大桥。

由于之前被炸毁的清化大桥是临时修复的,而且那些越南政府军的工程保障水平是极其有限的,所以桥面的通行能力还不是很强,故而每隔一段时间,警备纠察们便会临时性的封锁大桥,‘掐断’通行的钢铁洪流,以保证残破不堪的清化大桥不至于因为超负载而出现问题。

如同长龙样停了一长溜的WZ0001型8×8轮式步兵战车、WZ0002型8×8轮式装甲运输车堵住了整个车道,这些迷彩涂装的战车的车尾部的☆荧光识别在昏暗的黄昏中,泛出淡绿色的荧光,显得那样燦燦生辉。一些不耐烦的车组成员们干脆从驾驶舱内探出脑袋来。

别在衬衫领口的单兵对讲机里一片嘈杂的沙沙声。“好的,江北取消封闭,单向通行,补给车辆优先!”忙得焦头烂额的警备纠察们沙哑着嗓子重复着频道里的命令。

“装甲部队车道继续封闭,二号道路开通,油料、弹药补给车优先通过!”一个上尉军官打着手势喊到“二号车道,补给车辆优先。”

在挥舞着红色荧光棒的警备纠察们的指挥下,十余辆油料车、弹药补给车、装甲抢修车隆隆的驶上大桥,而另一侧车道上的装甲兵们只能无声的哀叹着“又要等着了!”

一阵喷气引擎的撕打从远处渐渐而近,闪着夜航灯的战机尖啸着从空中一掠而过,嚣张的洒下远去的轰响,留给地面上嘈杂着的装甲兵们无尽的羡慕。

“他奶奶的,还是空军的小子们张扬!”一辆WZ0001型8×8轮式步兵战车的炮塔上,探头而出的车长仰头看着远处的战机,不由的羡慕着咽了咽唾沫说道。

“得了,人家是空军,整个空域无遮无挡,那么宽畅,总比咱们陆军到哪里都要受到限制强。”另一辆WZ0001型8×8轮式步兵战车上的乘员气哼哼的说道。

“早就听说越南的基础设施建设糟糕透了,今天才算是他娘的见识到了!”一个操控着‘东风铁甲’高机动车上的‘红箭’反坦克导弹的士兵咬牙切齿的说到“这些烂人,这么长的条江,就不知道多造几座桥,真是他妈的见鬼了!”

“算了,这又不是你们家,你上的哪门子火!”有人嘲笑着说到“等着吧,接下来快了!”

南岸的炮声依旧隆隆着,远远望去,依稀可以见到那闪动着的火光,尽管是在那地平线处,但却使得那天地之间都仿佛被燃成了一片橙红之色,忽闪忽闪着。

“怎么样,钱鹏飞!”一辆装甲指挥车刚刚停下来,舱门便哐当一声打开,跳下车的萧扬笑容满面的对着坐在沙袋上懒懒抽着烟的钱鹏飞喊到。“怎么躲在这里清闲!”

“呵,萧团长呀!”钱鹏飞抢忙的将手里的烟蒂扔掉,站起身来,干声的笑道。

“好了,虚花样就不要搞了!”萧扬抬手止住了钱鹏飞敬礼的动作,笑着对钱鹏飞说道“你们侦察营这次又是立下了首功了,没你们的奇袭,这清化大桥也不能保住!”

钱鹏飞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哪里了,我们侦察营也只是小配角,小配角!”

这番话倒是引得了253团的一众军官们哈哈大笑了起来,一向是大大咧咧的钱营长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这也算是一件稀奇事了。

“你们老营长就在后队,侦察营的作战指挥并不归我们团!”萧扬压低了嗓音对钱鹏飞说到。

“谢谢萧团!”看着满脸坏笑的萧扬,钱鹏飞自然明白这话其中的含意,立即一扫刚才的慵懒,抖擞着精神,向萧扬打起了哈哈。

“这猴小子!”萧扬抬手拍了拍钱鹏飞的肩膀“去吧,找你们的老营长去,去晚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我们253团从来都是粗人,不懂那什么谦让!”萧扬坏笑着说道。

看着急匆匆离去的钱鹏飞,萧扬笑着摇摇头,回过身来,对身后的几个参谋说道“命令第15装甲旅第2营、我团支援连、第1机动步兵营组成强击群,现在傍晚18点不到,20点,对晚间20点,强击群必须进抵清化城。”萧扬挥了挥手,满是暴虐杀气的说道。

“协同空军、陆航,使用最大程度火力扫清我军前进道路上的一切阻挡!”萧扬杀气腾腾的说到“胜利和低伤亡,两个我都要,就是用钢铁砸,也要给我砸出个低伤亡的胜利之路!”

一架FBC-1D飞豹Ⅲ 战斗轰炸机嘶吼着从头顶上飞掠而过,喷气引擎的嘶鸣掩过了萧扬的话语,留下渐渐远去的轰响。“各营、连抓紧时间渡过马江,给老子压上去,两个小时之后,我要在清化!”哼哼骂骂到的萧扬说着转身钻进指挥车内。

刚刚沉默了没有太久的炮火再一次的轰响起来,在WZ0002-ZC型8×8轮式装甲侦察车、无人侦察机的坐标修正下,炮兵连的十二门PLL-05型6×6轮式120毫米迫榴炮再次开始对远处的目标展开轰击。隆隆的炮声接连不断,火光冲天而起。

成群的喷气战机呼啸着从空中掠过,不断的将携带着的航空炸弹、空地导弹倾泻下去,困于清化城北的‘越人阵’第2师此时想走也走不了了,因为这些倒霉蛋发现,除了死伤累累,被打得几乎不成建制的政府军‘荣光师’在死咬着自己之外,中国人还在卡于自己面前的清化城,机降了一个步兵连。这等于是彻底的关闭上了第2师的逃生之路。

但越南人好歹也是一个难缠的角色,要不然也不会在20世纪连打了40年的战争。从法国人打到美国人,打完了内战,打外战争,入侵柬埔寨,和中国的十年边境冲突,虽然每场战争背后都有大国角逐的身影,但好歹死人的还是越南人。给钱、给粮、给枪,但大国不至于给人吧,更何况这个国家向来是野蛮而又尚崇武力,无论是和法国人交手,还是抗美,再到和中国的战争,越南人几乎都是男女老少奇装上阵,典型的全民皆兵。同样是东方军队,越南人也从来并不畏惧死亡,尤其是与外国军队交手的时候。

被困在清化城北的‘越人阵’第2师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一向自以为自己是走‘正确之路’的‘越人阵’士兵们在疯狂的对纠缠着自己的政府军机械化步兵第304师展开反扑的时候,也立马对机降在清化城的中国机降步兵连展开进攻。




注:海军的定义,远洋海军是蓝水、近海海军是黄水、内河海军是棕水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