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四十五节 东进序曲 激战正酣

xy99991 收藏 12 3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URL] 听到隆隆的炮声,十字铺的日军根本不敢出援,军用电话线已被切断,只能用电报向宣城的第六师团第十一旅团部报告了情况。坂井德太郎少将也同时收到了广德的日军电报。 据广德守军的报告,界牌、广德、誓节渡三处日军同时受到攻击。从攻击的火力看,肯定是宁国独立师干的。现在宁国独立师对日军第十军而言,已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听到隆隆的炮声,十字铺的日军根本不敢出援,军用电话线已被切断,只能用电报向宣城的第六师团第十一旅团部报告了情况。坂井德太郎少将也同时收到了广德的日军电报。

据广德守军的报告,界牌、广德、誓节渡三处日军同时受到攻击。从攻击的火力看,肯定是宁国独立师干的。现在宁国独立师对日军第十军而言,已是大名赫赫。此宁国独立师很有可能就是那支攻占宜兴的中国军队,他们用大日本帝国的物资军械装备了自己,现在转而不断打击大日本帝国的军队。

第十军上下恨不得灭之朝食,但由于战略的调整,第十军不得不转入防御作战,于是在面对独立师的强大攻击力面前,不得不收缩防守,将不利于支援的广德地区完全放弃。但没想到就在这调整防线的过程中,被独立师抓住了空当,一记猛烈的重拳打了过来。

按日军从几次作战中获得的对独立师的了解,独立师的作战风格是凶恶之极,不动则已,一动就是全军出击,势如风雷。任何一个战场都集中数倍于日军的火力,对日军进行歼灭性打击。

并且独立师从不被动接战,他们一旦选择了战,那必然是天时、地利、人和三样都被其占尽。日军几乎无选择的余地。

坂井德太郎少将在收到电报的时候,外面的天虽然没有黑,但已是昏昏然,最多再过半小时,就将天黑。如果此时坂井德太郎向陆军航空队发出助作请求的话,那换来的只能是陆军航空队的嘲笑。

坂井德太郎少将,连忙命令步兵第十三联队全体结合,准备乘车去支援广德,但他忽然预感到了什么。紧接着,仿佛在印证坂井的预感似的,依稀听到远处传来爆炸声。他明白自已的公路桥完了。坂井德太郎少将忙命令工兵部队,立刻出发,抢修公路桥。但坂井德太郎知道,那被炸毁的决不是一座桥梁,而是通往广德的所有公路桥梁。要想全部修通,大概需要一星期,而步兵走到广德,最少也要后天,这还不能携带重武器。那时广德大概早就成了一座死城。

虽然如此,坂井得太郎还是命令第十三联队全体出发。同时电令十字铺的一个大队日军全军出动,一个不留,向广德攻击前进,以期与广德日军汇合,坚持到第十三步兵联队的到来。

长泗地区的日军已向杭州转进了。

只要坚守到第二天天明就有办法了。可以用空军对独立师实行致命攻击,坂井德太郎少将在疯狂中意淫。

。。。。。。。。。。

105团三营营属火炮现在直接从公路上被拉到誓节渡镇南的桐纳河上的公路桥日军守备阵地上。公路桥日军守备阵地上到处是日军的尸体碎片,日军大部份都是被炮火杀死的。一个小队的日军近五十人,全体战没,没有一个后退的,但并没有给三营的进攻部队造成多大的伤亡。也没能迟滞三营的进攻,三营二连的进攻,二连进攻的部队只有一个排,但在各班交替攻到日军阵地前沿的时候,日军的残部五个人才发现自杀式冲击。也只一眨眼的功夫就被消灭。

在夺取公路桥后,二连连长李长春命令二排利用日军工事转入防御。同时命令后续两个排于河的两侧隐蔽,将八二迫击炮班阵地布置好。同时发出一颗蓝色信号弹。十分钟后,就看到远处的公路上各有两匹马拖来了三门火炮,近了才发现是三七直射炮。在八百米外卸了马。转为人推。李长春命令三个排各出一个班,帮助炮兵推炮。杨春年命令自己的二班除了阻击手李阿毛外,其余的都去推炮。二班推着一门炮很快到了桥头。徐毅力气大,也推得欢,与张向西两人架着炮后支架,将炮推得跑起来。两人边推边喊着号子,一二一。

桥头距日军在誓节镇南的防御工事不到五百米,日军的机枪阵地发现了三七步兵炮,子弹打在护板上,当当直响。第一门炮就位后,炮兵就开始瞄准。在这个距离上,简直就是直瞄。炮兵很快做好了发射准备,命令装弹。一颗炮弹被装进了膛。一边的徐毅看看大炮,又看看日军的防御工事,咧着嘴笑。直喊奶奶的。一个工事里的鬼子从工事内窜出来,怪叫着向镇内跑去。日军工事内的枪声就响了,那个向镇内跑去的鬼子一下扑倒在公路上。

鬼子因害怕大炮而出现逃兵了!这对于独立师的官兵们来说,还是第一回遇上。紧接着炮声就响了,三七炮发出一阵淡淡的白烟,一道亮亮的光直奔刚才那个小鬼子跑出的被沙包加固过的房屋工事,轰地一声,被弹的半边墙上,出现了一个大洞,里面传来鬼子的惨叫声,紧接着旁边的两门炮响了。另两个目标受到了炮火的近距离打击。

李连长命令一排通过公路桥向敌前推进两百米,建立防御阵地。杨春年班第一个冲过公路桥。没有日军的子弹迎面扑来。这是好消息。徐毅边跑,边做着战术动作,侧脸可以看到李向西的那张苦脸。几个折行急冲,徐毅冲过了那段距离,这时才听到日军阵地上的枪声在响。枪声刚响就着阻击手干掉了。徐毅找了一个小土堆,在小土堆的左侧伏下,张向西的粗壮的呼吸声,从小土堆右侧传了过了。李阿毛一会爬了过来,将徐毅赶到一边去了。他是阻击手,徐毅只能听他的,一个良好的阵地对阻击手来说太重要了。徐毅只好向前面的一个小土堆那爬去。于是徐毅一下成了全班最前出的士兵了。并且被日军发现了。于是过一会,一组步枪射点打在他旁边的土堆旁。

徐毅心里直骂李阿毛,这个上海的小赤佬。徐毅连忙将背后的工兵锹抽了出来,在那个小土堆后面修起地球来。他这一修地球不要紧,晃来晃去的锹把引起了不少日军士兵的注意,一挺机枪也关注到了这里,不时一个长点射,一个短点射,打得土堆上尘土飞扬。徐毅一紧张,地球修理得更欢。

徐毅是只顾着修地球,他是完全没有想到,也没法看到,正是因为他的动作,日军的众多火力点被爆露了出来。不是被阻击手击毙,就是被三七炮直接轰碎在工事里,连带工事被轰毁。从而为二连的下一步进攻扫清了障碍。

全连除了徐毅自己,所有的人都被徐毅的勇敢而机智的行为吸引了。李连长更是将这一切用望远镜清清楚楚地看在了眼里。毫无疑问,李连长要在战报里将徐毅的机智而勇敢的行为报告上级,一定要为他请功。徐毅修理地球的速度很快。日军掷弹筒修正好了的时候,徐毅的大半个身子已经陷入了地表之下,破碎的炽热弹片在徐毅的身上飞舞着,徐毅不为所动,坚定地做着吸引日军火力的行为,让全连的官兵佩服不已。

一排二班再次接到命令,继续向前推进。日军前沿的火力已是稀稀拉拉的了。徐毅听到班长喊:

“一排二班准备。”

声音是从身后十余米处传来的。回头一看,吓了一跳,自己前出的也太厉害了吧。徐毅将工兵锹重新插回背后。杨班长喊了:

“一排二班呈正三角形,间距五米,以徐毅为箭头,目标,前方敌工事。冲。”

徐毅头昏昏地成了全班的箭头。刚才一阵猛挖消耗了徐毅大量的体力,但一冲起来,徐毅并没感到动作有僵硬。徐毅奇怪自已今天怎么如有神助。

如此一来,徐毅在一班的队形上,更加突前了。为了保持队形,全班不由地加快了前进的步伐。原来在一条线上,有两个班一左一右同时冲击,但一会儿后,变成了右前左后。

李连长在望远镜里一直注意着这个勇猛而机智的士兵的动作,待看到徐毅勇猛的冲击动作,不禁张大了嘴。接近敌工事的时候,看到一颗手雷在徐毅身边炸了开来,不禁大叫一声:

“可惜了。”

但销烟过后,李连长看到徐毅的动作依然是那么迅猛,真是勇不可挡。接着看到徐毅以一个漂亮的单手侧撑,跃过日军工事,不禁赞道:

“好。不愧是赵本山的同乡。”

。。。。。。。。。。。

对广德城的攻击,正在不紧不慢的进程之中。

日军与中国军队一样,还没有理解纵深对防御战的意义。在105团一营、104团二营一北一南的对广德城的攻击中,有意放慢部队的运动节奏,让日军不知不觉地暴露这一错误,并做出充分的准备,彻底放大日军这一错误。

105团一营营长已进到广德城下,亲自指挥部队在敌前运动。

在通过了两边的桥梁后,南北两面的进攻部队,在推进到城墙下五百米处的时候,就不再向前推进。而是就地挖起了战壕。而阻击手与机枪手,及营部重机枪排,也前置到六百米的位置,而三七直射炮干脆如誓节渡镇一样,推进到广德城下五百米的地方,因为日军居高临下,推三七炮的士兵们在最后一百米的时候,头上顶起了三层棉被,最后一层棉被用水打湿了,一如清兵的棉甲。

三七炮进入阵地后,先没发射,而是不断记录着日军火力点的位置,同时给出了日军纵深部队前置的时间。

刘海炮长开始报方位,随着炮长报出的数字,陈勇不断地摇着炮机,每做好一个动作,就大声报告,直到校好炮,大声报告:

“二号炮准备完毕。”

刘海炮组的代号是二号。

刘海大喊一声:

“装弹。”

装弹手李二楞,将一发炮弹装进膛,关上炮栓。转身从弹药手的手中又接过一发炮弹。

副炮长杨志拉动炮机,大炮轰地一声,大炮四周为白烟及腾起的尘土所包围。

观察手赵声通过望远镜在观察炮击效果。大声报告:

“目标已被消灭。”

刘海炮长又在报新的目标的座标方位。

如此的近距离炮击,可以说是弹无虚发,对日军阵地造成了极大的破坏。人员损失更大。

日军这个时候即使意识到什么,也已为时已晚,南北两面以排为单位的进攻已经开始了。独立师的进攻,不是与日军相同的。独立师的排进攻,是以班为单位,交替跃进,又互相掩护,日军差不多都是第一次遇到,所以其射击节奏不断被打乱,不但很难打中敌人,而且因阻击而爆露了火力点,这些火力点很快就会被独立师的掩护火力,或机枪或阻击步枪,或近距离瞄准的火炮直接送上了天。

在阻击火力受到压制时,独立师的进攻部队,并没有一口气冲到城墙的缺口与城门洞里,而是在城墙下百米左右的距离选择了有利地形与敌对射,他们将掩护另一个排的进攻,后面这个排才是冲进城的部队,他们将占据城墙,并控制城门的两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