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31/





我傻眼了,现在竟然身处宇宙空间中,看不见自己的四肢、身躯,就这样我傻愣愣的,觉得今天是活见鬼了。忽然,不知怎的我清醒了,意识到自己原来就是那个很厉害的师傅——创始元灵。我怎么会是创始元灵的?如果我不是创始元灵的话,他怎么会轻易地收我为徒另赠我穿越魔笛和舞环舞刃两件宝贝呢?现在仿佛一切都被我看穿了,不禁发出哈哈哈连带笑声。


现在,我一切都清楚了,原来创始元灵在这亿万年的时光中发现宇宙中只有自己一个生灵,觉得十分孤单,又觉得活的时间太久太闷,于是创始元灵闯入宇宙禁区“时空隧道”来到中国历史上某朝,化出一分,并把所有法力、灵力全注入分身,进入六道轮回,体验人生的乐趣。而我拜的师就是那个分身,自己却是创始元灵。


通过使用穿越魔笛,我穿到了前世,成了创始元灵,一时间所有法力、灵力都恢复了,可是我又开始孤单了,因为此时周围没有任何生灵。我有点沮丧,难道我要在这孤单一辈子?不,绝不。于是,我又拿起穿越魔笛,刚想吹笛,突然有个古怪的想法:如果吹笛后穿成草木虫兽该怎么办?毕竟我记得有几世我可是成为了鱼、鸟的。再说了,创始元灵有无边的法力,不是很好吗?于是放下手中的穿越魔笛。


能不能像女娲一样,造些人出来陪陪我?不行,女娲造人就是用的九天息壤,可我没有九天息壤呀。还得另想其他方法啊。


对了,还有时空隧道!我可以通过时空隧道到21世纪拉上一批熟人来陪我。说干就干,呵呵,从此就没有孤独之说了。


辛薏花了几亿年时间终于来到宇宙禁区“时空隧道”的“门口”。辛薏没有任何悬念就进入时空隧道中,来到21世纪。


时间:2019年4月2日上午


地点:上海地铁人民广场站


此时,辛薏走出时空裂缝,出现在上海地铁人民广场站。在地铁站里一空位子坐着一个身着深黑色西服、手提公文包的年轻男子,这样做只是掩人耳目,没人能发现他的来历,其实他就是辛薏。他坐在那里干嘛?其实是在等人,等他的那些老熟人。


从上海火车站开来的地铁一号线已经停住,从地铁一号中涌出很多人,居然有一批人见到了坐在那干等的辛薏,连忙走到辛薏那拉住辛薏不放,口中直呼“辛薏、辛薏”。


原来那些辛薏口中的熟人就是唐阔荇、箫仞、曾琴文、许乐云、宇文恺。

他们这些人怎么会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聚在这的呢?事情还得从2年说起。2年前,也就是2017年,曾琴文在报上看到一则消息:著名的荷兰Within Temptation乐团将于2019年4月2日在上海虹口足球场开演唱会。而Within Temptation乐团是箫仞、曾琴文、许乐云三人的最爱,于是这些人商定2年后在地铁站人民广场站汇合,而当时唐阔荇、箫仞、曾琴文、许乐云、宇文恺、何芷、辛薏都决定来的,可是现在唯独缺了个何芷。


箫仞立即就质问我:“何芷人呢?”


我立刻答辩:“你问我,我去问谁?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了。”


唐阔荇说;“我记得两年前的一天,何芷对我说她要陪着辛薏冒冒险、走走玩玩,我也就没放在心上。告诉我她现在怎么了?是不是你把她弄丢的?”


我跟本经不起唐阔荇一遍遍的质问,于是把何芷的下落说了出来,说她在某个时空再寻花香衣,暂时不能回来了。


曾琴文说:“什么花香衣,听都没听说过,不会是你胡编乱造的吧!”


于是我说:“我向天发誓……”


我还没说完,箫仞插嘴道:“好啦,我相信你。”


曾琴文、许乐云笑呵呵地说:“没什么事的话,今天晚上大家就一起去看演唱会吧。”


许乐云指着手中的几张票,眯起小眼,说:“这就是演唱会门票了,由我来分发给大家!”说完,她就把票分发开来。许乐云把一张票放在我手中,我就说了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