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哥的出现,让春药的研发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再次激起了人们对春药的兴趣和期待。回顾历史,春药作为增强性功能和提高性快感的药物或处方,已经历了悠久的发展,中国亦然。

中国古代房中术一直有这方面的内容,如现存最早、出土于湖南长沙马王堆的房中著作《杂疗方》、《养生方》,就有一类被称为“内加”和“约”的药方。“内加”为壮阳(男),“约”为壮阴(女)。这些药方分为内服和外用,内服的有食物和药物,多为滋补强壮之品;外用的有药液外洗阴部,药巾外擦阴部和阴道内用药等,多属含有一定程度刺激性的药物,一般在性兴奋后除去。

唐代以前房中术内容的《医心方》中也有这样的药方。如内服的“益多散”“秃鸡散”,外用的“欲令男子阴大方”、“令女玉门小方”等。

兴起于魏晋时的金丹服食之风,如服用“五石散”等,也被称为有壮阳的作用,但由于其对人体的伤害太大,故唐代以后逐渐无人敢用。明代洪基在其编撰的《摄生总要》中收录了大量的春方春药。

总之,古代房中术中的这些春药,与临床治疗男性阳痿和女性阴冷的药物难于区别,其中大多数的功效尚有待验证,即便有些确有效验的药方,自宋代以后,医家也逐渐认识到不能一味套用,而宜辨证论治,即依据求医者的不同身体状况,有针对性的选用药物。至于古代色情小说中的春药,如(飞燕外传)中的“春恤胶”、(金瓶梅)中的胡僧药丸等,当属小说家言而不可信。

考察历史可以发现,英文“春药”一词是由希腊神话中爱与美的女神阿芙罗狄特的名字深化而来。中世纪时,春药主要供男人使用,所以男人大多喜吃咸水鱼——据说进食此物能引发性冲动;而女人则要多吃淡水鱼,因为此物最能使人“心平气和”。

在那时候的人们的观念里边,与人的性欲有关的,不仅仅是鱼类,据说成百上千种动物都有这种功能,只是由于文化不同,各民族钟爱的品种不同而已。比如拉美男人喜欢佩戴阴茎型的护身符,还有牛角雕刻而成的饰物,亚洲人喜欢吃黄鳝、鹿角、犀牛角等等,但是春药是否有用呢?

严格说来世间没有哪种东西真正可以激发性能量,相反,现代医学已经证明,凡是能降低血液浓度的东西,在一定程度上倒是都有这种刺激作用。一般来说,所有春药都有一定毒性,不过,服用起来,充其量也只会造成不大的伤害。它们的正面效能主要来自迷信此类药物者的心理作用。

有调查表明,如今有50%的男子都或多或少地有些男性疾病。随着年月的增长,相当多的人们的病情还会越来越严重:有些是器官性的,有些是心理性的,还有些是服用降压药或镇静剂的结果。由于患男性病的人日渐增多,所以,自古以来,人们就注重春药的使用。上个世纪60年代,成千上万的嬉皮士们大肆吹嘘说,一旦服用“欣快”药物,如LSD之后,马上就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甚至想要谁就是谁。进入80年代后,迷幻药这一类新花样横空出世了,它被人们公认为“爱情灵药”。实际上,它不过是一种氨基丙苯,并无引爆性能力的神力,它只能加强触摸感觉,进而会产生一种急于接触异性的强烈愿望。至于它的害处,主要是这些:使人干渴无比,伤害肾脏,致人狂躁难眠,通宵叫嚷。到了90年代末期, “伟哥”粉墨登场了。很快的,一股蓝色风暴迅速席卷全球。老实说,它的确有一定的“重振雄风”的魄力,然而,接二连三的人命案却平添了人们心目中的一层阴影。

春药到底是一种什么东西?一时半会之间,还真难说清道明。倘若打个比方,我想春药之于人,犹如味精之于菜,偶尔吃点儿倒也无伤大雅,不过如果食之过度的话,则极有可能伤身反胃。

刘骜之死,从正史来看,死得平淡无奇。然后,他却很可能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死于春药的君王。刘骜跟其他君王一样,有生之年都沉迷在漂亮女人的酥胸上。

赵合德,名字听起来你一定以为是个男人,但是他却是一个小姐,美女中的美女啊!赵合德本是赵飞燕的妹妹,同飞燕一起进宫,可世人多知赵飞燕,而不知赵合德,其实赵合德之宠远过赵飞燕。据说她刚进宫时,美艳绝世,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瑕疵,左右侍侯人员都目瞪口呆,禁不住啧啧称赞。

不过男人的悲哀也正在于此,女人性行为过度并不影响她继续性行为,而男人一旦过度,性能力就会衰退。男人之所以为男人,表现在性行为能力上,一个男人如果被女人奚落或被指正性无能,那可是最难堪的羞辱啊。有些人为了维持男人的这份尊严和性的享受,就依靠春药。可是春药都伤害身体,看过《金瓶梅》有回声灰色的描写。

刘骜到了最后,连走路都有点迟钝,对娇艳欲滴的赵合德,束手无策,必须握着赵合德的玉足才能勃起。于是,道士呈献仙丹,这种仙丹在烈火中烧炼,需要一百天才可以炼成。先用大缸装满水,把仙丹放到水中,水立刻沸腾,是不是石灰啊?再换新水,经过十天之后方才不沸,然后吞食。每次一粒,功效如神,赵合德芳心大悦,而且不久就认为,如果吃一粒有一倍大悦,吃十粒肯定有十倍大悦了!最后一次就叫刘骜吞下十粒,御床上颠鸾倒凤,“笑声不止”。然而到了午夜,刘骜昏迷,好容易挨到天亮,有点苏醒,勉强下床,就在穿裤子时候,一头栽倒在地,等抬到床上,精液凶猛涌出,不能停止,裤子被子全被玷污。刹那间气绝身亡。

刘骜一死,赵家姐妹势力瓦解,十余年累积下来的怨恨开始爆发。王政君老太后下令宫廷事务总管,宰相加上司法部长组成合议法庭,审讯赵合德,调查她谋杀皇帝的阴谋(刘骜本来身体强壮,突然暴死,当然怀疑了)。

赵合德现在第一次遇到靠绝世美貌不能克服的困难。哀哭说,“我一向把刘骜看成一个婴儿,玩弄在股掌之上,我所受的宠爱和荣耀冠与天下。怎么能在公堂之上跟宫廷事务总管这一类芝麻小官,争辩男女床上的事?”然后用手捶胸,呼唤刘骜,“你往哪里去了?”后来自杀而死。

男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似乎天生是性的奴隶。一个民间幽默故事可帮助我们加强印象。一个老头娶了个少妻,终于一病不起。医生警告他“你骨髓已经没了,只剩下脑髓了”老头大喜,问“脑髓还可供我战上几次?”

中国君王们大都短命,在上面可找到答案了吧。我们并不嘲笑或轻视刘骜,每个男人都可能会犯同样的毛病的。而事实上每个君王也无不如此,只不过刘骜之死留下史料而已。可以发现,叔孙通建议的“君尊臣卑”所产生的中国特有的隔离式的宫廷制度,不仅对人民有害,就是对君王本身也是灾难无穷啊!

赵合德临死时说她把刘骜看成是婴儿玩于股掌之上,并非虚言。让我们先看一个《资治通鉴》上面记载的一个事实。

公元前11年,许美人怀孕,11月生下一个男孩。赵合德对刘骜讲,“你每次都骗我,说是从中宫出来,既然每次从中宫出来,那么许美人的儿子又是从哪儿来的?”说完就用手捶自己的酥胸,用头撞墙壁门柱,从床上故意跌下,又是哭啊又是闹的,不肯吃饭。从这话看来,赵合德管的还真宽,封建社会且不说帝王,就连普通百姓有个三妻四妾都很正常,这个赵合德居然管起我们大汉天子的性生活来了,更让人惊讶的是刘骜的反映。刘骜说,“我是特地来向你请罪的,你反而又怒又叫,真是不懂事。”刘骜也不肯吃饭。赵合德气得不行,说“你如果认为你对,你为什么不吃饭?你自己曾经发过誓,永不辜负我!而今许美人生了孩子,不是背叛盟誓是什么?你还有什么说的?你对不起我!。”从这些话看来,赵合德还真不是用刘骜来满足自己的性欲,而是她真正爱情的所在。想来人真是有共性,想那刘骜虽身为帝王,仍然象我们今天谈恋爱一样,一动起情来,就没有理智了。刘骜讲,“盟誓还在嘛,只要赵家在,永不教许家翻身(其姐姐赵飞燕的皇后位子就是从许皇后那儿抢的),天下没有人能在赵家之上。”

这句话真是给足赵合德面子了,从这也可看出古代频频出现的外戚干政的现象实在是不足为奇很正常的事情。刘骜虽然深爱赵合德,但还是今天跟曹宫上床,明天又跟许美人上床,似乎说明一件事:男人的爱情永久而不易专业,女人的爱情专业而不易永久。赵合德在那种封建社会居然要求一个大国的皇帝只能跟她一个人上床,想来还真有几分执著,几分可爱!

赵合德在惨烈的夺床斗争中节节胜利,但是她无法克服一个最致命的危机:没有儿子。所以当别人有了儿子后,她选择的是一条极端的方法:自己没有的其他人也别想得到。而且不是背地里偷偷摸摸的干,而是直接逼着皇帝刘骜去摆平。

后来,刘骜下令,让太监靳严将许美人的孩子强行拿到赵合德的居处。刘骜与赵合德进去之后,命令所有侍侯人员退出,并自己关闭门户。一会儿工夫,房门打开,刘骜呼叫太监于克子,命他包起襁褓,并交给他一张便条,上面写着“箩筐中有男孩尸体,埋在隐蔽处。”

补充一下,在此之前,刘骜已干掉了一个亲身儿子(与宫中一个女教师曹宫所生),这里还很有可能是自己亲手掐死。熟悉西汉历史的人应该知道,汉成帝刘骜没有儿子,最后是将皇位传给了他的侄儿刘欣,是为哀帝。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刘骜为了赵合德的美色,连毙了两个亲身骨肉,且是在没有一个儿子的情况下杀的,真是连畜生都不如,另一方面也让人感叹美色的力量竟至于斯!另一个角度也看出皇宫中血腥残忍和无法无天。

应该说赵合德是中国历史上将女人美色发挥到极致的一个女人,美丽有余也聪明有余,就是没有智慧支持她的野心,最后全家都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