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鲁东南:第五章:第二十一节

liudongfeng0223 收藏 13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size][/URL] [内容简介] 戴云飞在躲向右侧避开中间劈向他正面一刀以及刺向他心脏部位一刀的同时,发现这两名刀手之间在瞬间交错时有一个缝隙!于是,他挪步、后仰、收身、出手,在电石火花般的刹那间把反手握住的砍刀反腕上扬,只见“嗖”地一道寒光,正面举刀劈下的日军官双臂齐肘断落! [URL=http://b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


二十一



见到前后两边围过来近百中国军人的日军残兵们围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圈子,当官的双手持着军刀、士兵们握着步枪刺刀向外呈现出一个相互依靠对外防御的人体阵势。


被刚才的五十多名中国军人骑在战马上一阵猛烈冲击但尚且无恙的谷村好一会恢复过来神态和意识之后,也是双手持刀并向前跨出了一步以显示他此刻仍是这个皇军部队的长官和主心骨!他先是看看前后两面一言不发但无不个个对他们怒目而视并带着一种山岳般气势的中国军人,又隔着后面战马之间的缝隙看到喊着杀声奔跑过来的八路军人群,一股子彻骨的凉意从头顶贯通到了脚底!———此情此境,让他十分地清楚到今天将是他和他的半个大队属下命丧于此的日子,若想改变这个事实,除非出现了奇迹!


想到此,谷村的神态居然平静了下来,他松开了一只手,右手拎着的指挥刀垂向地面然后大声对韩大海这边说了一句日本话。


前不久连部的通讯参谋王大水从临沂回来后,吴志伟和韩大海没事时也向王大水学过一阵子日语,此刻韩大海听明白了谷村的意思,但仍然神色平静没有吱声。


果然谷村旁边的一个白皙瘦弱的日军中尉说了一句中国话:“佐野联队第二步兵大队大队长谷村少佐向阁下致意!敢问阁下是------”


“国民革命军xx师一团一营一连上尉副连长韩大海。”韩大海沉思了片刻后冷冷地回答到。


谷村闻言后将指挥刀“唰”地归鞘,然后居然向韩大海鞠了一躬又说道:“久闻阁下大名,今日一见,谷村三生有幸!但不知另一位吴志伟君身在何处?”


“呵呵!”吴志伟协同罗汉民以及刘同启等人缓缓策马绕到韩大海的身边然后吴志伟说道:“想不到你们这些混账的东西还知道老子的大名,老子就在这里,你有什么‘指教’?”


谷村不等身边的翻译张口,也是一个深深的鞠躬然后道:“早已闻知二位的威名,不久前就是宫崎将军也栽倒在二位的手里,今日我谷村有如此的下场也不觉得遗憾了。”


“遗憾?”待那个日军中尉翻译完,吴志伟冷笑一声:“你遗憾什么?没有我和我的韩老弟,别人就不能给你们这个下场?你们日本军队侵占我们的国土,抢掠我们的资源,在我们的家园里烧杀奸淫、无恶不作,任凭谁——只要他是个中国人而组成了一支勇往直前、前仆后继的中国军队,也一定会让你们遭致这样的下场,只是时间不同罢了!”


谷村一阵沉默,过了好一会才抬头道:“是我的过错,是我对我的属下管束不严甚至纵容了士兵们的违令,才导致了目前的状况!事已至此,我谷村对贵军将我们如何处置我无话可说。”


“笑话!”韩大海冷冷地道:“你的士兵们仅仅是‘违令’?他们强奸妇女、杀害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是不是一种兽行?你的部队在后来的杀人屠村放火焚尸是不是你下的命令?你是纵容了士兵还是纵容了你自己?如果此时此刻你没有战败仅剩下这一点点的残兵败将在我们大军的包围之下站在这里,你还觉得你有‘过错’吗?此时你在强者的面前表露出了一点点所谓的‘内疚’,而你在屠杀那些善良的百姓的时候,你曾想到过你是否还有一点点人类的‘良心’吗?你那一点点的良心受到过谴责吗?”


谷村此刻一言不发,心中百感交集。他想到前不久在临沂佐野联队长召开的一次军官会议上,这位有儒将风度的大佐曾着重地强调:“要格外约束好自己的部队,不要肆意去骚扰驻地的支那百姓。支那人是一个民族性很强的种类,排外的意识很浓重!我们不能因一些军事行动以外的事情引发甚至激化了支那民众对我们的怨恨和敌意。要知道:我们身处支那的广大的国土中,因处事不当而使整个支那的民众起来与我们为敌,那是一种疯子才能做出来的事情!那样的结局是你有多少军队也不够投入的,最终导致的结果就等于我们的几百万大日本皇军的勇士们不断地被卷入支那国土中的绞肉机里!”


想到这里,谷村长叹一声抬头道:“我最后希望二位阁下能够尊重一下我们大日本皇军武士的意愿,给我们一个体面的阵亡形式。”


待翻译完了这句话后,吴志伟和罗汉民等都没有一下子明白对方的意思,倒是韩大海冷冷地道:“你说吧,我可以满足你们的意愿。”


“我们愿意死在你们的刺刀下,你们一对一也行,要是觉得没把握,二对一或者三对一也行。”谷村道。


韩大海闻言倒是很少见的呵呵一笑道:“‘拼不过’?好吧,你们先上来吧,你们上几个我们也上几个。”说完他又高喊一句:“射击队的一小队和三排七班,你们带上三挺轻机枪到五百米外这条公路上通往沂南城的方向警戒,万一有鬼子前来增援,你们一定要给我顶住,顶到这里拼刺刀结束为止!”


“是!”射击队的吴二胖和三排的李志仑大声喊道:“韩长官请放心,我们就是打到最后一个人,也会顶住鬼子掩护这里的弟兄们一个一个宰了这些畜生们!”


看到对方二十多名士兵们乘马呼啸而去似乎到前面的路面上做警戒和有可能的阻击,谷村意识到刚才他在尽量坚持着自己的宁死不屈的顽强意志时、不住地向前张望期待着沂南方向有可能出现援兵的念头被对方识破,不由地脸上一涩并且一热!于是转过身子对身后的五十余人叽哩哇啦地说了一番话。韩大海也听出了一个大概,谷村的意思是说我们为天皇尽忠的时候到了,但要死得有骨气,要在献身之前再杀死几个支那士兵为天皇做贡献,不要怕他们,支那士兵拼刺刀是绝对地软弱、他们怕死等等。


“等等,”韩大海待谷村对部下交代完一摆手说道:“我们中国的军队有个习惯,就是冲锋打仗的时候军官们先上,你能不能让你的军官们做个样子,让他们先上,等他们死光了你们的士兵们再上?”


谷村思忖了一下点头道:“悉听尊便,那就军官吧。”


韩大海小声地问身边的戴云飞道:“一排长,你一个人能对付他们几个军官?要根据他们的东洋战刀刀身长并且刀手们习惯于大力砍劈的动作,你要有绝对的把握来考虑。”


戴云飞也思忖了一下道:“能同时对付三个人,再多我就不好说了。”


韩大海拍拍戴云飞的臂膀小声道:“你打头阵,我让他们上来三个军官给你祭刀。记住:你是在代表着中国军人杀敌,所有的弟兄们、八路军友军和惨死在鬼子屠刀下的百姓们在看着你。”见戴云飞面色凝重地点点头,韩大海转头对谷村大声道:“我让你们的军官们先体面地向你们的天皇‘尽忠’,你派三个出来吧,我们的戴排长送他们上路,记着:他叫戴云飞,是我们xx师一团一营一连一排的中尉排长。”


一个“一团一营一连一排的中尉排长”的称谓顿时让戴云飞在心中涌动起了一股子前所未有的豪情壮志!在这个强悍的小部队里他一直以自己的一排是这个连队的排头单位和作战的主力排而暗自骄傲,而自己这个全排的排头兵又是谁可以代替的?因此他在内心里除了暗自感谢韩大海在这样一个敌、我、友三军并立的场合下特意点出了他一排中尉排长的身份之外,也暗自在内心里凝神静气把一种武学拼斗之前的精、气、神凝聚在全身心之中做好了蓄势待发的准备。


当谷村神色阴沉地与身边的几个日军军官说了几句什么之后,走出了三名日军官双手握着指挥刀向前迈出了步子。此刻,韩大海左边的刘刚突然用手肘轻轻地触碰了一下他,韩大海不易察觉的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下,只见刘刚右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支驳壳手枪并轻轻转头看着自己,韩大海略一思忖,没有做任何的表示而是收回了目光注视着前面。


戴云飞缓缓地抽出他那黑黝黝的沉重的砍刀让刀尖下垂向前走了十几步站定注视着三名向他走过来的日军军官。当三名日军官并排走到距离他五米的时候,毫无征兆地左右两人突然斜跨几大步迅速散开,形成了一个半圆的包围圈!


戴云飞仍是反手提刀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对面中间一人的眼睛同时眼角的余光瞄着左右两边人的动态。当中间的日军官一双阴沉的眼睛突然迸出一道不易被人察觉的冷光后,三名日军官大叫一声收拢起弧形圈向中间的戴云飞扑来!


只是眨眼之间,三名日军官距离戴云飞仅两米多远时,中间的那个双手举刀一个力劈华山之式劈向戴云飞的头顶!而另外两个,左边的一招横扫千军用刀尖划向戴云飞的肚腹、右边的一式直捣黄龙用刀尖直刺戴云飞的心脏!


刹那间三名杀气腾腾的日军军官将戴云飞呈环形逼迫在一个仅五平方米的狭小空间内,三个人三把一米多长的东洋战刀以三种一招致命的招式夹着惊雷之势向戴云飞击来!


当三名日军军官把全身尽力一搏的战刀攻击之势发出得最满时,只见戴云飞双眼暴睁,右脚掌点地为轴整个身子“唰”地向右后转了个90度的弯,险险地避过刺向他心脏部位的一刀以及另一只带着呼啸风声、劈向他头顶上的一刀然后顺势双腿并拢身子后仰几乎后弯成一个90度的大仰身使对方横扫千军的刀刃夹带着冷嗖嗖的寒气从他的鼻尖上上掠过!


戴云飞在躲向右侧避开中间劈向他正面一刀以及刺向他心脏部位一刀的同时,发现这两名刀手之间在瞬间交错时有一个缝隙!于是,他挪步、后仰、收身、出手,在电石火花般的刹那间把反手握住的砍刀反腕上扬,只见“嗖”地一道寒光,正面举刀劈下的日军官双臂齐肘断落!


没有片刻的停顿,戴云飞一拧身子贴近左侧那个一刀刺空而身子因惯性前冲的日军官身边,上撩的砍刀就势往偏下一带,“咔嚓!”一声左侧日军官瞠目瞪眼的头颅离开了脖颈落到了其身体仍在前扑的地面上!手中的砍刀上撩平带放到了两名日军官解除了身前左侧的威胁之后,戴云飞右脚上前身子一偏把手中的砍刀倏地收回并从自己的左腋下向后猛地递出,“噗!”地一声反插入指挥刀横扫后尚未收回身势以及军刀的、那个最后一名日军军官的后背之中随后又飞起一脚把前面那位双臂被砍断、正要蓄足了势子企图一头撞向戴云飞前身的日军官从裆下踢出去七、八米远并且冷眼看向这个可能被踢碎了裆下的日军军官的面色由灰变白、由白变成不像活人的颜色!


就在人们被场面上四个人一连串的动作以及戴云飞躲避三把军刀凶险万状的情景紧张得透不过气的瞬间,戴云飞险象环生地挪身避险、出手杀敌在眨眼间完成了一连串的惊险动作!当他收势站定神色酷历地瞪视着前面谷村等余下的日军官兵时,吴志伟、韩大海以及身边的众官兵和旁边的罗汉民、刘同启等八路军官兵一起喊出了震天动地的喝彩声!


谷村面颊上的肌肉痉挛地抽动了几下,摆摆手制止住了身边众官兵们愤怒的喧嚣声道:“这位戴中尉好身手、好气魄。只是,刀劈我皇军武士头颅的手段未免太过于残暴,我的众官兵们有些不服,请问戴君敢不敢用刺刀给予我们赐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