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班长

风雨话沧桑 收藏 45 170
导读: 当熄灯号悠扬的飘过营房时,杨浩正望着浩瀚的天空沉思,哪曾经让他无数次渴望的美妙之音在他的脑海中毫无停留。脑海中反反复复走来走去的是班长的身影,与现实中那个山里娃所区别的是,现在他一点点也不觉得厌恶。 班长早杨浩三年当兵,来自川北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山村。在杨浩的意识中,班长从来没有什么嗜好,不抽烟,不喝酒,就是下军棋、打篮球、乒乓球这些娱乐活动,班长的身影也鲜有展现,他的业余生活就是看新闻、给那个识字不多的父亲写信、沉思,其他班长以及和班长同龄的老兵戏称班长是中国式的活“思想者”,以至于新来的

当熄灯号悠扬的飘过营房时,杨浩正望着浩瀚的天空沉思,哪曾经让他无数次渴望的美妙之音在他的脑海中毫无停留。脑海中反反复复走来走去的是班长的身影,与现实中那个山里娃所区别的是,现在他一点点也不觉得厌恶。

班长早杨浩三年当兵,来自川北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山村。在杨浩的意识中,班长从来没有什么嗜好,不抽烟,不喝酒,就是下军棋、打篮球、乒乓球这些娱乐活动,班长的身影也鲜有展现,他的业余生活就是看新闻、给那个识字不多的父亲写信、沉思,其他班长以及和班长同龄的老兵戏称班长是中国式的活“思想者”,以至于新来的指导员总是和他谈心。杨浩曾经好奇的询问班长每天都想些什么,班长永远回复他的就是两个字:没啥。

人就是一个怪东西,越无法知道的越想去知道。

杨浩来自于东南沿海一个不大不小的都市,虽说出自于书香门第,但南方的经济环境使得这个曾祖辈满清翰林院侍讲的家族也湿了几次鞋。家庭条件的不段改善,杨浩天性好动的性格注定了大学与他的缘分。母亲也曾要他开始接触企业的发展,一向随和的父亲坚决发对,并且毫不犹豫的把他送到了部队,送到了杨浩咒为鬼见愁的黄土高原。

简单的生活,枯燥的训练,杨浩愈来愈想知道班长的思想。

一次次的业余生活,包括训练间隙,杨浩和战友们讨论的话题都离不开班长的思想。战友们也曾寄希望于和班长多次谈心的指导员,“你们不懂”!指导员总是笑眯眯的回答。

他想当干部,转业后可以离开那个落后的村落,但现在干部都要考进军事学院,班长的文化程度的确不敢恭维,而且也没有看他怎么复习准备考大学呀。他想发财,也要学一门过硬技术,各种各样的函授培训班他一个也没报。唯一让他热心的就是部队操场整修的时候,班里的任务他几乎一个人包揽,每次整修的结果就是连长在大会反复表扬班长工作的成效。

兵龄的慢慢延长,年龄、生长环境和经历的区别,除了唯一不变的好奇外,最初的神秘和崇敬逐渐转化为平淡和冷漠。

山村青年对外面的世界了解的程度使得杨浩越来越觉得班长土的掉渣,竟然不知道笔记本,不明白MP4,更不要说什么CEO、CTO什么来着了,当班长求知的欲望流向杨浩俊美的脸庞时,杨浩从最初为人老师的骄傲已经滑向了极为应付的冷漠。杨浩也曾不止一次的对战友老乡抱怨,如果不是班长,如果不是军事成绩好,他才懒得理一个什么都不懂还整天拼命装酷的“山里娃”呢?

当时间推移到2008年5月12日的时候,全国震惊。

班长也和大家一样,关注、关注,再关注。不懂网络的他甚至要去网吧关注,当然他的要求没有得到连队的批准,因为连队晚上已经接到通知准备救灾。

5月13日部队正式开赴陇南灾区。

灾区的条件极为恶劣,除了应付不断的塌方和泥石流外,更主要的是面对心理的考验,眼泪已经流干了,每天周而复始的就是挖土救人,工具坏了用手。班长那双黑黝黝的手已经看不出血与皮肤的区别了。

5月18日午饭后,指导员神情极为复杂把班长带到一个小树林,40分钟后指导员扶着面如土色、眼泡肿胀的班长回到了帐篷,下午副班长带领大家继续救灾。

极度的疲劳、紧张的救灾和精神上的考验使杨浩他们无暇问候班长的伤楚。晚上10点抢修道路塌方的时候,班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加入了战斗的行列,身心的极度疲惫使他原本就不怎么高大的身影更加消瘦。即将到达12点交接班的时候,突然大家站立不稳,连长大喊“地震”,并让大家迅速跑向开阔地带,然而还是晚了,伴随着刷刷的声音,班长在极力拖拽一名疲惫的战友时,“轰”的一下,战友和班长不见了,灰尘和沙土迷住了杨浩和战友们的眼睛。

“班...长...”,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在山谷中久久回荡。

等杨浩和战友们近乎疯狂的救出班长后,他已经走了,和那个今后相依为命的战友紧紧的握住手走了,他平淡的表情定格了,没有一丝的恐惧和哀伤。

在班长的送别仪式后,指导员沉痛的告诉大家,班长一直思考的是回去做个村长,有生之年如何带领全村80多人修一条宽3米、长30多公里的沙石路,如何让群众喝上干净放心的自来水,如何让村里的孩子受到良好的教育,如何......。

然而,班长的80多名乡亲和父母兄弟姐妹永远无法享受班长设想的幸福了,川北那个名不经传的小山村5月12日消失了,他们已经走了好多天了。

班长,一个军职卑微的军人,一个梦想纯真的男人,也走了。

也许带着梦想、也许带着遗憾、也许带着无奈,走了。

作为90后的一代,作为受到优质环境熏陶的杨浩和他的同龄战友的确很难理解一个山里娃的理想,他们此时也明白了班长一直不愿提起的原因。诚然与当代一些青年揽九天日月,收五洲山河的气魄来说,班长的梦想是不值一提,但班长身上所展现的男人气质和社会责任却是他们恰恰缺少的。

班长,您走好!

祝愿您的父母乡亲、战友兄弟姐妹一路走好!

来世杨浩还做您的兵。


[第一次写这样的文章,不到之处还望大家海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