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阆中旅行日记

yyh007 收藏 0 351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一晚上看到的阆中夜景)


2008年4月27日 星期日 晴


原计划带美儿到乐山看大佛,但因为旅行包不见了,没法带登山的一些用品,于是修改行程,赴阆中来看看。这座古城,在阴差阳错之间,跟我有了一面之缘。


上午九点多从家中出发,从十陵汽车[/b]站搭车至南充,已是下午两点多,草草吃了顿福包子,喝了几碗可口的玉米稀饭,然后又出发,几经辗转,于下午6点左右到达阆中,行程超出我想象的远,南充至西充的公路正在修,汽车在上面挣扎,如疯狂的米老鼠一般,加之司机大哥品位不高,放的电视节目全是酒吧演唱实况,让人心里心外如苍蝇筑巢般的难受。


在阆中老街状元牌坊下吃了顿凉粉,其花子肥肠、藕丝凉粉和麻婆凉粉都还算有些特色,张飞牛肉也还算酥软可口,豆花也还鲜嫩,只是油气过重。


饭后,按原计划入住老街,在当道处找了一家“张家院子”客栈,这是一间三四百平米的民居,门口有小天井,楼上有小平台,古色古香,意趣[/b]盎然。据老板介绍,此处1998年险些被拆,幸喜一位名叫周有德(音)的城建老干部出面上书中央,才得以保全。


这座小院布局精巧紧凑,以前是一个老书店,主人是民国时期阆中商会的会长,感觉房子有些品位和文化气息。当然,这也许仅仅是它有机会保留下来,而显示出了品质,可能被毁的民居中,比这好的还多。这有点像阆中这座古城,仅仅是因为它保留下来了,就使它显得卓而不群了。


和妻女在灯火夜色中穿行,一路喝着醋饮吃着姜糖拍着照。看一高一矮两个更夫打更,端详金碧辉煌的奎星阁,发现其不过是2006年才重修的新古董。其实,阆中人的开发觉醒,也只是近两三年的事。


这些年,我一直懒于出行,特别是和家人一起,则更是少之又少,这次带着岳母妻子和女儿,祖孙三代一起出来,多看看听听尝尝各种新鲜有趣的东西,可以让自己平板的生活[/b]中跳出来,不至于结壳。


明天,好好体会一下这慕名已久的小城,希望她能对得起我这十几个小时的车马劳顿,对得起我短暂人生中长长的三天假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们入住的张家客栈及第二天的早餐)


2008年4月28日 星期一 晴


今天是在阆中呆的第二天,大清早被鸟叫声唤醒,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宁静平和的感觉。这不是万籁俱寂的死静,而是一种能听到世间很多自然声响的活寂。包括风声鸟鸣,包括梯响人动和远近处若有若无的人声。


吃了稀饭和馒头,我们从另一条街道上出发,看了贡院,兵备道台衙门,胡家院子和桓侯张飞庙。胡家院子是当地知名中医[/b]的医馆,陈列了许多中国传统书香世家热爱的宝贝,据胡家的后人讲解,这些好东西,文革时都藏在楼上,包括药王孙思邈的乌木像。我无限感慨地说:阆中人是有福的!他们躲过了全中国都没躲过的劫难。讲解人说:幸亏交通不发达,人们的思维闭塞,没有跟上形势。否则,就惨了!


幸亏当地的官员们没有跟上形势,才使得阆中人民有了一次可持续发展的巨大机会。虽然这个机会,险些在1998年被新一次大开发彻底葬送。那一年,在当政领导“造一座现代化新城”思路的指导下,有三分之一座古城被拆毁,其中之一,便是在全国数一数二的复式院落孙家大院,很多阆中人至今提此事,莫不扼腕叹息。在这座古城的纪念碑上,有人是该上光荣榜,有人则应该刻上耻辱柱。


中午昏迷般睡了一个小时,然后带着妻女到河边坐船。深入到未经深度开发的区域,看到更原生态的居民生活,如同七十年代中国大多数城市那样,多数人的居住条件并不好,在低矮的一进式瓦房里住着的滋味绝对没有看着美妙,人们迫切要离开的,恰是外来人们想看的一种生存状态,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矛盾。在大街上,偶尔听到三拨路人在聊天,只言片语中,总没有离开“发财”“20亿”“钱|”之类的词,让人感觉到这座古城的居民心中,暗暗涌动着某些东西,这些情绪在支配着这座城市的变迁。


在阆中呆的两天时间里,最深的感慨,莫不过这里民风的淳朴,在大街上借凳问路遇到的热情自不必说,生意的坦诚与童叟无欺也让人感动,特别是在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原址上开的秦家大院饭店,在古朴的文物[/b]级大院里吃饭,我已做好了被敲得鲜血淋沥的准备,而老板娘不断提醒我把贵菜换成便宜菜,并叮嘱我不要点过量时,我莫名的竟有一种感动。这种古风犹存的做生意态度,在当下武装到牙齿的商业社会中,不知还能保留多久?


在船上,听那位月薪仅800元的船长老马说起诸多有关阆中的事,我也有类似的感觉。


这次来阆中,耳闻目见了许多东西都是以往并不知晓的,如清初有十年时间,此地为四川省府所在地;三十年代,有两万多阆中人参加红军,强渡嘉陵江,一战就死了一万七;还尝了许多与醋相关的食物,特别是醋泡花生,简直是闻所未闻。


美儿此行也增长了不少经历,她知道世界上还有那么大的坟头(张飞墓);蚂蚁还能饲养蚜虫;张飞塑像前的小鬼是那么恐怖;旅游船上必须穿救生衣等等等等。下午,我搂着她,坐在船头,迎着夕阳向江中的万点金辉冲过去时,她轻轻倚在我怀中,让我也增长了一种经历——什么叫发知内心的幸福。


晚上,我们全家又到了江边。白天的山和塔,以及古城的轮廓,在灯光的妆点下,显得更加绚丽,在似梦似幻的光影中,我们喝着茶,唱着歌,有一种想乘风归去的感觉。下午,我和妻开玩笑说:这样的生活,全家一天的消费差不多就在百元以内,不如就此辞了职,到这里呆下,上午写小说[/b],下午写杂文,剩余的时间看书和搜集各种民俗传说,是一件多快乐的事啊?


妻答:你确定这样的日子你能安心过一个月?


我不能确定,在这种事上,她永远比我理性。但通过这事,可以感受出自己对恬静生活的渴望,当然,这一切都需以生计不受影响为前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街头随意可以看到的古景和夕阳下的锦屏山)


2008年4月29日 星期二 阴


两天的旅行转眼就结束了,今天返成。三天时间,有三分之二在路上。但这样的短程旅行,对孩子和我们都还是有意义的。


在阆中呆的这一天多时间里,我最深体会的,还是文化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存在。它不是与生活毫不相干的展览品,它其实就是衣食住行。很难想象,如果把城里的几万名原住民全部迁出去,然后将其中的院落全部开成星巴克[/b]或麦当劳,那是多么荒唐而可怕的事情?丽江和成都宽窄巷子就是这么干的。


美儿晕车,我们决定坐火车回成都。在去车站的路上,突然看到巴巴寺的路牌,于是决定上去看看,正好外地有些游客也在参观,我们跟随其后,听导游讲解巴巴寺的来历,沿革和建筑特征及其掌故。其中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在文革期间,人们为了保护这一处圣地,在门口的匾额上写下“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才得以保全。


返回南充已是下午三点多,草草吃了一顿炖菜,然后坐4点24的火车返成。美儿第一次坐火车,一改在汽车上的痛苦状,在车道里与小朋友们玩得很开心。4小时后,我们回到家。


三天旅行,有两天在路上,还是家最平安舒服。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