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保姆的情感故事[影子军团]

战鹰翱翔 收藏 7 997
导读:一个保姆的情感故事 来德美制鞋厂之前,我做过一段时间保姆。那时我刚到长沙,举目无亲,自己只初中毕业,又没有一技之长,找工作自然是难于上青天。记得在职介所被相中时,那位满脸赘肉的中年妇女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人是笨了点,不过长得还算漂亮,老太婆看了会顺心些。”我当时气得咬牙切齿,但依然没敢吱声,因为我不能把自己往绝境里推。 我的职责就是照顾好一位年近70的老奶奶的衣食住行。老奶奶姓李,我管她叫李奶奶,她听了总会乐得合不拢嘴。在我的印象中,她的亲人很少去看望她。她对我说,人到了这把年纪,就人见人嫌了。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个保姆的情感故事


来德美制鞋厂之前,我做过一段时间保姆。那时我刚到长沙,举目无亲,自己只初中毕业,又没有一技之长,找工作自然是难于上青天。记得在职介所被相中时,那位满脸赘肉的中年妇女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人是笨了点,不过长得还算漂亮,老太婆看了会顺心些。”我当时气得咬牙切齿,但依然没敢吱声,因为我不能把自己往绝境里推。

我的职责就是照顾好一位年近70的老奶奶的衣食住行。老奶奶姓李,我管她叫李奶奶,她听了总会乐得合不拢嘴。在我的印象中,她的亲人很少去看望她。她对我说,人到了这把年纪,就人见人嫌了。我当时就觉得她真的很可怜。

在那套破旧的两居室里,只住着我们俩,时刻都会让人感到异常冷清。好在李奶奶善解人意,知道年轻人在屋子里憋着难受,所以没什么事情时也允许我出去逛逛。

那里是一家市级医院,活动场地倒不少,但面对的大都是些病人,终究不是滋味。后来李奶奶告诉我,医院后面是所大学,有空可以去与同龄人多接触。我当时就掩饰不住的兴奋,心想没能圆大学梦,有机会到学校去感受一下那种氛围也是好的。

漫无目的地在里面闲逛一圈后,方向感素来很差劲的我竟然不知道怎么出校门了。我涨红着脸向路过的一个男孩子求救。对方怔怔地看了我好一会,才微笑着说:“不至于吧,连大门都找不到,你怎么进来的?”我羞涩地把头低下,心里暗骂他怎么可以这样损人。如果不是他脸上的笑容,我还真揣摸不出他的那躲在玩笑背后的真诚。

由于他也要出去,我们正好同路。10多分钟的路程,我们边走边聊。因为我不太习惯与陌生人交谈,所以大多时间都是他一个人在唠叨。他叫吴安,是中文系大四学生,还有不到一年就得毕业了。分别的时候,他主动把宿舍的电话留给我,说是再到学校来可以找他。颤巍巍地接过他递过来的小纸片,我在心里嘀咕道:城里人交朋友未免也太快了吧?

说不清是为什么,当我3天后再去时,不由自主地就想到了他,想到了揣在口袋里那张写有他电话号码的小纸片。他很快就出现在我面前,脸上同样盛开着同上次一样真诚得不染纤尘的微笑。他说:“我带你到宿舍楼那边看看好吗?”紧接着又掖了掖我的衣角,像是对待一个相识许久的老朋友。我的心怦怦直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紧张而慌乱,而不知所措。

到了5点多钟,我要走,他却坚持要请我吃晚饭。虽然还是第二次见面,但我已经觉得与他做朋友感觉不错。犹豫了许久,我才坦诚地说出真相,告诉他我在给别人做保姆。说话的时候,我的心被一种沉沉的自卑紧紧地攒着,我没敢看他的脸,害怕他从此不再与我交往。

出乎意料的是,他非但没有表现出诧异,反而安慰我:“做保姆也挺好啊,只要能靠自己生活下去。”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眼神中写满了鼓励。最后他还说,如果愿意的话,他可以借些书给我看。

回去见到李奶奶,就发现他的脸色很难看。我吞吞吐吐地解释说:“李奶奶,真对不起,我跟一位刚认识大学生朋友多聊了几句,所以回来晚了!”她没有狠心地骂我,只是一个人生着闷气,一声不吭地坐在那张破旧的沙发上。

吃晚饭的时候,她才对我说:“奶奶并不是怪你照顾不周,只是你回来晚了奶奶担心啊,再说现在外面坏人多……”在那一刻,我紧搂着她,哭成了泪人。这么大岁数了,儿子对她的生活不闻不问,她却还能如此牵念一个与自己非亲非故的人。

我每个周末都去那所大学,去听吴安讲一些城里的新鲜事物,顺便向他借几本或许能让自己过得更充实的书。但我每次都会在4点钟之前赶回去,为的是不再让李奶奶因为我而气坏了身子。

吴安很会哄人开心,幽默的谈吐常常把我逗乐。当然,最让我依恋的,还是他那纯净地盛开着的笑颜。那是我长这么大感觉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因为贫穷,因为现实和梦想总是离得太远,一直以来,我都活得很沉重,就像我初三那年写的一首小诗:成长着/痛苦着/流转的岁月中/我不是不注定找不到/那怕只一个微笑的理由……

是吴安,给了奢望已久的微笑的理由。元旦那天,他带我到岳麓山游玩。走到半山腰,他已累得气喘吁吁,那样子真是滑稽。我问:“这点路程不至于累成这模样吧?”“不知道我们城里人都长的豆腐腿吗?”他蹙了蹙眉头回答道。

也许是他“豆腐腿”这个词用得太贴切,也许是当时我的心情确实很好,反正我旁若无人地笑了。他怔怔地看了我一会,说:“从来没见你笑过,没想到你的笑这么漂亮!”我内心本是欣喜的,却依然故作出生气的表情。其实我也明白,我青涩的情窦,在那一刻已被轻轻开启,可我依然止不住心里的害怕,害怕一笑过后会是苦楚的泪。我说过,我是个有着浓厚自卑情结的女孩。

大约是过了半个多月吧,有天把他借我的书拿回去,一打开就看见里面夹了张小纸条。纸条是折着的,看不见内容,但有种难以抑制的激动已高高地漫过我的心坎。

“继莲,我可以爱你吗?他竟然在我的名字前面省去了姓氏,竟然傻傻地问可不可以爱我!而傻傻的我,在最有理由也最应该笑的时候,却选择了用流泪来表达从心底跃然而起的激动,哭得一塌糊涂。

从小我就是个没人爱的孩子,离异的父母对我冷淡无情,读书时班上的男生女生都喜欢把我当作欺负的对象。所以不管是来自李奶奶的关切,还是来自吴安的爱慕,都足以掸去我对人间真爱的怀疑,也足以让我认定自己也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我的心思没能瞒过李奶奶的眼睛。当她叫我把朋友带给她看看时,我都觉得有些莫明其妙,弄不清她指的是谁。吴安非常乐意地同我一起到了李奶奶家里,也亲切地跟着我叫奶奶。李奶奶细仔地把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没说什么,但开朗地笑了。她甚至与吴安闲聊时,都情不自禁紧握着吴安的手。

后来吴安只要有空,就常去李奶奶家,帮着忙这忙那,拖地板,换煤气,有时还主动给李奶奶捶背。李奶奶不止一次自言自语:“要是我有个这么乖的孙子就好了!”看得出,她对吴安的喜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有天夜里,她把我叫到跟前,说:“小莲,安伢子不错,奶奶放心!”她话里的用意,我当然明白。

收到吴安那张纸条后,我从未给过他回应,但爱情有时候就是悄无声息的。学校放假那天,吴安又去了,问李奶奶能否带我出去看场电影。李奶奶未作丝毫迟疑就应允了,只是嘱咐他回来时一定得送我。

坐在电影院里,彼此似乎都没有更多的心思去欣赏那些无关紧要的画面。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吴安已用他宽大温暖的巴掌,攒住了我的小手。有股幸福的热流,自手心漫透我的全身。转眼,就遇见他那温情款款的目光,在忽明忽暗的影院里,散发着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诱惑。

吴安借口影片实在无趣,拉着我早早退了场。路过五一路,他指着旁边那片颇具新加坡风味的住宅区说:“如果以后能在这生活,你会高兴吗?”我突然想哭,哽咽着说:“只要你牵着,住哪我都高兴!”然后他就动情地把我揽入怀中,在那车灯交织的大街上,在行人诧异的眼神中,我任由他轻轻地,把我脸上的泪水吻干。

吴安把我送到门口,已是晚上10点多钟。向来习惯于早睡早起的李奶奶还坐在沙发上,打着盹儿。她一定是在等我。我问她怎么这么晚了不没睡。她说,她想等我回来,看看我快乐时的样子。

春节我们都没有回家,吴安到一家报社实习,有空就去找我。过年那天,在职介所相中我的那位中年妇女板着副冷冰冰的面孔出现了,她是来接李奶奶去吃团圆饭,却被李奶奶回绝了。李奶奶早就说过,今年她要和我,还有吴安,一起过。

3个人围坐在那张小小的餐桌旁,感觉就像是和和睦睦的一家子。席间,李奶奶看着吴安说:“安伢子,快毕业了吧!”吴安点了点头。“到时可以好好待小莲,知道吗?”吴安重重地点了点头。我偷偷地朝李奶奶使了个眼色,示意她点到为止。因为在那时,我很奇怪地突然记起,我和吴安交往还不到半年!

后来吴安在报社附近租了个单间,我去过几次,帮他洗洗衣服,收拾一下房间。有好几回我都想问问他,以前夹在书中那张纸条里的话,是不是认真的,可往往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我怕随意的一问,会亵渎这片来之不易的真情。

我清楚地记得这个日子。那是4月24日的晚上,吴安把电话打到李奶奶家,说自己病了,烧得厉害。李奶奶接的电话,刚放下听筒便心急如焚地拉了拉正在涮碗的我,说:“小莲,安伢子病得不轻,你快过去看看。”

来不及把手擦干,我慌慌张张地出了门。李奶奶趴在窗口喊着:“路上自己要小心,知道吗?”坐在汽车上,我的心中溢满了担忧,诅咒着司机怎么可以把车开得这么慢!那个时候我才发觉,自己对吴安的爱已是多么的深切。

刚进门,我就被吴安死死地抱住。当他热烈的吻雨点般落在我脸颊,我终于明白,自己心急火燎赶赴的是个“美丽的欺骗”。我并不是个过于随便的女孩,但在深爱的人面前,确实又找不出理由对这种过分的要求产生反感……

“你真的可以爱我吗?”我几乎是带着哭腔把这句并不太长的话说完的。他说:“我当然爱你,自从第一眼看到你!”不知觉间,眼里的热泪已如注而下,我用力地搂着他的手臂,似乎稍有放松,一切就会消散殆尽。

把那本《八月未央》还给他时,我用着他在书里夹了张小纸条,写了这么一句话:等有了份稳定的工作,你就娶我好不好?我从没想过要他再写一张纸条,或者亲口告诉我,他一定会这样做。我想一切都应该是水到渠成的,就像我没有回复他的那个问题一样,有些答案是不需要文字或者语言来表述的。

眨眼间7月就到了,吴安对我说,长沙是个缺乏激情和创造力的城市,他要南下去闯一闯。我当时最希望他问的问题便是,“你愿意跟我一起去吗?”可是他没有问,只是送了我一本用牛皮约包得严严实实的书,说:“我在书的155页和156页之间夹了张纸条,回去再看。”看着渐行渐远的车,我用泪水表达依恋和不舍,还能做些什么?

回去身在房里把书打开,里面却什么也没有。我不痛苦,只是焦急,猜纸条是不是弄丢了。于是就裹着一份绵绵的期盼,等他的电话或者信。然而几个月过去了,我什么也没等到。李奶奶隔三差五就问我,安伢子来消息没有,然后又看着我一脸的失望,心领神会地把话题打住。

“他该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奶奶或许真有这样的担心,也可能是用这样的话来安慰我。而我也更愿意用这种结局来诠释内心的无限苦楚。

后来也不知是哪出了问题,对我痛爱有加的奶奶开始嫌这嫌那了。最后竟要把我辞退,说是我粗枝大叶的,根本做不好保姆,并托邻居另外去找了人。当是我就猜想这里面一定另有隐情,因为在我走之前,她已把我介绍到德美制鞋厂上班,这个厂的老总是她侄儿。

离开后我其实很想去看望奶奶,却由于工作太忙,总是抽不出空闲。再见到她,已近年关,而此时的她正躺在病床上,已是奄奄一息。我紧握着她干枯的手掌,没完没了地淌着眼泪。她艰难地说,她这一辈子做错了两件事,首先是生错了儿子,还有就是看错了安伢子。听她这么一说,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就在当天晚上,她在交给我一封皱巴巴的信后,就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信是吴安12月份寄过来的,开头还像以前一样在我的名字前面把姓氏省略,内容却是让我一辈子也无法释然的一段文字:请原谅我,曾经对你的美丽心动,而当你问我会不会娶你时,我才发现自己错了,我说服不了自己给予你婚姻的承诺,于是逃避。我不敢轻易向你表白“根本不可能”这层意思,所以送了你一本书,骗你说155页和156页之间夹了张纸条。不知你悟出我的意思没有,我想告诉你的是,在那两个页码之间,是根本不可能夹得起纸条的……

“人是笨了点,不过长得还算漂亮!”这或许正是一切错误和痛苦的开始。可吴安却不知道,即使他费尽心思把对我的伤害夹在了那两个永远也打不开的页码间,我的心依然会被这场无情的游戏撕裂!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