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御用刀剑

zhangjie_eq 收藏 1 373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乾隆御用(或称御定、御制)腰刀、宝剑,是清代冷兵器的代表作,它继承了我国古代刀剑的传统式样和做法,又反映了当时的历史特点和工艺水平。这些刀剑制造工期之长,标准之高,要求之严,在中国历史上是罕见的,且工艺精细,装饰名贵,充分体现了乾隆时的奢侈和富有。


根据故宫博物院现存实物和档案记载,乾隆皇帝共命令内务府造办处制作了四批带款识的御用刀剑。


第一批,刀三十把,剑三十把,总计六十把。乾隆十三年(1748年)开始设计,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完成,历时十年之久。乾隆皇帝对首批刀剑的制造,颇费心血,事无巨细,都要亲自过问、安排。从最初的纸样、木样,直到数量、名称、年款、纹饰以及刀剑的皮鞘、什件、用金量、楠木箱和所附皮签上的满、汉文字等等,即整个过程无不按照“御旨”行事。每完成一道工序,例由造办处司库白世秀和七品首领萨木哈持进,转交总管太监胡世杰送至养心殿呈览。乾隆皇帝详细阅看後,每每降旨,诸如:“刀吞口上一面做刀名形象,一面做刀名字”;“西番花吞口剑,枝叶再画整壮些,锦地吞口俗气,另画好样。剑上再添一道线,中间画做乾隆年制,一面做第一至第十”;“炼精龙吞口刀,其花用金、银、红铜丝商做字号”,其他刀剑纹饰均仿效之。“刀鞘用绿子儿皮”;“凿铁錽金什件,凿法照交出碗套上一样做,准用五分金,錽五分罩”;“红子儿皮鞘镀金什件古式剑三十把……照盛古式刀三十把楠木箱式样,一样配箱盛装。钦此”(造辨处活计库《各作成做活计清档·礮枪处》,编号 3420)。造办处臣工“奉旨”加工,改动,然後再呈览,直至乾隆帝满意为止。六十把刀剑就这样反反复复,前前後後共用去了十年光景才最终完成,可见乾隆皇帝的良苦用心和重视程度,这恐怕在有清一代也是极为罕见的。司库白世秀也因此功被提升为员外郎。


这批刀剑,每把通长都在三尺左右,重量在二十三至三十一两之间,刃底部近銎处镶嵌金、银、铜三丝相间的图案:一面为隶书“天”、“地”、“人”一至三十的编号,下为如意形开光和委角长方套环,外有“叩鸣、月升、剪水、霜明、凝冰”等刀名,再下为龙吞、如意和凤凰图案;另一面为隶书“乾隆年制”款,下为与本刀剑名含意相吻合的图象,例如“涌泉刀”,但见飞流急下,一武士踏足躬身,持刀作入水状;又如“星行剑”,浓云之上,北斗七星闪烁,再下图案与另一面相同。护手处和柄端镶铁镀金雕夔龙和西蕃莲花或雷纹。柄,木质,缠丝带。鞘(亦称室),木质鞔红,绿鲨鱼皮,琫、珌(鞘之上、下饰件)皆铁镀金花纹,中横束二道交於提梁,拴明黄丝带与铜镀金钩相连。六十把刀剑,按天、地、人再各分上、下,五把一份,盛放在十二个长方箱内。盛刀的总命名为“湛锷韬精”,盛剑的名为“神锋握胜”。箱,楠木为之,铜鑿花包角,左右两端面置铜提手,承以四足雕花座。箱正面刻总命名、干支纪年和“天上”、“地下”等字样,箱侧面刻刀剑名称、重量和年款。这也是遵照乾隆帝的指示,由懋勤殿官员刻制完成的。


第二批刀,是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交工的,分别命名为“章威、寒锋、流光、逐指、摇电、飞蛇”等,共两箱十把。第一箱总命名为“云文韫宝”,别号“龙”;第二箱为“霜锷合清”,别号“虎”。


第三批刀,成於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计有“吐芒、掩虹、彩鄂、继辅、孔纯”等十把。一箱总命名为“宝冶凝涛”,别号“凤”;另一箱现已不存,何名、号不得而知,只剩腰刀数把搁置他处.。


第四批刀,乾隆六十年(1795年)问世,计有“德兴、秋霜、宿铤、挥霆、转电”十把,分装两箱。总命名一为“德耀祥金”,别号“精”;一为“功全利器”,别号“神”。


第二至第四批刀,每把均重十八两,其长度、造型、图记、款识等与第一批刀基本相同,只护手、刀柄、皮鞘有区别。护手为铁镀金镂空如意圆盘,内有四条可以活动的小奔龙。柄全部用白玉、青玉、墨玉等整块玉石琢刻而成,多作卷首状,少数浮雕、透雕花卉,镶各种宝物,涂金粉饰花纹。柄端有孔系明黄绦子,中饰珊瑚和松石球为坠,坠上下用铜镀金莲花座承之,坠周饰绿松石多重。鞘,木质蒙金桃皮,拼组成“人”字图案,琫、珌等饰件亦铁镀金镂空花纹,中横束镀金二道交於提梁,系明黄丝带与铜镀金环相属,再加黑革板悬之。板饰金丝花纹。第三批刀的楠木箱,较第一批为扁为宽,无架座,箱正面和侧面刻字与首批形式同。


乾隆帝在位六十年,除有计划、有规范制造这四批数量较多的刀剑外,还经常不断制造精巧别致、带同样款识图记的刀剑。它们长短大小不一,玉柄、皮鞘变化多端,装饰珍宝斑斓纷华。其中有的是官吏们为讨皇帝喜欢,随时制作;有的则奉御旨,专造专用,并载入国家典籍,《钤定大清会典图》所列乾隆十三年制的“大阅佩刀”,就属此例,尺寸、制式、纹样等,都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


乾隆帝御用刀剑,均以鲨鱼皮和金桃皮蒙於鞘面,取其“避恶驱邪”和“威严独尊”之意。鲨鱼生活在海洋中,习性凶猛,其皮经过加工再髹以各种颜色,是很理想的刀鞘面饰。宋代大文豪欧阳修曾作歌日:“鱼皮装贴香木鞘,黄白间杂鍮与铜。”(《文忠集·日本刀歌》)由於鲨鱼皮上有密密麻麻的粗沙粒状疙瘩,乾隆帝始不知为何物,对皇帝的命名又无人敢纠正,所以档案记载中称:“红子儿皮”和“绿于儿皮”。金桃皮,是产於我国南方的一种桃树的枝条皮,呈金黄色,很像髹有一层金漆,故而得名,选就光滑面,裁成小条作为装饰物。


刀剑命名,在中国历史上由来已久,如周穆王的“昆吾刀”,晋武帝的“兴国刀”,齐高帝的“定业刀”,前秦符坚的“神术刀”,相传春秋欧冶之铸龙泉剑,有“巨阙”、“龙渊”、“泰阿”、“胜邪”等名,都颇为著名,又加文人墨客宣染,影响更大。以“天、地、人”命名器物,最早见於《史记·封禅书》:“黄帝作宝鼎三,象天、地、人。”.鼎为江山永固之兆,天、地、人则表示皇权,历代帝王常以此名贯於各类兵器之首,如明代永乐火统,有“天字伍万壹佰拾伍号”者。龙、凤图案,一示“祥瑞”,二示尊贵,龙更是权力绝对而又无所不在的象征。为表示刀剑的锋利和无敌天下,还常常用“神锋”形容之,张宪的《我有二首》赞道:“我有雁翎刀,寒光耀冰雪,神锋三尺强,落手断金铁。”


春秋战国乃至秦汉,我国的帝王、百官无不身佩刀剑。唐宋以後,此风渐衰。比较著名和珍贵的刀剑,则成为收藏和玩赏之物。乾隆皇帝好古,历代名人字画、稀世珍宝多有收藏,鉴於前代古兵器流传甚少 特指派宫廷造办处不惜工本地批量生产仿古刀剑和其他兵器。除为满足娱乐享受,陈设殿堂以示等尊之外,目的还在於:“宣威制胜之盛,昭垂法守,远靖迩安,永永无极”(《皇朝礼器图式·武备》)。顺便提一下,上述御用刀,在周纬先生的《中国兵器史稿》一书中,说成是“尼泊尔国廓尔喀王进贡乾隆帝之刀”,“其刃均系印度名手所制”。这种鉴定和结论显然是错误的。


这些造型古雅庄重、装饰靡丽美观的御用刀剑,经常在大阅庆典、秋弥隆礼、巡幸省方、命将出征及款洽外藩等重要场合使用,是乾隆皇帝政治活动和日常生活的组成部份。虽时历二百余载,这批刀剑仍尖锐锋利,寒气逼人,不失其夺目的风采,为我们研究清代政治、军事史,以及冷兵器的消长和性质,金属冶炼和工艺技术等,提供了值得重视的实物资料。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