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法拉奇女士兼谈欧洲的穆丝林问题.....。。。。天涯

猎头骑士 收藏 4 493

中国人民知道法拉奇,多半是由于她对邓+小+平的采访。 法拉奇问邓 小 平说: 中国人民谈论四 人 帮的时候,伸出五个手指头。 那时我还很小,但是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父亲看了《参考消息》上刊出的法拉奇的采访后,在聚会上兴奋地伸出五个手指对亲友说“四 人 帮”。


911后, 法拉奇撰写了《愤怒与自豪》一书, 尖利而直接地批判***教是个野蛮愚昧暴力的宗教。 她号召西方自由世界占出来保卫西方的文明成果和自豪。为此,穆斯林威胁要杀死她。 而在她的祖国意大利, 文艺复兴的意大利, 法庭指控她亵渎了***。 法拉奇面对***恐怖主义时的真诚敢言,就象她当年伸出来的“五个手指”,一定要勇敢面对!


从图书馆借的她的书《理性的力量》(the power of reasoning)尚摆在我的案头,而依人已经离我们而去。那些威胁要杀死她的穆斯林们一定又把她的离去当成他们的阿拉的胜利。这样的精神胜利法, 中国人是多么地熟悉。 在**中长大的我, 比法拉奇更加熟悉穆斯林的各种宣传手法和政治手段, 我也更加明白那些激进穆斯林是如何的愚昧与邪恶。 人性的善是相同, 而人性的恶也是一样的,这就是人性!


法拉奇在她的书《理性的力量》中,描述了穆斯林移民在欧洲悲惨的生活状况,和穆斯林移民对欧洲文化的侵蚀。 她试图找出其中的原因,并且提出解决的办法。可惜,她没有能够完成这个工作。 她的警告是没有错的, 如果欧洲不立刻开始解决穆斯林移民人口爆炸问题, 欧洲很快会有一场大的危机。 中国历史上死亡达千万人的“陕甘回乱”不需要等多久就会在法国,意大利,瑞士,也许还有德国发生。


法拉奇是个记者, 她并不擅长理论分析,但是她书中所讲述的现象,真是让人害怕。 在瑞士, 穆斯林可以用宗教信仰借口为任何犯罪行为开脱, 只要说“他追我不是因为我是贼,而是因为我是穆斯林”就可以了。瑞士,甚至缺席审判了法拉奇:宗教歧视。当然,瑞士缺席审判的不止她一个人。在意大利, 穆斯林移民把历史古迹大教堂变成了杂乱的市场,对文物耗不爱惜。穆斯林要求中小学校改变教材中不符合***教义的内容,并且调整教课时间以利于他们祈祷。 只要学校里有一个穆斯林,那么所有的人都必须改变,一定要顺从他宝贵的信仰。 法拉奇的家乡, 现代文明的发源地, 文艺复兴的佛罗伦萨, 已经有穆斯林政治活动家要求撤掉满街的古代雕像, 因为它们不符合***教义。欧洲的穆斯林移民,要象炸掉巴米杨大佛一样,炸掉达芬奇作品。 穆斯林来到欧洲, 不管是合法还是非法, 他们拿着西方社会的福利, 从不工作,他们毫不感恩,一心所想是把欧洲变成落后贫瘠的北非。

人类现代文明是在欧洲的摇篮里孵化出来的。 穆斯林移民直接威胁毁掉这些西方文明的历史, 就象陕甘回乱,回民要掘华夏文明的根,黄帝陵。 对于威胁, 西方左派政府,一味的绥靖(Appeasement)。而对于冒着穆斯林死亡威胁站出来敢言的法拉奇, 所有的左派小丑竭尽所能地攻击。 甚至有绿党的极左分子谋杀揭露***教的皮姆•福图纳(Pim Fortuyn)。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和法拉奇一样, 在穆斯林眼里都是必须要杀光的卡菲勒(异教徒)! 他们其实知道。


今天欧洲的穆斯林移民问题,从头到尾就是西方左派的阴谋。 西方左派非常清楚,***教是个落后的生活方式。 穆斯林根本没有能力管理现代经济和文明, 看看富裕的海湾国家糟糕的公共服务就知道。十几亿人口的穆斯林世界, 连个抽水马桶都做不好! ***教拿不出任何东西来取代现代文明, 除非有人真的相信一天祈祷五次就可以不饿肚子。


但是, 人口众多的穆斯林移民,却是西方左派最好的政治武器。 西方左派和穆斯林的合谋,就是要消灭自由选取制度和它的文化基础。 大量的贫穷的, 愚昧的人口,是西方左派实现阴谋的必要条件。 所以, 就是在911之后, 欧洲的左派掌权国家还在大量引进穆斯林移民。 比如,在加拿大制造地铁爆炸的凶手就是911之后才来的移民。


凡是笨蛋多的地方, 一定会有混蛋!


西方左派, 他们要搞大政府,要直接管理统治社会经济。 但是,在自由的制度下, 左派没有机会。 社会经济在私有制和市场竞争之下井井有条, 没有任何“投机牟利”是市场不能完成的。 左派们, 不创建科技企业,不生产任何东西,但是这并不妨碍左派们认为自己可以管理分配社会财富。。左派的门槛非常低,谁都可以加入,只要骂布什,左派舆论就立刻为你欢呼, 不管你以前是否吸毒犯罪。 只要加入了左派, 以前的罪恶反而成了荣耀。


左派曾寄望于法西斯, 寄望于**主义, 但都失败了。 现在,***世界是左派的唯一希望。 众多拿福利的, 不事农耕,不事产业的穆斯林移民,是左派的铁票箱。左派知道穆斯林社会的科技文化水平实在太落后, 他们把***教在欧洲扶持起来后, 只要打败了自由选举制度,掌权的就一定是他们。 左派们错了!


看看伊朗左派知识分子的遭遇就知道了。 霍梅尼在巴黎流亡的时候, 什么都不是, 除了念经,连话都难得说几句。 一群左派知识分子围绕着霍梅尼,为他宣传,把霍梅尼塑造成真主的化身,拥有一切美德。 ***革命后, 霍梅尼在愚民的欢呼中回到伊朗,立刻在人们视线中消失,连个机场讲话都没有。 霍梅尼成了伊朗的化身, 但是他还是仅仅带领人们祈祷而已。知识分子短暂地掌了权, 但是很快就被毛拉们消灭。 那些国王们没有杀死的知识分子,被毛拉们杀了个干净。


今天,欧陆左派幻想和魔鬼做生意。 用***来打击自由制度和文化,靠穆斯林移民的支持来换取权力, 实现浮士德“治水”“为人民造福”的左派荣耀。 他们的下场会很惨。“五回乱欧”,已经开始了。 穆斯林的科技水平低下, 所以这场斗争不会象一战二战和冷战一样惨烈,但是,由于穆斯林的威胁是慢慢发生的,所以,伤害会来得更长久。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 穆斯林问题严重的国家,都是社会福利搞得过分的国家。 这个很好理解。 ***教的生活方式,无限制的人口繁殖,在沙漠和落后地区,靠饥荒和疾病的控制,不会产生问题。 但是,在搞全民福利的欧洲, 穆斯林移民每家最少生五个, 拿的福利比大学生工资还多。 没有了限制,只要再有二十年, 欧洲,特别是法国,将成为黎巴嫩。欧洲的精英被迫迁往美国,其他人或者迁往东欧和俄罗斯,或者成立“羊头会”这样的组织。 欧洲巴尔干化, 内战冲突一触既发。


人类文明,战胜了法西斯,也一定能战胜***教。 其实, 西方文明本来就是从***教那样的一元神,极端主义政教合一中发展出来的。所谓理性的力量,就是指人类总能有一小部分人,选择正确的生活方式。 穆斯林从小就被洗脑, 指望他们立刻觉悟是不可能的。 但是, 加以时日,总会不断有人清醒过来。

但是,这个过程里面有多少罪恶和多少人的痛苦啊!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