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的“马家军”成员现在在做什么

4444shuaku 收藏 1 102
导读:近日媒体重掀马家军再调查波澜,声势虽不如当年作家赵瑜的《马家军调查》,却终究打开了人们已经尘封的记忆。马家军曾经风光无限,可如今呢,马家军的成员,大多过得不好,而且是令人难以想像的不好。以下是原马家军部分成员的生存现状,读来令人唏嘘。 李颖:投水自尽是最大悲剧 李颖曾经担任马家军队长。1998年4月27日,李颖的尸体在沈阳棋盘山水库被工作人员发现,此时离李颖的失踪已经一个星期。据传,李颖是因为爱情受挫、工作不如意而自杀,李颖之死是马家军悲剧里最浓重的一笔,她的死留给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近日媒体重掀马家军再调查波澜,声势虽不如当年作家赵瑜的《马家军调查》,却终究打开了人们已经尘封的记忆。马家军曾经风光无限,可如今呢,马家军的成员,大多过得不好,而且是令人难以想像的不好。以下是原马家军部分成员的生存现状,读来令人唏嘘。

李颖:投水自尽是最大悲剧

李颖曾经担任马家军队长。1998年4月27日,李颖的尸体在沈阳棋盘山水库被工作人员发现,此时离李颖的失踪已经一个星期。据传,李颖是因为爱情受挫、工作不如意而自杀,李颖之死是马家军悲剧里最浓重的一笔,她的死留给她的亲人无尽的伤痛,也给旁人留下了无尽的感叹。

需要指出的一点是,李颖是唯一用日记本记录了马家军历史的人。在马家军的七年时间里,她写了厚厚的十几本日记。在1994年离队的时候,她写了一首毕业诗:

七载苦度至今泪、血、汗流长江亲情难聚一叙如今换取愁容七载累化云烟再瞧今日感慨万千悔当初叹此时悲乎?喜乎?

文字不算精彩,但是对于一个运动员来说已经是难能可贵。说不清悲喜的李颖没想到自己在离开马家军以后居然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李颖投水自尽的噩耗传到将军屯,她的母亲休克了。醒来后,她不断念叨:“老颖子,你咋这么心狠,说走就走呢?我供你的钱摞起来比山还高——”后来的故事就是李母精神失常,整天边哭边喊:“老颖子你在哪里?老颖子你在哪里?”

1998年4月29日早上8点,李颖的遗体在沈阳殡仪馆火化,她的队友王军霞、曲云霞和厉建萍为她送行,而此时,她所有的鞍山队友还不知道此事。李颖生前喜爱的《知音》《女友》这些杂志也被一起烧掉。

碎纸飘飘如蝶,在半空中盘旋飞舞。这是李颖留给尘世间的最后记忆。


王晓霞:逃避计划生育的农妇


在离鞍山40公里的海城市(县级市)小河沿村,一座极普通的三间砖瓦房外,一个怀孕的农村妇女挺着个大肚子,上身穿着米色的绒衣,下身穿着一条宽大的蓝色运动裤,刮起的风裹住裤腿,显得异常单薄,她留着短头发,眯着眼睛,眼角有深深的皱纹,薄嘴唇紧闭着,没有一丝微笑,右手牵着一个眼睛异常大的小女孩。小女孩脸非常瘦,给人一种营养不良的感觉。

“这不就是王晓霞吗?”给我领路的小女孩说。记者一下子就木讷得说不出话来,怎么也不能把眼前这个妇女和马家军里那个淑女,那个眉清目秀的王晓霞联系起来。原来只是想到王晓霞家里了解一点情况,没想到却刚好和回到娘家的王晓霞不期而遇。

王晓霞已经怀孕七个月,这次带着四岁的女儿回娘家是为了逃避计划生育而来。


王晓霞原名王姝(与输同音),到了马家军以后,马俊仁觉得这个名字不吉利,于是把她的名字改为王晓霞,也就是希望她成为第二个王军霞。2000年7月,王晓霞退役结婚,她的丈夫周事伟也是辽宁田径队的退役队员,葫芦岛人,两个有相同经历相同命运的人开始了在葫芦岛的艰难生活。周事伟的家在葫芦岛农村,婚后两个人没有房子,就挤在属于周事伟父母的两间平房里,四个人,两间房。王晓霞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在退役后居然落到如此地步。

王晓霞手中有一张辽宁大学法律系的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但是这两张和普通毕业证没什么两样的证书除了能证明王晓霞是辽大的毕业生以外没有任何用处,葫芦岛市人事局连看都不看,拒绝接收。原因王晓霞至今都不明白,也许是因为葫芦岛市人事局也明白这张文凭的含义:谁知道王晓霞在大学里上了多少天课?

从退役至今,王晓霞没有干过一份正式工作,在运动队里待了那么多年,一下子被抛到社会中去,农家女子王晓霞一下子失去了方向。她的孩子四年前出生,没有工作的王晓霞此后当起了全职太太,生活的压力一下子全压在了她的丈夫周事伟的身上。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周事伟后来也只能靠打点零工出卖力气为生。已经麻木了的王晓霞甚至想到街上去卖菜却被家里人劝住了,“给自己留点脸面吧!”到了后来,王晓霞用不多的积蓄开了一间小卖部,当起了老板娘,小卖部也赚不了什么钱,但那些来来往往的人却都不知道,这个老板娘居然是叱咤风云的马家军中的重要一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