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妖魂现 请大家给予点意见~~

妖魂现

第一章 观主,请把我的情书给你道观的MM

落日的余光驱赶了傍晚的寂寞,蓝天娇媚似的悬挂在空中,搔首弄姿,像个俊秀的俏寡妇,毫不掩饰地勾引着发情的男人。

“嘿嘿~~,我就知道你在这宗法会楼顶上。”中年男子看了看趴在地上的莫别月,浪荡的一笑,然后懒洋洋的躺在了莫别月的边上。

“这不是我的高观主吗?怎么今天想通了?有空了?要来和我一起欣赏女性人体艺术了?”莫别月缓缓地转过头来,露出半边皓齿,微微的一笑。

莫别月脸上总是带这灿烂的笑容,这种笑容与高守义肥大脸上的笑容是有这本质的区别,高守义笑起来总是卷起整个脸,亲切的望着你,然后和悦的笑声,如春风化语般沁透进你的心灵。而莫别月的笑却是淡淡的,就像一个新出嫁的新娘,青涩的双颊上红成一片斜线。羞若处子,薄薄的脸皮,只是跟随嘴唇轻轻的一开,那青涩的感觉,彷佛那浅浅的酒窝上永远挂着无声的稚气。

“我的莫大少爷,小声点,小声点。你这话可别乱说。我家里的那口子剽悍着呢,这话要是传到她那张顺风耳里面,我这条老命今天就算是来和你告别了。嘿嘿,要不是这几十年来我一直对她从一而终,为她保留着清白的身子,以及纯洁的心灵,我能活到今天?对了,莫大少,你在看那家的姑娘,让老头子也来凑凑热闹。是湖边那位穿绿衣服的俏佳人?好眼力,好眼力!个字挺高俏的,胸部也够大,不过屁股小了点,不够浑圆。不对!你应该看得是斜躺在椅子上那位相当正点的长发美人吧?啊~,腿够长,够直的。哇~,身材也是一副迷人的细柳腰。阿弥陀佛!我的佛祖啊,她的胸部好大啊,佛祖你老人家也肯定相当喜欢吧~!”

“嘿嘿!老家伙,请你对佛祖保持足够的礼貌,人家毕竟也是个公务员,属于机关干部。”莫别月轻嘘一声,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不怀好意的问道:“和你家那口子比起来怎么样?”

“当然还是我家得好,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碗里的肉嘛。一起过了几十年自己不爱还有谁爱呢?不过那个小女孩如果真得有哪方面的需要,我也能够在关键时候站出来,挺身而出捐献自己。毕竟人要活的像根蜡烛,只要点燃了自己,才能照亮他人。有句话是咋说的呢?对了,一个丰富的天性,如果不拿自己来,喂养那些饥肠辘辘的别人,自己也就枯萎了。”高守义崩着脸,刚开始还是条件反射,爱妻爱家的回答。但是到了后来,这话就越来越不是味道了。

怎么来形容这个人呢?后来这位观主的秘书,在为他做一场英雄报告会,是这样告诉大家地,望月的好儿子高守义同志,他虽然有一颗放荡的心,但他对人民的疾苦却有一股火一样的激情,能够做到哪里有疾苦,他就往哪里走。

据莫别月了解,事实上也是这样子地。只要哪里出现了受苦受灾的妇女同志,高守义同志总是以大无畏的勇气,冲在抗危救灾的第一线。

“明白,明白。对了,那个女孩叫什么来着?”莫别月狡诘地一悦,回过头来,左手撑着下颚,撇了撇嘴。

“恩,让我再看一看。那不是苟芒二班的蒙紫柔吗?去年才来到我们学校地。听人说木系道法掌握得挺深厚,还是我面试进来得呢。”高守义张大了眼球,脸色得意。

“紫柔,紫柔~~~”莫别月摸着鼻子轻声念道,兴奋的光华在脸上一闪,瞪大了笑眯眯的眼睛,好像巨大的幸福就要为他降临。

“紫柔,这名字一听就觉得特别的温柔,弄得我是一片春意昂然。高老头,昨天给你的情书你还没来得及给人吧?恩,快点回家去,用灵水咒名字换了。就换成紫什么,对了紫柔。以我的名义交给她,呵呵~”

高守义一怔,灰着脸,无精打采的说道:“哪有观主为学生去送情书的?再说,我这是第几回了,已经整整第三十八回了。也就是说我这个兼职邮差,兢兢业业地为你奔波了已经三十八来回了,也该到头了吧?那个,你知道吗?身边的人是怎么说我来着——两个轮子的邮政车。感谢你啊,莫大少爷,让我这辈子明白,人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大的磨难。”

莫别月弯起食指,轻轻地敲打起自己的门牙,想了一会儿,然后又翻过身子,双手枕在脑后,叹声道:“这么说今年四月的道观基金贷款你是不想要了,我刚从我那个当副郡长的舅舅家回来。他还热情的拉着我的小手,满怀欣喜地告诉我,了解到我们道观资金紧张,准备加大援助呢。哎!看来高院长对这笔小钱是不感兴趣了!”

一听这话,高守义眼睛直冒精光,身子霍地立起,赶忙谄媚过去为拍打莫别月身子上沾的尘土。陪笑道:“杨郡长他老人家真这么说吗?哦,亲爱的望月,亲爱的国土。我第一眼看见杨郡长他老人家,我就知道他是一个心怀教育,为民请命的人民公仆。今天听到他老人家的话语更是让我感动,让我羞愧的无地自容。不就是当两个轮子的邮车吗?这有什么,别人想当还当不上呢!以前我还觉得我身子骨挺孱弱地,但是自从给莫少你当了几回兼职邮差,在运动中实际地锻炼了几回。你看,还把我这老寒腿给彻底地治愈好了。想不到莫大少你年纪虽小,却是我望月族内一个了不起的大神医。对了莫少,你父亲大人他老人家身子骨还硬朗不?我这里有两服宝贝,那可是养神补虚的灵药!要是莫总理吃了我的药,身子骨健壮了,能够在六月的全族教育补贴金中,想到我们道观。随便怎么地给我们分个一两成,那我们道观,那我们道观~~~”

“好了,别提他了。老老实实的去给我把这封情书交了,有些东西会替你处理的,我还没吃晚饭呢,先去食堂逛一下。”莫别月手一挥,站起身子,弹了弹衣服上的污垢,准备离开这烦人的家伙。

“莫少,别慌,你看这情书的事情我们还能商量一下不,我今天就是特意为了你的巨作而来地。”

“你交给她就行了,还有什么好商量的?”莫别月又低头看了看斜躺在椅子上的女孩,随口打发地说道。

高守义陪着笑脸,从衣服兜里面拿出一封皱巴巴的信封,勾腰说道:“莫少文采风流,世所罕有。不过在下觉得这情书里面的内容,写得实在有点露骨了。能不能稍微含蓄一些?特别是刚开头一段,弄得我这个老迈的干巴汉子就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不要说那些羞答答的小姑娘了。”

“那里露骨了,来说说,我每封信可都是这样写的,怎么没有觉得?”

高守义心里对他一阵鄙视,嘴上却笑道:“呵呵,莫少心贴国家社稷,对于这种俗事当然不太在意,哪像我这个俗老头子,成天无事所做,才会有闲空来摆弄这些名堂。”

说完以后,见莫别月并不回话,便捧着情书,扯开嗓子向他念道:“比如说第一段:哦,亲爱的姑娘!哦,以及你亲爱的胸部。在我恍惚之间,你和美丽的它就雕刻进了我这颗善良的内心。让我神情发狂,为你颠倒,也为它倾倒。我不知道这是命运的捉弄,还是巧合的邂逅,让我在黎明破晓的时候,就每次幻想你胸前的惊涛骇浪,以及你身下的一片茂阴。今夜月正开,花正香,不知你能否在这个美丽而神魂的夜晚,能否走到落霞湖畔的槐树下。和我这个你的追随者一起仰慕你令人尊敬的胸部,以及探讨女性身体的神秘和伟大。”

“这怎么了,这可是从我最爱的黄色小说里面摘录下来的名句,我每封情书可都是这么开头地。”莫别月晃了晃脖子,揉了揉嘴唇,一点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

“那莫少按此情书可有成功的案例?”

莫别月叹了口气,脸上不以为然的说道:“暂时还没有。不过我相信以后,不,也许就是这一封,那些善良的女孩肯定会被我内心的深情所感动”。

高守义摇头苦笑,也不再辩驳,皱着个眉头,以前那个蜡黄的脸,现在可以被称为苦瓜了。心里怨天恨地,哀叹自己怎么会结识这种不良少年,还要为他东奔西走,惹世人嘲笑。

莫别月见他神情上的衰色,一猜就知道这该死的胖子心里在想些什么,一定又是把少爷我在心里臭骂了几百遍。不过少爷我今天心情好,勉强原谅你。张开嘴,对他莞尔一笑,故意挤眉弄眼的说道:“别伤心,也别憋在心里面,要哭就哭出来。放心,只要你再努力锻炼二十年,在情书的写作上总有超过我的一天。对于这一点我敢向历史保证。好了,记得把我情书交了,我去食堂逛两圈,填肚皮去了。哦,对了。这两天食堂饭菜的质量有所下滑,你什么时候有空去叮嘱一下,我可还是在发育阶段,正在拼命地长身体。可别让那低质的饭菜在我幼小的心灵上留下创伤,我可是祖国未来的花朵哦!”

说完就转身而去,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把整个世界的恶心也比下去了。步行间溅起的尘烟一点一点,缓缓吹起,像风沙般沁进了高守义那颗正在发霉的内心。一丝,一丝,渐渐而入。

晚霞如火,清水似裳。

天刚一断黑,就把无数座青山关在道观门外。

离开了宗法教学顶楼,莫别月哼着随性而出的小曲,随手从草丛边拾起了一株狗尾巴草,挂在了左耳之上,想了想又觉得不合时宜,嫌姿势太难看,便摘下握在右手之上。把它当作扇子似的,在耳边摇来摇去。

一路的女子环肥燕瘦,打扮的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穿着也变得和这个时代一样,也是越来越开放,有的几乎到了对色狼没设防的地步,可爱的三角裤挂在臀间,被一件半透明的超短裙,遮遮掩掩的包裹着。只要有勇气的男子,稍微弯下身子,肯定就可以认识到里面的博大精深。那丝群美丽的三角裤和那浑圆的臀部一起,若隐若现,隐隐约约的美这才是诱惑之美。莫别月张大了眼眸,色迷迷的想起了一些少儿不宜的黄色小说,嘴上清口水是抹了又抹。最后实在是招架不住了,怕当众出丑,向沿途的美女们展露自己不英俊的一面,干脆半闭着气,蒙着一只眼睛,对于这一切的大好风景是如不见,跌跌撞撞的向前走着。

不过脸色流露出的可怜神情,却煞是怪异。

有句古诗可以描绘他此时的心境,咋说的呢,长太息以掩涕兮,哀男生之多艰。

女人就是一堆屎,但是有多少男人会为了这堆屎,做出屎一样的事。哦,可怜的男人。

“我的天啊,这不是祈神系的低能儿吗?怎么今天不去好好的去打扫卫生,拿这个狗尾巴草,蒙着个眼睛,你这是在打算召唤草原之神?”

前方的一群男子指着狼狈的莫别月相互嘲笑。

听了此话,莫别月也不发怒,和气的像个弥勒佛一样,讪讪笑道:“招呼草原之神?我可没这个本事。不过今晚我可以和他在梦里做个友好的沟通,神仙嘛,也只有在梦里面才能遇见。不过最近我听说道观之内野狗出没,没日没夜四处狂叫,弄得整个道观的道友们不得安宁。看见大家学习那么紧张,又实在没有心思处理这些琐事。而我这个悠闲的废物,作为道观的一份子,自当在这时为大家献上一点力气,早日消灭这些野狗,让道友们尽早地过上宁静。对了,各位道兄,你们来的路上可看见那些恼人的野狗没有?如果看到了请马上告诉我,让我这个职业打狗人去为道友们清理一下。”

“呸,就你那个水平还去打狗?你那是发了神经,想得狂犬病,又一次想娱乐一下大众吗?自找狗咬的笨蛋!”

“屁!他分明骂我们就是那些野狗。上,兄弟们好好伺候他。”

“好啊,你这个废物,今天是吃了豹子胆?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挨揍心痒了?想松一松骨头了是吧!弟兄们,把拳头都拿出来,为今天的晚饭大吃一顿,做个饭前的热身。”

莫别月把手中的狗尾巴草一甩,昂这个头,轻蔑的朝他们一笑:“怎么野狗发疯了?没有骨头吃,就要来咬人了?”

“好小子,看来今天你是不进棺材不掉泪”

一人更是哮道:“给他说什么废话,直接让他知道求饶两个字是怎么写的。”

被嘲笑的众人仿佛是受了平身以来最大侮辱似的,个个都黑起脸蛋,脸上暴躁的青筋一览无遗。这群豺狼虎豹尽都揉了揉自己的手腕,抬起腿,气急败坏的冲向莫别月。

“慢,都给我住手~!”

一个像是狼首的人从后走了出来,跨到众人前,把这群愤怒的野兽挡在身后。

稍后用杀人似的鹰眼,死死的盯住莫别月,好半一会儿,才恶狠狠的说道:“莫别月你小子够狂,不过今天老子不想收拾你,那是看在你大哥韩天的面子上。老子敬他是个英雄,是条好汉,今天就不与你小子为难。不过你小子以后走路最好小心点,没他妈的本事,就最好给你天哥少惹点麻烦。惹恼了老子,老子才不管他是谁!”

莫别月抿了抿嘴,满不在乎的望了他一眼,不以为然的说道,“说完了吗?这里应该没我的事了吧?”

“老子朱岸虽然道法在道观内算不上顶尖,不过向来说一是一,快滚吧,你这种废物以后最好少在老子面前出现。兄弟们闪开。”

朱岸手一挥,向后面人的说道。

“朱岸你别以为自己道法有两下,就对我们幺来喝去,爷爷今天就是不爽,就要让这臭小子尝尝爷爷拳头的厉害。”一个穿着白色道袍,黑色布鞋的,短发男子从后面走了出来。眼射欲火,那嚣张的神态,大有一口要把莫别月吞了的样子。

“从你的样子看来,似乎是不把我的话放在眼里了?”朱岸拖着他那小山似的身躯,往前挪了挪,那双像牛一样的双瞳挂在眼帘上,好像随时就要掉下来。

“不听,不听又怎样,难道你还要杀我了吗?朱岸这可是在问道观,你,你可别乱来。”

短发青年显然没想到,朱岸会为了维护这个小子而要和他闹翻,呼吸急促,结巴这嗓子。刚才凶恶的气势,转瞬即逝,慌乱得像个惊慌失措的小羊羔。

人就是这样的,当你温言和语的,想要他规规矩矩去做件事情,他往往都会自命不凡,对你不以为然。只有你拿起了拳头,快要砸下去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什么都明白了,对你百依百顺。古人说的:“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有一定的道理地。那短发青年的脾性,显然也要归类于此话。

朱岸盯着这个胆寒的男子,苦笑了一声,甩了甩胳膊,然后又凶着个脸,向那群不知死活的家伙吼叫:“还嫌丢人不够吗?不想死的就给老子散开。妈的,一群没有脾气的羊巴羔子。”然后又指着莫别月向众人骂道:“爷爷的,你们连这个废物就不如。”

众人唯唯诺诺,急忙让出一条道路,像受了委屈的丑媳妇似的,低着个头,睖着双眼瞪着正在嬉皮笑脸的莫别月。

这叫什么呢?挨了打的狗,去咬鸡,拿别人出气。

听见了自己被骂成废物,莫别月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大笑了两声,悠哉地向左走了两步,弓下身,拾起了刚才丢在路边的狗尾巴草,挂在耳朵上,哼着小曲,跨过众人的愤怒的视线。

本文内容于 2008-9-2 19:50:32 被007lxy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