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利科沃之战——俄罗斯与蒙古人战争的转折点


季米特里.伊凡诺维奇与1359年继承莫斯科大公,这一年他只有10岁。而年幼的他立下大志,一定要让俄罗斯摆脱蒙古人的统治,使自己成为全俄罗斯的最高统治者。他开始积蓄力量,四处张榜,以高官厚禄广纳贤士,吸引一些强大、富有的领主带着众多的仆役、家丁聚集到莫斯科。他同时命名马不停蹄地建造“莫斯科石头城”莫斯科内城(即克里姆林宫)四周很快就筑起了高大的石墙,并建有塔楼、碉堡、炮门和铁门。

为了迷惑金帐汗国,季米特里继续采用“钱袋加枕头”的战术。1371年,他前往金帐汗的驻地,用丰厚的礼物向当时金帐汗国的实际统治者马麦汗和他的妻妾以及鞑靼万人长门献殷勤,取得了册封为“全俄罗斯大公”的敕令。在取得权力后季米特里加快兼并俄罗斯其他公国和部落的步伐。

而此时的金帐汗国已今非昔比,大批的地区脱离了他的统治,在金帐汗国内部不断发生政变。1360~1380年,金帐汗国内部发生权力争斗,20年内,金帐汗像走马灯一样换了14个,季米特里开始准备组织对蒙古统治者的斗争。

1378年8月11日,俄罗斯军队与蒙古军队在梁赞的沃扎河河岸相遇。蒙古骑兵渡过河,大汗大叫地向俄罗斯人冲来。双方开战,季米特里大公在前方指挥作战,蒙古军队最后挡不住俄罗斯军队的进攻,在浓密的大雾中撤退。蒙古军将领别基奇被当场打死。这一战让俄罗斯人看到了自己的力量,振奋了精神。

金帐汗国的军事统帅马麦汗勃然大怒,发誓要亲率大军讨伐俄罗斯人,于莫斯科大公决一死战。马麦汗说到:“我要处死那固执而任性的俄罗斯奴隶!金帐汗大军所到之处,要把俄罗斯的城市,所有的***堂化为灰烬!我们要靠俄罗斯的金子发财。我们要向拔都时代那样弦歌罗斯王公进军,全力进攻俄罗斯。我们再也看不到***,我们将焚毁上帝的教堂。俄罗斯人将为之流血,他们的法律将被彻底毁灭”。

库利科沃之战

1380年夏,马麦汗率领20万大军越过伏尔加河,同时派出使节游说俄罗斯的敌人——立陶宛与金帐汗国结盟,联合出兵。两国军队商定于9月1日会师,共同进击莫斯科,瓜分莫斯科公国。

于莫斯科大公有旧怨的梁赞大公奥列格.伊万诺维奇采取了两面派的做法,他火速派两个信使分别到马麦汗和莫斯科大公处。在给马麦汗的信中写道:我听说君主你想去威胁你的臣属莫斯科大公季米特里。如今,最英明的君王,你取得黄金和大量财富的时间到了。大公季米特里一听到你的盛怒的名字,就躲到远处去了,躲到诺夫哥罗德或德维纳去了,莫斯科的财富将自然而然地落到你的手中。而你的奴隶——我,将有幸得到您的恩典。 然而在给季米特里的信中写道:马麦汗倾国出动,将要进军梁赞地区和莫斯科公国,目的在于反对您和我。不要睡觉,季米特里大公,我们联合起来。 奥列格的如意算盘中,在马麦汗获胜后,能从金帐汗国那里取代莫斯科领地的一部分以及取代季米特里,成为新的“全俄罗斯大公”。而季米特里获胜,也可以得季米特里的感谢。

在得知马麦汗进军的消息后,莫斯科大公季米特里立刻向各地发出命令,命令8月15日在科洛姆纳集结军队,这一天前来参战的除了莫斯科公国的军队外,穆罗姆、弗拉季米尔、佩列亚斯拉夫尔、科斯特洛马、罗斯托弗、亚罗斯拉夫尔、别洛奥泽罗等周围的民兵都来到这里。季米特里大公骑着自己的高头大马上,左手持“弗拉基米尔大公权杖”,右手去其闪闪发光的长剑,向在场的15万人喊道:“俄罗斯的兄弟们!马麦汗的大军正在逼近我们,他们要抢去俄罗斯王宫的称号,他们要焚烧我们的城市,他们要抢走我们的粮食,他们要抢走你们的妻子和女儿。让我们冲上去吧!为家乡的土地而战,为自己的辽阔的牧场、为我们的家庭、女人和田地,为了自己的荣誉而不惜流血牺牲吧!”话音刚落,15万将士齐声高呼:“乌拉!乌拉!”声音响彻云霄。随后,俄罗斯大军开始进发,王公们率领自己的武士队、士兵进行在最前面。俄罗斯的常见、宽大矛头、阿拉伯的弯道和致命的毒箭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可怕的青光。沉重的圆锤和六页锤悬挂在皮带上,民兵身上穿者非有铁块、铜块的衬衣、皮袄和永生自己木板铠甲制成的环加的服饰,手中拿着斧子、猎熊矛、长木棒和短锤。

记载库利科沃大决战的古老叙事诗《顿河左岸故事》中唱到:“马在莫斯科嘶叫,荣誉响彻了整个俄罗斯国土。喇叭在科洛姆纳吹响,板鼓在谢尔普霍夫敲起,旗帜竖立在大顿河的河岸上。大诺夫哥罗德的永恒的钟敲响了。”

宣诏官跑遍了各个城市和村庄,并在教堂旁的的广场上高声宣读大公季米特里.伊万诺维奇关于同金帐汗国作战的诏书。

虽然的俄罗斯军民群情激奋,但最高统帅季米特里大公并不贸然行事,他首先派出多路前哨收集敌人的有关情报。他派出忠实可靠的亲兵罗季翁.勒热夫斯基、安德烈.沃罗萨特和瓦西里.图皮克为首的侦察兵深入草原向南到金帐汗国刺探,然而这些人都被抓获,没有一个叛变,也没有一个生还。接着以克利门特.波利亚宁、格力高利.苏达科和伊凡.斯维亚托斯拉夫为首的第二批侦察兵动身了,他们抓获了蒙古军的“舌头”,从中得知,马麦汗在秋天到来前部准备向莫斯科公国发动进攻,他要在秋天的时候等待与立陶宛军队会师,因为没有立陶宛人的帮助他不敢进攻莫斯科。

侦察小分队顺利完成了任务,季米特里大公给他们以重赏。现在的问题已经清楚,蒙古军队和马麦汗的计划禁止,必须采取措施并制定军事行动计划。在莫斯科,王公和将军会议作出决定:既是纺织立陶宛王公雅盖洛的军队与马麦汗的军队回合。必须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将立陶宛军队和蒙古军队各个击破。从而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使俄罗斯国土免遭由于大规模军事行动而造成的大破坏。为了实现这个计划,必须立即出兵迎击蒙古人。

季米特里大公在科洛姆纳营地检阅了俄罗斯军队、15万人做好了准备,随时可以出战。马麦汗在听到莫斯科大公的行动后,急忙派出信使到科洛姆纳,面见季米特里大公,提出议和条件:只要莫斯科公国重新向金帐汗国缴纳贡赋,以前双方的不快可以一笔勾销,否则蒙古大军将踏平莫斯科。季米特里大公坚决地拒绝了马麦汗的建议,并将金帐汗国的使节驱逐出去。

动身前,季米特里大公又召开了最后一次会议。季米特里大公指派季莫费.瓦西里耶维奇.维利亚米诺夫和尼古拉.瓦西里耶维奇.维利亚米诺夫兄弟,季莫费.瓦卢耶维奇、伊凡.罗季奥诺维奇和安德烈.谢尔尼佐夫为各部的将军,统率所部。1380年8月26日,季米特里大公率领俄罗斯军队出发,奔向奥卡河。

季米特里大公在军队前派出前哨部队,负责侦察和警戒,还派出了10名经常往来于大大地区的苏罗日商人担任向导。在罗帕斯纳河流入奥卡河的汇流点附近,军队停下来休息一天。韦利亚米诺夫将军率领步兵开到这里预先出动的军队会合。过了一天,亲兵骑兵队渡过奥卡河前进,派出谢苗.梅里克指挥侦察队先行。韦利亚米诺夫的步兵对停留了一些时候,保护渡河部队和等待落后者。归附莫斯科大公的两支立陶宛王公部队不久也与季米特里大公的部队会师。

马麦汗听到俄罗斯军队出动后,急忙扑向顿河。

决战的时刻到了。9月7日,季米特里大公召开军事会议。在顿河附近,季米特里在会议中讨论是否渡河作战。一部分将领认为:“如果渡过河,我们将难于行动,应该给自己留条后路。”而有经验和勇敢者的将军们要求:“如果想打硬仗,今天就渡河吧,以使任何人没有向后转的想法。只有置之死地,才能后生。让所有的人作战都不要耍滑头,谁也休想幸免,因为死神随时都在等待我们。至于说蒙古人的力量强大,那我们倒要见识一下。”

季米特里冷静地分析了敌我双方的实力和险境,他抬起手,示意人们安静下来。他说:“我们来到这里不是为了观看奥列格和雅盖洛或顿河,而是为了解救俄罗斯国土免于被奴役和被完全破坏,是为了俄罗斯献出自己的生命。我认为,光荣地牺牲比耻辱的活着好上千百倍,我的军队从来就没有投降和退却的习惯,我们出征后就没有打算回去,如果出来后什么也没有做就返回,还不如根本不出来。”于是他决定:渡过顿河,在库利科沃与蒙古军队决战。

库利科沃原野位于顿河左岸,是一片沼泽地,方圆百里丛林密布、沟壑纵横,流入顿河的涅普里亚德瓦河、斯莫尔卡河、库尔察河、夏杜比亚克河流经库利科沃。这下狭小和特殊的地形是关于使用大批骑兵从两侧迂回包抄战术的蒙古军队难以施展拳脚,迫使他们必须使用他们所不习惯的正面进攻,从而为小股的俄罗斯军队实行伏击战术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9月7日夜晚,风紧月黑,俄罗斯军队准备趁着黑暗和大雾渡过顿河。渡河刚开始,谢苗.梅里克奔驰来报:前哨已经与蒙古骑兵发生正面冲突。马麦汗极力想阻止俄罗斯军队渡河,派出大批军队接近顿河。但为时已晚,蒙古的大部分军队位置距顿河七、八里远。俄罗斯军队利用蒙古军队来不及大规模调动,已经强行渡过了顿河。

9月8日清晨,大雾还没有散去。季米特里大公开始布阵,“右翼军团”占据右翼,接近下杜比亚克河多沟壑、多数林的河岸。别洛奥泽罗王公们指挥“左翼团队”占据斯莫尔卡河旁的战斗地。位于前方的则是德米特里.弗谢沃洛多维奇和弗拉基米尔.弗谢沃洛多维奇兄弟指挥的“先锋团队”,其中包括韦利亚米诺夫的莫斯科步兵队和谢苗.梅里克的“侦察分队”。“先锋团队”几乎都是步兵。

整个俄罗斯阵线延绵不过5俄里。

俄罗斯军队的这种布阵,使得在战争爆发后,蒙古骑兵不仅不能从两侧包抄迂回,而且不能前进和不能曲折绕行。此外,担任总后备队的“西团”还挡住了顿河的渡口,切断了蒙古军的最后退路。

惨烈的决战

“镀金的头盔叮咚作响,深红色的盾牌咚咚响。宝剑呼啸,锐利的军刀在男儿的头旁闪烁,勇士的鲜血沿着薄铁皮的马鞍流淌,镀金的头盔在马蹄旁滚动。”

——《季米特里大公大战马麦汗的故事》

1380年9月8日中午12时,蒙古军队的先头部队出现在顿河边上。蒙古军队的中央是步兵,他们是从奥塞梯、热那亚、撤尔科斯人中招募的“炮灰”。他们身穿深色倡议,头戴黑色头盔,手执长矛。

源源不断的蒙古大军两侧行进的是马麦汗的“王牌军”,肩背蒙古弯刀和弓箭的骑兵队。蒙古人穿着深色的衣服和带有铁鳞片的格致头盔和甲胄。他们是骠悍的骑兵,能在疾驰的马上准确的使用弓箭,他们是最危险的敌人。他们训练有素,在作战时可以迅速地变换集中队列,分成前锋、主力和侧翼。

远远望去,蒙古大军的长矛连成一片。士兵的沉重步伐、隆隆的车轮声和马蹄声汇集成一片不祥的强大响声,由远及近,向俄罗斯军队逼来。

蒙古军队走到距俄罗斯军队一箭之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按照常规,双方的勇士先行比武。季米特里大公向士兵们发问:“那个人愿意为大公上阵,为俄罗斯争取荣誉?”话音刚落,一位身高马大的实兵走了出来,他答话说自己叫佩列斯维特,是诺夫哥罗德人,季米特里亲自为他整理铠甲,赏他酒喝,然后扶他上马。佩列斯维特头也不回地冲向蒙古军队,那边的蒙古勇士帖木儿已经准备迎战。两人先比角力,而后上马手执长矛展开厮杀,最终长矛竟然同时刺向对方的胸膛,二人同归于尽。

随后,阵地上响起了喇叭声、叫喊声和马蹄声,而后就是刀枪的清脆撞击声。方圆数里成了一个大战场。

马麦汗指挥蒙古骑兵进攻俄罗斯的“先锋团队”,由于蒙古骑兵在人数和装备上有很大优势,结果,“先锋团队”的士兵几乎全部战死。接着,蒙古骑兵开始攻击季米特里大公亲自指挥的“大团队”,骑兵冲进俄罗斯军队的阵中,惊天动地的肉搏战开始了。狭小的场地里,蒙古骑兵与俄罗斯士兵挤在一起,不少俄罗斯人被马踏死,被杀死的人甚至倒不下来,四溅的鲜血挡住了双方士兵的眼睛,血腥味让人难以喘过气来。

蒙古军还是冲破了“大团队”的中心部分,来到了大公旗帜处,把俄罗斯军旗四岁,守护军旗的俄军将领布连克英勇战死。但是在季莫费.韦利亚米诺夫和格列布.布良斯克指挥下,弗拉基米尔、苏兹达尔和布良斯克的亲兵武士队投入战斗,迫使蒙古军队后退,将局势恢复过来,。终于,“大团队”顶住了蒙古人的进攻。

这时,蒙古骑兵又像海浪般地急速转向左翼,别洛奥泽罗王公们追“左翼团队”的阵地被攻破,“左翼团队”开始退却至涅普里亚德瓦河。下午3时,蒙古人又突破了俄罗斯军队的防线,冲到了“大团队”的后面,“大团队”再次处于危急关头。米库拉.瓦西里耶维奇和王公安德烈.奥尔格尔多维奇、谢苗.伊万诺维奇指挥的“右翼团队”担心被蒙古骑兵包围,因此迟迟不动,使得“大团队”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最后,“大团队”被迫后退。蒙古骑兵长驱直入。

久已埋伏的“西团”士兵见势准备出击,但是有经验的德米特里.博布洛克——沃伦涅茨将军制止了躁动士兵,他说:还不到时候。

就在在那里刮起了逆风,陶醉于眼看着就要到手的胜利的蒙古军队没有料到俄罗斯的伏兵。这时,沃伦茨将军宣布:“勇士们,是时候了,冲锋!”于是“西团”生力军冲向作战的原野,出乎意料的打击是蒙古人支持不住,仓皇逃跑。

“大团队”趁势转入反攻,蒙古军队本已伤亡惨重,无法重新进攻,加之刚刚的败退,致使全线崩溃。站在山岗上观战的马麦汗一看大势已去,也扔下了中军大帐和贵重的物品,拔脚逃走。俄罗斯军队随后紧紧追赶30俄里路程,直至克拉西瓦亚.梅恰河,全身燥热的俄罗斯士兵才停下脚步。

库利科沃大决战结束了。日落时,弗拉基米尔.安德烈耶维奇.歇尔普霍夫斯基站在大公的旗帜下吹集合号。在战斗中幸存的俄罗斯士兵们,满身血污、疲惫不堪,集结在大旗下。胜利的“乌拉”生在库利科沃原野响起。

欢呼之余,发现季米特里大公不知去向。弗拉基米尔.安德烈耶维奇下令寻找。人们开始紧张起来,讯问中,有人回答道:曾看见他与四个蒙古士兵厮杀。

大家找了很久,最后,在一棵被砍倒的大树下发现了昏迷不醒的季米特里大公。大公穿着被砍碎的铠甲躺在地上,身边到着4名蒙古骑兵的尸体。在人们急切的呼唤声中,季米特里打工渐渐睁开双眼,在场的人们为之欢呼。出产于俄罗斯的钢铁打制的铠甲久了俄罗斯大公的命。恢复知觉后,大公巡视战场,下令统计双方伤亡人数。

俄罗斯战死6万人,金帐汗国战死7万人。马麦汗后来因金帐汗国内部斗争,被脱脱迷失汗所杀。

不久,莫斯科大公季米特里被元老会议授予“顿斯科依”的称号。(就是顿河的主人)

“顿河王季米特里用剑而不是用驯服的态度向蒙古鞑靼人预告他们对俄罗斯统治的结束。”

——别林斯基

库利科沃大决战是俄罗斯人民争取自由的斗争中的关键战役。尽管莫斯科公国并没有因此摆脱危机,整个俄罗斯在一百年后才彻底摆脱了金帐汗国的统治。但这场战役让俄罗斯人看到了恢复独立的希望,并大大的提高了民族的自信心。季米特里大公在遗嘱中告诉儿子瓦西里:“上帝将是金帐汗国发生变化,我的子孙将不必向金帐汗国交纳贡赋。”自此,俄罗斯开始走向团结强大并不断扩张的道路。


本文内容于 2008-9-2 19:34:46 被一刀大仙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