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路 1. 1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7/


19.

美军从来没有经历过在如此恶劣天气下的如此强大和持续的进攻。只有陆战一师还保持着较为高昂的士气,在奋力打通路线。其他的部队全部被连续上百个小时的战斗弄得疲惫不堪。所幸美军的航空兵一直在支撑周围的局面。飞机不停的连续轰炸,减缓了志愿军的追击和拦截。一些美军飞行员连续数十小时出动。

由于美军航空兵的阻击,志愿军第二十六军虽然不顾一切地赶路,但山路遥远崎岖,部队陷在过膝大雪中连滚带爬地前进,又遭到美军不停的轰炸,迟至12月6日晚才挣扎着到达预定位置。此前志愿军第六十师部队受命把从下碣隅里至古土里乃至真兴里道路上的桥梁全部炸毁,特别是下碣隅里向南到古土里之间的水门桥,以封锁美军南逃之路。12月4日,第六十师将架在峡谷的断崖上的水门桥炸毁。被阻在桥北机械化的美国陆战一师同志愿军的步兵围绕断崖附近的制高点进行了一番激烈争夺,美军调集一大批火力才好不容易阻止了志愿军的进攻势头。美国空军也在6日上午9时半,出动8架运输机,将8套钢制的车辙桥板和木制的车辙桥组件空投到古土里环状阵地内。当天美军的工兵就将水门桥架通。假如当时的设备和空中力量对等,等待美军可就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集体屠杀了。

志愿军第二十军把被美军遗弃的车辆和坦克弄到路中间当路障,并布设一些临时的爆炸物和狙击手。美军陆战第一师的工兵在坦克掩护下用推土机很快予以清除。美军工兵效率相当高,他们冒着射击抢修道路和桥梁。陆战第一师机械化作业的工兵分队很快修复桥梁和道路,甚至重新修筑了迂回的简易道路。当晚,美陆战第一师第五、第七团在志愿军密集的火力狙击下潮水般冲过水门桥,与先期到达的美陆战第一师师部和第一团会合。此时,志愿军凭着双脚不停的追击机械化的美军。美军车辆在山下公路南撤,不停地与山上羚羊般奔跑追赶的志愿军步兵交火。有时掉队得只剩10多人的志愿军步兵却狂追着有坦克和汽车的上千美军。虽然一些志愿军零散部队抄到了美军前面发动狙击,但毕竟力量太弱,没法阻止美军大批的机械化部队。12月12日,陆战一师经过浴血奋战,终于与美军第三师回合。 意志还是不能与物质的力量抗衡啊。这点,我们的国防现代化得加快脚步哦。

在整个战役中虽然有不少韩国部队跟随美军推进,但战斗打响后就很少能看见他们的影子。这些韩国部队的士兵都是穷苦的市民和学生,以及一些日伪时期的旧军人。很多人是因为二战后生活艰难而到军队谋生,没有见过什么大阵势。战斗开始后,这些部队就四散了,有些混杂在美军队伍中,有的凭借熟悉地形和民情,干脆丢掉武器,换上平民服装抄小道跑回了兴南。现居住在韩国钦州的金姓退休将军曾是韩国老兵,在战争中跑过8次之多。可能在韩国,谁跑的次数越多,当将军的机会就越大吧?志愿军部队也在战斗地域附近遇上过不少这样形迹可疑、不兵不民的韩国逃兵,因为战斗正酣,没有工夫搭理这些赤手空拳的人,随他们三五成群地四散逃去。在志愿军眼睛里,韩国军队哪还可以叫军队吗?他们真是连过去国民党的还乡团都不如呢。中国人向来就没有把他区区的韩国当成过对手,他们也不配和中国做对手。好像老虎不耻于与小猫咪较量一样。韩国这只小猫咪就只会把头靠在美国的大腿上磨蹭,以讨到一点过期的牛肉吃吃。他们的文化也是如此的不堪,到处是谁谁谁的东西原本是自己的,很像中国绍兴未庄的一位名人。

最后的追击战主要是志愿军的第二十六军和第二十七军,二十军已经筋疲力尽伤亡惨重,还因为追击美军跑得漫山遍野,正在设法收拢。十二月十七日,美军终于撤退抵达连浦兴南港地区,在其海空军的火力掩护下从海上撤回朝鲜南部。海军人员第一眼看见陆战队士兵是一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他们胡子拉碴、眼窝深陷、衣裳蓝缕、走路遥遥晃晃,有的人衣服在战斗中破损,披了朝鲜百姓的衣服御寒;还有的人极度疲劳一到驻地倒地便睡着。一群叫花子般的陆战队员为了尊严,披着残破的大衣和拖拉着开了底的军靴整队高唱军歌行进。而狂追而来的中国人却保持着东方人特有的含蓄和耐性,先期到达兴南的小股部队只是用拣来的迫击炮闷头向城内美军开火。此时,兴南附近的山头全部在美国海军舰艇的炮火射程内,神经过敏的美国巡洋舰只要稍微发现山上有动静便开始进行炮击,那些美军的运输舰和驱逐舰也紧跟着开火。其实志愿军的26和27军主力部队还在几十公里外,冻饿得体力消耗到了极限,都快爬不动了,官兵们靠拣食品和武器弹药勉强支撑着追击美军。

那些掉队的美军士兵在遇到这些消瘦得像骷髅一般的中国士兵后,他们没有被俘的沮丧,更多的是获救的欣喜,因为如果不找到交战的任何一方并被收容的话,是很难在荒凉的冰天雪地里生存下去的。尽管战斗残酷和自己补给不足,美军俘虏被志愿军宽厚的收容对待。那些连续作战断粮已经20余日的志愿军,却千方百计搜罗食物让美军被俘人员填饱肚子。中华民族宽容善良和坚忍不拔的优良品质在这些军人身上体现得很完美,以至于被俘的一些美军士兵战后选择永久定居在中国。

同样被冻得半死的美军终于分批撤上了船,但在兴南港口堆积的大批军需物资没有时间装载撤走,于是在最后一批美军登船后,陆战队的工兵们进行爆破,这大概是二战以来,除原子弹外的最大的一次爆炸,整个港口飞上了天,仓库和码头的钢梁被抛到数百米的空中。那些在几公里外山头上的志愿军士兵都被震倒,看着就快到手的大批的给养被这样毁掉,把这些20余天没有吃过几顿饭的这些士兵快心痛死了。十二月二十四日,志愿军先头部队终于进入元山港、兴南地区及沿海港口,整个地区已经找不到任何一个美军士兵了。至此,这场历史上最悲壮艰苦的战役全部结束。

而在一九五零年十二月二日在冰天雪地地以十三个仅有步兵单兵武器的志愿军小队,他们一路追击上千疯狂逃跑的拥有坦克和大炮和美军的情景又如何了呢?

这十三无敌级的勇士,一路跌跌撞撞,向着前方逃窜的美军追击而去。他们手中的手雷不停地扔向远处,爆炸声响成一片。而在他们身后,延伸射击的大炮就不断落在这些勇士和美军的坦克、车辆之间。坦克在这样泥泞和冰雪交加的布满弹坑的山野上行进,全然失去了自己的优势,而汽车就更加地步履蹒跚,好像一队年过百岁的老妇人。

不多时,中国的勇士已经追击上去。而美军一个个扔掉手中的武器,他们已经冻得根本拉不开枪栓了,武器也成了累赘。扔了还跑得快一点。他们也在这样的冰雪路面上和我们的勇士一样,跌跌撞撞地炮起来。而我们的勇士,也同样拉不开枪栓,但是他们用嘴巴硬是将沿途拾到的手雷塞进自己拎着的大提篮里,然后拼命地扔出去。手雷在人群中爆炸,血肉横飞,一时间,美军慌神了,他们知道,前面有中国人的阻击部队,由后面在这十三人的后面,除开不断射击的大炮外,还有整整一个师的追击部队,他们的几个长官稍微停顿半分钟后,做出了分散突围,突围不出的体面投降的决定。而在美军,听见投降,就一个个全都举起手,一千多混合了各个建制的美国兵、英国兵和比利时兵全都投降。他们已经没有突围出去的想法和体力了。

这一切都不被王兴治他们知道,他们自己在平壤城里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