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塔携手严打“东突”恐怖团伙一号头目被毙 二号被擒

8月28日,国家主席胡锦涛出席杜尚别(塔吉克斯坦首都)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八次会议。 此前一天的8月27日,胡锦涛主席与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共同签署并发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塔吉克斯坦共和国关于进一步发展睦邻友好合作关系的联合声明》。联合声明第六条称,双方认为,打击“东突”恐怖势力是国际反恐斗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双方表示继续密切合作,采取有力措施,共同打击包括“东突”恐怖势力在内的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

最近,包括**在内的“东突”恐怖势力在中国新疆以及中亚地区活动频繁,联合打击东突已经成了上合组织国家面临的重要任务。

1.暴力恐怖案袭扰新疆

8月29日,新华社记者自新疆发出报道称,当天傍晚19时左右,公安武警和民众在疏勒县英尔力克乡一片玉米地与一伙歹徒遭遇。持刀歹徒暴力拒捕。在一名民兵和一名武警战士受伤的情况下,公安武警果断处置,当场击毙歹徒5人,击伤抓捕3人。经调查,这伙歹徒就是制造“8•12”和“8•27”恐怖袭击案件的犯罪嫌疑人。《人民日报》记者戴岚和王慧敏8月30日发自新疆的报道则披露,在抓捕疑犯时,歹徒暴力拒捕,被当场击毙6人、击伤捕获3人,其中1名受伤歹徒在医院救治过程中死亡,而在抓捕过程中受伤民兵也因伤势过重,不幸牺牲。据悉,恐怖团伙1号头目阿布都热•伊木被击毙,2号头目克伊木被擒获。

对于“8•12”和“8•27”恐怖袭击案件的情况,新华社也有及时报道:8月12日上午9点,在新疆喀什地区疏勒县亚曼牙乡的检查站,为数众多的袭击者从途经检查站的车上跳下,刺伤了该检查站的4名检查人员,造成3人死亡一人受伤,袭击者随后逃逸;8月29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称,8月27日21时20分,新疆喀什地区公安民警和工作人员在伽师县调查案件时,突遭数名藏匿在玉米地中的犯罪嫌疑人从背后持刀袭击,导致1名公安民警和1名工作人员牺牲,另有5人受伤。

由于这两起恐怖袭击案件发生在北京奥运会(搜狐联想2008奥运、联想官网)期间和刚刚结束之后,因此国际媒体对这两起案件高度关注。在“8•27”恐怖袭击案发生后,美联社驻京记者立即展开采访:喀什第一人民医院急救中心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性,证实了在袭击中受伤警察在该院接受治疗的事实;伽师县宣传办公室官员穆尔比娅(音)则很坦率地向美联社记者证实了警察遇袭2死5伤的事实,并表示案件仍在调查之中。一名当地公安官员向美联社记者透露,总计有7男1女袭击了警察,一名男子被当场逮捕,但其他人逃脱。

由于“8•12”和“8•27”恐怖袭击案件仍在调查之中,所以新疆警方没有向外界公布更多的背景。但国际媒体注意到,在北京奥运会召开前后以及其间,新疆遭遇了暴力恐怖连环案:8月4日,两名歹徒驾车袭击喀什边防支队的晨练队伍,造成16名警官遇难;8月10日,阿克苏地区的库车县遭遇连环爆炸袭击,包括警察局、政府办公楼、银行、商店和居民区在内的17处目标遭炸弹袭击,造成5人受伤,2人死亡,包括一名公安局的保安和一位维族群众。8名袭击者被当场击毙,2人自爆身亡,2人被抓获。这12名袭击者均为新疆籍维族人,既有库车本地人,也有来自新疆其他地区的人。据被抓获的袭击者供认,还有3名袭击者参与了这次袭击活动,但仍在逃。新疆警方仍在全力追捕之中。

尽管没有任何组织声称对这一系列的暴力恐怖案负责,但美联社、路透社等国际主流媒体均认为,“东突”恐怖组织是暴力恐怖连环案的幕后黑手。美联社8月28日报道称:“在与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中亚六国接壤的新疆,极端分子是分裂运动的幕后主使。”

2.“东突”祸害塔吉克斯坦

虽然嫌犯身份和所属组织仍在调查之中,但国际反恐专家在接受美联社等主流媒体采访时认为,“割喉”等手法残忍的袭击系境外“东突”恐怖分子的典型恐怖手段。

与新疆接壤的塔吉克斯坦也是备受“东突”恐怖组织袭扰的国家之一,部分在新疆制造恐怖案的恐怖分子,就是在塔吉克斯坦境内受训或者隐身的。

与传统的“东突”分子不同,塔境内最大的一股恐怖势力,是宣扬极端宗教思想的“***解放党”(又称“伊扎布特”)。“9•11”之后,迫于国际反恐的大环境,一些“东突”组织逐渐调整策略,放弃“武装夺取政权”口号,极力摆脱“恐怖组织”身份,“伊扎布特”就是典型代表,其政治目标是要“建立单一的***教法统治的‘哈里发’国家”。新疆,是其设想中的中亚“哈里发”国家的一部分,为此,“扎伊布特”还在塔吉克斯坦境内设立了一个专门训练新疆极端分子的训练营。

“伊扎布特”的行径引起塔吉克斯坦政府的高度警惕,并进行了严打——塔官方提供的资料显示,2005年,塔政府逮捕了99名“伊扎布特”分子,其中16人为女性;2006年正式批捕了58名“伊扎布特”分子,羁押了92名其他极端分子嫌犯,这其中包括多名新疆籍的嫌犯。2006年,塔吉克斯坦库尔江市法庭审判了10名“伊扎布特”分子,他们所获刑期9~16年不等,因为他们公然煽动推翻塔吉克斯坦政府。

事实上,中亚多国均受“东突”的祸害,如乌兹别克斯坦警方曾经从“伊扎布特”成员身上收缴出大量轻武器,俄罗斯于2003年从“准备参加革命”的“伊扎布特”成员处,缴获了500多公斤炸药,而“伊扎布特”成员也曾用炸弹袭击过美国驻阿塞拜疆大使馆。

正因如此,中亚各国十分重视与中国合作打击“东突”恐怖势力,塔吉克斯坦在打击“东突”恐怖势力上一直持坚定态度:2003年9月2日,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原名“拉赫莫诺夫”,为去俄罗斯化删掉“诺夫”)

和总理阿基洛夫,在杜尚别分别会见到访的中国时任外交部长李肇星时表示,应进一步提高对“三股势力”危害性的认识,加强合作,坚决打击。

2006年9月21~23日,中塔特种部队在距离首都杜尚别东南200公里左右的穆米拉克训练场举行演习。此次演习旨在“搜索并摧毁山地里的恐怖团体”,参演部队包括500名塔吉克斯坦特种兵和一个连的中国特种兵。

今年8月14日,外交部长杨洁篪应邀会见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阿利莫夫。阿利莫夫表示,塔方坚定支持中方在台湾、西藏、打击“东突”等问题上的立场,愿不断深化两国合作。

3.有关新疆事件谣言满天飞

中国警方在新疆依法反击东突恐怖团伙的恐怖行动后,美联社驻京记者就新疆警方逮捕“8•12”和“8•27”恐怖袭击案件犯罪嫌疑人一事,进行了多方采访,而一些谣言也随着记者的采访被传播出来

总部设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大会”组织发言人德希特•拉希特向美联社记者说,中国武装警察在一片玉米地里把嫌疑人包围后,用喇叭喊他们投降,并且保证会提供律师。那些嫌疑人没有抵抗就投降了,但警察却用冲锋枪扫射。

这位发言人完全道听途说地称,他是“听当地人说的”,但却无法解释当地警方既然动了“杀投降嫌犯”的念头,为什么又留下了至少3名活口的奇怪结果。另外,他也没能解释怎么会那么巧有“当地人”在远离村庄的玉米地里全程目睹危险的搜捕经过,并且迅速向远在德国的他通风报信的怪事。

新疆地方政府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官员断然否认这些武装嫌犯是投降后被打死的,明确指出“世界维吾尔大会”发言人的说法“根本是胡说八道”。

4.西方媒体误读上合组织会议

对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举行的上合组织元首理事会第八次会议,国际社会给予高度关注。

美国彭博通讯社8月28日报道,俄罗斯建议加强上合组织成员国之间的安全合作,以抗衡北约和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

俄总统梅德韦杰夫表示,上合组织已成为一个“应该赢得尊重”的机构,将会考虑接纳新成员国。

对此,美国传统基金会的专家耶夫根尼•沃克认为:“西方肯定视上合组织扩展成员之举为反北约反欧盟的行动,更何况此举是在西方批评俄罗斯在格鲁吉亚采取军事行动,并承认阿布哈兹与南奥塞梯独立之际。”

另外,上合组织成员国在格俄冲突问题上的表态,也被西方媒体解读为“支持俄罗斯”。如美联社驻杜尚别记者在上合峰会结束后发文称,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是抱着“向东方求支持”的念头,来杜尚别参加上合组织峰会的,他希望上合组织成员“一致支持”俄军在格鲁吉亚的行动。

虽说上合组织的成员国无一承认阿布哈兹与南奥塞梯的独立,但上合组织的联合公报看来是让他达到了目的,因为它支持俄罗斯采取“积极行动促进和平”。

事实上,上合组织的重点在于加强经济领域的合作,深化一体化进程。杜尚别峰会的几个文件以很大篇幅规划了成员间的经济合作和其他领域的交流。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峰会发表了题为《携手建设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地区》的重要讲话指出,解决本地区问题,归根结底要靠本地区国家联合自强。

这次上合组织国家签订的《杜尚别宣言》,不下十数次提到《联合国宪章》、“国际法准则”、“联合国”及联合国文件,这一方面说明了上合组织在国际社会发挥作用的愿望,一方面表达了这样一种信息:上合组织是反对霸权、追求多极分享世界的发展、捍卫国际准则与和平的重要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