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五章 风起 第一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内容简介] 11月20日,皇帝在太阳堡听取首相府关于1031年财政预算草案的说明。在京的御前大臣参加了会议,列席参加的还有政府各部的部长们,参会人数约50人。 汇报人是副首相许期中。因为许相分管财政部。财政预算过去并不单独召开御前会议讨论,轩辕台时期,首相府握有很大的权力,年度财政预算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11月20日,皇帝在太阳堡听取首相府关于1031年财政预算草案的说明。在京的御前大臣参加了会议,列席参加的还有政府各部的部长们,参会人数约50人。

汇报人是副首相许期中。因为许相分管财政部。财政预算过去并不单独召开御前会议讨论,轩辕台时期,首相府握有很大的权力,年度财政预算皇帝只是大概过问一下就通过了。每个组织的老大都有不同的风格,轩辕台的风格是把总,掌握总的方向。他主要的精力是考察人,对于具体的事务却操心很少,甚至对于重要的战役,他一样彻底放权。

首相府习惯了这一传统,但没想到皇帝是不一样的。轩辕磐今天打足了精神过问此事,从第一项农业预算开始,许期中便不得不仔细解释,甚至要财政部长解释。

大凡业务问题,越往下越清楚,越往上越糊涂。比如对某个政策的理解,往往是厅长不如处长,处长不如科长。因为起草这个政策的正是科长处长们。现实社会有“处长治国”一说,某种意义上也说明了这点。首相府搞的财政预算,首相、主管副首相及财政部长均是把总而已,在几大块上研究过,表述过自己的意见,何曾在农业这一块里仔细研究?皇帝一再追问每个分项数据的来源,连财政部长头上都冒了汗,总不成叫编制计划的处长来御前会议汇报吧?

皇帝的脸沉了下去,将手里的预算草案掼到桌子上,“许相,差事就是这样办的吗?你们的预算我不同意!各位大臣你们都看到了,不讨论了。散会!”

“慢着,陛下稍等。”卢秀沉着脸站起身,“陛下,许相的职责,对于预算只是把总而已。是确定每个分项和总项的额度。至于分项的构成,自有有司负责。否则要他们干什么?先帝从不在这些细节上费心。”

“先帝?你们就是这样糊弄先帝的,还有脸提先帝!”轩辕磐似乎准备好了跟卢秀较量一场,“细节不明,汇总的数字有几分真实?嗯?”皇帝占住理,卢秀确实有点为难。

轩辕磐继续说,“你们口口声声讲明年的财政困难。好吧,我就来了解一下这预算的奥秘。嘿嘿,总不成花钱成了你们的专利,想花的就有,不想花的就没有吧?卢相,你领导的首相府就是这样对我负责的吗?”

皇帝将矛头转向了卢秀,令御前会议的大臣们深感意外。首相是百官之尊,轩辕磐立威也不能拿首相来开刀吧?果然,卢秀铁青着脸说,“陛下如果认为我玩忽职守,臣愿意辞去首相之职,请陛下另选贤能。”

卢秀当众掼挑子的做法更出大家所料,坐在前排的龙行健急忙站起来,“卢相冷静。帝国首相岂是说辞便辞的?卢相冷静。陛下,臣有一言要讲。”

卢秀竟要辞职,绝对出乎皇帝的预料,轩辕磐在仓促之间,也需要一个人给他搭台,“龙帅请讲。”

“既然预算的资料没准备好,那么不妨另选时间再行研究。陛下以为如何?”

龙行健说资料没有准备好而没说预算本身的对错,当然给了双方台阶。轩辕磐也不想一下子面对卢家,“也好,就依龙帅。大家有何意见?”

大家能有什么意见?文臣系统自然一言不能发,也靠武将系统转圜了。御前会议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会后龙行健去找卢秀去了,冷眼旁观的司马雪岭需要和皇帝谈一谈。

他建议皇帝到外面晒晒太阳。确实,初冬近午的阳光暖暖地晒在人身上,很舒服。因为身体的残疾,轩辕磐很少在户外活动,脸色苍白,带着病容。此刻,轩辕磐伸手,像是要抓住射到脸上的光线,阳光透过他的手指漏到他脸上,轩辕磐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陛下,”司马雪岭轻步走近,将一袭皮裘盖在皇帝腿上,“陛下,何不顺势答应了他的辞职?”

皇帝睁开眼,帝王自由帝王的威严,锐利的眼神让司马雪岭打了个冷战。

“你不是说他绝不会辞职吗?”卢秀不单是一个卢秀,他身后站着庞大的卢氏家族,皇帝可以敲打卢家以立威,但没有一举拿掉卢家的准备。

“他那是以退为进!若不是龙行健多事,想帮他的亲家,今日看那卢氏老儿如何下台?陛下,我们先拿卢秀开刀是正确的,你看,今天您一发作,政府系统的立即鸦雀无声。蛇无头不行,卢秀就是他们的头,拿下卢秀,其余的人自然乖乖的听命。”最近轩辕磐一直考虑从那里入手建立自己的权威,皇帝是帝国的最高首脑,但皇帝并不处理具体的事务。这就像现实世界的每个单位的老一,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要亲自处理,那么他就要建立一个规矩,哪些事必须上会,哪些事需要自己签字,而其余的,就是副手部下的权力了。规矩可以变成文字,但真正的规矩却是立在人的心里的,就是说,部下明白哪些事是需要事前请示的,也明白哪些事是需要事后汇报的。每个单位的老一的规矩都不尽相同,同一个单位的不同时期的老一的不立文字的规矩也不一样。轩辕台在世时期,他的军政要员知道该向皇帝请示汇报什么,但轩辕磐上台,却没有立起规矩来,军方也罢,首相府也罢,似乎都没将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帝国的机构自顾自地在那里运转着。皇帝感到了寂寞,然后是愤怒,帝国是我的帝国,我当然要表达自己的意愿。这个局面必须打破,否则皇帝和原来的皇子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在讲述轩辕磐时,作者认为,没有天生的坏人,没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有自己的愿望。现实社会的每个做坏事的人,不管是明火执仗的抢劫还是小偷小摸,抑或损人利已,踩着别人的脑袋往上钻,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说白了,就是自私。但自私的确是人的天性。我们所有后天的道德教育正是为了消除人类天性中不利于社会和谐的东西。

轩辕磐接掌皇位的第一天便对几个心腹说出自己的理想,富强帝国,超越父皇,让历史永远记住轩辕磐大帝!这样的理想,无论如何不能说是卑鄙无良。现实就是这样,目的往往可以摆在桌上,过程和手段就见不得人了。

轩辕磐需要一个突破口,他冷静分析了局面,决定从政界开刀。司马雪岭的建议是,擒贼先擒王,拿下卢秀,政界当然没人敢忽视皇权的威严。轩辕磐选择了预算,因为卢秀之前跟他单独的交谈中,对他提出的设想基本是否决态度,开口闭口赤字问题,物价指数问题,轩辕磐对此不屑一顾。

毕竟跟卢家“开战”对于新皇帝是一个重大考验。轩辕磐苦苦思索着后果,突然发生的泄密事件让轩辕磐下定了决心,不废皇后也行,一定要让卢家在高贵的神圣不可侵犯的皇权面前低下头!

今天的目的达到了吗?皇帝在阳光下感到很舒服。似乎达到了,又似乎没达到。他不自觉地微笑了一下,在今天的御前会议上,至少他没输。

“陛下在担心卢家吗?”司马雪岭在旁边低声问。

“担心?为什么担心?”皇帝咕噜了一句。

“其实卢家并不可怕,”司马雪岭似乎读懂了皇帝的心事,“今日之事,卢相心中一定极不服气。我有办法叫他服气。”

“什么办法?”

“是这样的,”司马雪岭低声给皇帝讲了几分钟,皇帝思考了半天,点点头。

把皇帝送回去,司马雪岭回到他的办公室。他办公室所在的楼房斜对着皇帝的寝宫。他没有使用张念祖留下的办公室而选择了这栋比较寒素的楼房,主要原因是距皇帝的寝宫更近一些。

司马雪岭的办公室很简朴,除了墙上一副显然是来自皇宫珍藏的《轩辕大帝出猎图》外。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司马雪岭坐在他有点掉漆的办公桌前,从抽屉里摸出一包烟,用一只精致的镀金火机点了一支烟。这只火机是家里给他的,算是家族留给他的纪念,火机上印着家族的徽章,一只憨态可掬的熊。

没人的时候,司马雪岭也抽烟。他没有烟瘾,抽烟只是为了思考。

现在比较用的多的一个词是“大时代”。我们都处于一个激昂的大时代中。一些人在这个前所唯有的变局中飞黄腾达,一些人则丢官落魄,还有一些人失去了生命。

司马雪岭属于第二类人。在回顾自己从豪门公子走向困顿时,司马雪岭总愿意刨根寻源。没错,司马家族是千年高门,从轩辕王朝的开国皇帝轩辕捷算起,司马家族就雄踞在神华帝国食物链的顶端。没有人撼动这个伟大的家族。

事情到了这个大时代一切就变了。司马雪岭一直有两件事想不通,一是司马世隆在1009年的选择。司马家族最后一任家主,为什么要跟轩辕恪合作?司马世隆已经高居元老院副议长之职,即使宫廷政变成功,最多也就是将那个“副”字去掉。难道一个元老院议长就可以打动家主如此孤注一掷?第二是轩辕台。这个被追谥为圣武皇帝的一代雄主为什么不放过司马家族。按说,正是由于轩辕恪集团的捣乱,才给了轩辕台举兵造反的理由。不管动机是什么,结果绝对是帮了早已潜回好望港正虎视眈眈寻找出兵理由的轩辕台。为什么对仇敌一向宽宏大量的轩辕台偏偏不放过司马家族呢?司马世隆如何被杀司马雪岭是记忆深刻的,叔祖被轩辕寂处死可以理解为平息轩辕台的怒火,可是轩辕台为什么对司马家族如此记恨呢?看看他攻占帝都建立新朝的所作所为,不赦的逆臣中,白天明等人的家眷在新朝建立后的数年内都得以返还帝都,有的还归还了一部分财产,唯独司马家直到轩辕台死,都不松口。轩辕台和司马家究竟有什么仇?

司马雪岭曾回东海问过父亲,问过家族的长辈,他们或者缄口不言,或者根本说不清。像司马雪岭的父亲,在族内的地位并不算高,根本说不清及家族和皇族的恩怨。可能说清楚的,如伯父司马春生,又推说不知。第一次回家大概在1016年前后,司马雪岭是带着妻子回去的。妻子出身平民,帝都人,结婚前也没有见过丈夫的父母家人。司马雪岭倒没有骗这个平凡善良的女人,他是司马家族的子弟,而司马家族是新朝不赦的罪人。所以结婚是悄悄地办的,很简朴,很冷清。结婚后二年多司马雪岭才带着老婆回到东海老家。司马家族在东海的财产被政府没收了一大半,留下的房屋土地也就是勉强度日。在司马雪岭眼里,家族简直是从天堂滑落到地狱,出生平民的妻子并没觉得夫家有什么寒酸,反而很高兴。司马雪岭看到母亲翻箱倒柜找出一个纯金戒指戴在媳妇手上,司马雪岭就感到心酸。想当年,母亲会将一枚普通的金戒指像藏稀世珍宝一样藏起来?

司马雪岭丢下妻子跟母亲聊天,自己走访了族内健在的长辈,希望他们解释自己心中的疑团。他失望了,没人知道,或者不愿意告诉他。司马春生就警告他,你已经不错了,没有因为你姓司马而受到牵连,老老实实当你的处长吧,也许你在退休之前可以混到一个局长。那是你父亲曾经的级别了,知足吧你。司马家族完了,不要再想什么不切实际的事了。

司马雪岭不甘心。他那时已经结识了皇子轩辕磐,这是他手里最大的一张王牌,虽然皇子并不一定将他放在心上,但他必须抓住皇子,舍此别无他法。龙行健曾是他的朋友,但现在将路子走死了,根据龙行健对他的态度和龙行健的职务,八成他写的告密信落在龙行健手里了。

一个人的出身很关键。据说七岁前的生活将基本塑造其一生的性格。当司马雪岭每天忙碌于单位和家庭,拿回微薄的薪水时;当妻子将他们不大的家收拾的一尘不染时;当他带着老婆去餐馆偶尔改善一下生活时;老婆的满足却像尖刀猛刺他的心。如果家族在,如果没有这个可恶的大时代,我难道就过这种日子?老婆难道就因为单位分一套二居室蜗居,发上几元奖金就如此喜不自胜?

也许就是那几年,司马雪岭心中产生对轩辕台的仇恨,对轩辕王朝的仇恨。那个时候,敢这样想的,绝对是高人加狂人。

第二年,也就是大陆战争爆发那一年,司马雪岭的妻子生了一个女儿。帝都没有可以照顾她们母女的人,妻子的母亲早亡,父亲身体也不好。等孩子出了满月,司马雪岭就将她送回了东海老家。正赶上司马春生病危,在他咽气之前,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司马春生向司马雪岭透露了家族的秘密。

“你不是想知道轩辕台为什么如此仇恨我们家吗?”司马春生的哮喘在冬春两季格外厉害,人病的剩下一副骨头架子,怎么也看不出曾是赫赫威名的上将军。

“帝国四大高门,崔、王、卢都是公爵,只有我们司马家是伯爵。我叔叔继承的爵位只是个伯爵------”

这是司马雪岭所疑惑的,但没人告诉他为什么。司马家祖上是公爵,开国四公爵嘛。

“我们站错了队!轩辕台父亲轩辕梓一代,皇权争夺的非常厉害,王子们盯着皇位,像饿狗闻到了肉香。无情最是帝王家,皇子争位,大臣不免深陷其中。也怪我祖上过于热衷名利,总想位极人臣------雪岭,我知道你功名心太热,这个世界上,还是做个普通人好啊。被贬的这几年,反而是我最轻松的几年。”司马春生目光幽幽,“轩辕梓并不是内定的接班人,他不是太子,当初的太子叫轩辕帆。轩辕帆德行有亏,竟然跟父皇的妃子搞到了一起,被其父皇发现,宫闱丑事,自是不能声张,找了个借口将其废黜了。皇帝只好另选贤能,相中的儿子叫轩辕翔,此刻却正在南方的红旗军视察,不在帝都。皇帝遭此刺激,大病一场,自感生命不久,急于召回新立的太子轩辕翔,于是发出了诏命,令轩辕翔速回帝都。皇帝忽略了被他废掉的原太子的能量,诏命内容被其获悉,轩辕帆决定铤而走险。他找到了先祖,也是当时的家主,要他帮忙,在这种大事上,自是对司马家族许下了极大的好处,利令智昏啊,先祖竟然答应了轩辕帆,密令红旗军截杀轩辕翔!当时的红旗军司令官正是我司马家嫡系子弟,接到家主的命令后发动了一场未得批准的军级规模的演习,遮断了轩辕翔回京之路。当时可没有什么飞机,汽车还在研究所呢。轩辕翔预感到出了大问题,自身走不了,却派了死士突出了包围------轩辕翔的亲笔信送到帝都,之间的曲折连环自是不能细述,皇帝震怒,采取有力措施,处死即将发动的轩辕帆,立轩辕梓为太子,不久,老皇帝病死,轩辕梓登基。”

“没有处分我们家吗?”乘着司马春生喘气歇息之际,司马雪岭问道。

“皇帝没有来得及吧。当时我司马家族兵权最盛,远比现在的崔家在军队的势力壮。等轩辕梓登基,稳定了内部局势,开始收拾我司马家了,轩辕梓是个极有心计的人,他隐忍不发好几年,在一件贪污案上打开了缺口。结果是家族的爵位被降了二级,司马家族在军队中的控制力被剥夺了大半,当初闯祸的家主莫名其妙地急病死于宫中------司马家就此跟轩辕家,准确的说是轩辕梓一系结了仇。当时的事件轩辕台是参与了的,他似乎更恨我司马家族。至于以后,家族急于恢复自身的实力,才结交轩辕恪,希望另辟蹊径,这些都是你所知道的了。”

司马春生收住了话语,“之所以告诉你,是觉得在你这辈子侄中,你算一个人才,对家族忠心,这些我都看在眼里。我告诉你这些陈年旧事,不是要你为家族复仇,其实也无仇可复。是要你永远远离官场的险恶,不要追求什么世家大族的荣光,一旦犯事,满门遭殃啊。再者,司马家族完了,他轩辕家族也蹦跶不了几天了,我早已发现一个规律,一个家族,一股势力,当太阳神要他灭亡之时是有很多征兆的,首先就是子嗣的艰难,轩辕一系正是如此,在灭亡之前出了个轩辕台,就像一曲歌剧最后的高音罢了。我命不久,你姑且观之,二十年之内,必有大变。”

心惊肉跳的司马雪岭回到帝都不久,便跟随皇子远赴罗卑,伯父的话并没有熄灭他心中的火焰,反而激起了内心狂热的复仇情绪。乱世好啊,大家都完蛋也行!

现在,司马雪岭完成了他第一步的计划,他走进了太阳堡,走进了皇帝的内心,他就要促成了卢家跟皇权的对抗,只有乱,大乱,才能实现他为祖先,为自己曾经豪奢的生活复仇的愿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