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手札 第四部分 第八节 变节者

中音马克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9/[/size][/URL] 驭兽术里有一个章节的内容提到:关于能力够强的驭兽师可以任意操纵强大的猛兽..不仅针对于野生的猛兽,也包括已经被人控制住的猛兽..可是后面关于如何驾驭远古龙族类的章节,CD还没有完全破解..但是至于如何驾驭操纵别人的猛兽,CD已经完全解开了这里的内容,并且一字不差的全部交给了TNAK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9/




驭兽术里有一个章节的内容提到:关于能力够强的驭兽师可以任意操纵强大的猛兽..不仅针对于野生的猛兽,也包括已经被人控制住的猛兽..可是后面关于如何驾驭远古龙族类的章节,CD还没有完全破解..但是至于如何驾驭操纵别人的猛兽,CD已经完全解开了这里的内容,并且一字不差的全部交给了TNAK...“你已经具有识别对与错的能力..所以我把这些全部交给了你。”CD的这句话在TANK的脑子里一直缠绕着.....“切!”一名驭兽师轻轻的说着,“还以为他们去哪里了,没想到也不过就在这里嘛,才半天的时间就找到了,真是无趣至极啊!”四个驭兽师分别躲在数块巨大的岩石后面,正向着那边的骑士队伍不停的张望着..“TANK,怎么样,发动进攻么?”一名驭兽师对着TANK喊道,同时不停得摸着兴奋的雪山狼..“我们的宝贝儿都饿啦!TANK,上么!?”另一名驭兽师也不停的嚷嚷着..“不急,我们现在还没发现反叛的猎人们...再等等。”TANK低沉的说着,他的嗓音让身边的那个驭兽师觉得很不满,“喂,TANK,他们就是达加斯的骑士团吧,肯定错不了!先把他们干掉,然后我们再慢慢地把那些猎人挨个儿的找出来杀死不就得了!”“你急什么!”TANK低沉的嗓音突然提高了许多,“你不要忘了,谁是这里的指挥!”TANK愤怒的神情感染了他身边的绿速龙王,龙速龙王猛的对着那个驭兽师张大嘴巴..“吱!.”那人的桃毛兽也不甘示弱,立刻对着绿速龙王张牙舞爪起来..“干什么!?你以为自己是长老的亲戚就很了不起是吗?”那人居然直接顶撞起TANK来,“算拉,算拉!”“我们是一起来执行任务的,别吵啦!”其他两位驭兽师紧张的劝解道....A8也似乎听出了这边的岩石后面似乎有一些奇怪的动静,正走了过来...“嘘!”TANK作了一个手势,另外三人这才安静了下来....


“统领!MARK大人他们回来了!”一名守在岩洞口的骑士突然大喊起来,“恩!?”A8一听到喊声,立刻转身向着岩洞跑去..“快,拉他们一把!”A8一边吩咐着,一边让几位骑士努力地把第一个钻到岩洞口的阿元给拉了上来...“谢天谢地,你们没事,我真的太高兴了 !”A8兴奋的猛一拍阿元的肩膀,阿元“哎哟”一声惨叫起来.看样子是伤的不轻..“赶紧把阿元送到附近的帐篷里去休息!”A8一边命令着骑士们,一边在洞口观望着第二个出来的是谁..“A8,你快派几个骑士下来..MARK晕过去了,他的圣剑太沉了,我们已经没力气抬上来了!!”下面传来了一阵蓝往的喊叫,“快,你们几个跟我下去!”A8对着身边的几名骑士说了一句,带头跳了下去..“MARK怎么了!?”A8看着被众人抬着的MARK,似乎像是死去了一般,面色惨白..腿上还再不断的流血..一阵惊喜和一阵担忧同时涌上了A8的心头:刚才的大火没有伤到MARK,真好!可是,MARK现在的伤势到底严重到了什么程度呢...“圣剑我来拿,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你们几个,抬着MARK,小心点!”A8一边接过了蓝往等人手中的圣剑,一边关照着几名骑士抬过了MARK...“我们这次能成功的拿到红黑龙的眼球,主要还是靠MARK...具体的,出来再说吧...”小叶轻轻的说着..快速的爬出了岩洞..众骑士小心翼翼的将MARK抬出了岩洞..这时更能看清楚MARK的受伤状况,主要还是在左腿的地方..两道很深的伤口,还有鲜血再不停的流淌出来...“快点把医疗箱拿过来啊!”A8走出了岩洞,松手把圣剑扔在了那儿,快步走了过去,一名骑士把医疗箱送了过来...A8麻利的给MARK进行着包扎...“我刚才在水晶球里看到MARK被火焰包围了,但是他怎么居然一点事都没有?”A8一边包扎着,一边问道.“具体我们也不清楚,应该是圣剑保护了MARK...”小叶慢慢的回答着,“你们谁把这个收好?”蓝往拿着一只袋子,问着众骑士们...“这里面就是达加斯王需要的药引之一..红黑龙的眼球。”“实在太感谢了!快把它收好!”A8谢了一句,吩咐着一名骑士把东西收了起来..“看来红黑龙确实可怕,拥有圣剑的MARK都被伤成这样..”A8包扎完后,检查着MARK的身体,其他没有什么大碍..只是盔甲有些地方已经破碎..“不是,我们到那儿的时候,红黑龙已经被杀死了...然后我们就遭遇了杀死红黑龙的——炎龙王...”骨折轻轻的说着,“再强大的龙也好,终归还是逃不掉被你们猎杀的命运啊!你们可真够厉害的!”A8呵呵的笑了起来,“MARK只是轻度昏迷,很快就会醒来的!”A8转头又对着几名骑士说道,“把我们带来的回复药拿来!”“可是...统领...回复药只有一个了...”一名骑士很为难的说着.“混帐!我让你拿,你就给我拿来!现在躺在这儿的可是我们达加斯王的救命恩人!如果他有什么意外的话,我们还有什么脸回去!”A8大声的怒斥着那名骑士..这所谓的回复药是魔法协会的特产,喝下之后可以令伤口快速愈合,能够让昏迷之人快速清醒过来..可是合成一瓶的药剂,却需要花上数天之久,所以这药的价值也是非常的高昂,只有皇家骑士们才能配备,眼下这一瓶,是几位骑士凑起来的,担心自己的统领如果遇到什么情况的话,可以立刻给他喝....A8根本不去想这么多,他知道的就是现在有人需要,就立刻就该用掉!A8一手支撑起MARK的肩膀,另一手拿着药剂给MARK一点点的灌了下去...药效非常的明显..才刚喝下,MARK脸上的血色立刻回复了许多...“呵呵.看样子,很快能醒了!”A8如释重负的笑了一笑...可是骑士们现在照顾着受伤的猎人们,有些在整理装备...他们却没有注意到一个巨大的威胁正在悄然向他们逼近......


一团白影不断的向着众人们的方向靠近着....突然..“吼!”一只雪山狼一口咬住离营地比较远的一名骑士的腿,拼命的拖着就跑...“啊!!”那名骑士倒在地上,武器掉落在了一边,只能痛苦的喊叫着...“恩!”蓝往条件反射的举枪就射..“砰!砰!!”枪枪中靶,可是雪狼仍然飞快的拖着那名骑士往一块巨大的岩石后面逃去.那位骑士的惨叫声也突然停止了下来...“怎么回事!?”骨折也看到了,“那不是雪山狼吗?怎么可能会出现在火山区附近!?”“全员戒备!”A8大喊一声,闪电般地抄起了身边的骑士长枪..几名骑士正在往着那块岩石迅速逼近的时候,突然一个东西从岩石后面抛了出来...“小心炸弹!”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数名骑士纷纷散开,那东西扑通一下砸在众人的中间..“啊!!”这时大家才看清楚了,这根本不是什么炸弹,而是刚刚那个不幸骑士的头颅...一阵莫名的恐惧一下子袭上了众骑士的心头...那几位开始纷纷往后撤了回来..“不是野兽干的,这伤口这么平整,是用锐器造成的!”对于见惯死尸的猎人们来说,这根本算不上恐怖,他们仍能冷静的判断着..“或许是公会的人在后面!”A8大声得喊了一声,“有可能是驭兽师!”“什么?!”蓝往和骨折两人异口同声的问着..小叶连忙给他们解释:“就是学会如何操纵猛兽的猎人,这改天再和你们说!”话音未落..一只雪狼“蹭”一下跳到了岩石的上方..嘴里还叼着一些人体的残骸..“混帐!”A8大怒的咆哮着,把骑士长枪反握在手,一下子投掷了出去!“呜!”正中目标..只见长枪穿透了雪山狼的身体,将它钉在了岩石上面...“开枪!”A8愤怒的指挥着,“砰砰!!”顿时枪声大作,所有的火力全部都向着雪狼开去..岩石后面突然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只见雪狼虽然被钉在岩石上,而且身上到处开“花”..可是它的眼睛顿时变的鲜红无比,只见它做了一个下蹲的动作之后,猛地一下跳了出来..也就是让整把枪彻底得穿过了它的身体...众人全部看的目瞪口呆...与此同时的,一只桃毛兽也红着眼睛从岩石后面跳了上来...只见一团白影和一团红色的影子闪电般的向着众人的方向冲了过来....


“啊!”“哦...”“啊!救命啊...啊!!”听着岩石那边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和混乱无章的枪声...交织成了一道奇异的交响曲..那雪狼和桃毛兽的主人听得甚是享受,还时不时的对着那边的人群,放着冷枪...TANK心里却觉得怪怪的...“你已经具备了识别好于坏的能力”CD的声音再耳边上响了起来,“我们从祖先的古籍中是为了学习捕猎的更强技巧,绝非用在杀戮当中..”突然一阵喊声打断了TANK的思路..“TANK,TANK..”那个没派出自己猛兽的猎人对着TANK轻轻的喊着,“我们两个也出发吧!该是给他们致命打击的时候了!”那个猎人跟TANK的实力是最为接近的,他的猛兽是——白速龙王..只见白速龙王不安的躁动着..“TANK?你在想什么?还不出发吗!?把那些家伙通通杀死啊!哈哈.”那个桃毛兽的主人一脸的坏笑.“好,给这场战斗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吧!”TANK终于被他们说服了,站立了起来..绿速龙王仍然没有出动.只是安静的蹲在主人的脚边,显然没有得到任何指示..TANK似乎又犹豫了一阵子,又说道:“你把白速龙王派上去就足够了!我再等等!”“那好,我就先上了!”话刚说完,白速龙王如同白色闪电一般向着那边飞驰了过去...“对了,听说反叛猎人当中,那个拿神器的人...是CD的以前的徒弟..不能让他死去!”TANK突然想到这些,紧张的开始注意起战场上的局势来..


“呀!”骨折等.所有的猎人都在集中精力对付着这只砍掉了一只爪子仍然不断进攻的桃毛兽..“嘿!没想到这些原本废物的猛兽,在人的支配下,居然变的那么可怕!”阿元兴奋的绕到了桃毛兽的背后疯狂的进行着突刺..“粉碎吧!”趁着桃毛兽爪倒后飞瞬间形成的空隙,蓝往举着角龙锤猛的砸向了桃毛兽的一条大腿...“跨擦!”清脆的无比的骨折声..可是从桃毛兽的动作上来看丝毫没有任何痛苦的表现.“吱!!”桃毛兽转身一记猛抓,蓝往只能舍弃角龙锤一下子闪了开去!这一抓击的目标立刻就混成了阿元,只见阿元迅速的抄起盾牌,直接成功格挡下了这一下重击!“机会!!”骨折大吼一身,纵身前去,剑光一闪..“擦!”清脆的切割声...桃毛兽仅剩的那只爪子也应声而落..“砰!!砰!!!”在骨折和阿元全部闪开之后,月亮,老伤,后飞等人顿时火力全开...这下,这只失去双爪,又粉碎了一条腿的桃毛兽彻底丧失了进攻和移动的能力,只能任由众人雨点般的子弹随即的攻击...反观骑士们对付的那只已经受伤的雪狼情况就不太妙了,虽然骑士们全都吃下了力量果实,可是由于进攻不得要领,每次势大力沉的攻击都被雪狼给轻松的躲闪掉了..而每雪狼又总能够轻松的咬伤,或是抓伤几名骑士..看着越来越多受伤的兄弟们,A8纵使再神勇,也是无奈,打不着它,还被它伤到了多处地方!即使偶尔砍到几刀,它也像没事一般,继续快速的穿梭在骑士们中间..“统领!请回到达加斯之后,照顾我的弟弟!”一名骑士冲着A8大喊了一声,猛得一把抓住冲他而来的雪狼,这名骑士已经抱着玉石俱焚的心态再行动了..只见他既不拿刀砍,也不用盾牌进行防御,只是硬生生的接下了雪狼这一记扑撞,迎接这名骑士的,是疯狂的撕咬.雪狼一口把这骑士的脖子给咬穿了一窟窿,鲜血顿时从伤口处喷射出来,雪狼也察觉问题所在了..那名骑士虽然已经停止了呼吸.可是他的双手和双脚却紧紧的缠绕在雪狼的身上...雪狼居然无法争脱!.“啊!!”A8发疯似的咆哮着,拿着一把骑士砍刀,猛得冲了过来,对着雪狼的脑袋进行数百次的劈砍攻击!!雪狼的脑浆撒了一地,其余的骑士们呆呆的看着发疯般的A8...


局势似乎已经被控制住了..那边的桃毛兽俨然是掩掩一息..这边雪狼的脑袋已经被削成了肉泥..可是骑士们的伤亡却是异常的惨重...正在这时.一名骑士大喊起来!!“那边!又来一个 !!”满身伤痕的A8握着遍布缺口的砍刀,看着那边又迅速逼近的一个白影,只觉得视线变得有些模糊起来..“是白速龙王..后面还有两个人!”一个大喊着的猎人话刚说完,就被迎面飞来的一颗流弹给击倒在地...“混帐!”A8大吼一声,不顾身上的伤势,迎着那两个猎人便冲了上去..其他的骑士们一看这情况立刻随着A8迅速的冲了上去..子弹已经耗尽..骑士们在A8的带领下,盾牌护身,步步前逼..“回来A8!!”小叶大声的喊着,他们是故意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让骑士们自乱阵脚,这样无异给后面的猎人制造了障碍,无法开枪射击了,而且白速龙王,根本不是骑士们可以应付的了的!“我们快上去!”蓝往一声大喊,剩下的猎人们纷纷追了上去..白速龙王一下子跳到了众骑士的中间,前抓,后咬,一个甩尾,一下子放倒了数个骑士..“哎哟,哎哟,这位看起来是骑士的首领啊...”一个驭兽师看着冲到面前的A8,嬉皮笑脸的说着.“混蛋!”A8猛的对准那家伙猛的挥砍去,“冲动是魔鬼..砍不中吧!”那个驭兽师一下子闪开了A8的这一下攻击,接着扔掉了手中的火铳,从背上卸下了长矛,说着:“那我就陪你玩玩,看看你们骑士有多大的能耐。你们两个去把他的部下解决了吧!比比谁的速度更快!”“哈!”A8气急攻心,又抡起一刀砍了过来,轻松的被那长矛给架开了,“好!比赛现在开始!”那个雪狼的主人说了一句,迅速的跑向了众骑士......岩石后面——“TANK,你为什么还按兵不动?”那个白速龙王的主人轻声的问道,眼光如利剑一般的盯着TANK看道..“这是我的战术!”TANK低沉的回答道,“战术!?你看来是在拖延时间哪!”那人说着,已经把手中的火铳对准了TANK,“长老看来说的很对..即使是亲戚也不能放松警惕!你是不是想帮助那些反叛猎人!?”“你是不是疯了..”TANK头也不抬的说着,声音异常的平静,“长老,绝对不会怀疑我!”“那你看看这个是什么!?”那人拿出了一张纸条..TANK瞄了一眼,瞬间血液就凝固了..“叔叔的字迹..TANK情况若有变化,可杀之!”TANK心里像是触电般的收缩了一下...“你这下明白了吧!我随时可以取你性命!”那人大声的说着..“不可能的!”TANK低沉的声音猛的爆发了出来....“砰!!”岩石后面传来了一阵枪声..一个人踉踉跄跄的走了出来,悠然倒地..此人当然不是TANK..白速龙王像是迟疑了一阵,突然跳出了正在厮杀的战斗圈子..飞快的跑向岩石后面去...“恩!?发生了什么??”那个雪狼主人刚放倒了一个骑士...发现突然撤离的白速龙王,惊讶不已..他一个人怎么可能挡住骑士军团的进攻呢..“受死吧!”这一略微的迟疑,在战场上足以致命,这就是战场经验的不丰富..虽然学习了搏杀技巧,终究还是无法和正规的军士抗衡...雪狼的主人在一瞬间,被数支骑士长枪穿透了身体..双目不闭的他还在念叨着..“怎么了...”..“额!”A8的腿上又被刺中了一枪..一下子半跪在了地上..“嘿嘿,不过如此嘛.”桃毛兽的主人正得意扬扬的说着,突然看到白速龙王往身后跑了回去..只见后面的骑士和猎人们已经快到这里了...“怎么了!?”那家伙猛然抽了长矛,也跟着白速龙王撤退了回去..


“A8,你没事吗?!”最快达到的小叶一脸担忧的看着A8..眼前的这个血人已经为保卫猎人们而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小叶,你不要拉着我,让我追过去看看!”“不行,那个驭兽者和那只白速龙王就在前面,不知道他们又想耍什么阴谋,不能让你去!”小叶厉声的说着...“你回头看看!那些躺在地上的骑士们,他们跟我一样,都有家庭,都有亲人!他们不能枉死,我要对他们的死负责!”说完,A8一把挣脱了小叶,紧握着满布缺口的砍刀,向着那块岩石,一瘸一拐的走了过去..“A8,冷静点!”阿元一个箭步拦在了A8面前,“这极有可能是个阴谋!你不可以再继续往前走了!”A8一把推开了阿元,“A8,停下来!”蓝往一把拉住了A8,愤怒的说道:“你这样算什么?逞能?要当英雄?”蓝往说着往A8的伤口处踹了一脚,“啊!”A8一下子疼的弯下了腰,“你看看你,你能做什么?!你想以死来证明什么,这里,我们来应付!”蓝往继续说着,这时后面的走上来了两名骑士,在骑士们的搀扶下,A8心有不甘的回去了..“那块岩石后面,肯定还有驭兽师..那只白速龙也应该还在后面!”骨折冷静的说着,一边紧盯着那块岩石不放,“我们现在怎么做?”阿元等人已经纷纷把武器拿在手上,一副随时准备发起进攻的样子..“大家先准备,不能再靠近岩石了,敌不动,我不动!”小叶说着..开始吹奏起了鬼人曲...


过了片刻,岩石后面仍然没有任何动静,众人已经被这中压迫的感觉逼的快窒息了..“为什么会毫无动静呢?”阿元说着,慢慢的挪着脚步往前靠去,“或许敌人已经撤走了。”阿元说着,加快了些脚步..“别...”蓝往话还没说出口,只见一团白影和一团绿影已经同时蹭上的岩石的上方..众人顿时被吓了一跳,刚准备攻击,只听绿影上的人缓缓的开口了:“我不想和你们继续进行战斗下去!”声音异常的低沉吓人....这时,大家才看清楚了这绿速龙上原来还有一个人骑着..“请恕我直言,只要这两只龙王同时对你们发动进攻,我怕以你们的实力根本不是对手!”声音很低沉,却是非常的具有压迫力..蓝往见对方根本没有战斗的意思,于是放下了手中的火铳,“你是公会近卫队的人吧!你到底想说些什么?”蓝往大声的质问着,心里却想着:是敌是友?其实蓝往的想法,此刻正是所有在场人员的想法..确实如他所说,如果他操纵着两只龙王同时向众人发起进攻的话,就算能勉强杀死龙王,可他仍然可以毫发无伤的坐收渔翁之利...“咳..”只见此人轻轻的咳嗽了一下,“我只想取回应当属于我的神器...”他略微停顿了一下,扫视着四周的猎人们..“可是这把神器似乎并不在你们这些人的身上啊...”“什么神器?!我们不知道!”阿元大声的说着,“别装蒜了,应该在一个叫MARK的人手中吧...他在哪里?”声音虽然变的柔和,可是依旧那么低沉..“你还是想要一战..对吧?”骨折说着略微的调整了一下握剑的姿势,以便在最短的时间内冲上去,一刀结果他..“呵呵,我的话还没说完呢...”只见他十分开心的样子,似乎是故意要挑起紧张的气氛一般.“那只是我原本要做的事!可是,现在..我已经和你们一样了..都是被公会列在了反叛猎人的名单上..”说完,这人从绿速龙王的背上跳了下来,直接从岩石上翻身跳到了众猎人的面前..“对了,我还忘记自我介绍了...我的名字叫做TANK..”TANK说完,逐一的看着众人神情..“我们怎么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在骗我们!”蓝往虽然把火铳放了下来,可是子弹已经上膛,这家伙若是有一点可疑之处,这么近的距离,无论如何都能重伤他..“对啊!你叫我们凭什么相信你呢?”阿元也嚷嚷道..可是显然气氛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看到地上那个家伙了吗?他本想执行公会的命令,杀了我..可惜我想到我还年轻,还不能死..所以我就把他杀了..”TANK说话的语调格外轻松,他指了指那个白速龙王原来主人的尸体,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最后最了一个杀头的手势..虽然他的声音异常低沉,可是从他的动作来看,却是相当的轻松..这让人觉得很不协调...“再说..你们真那么有自信可以战胜我的两条龙王吗?好好想想吧..”TANK看着还带有疑惑神色的表情,又说了一句来补充....“蓝往,你觉得这人可信吗?”阿元凑近了蓝往说道,用极细微的声音说着..“看上去他不太像是说谎的人.”蓝往轻轻的回了一句..转向TANK说道:“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还能有什么打算?现在我的命运跟你们一样啊..只能跟着你们一起了..”TANK轻松的说着..似乎刚才发生的那么多事完全没对他产生什么影响..实则不然,他心里却想着一个问题:MARK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我相信他!”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从众猎人身后传来..“MARK!”小叶惊讶的看着,MARK居然走到了这里,而且还听了他们一段时间的谈话...“大家有着一样的命运,既然能够坦诚相见...我们就应该放下过去!”MARK看上去像是完全没有了问题..腿上的伤口隐约能见出一些伤痕...似乎真的已经回复了....“哦..原来你就是MARK..”TANK轻轻的说着...“CD导师一直很挂念你..”TANK说着,脸上也流露出一份思念来..“导师!”MARK和阿元几乎同时喊了出来..“导师现在过得好吗?你怎么知道导师会挂念我?”MARK一激动,变得有些语无伦次起来..“因为我和你一样,都是CD导师的徒弟!”TANK说完,眼里射出一阵厉光来,这神情似乎要与MARK一较高下...MARK也略微感觉到了这异样的眼神,只有边上的阿元大笑着拍着两人的肩膀,“哈哈,那太好啦,既然我们都是CD导师的徒弟,就没有其他的隔阂了!”..在阿元打的圆场之下,众人见已无事端...便纷纷开始忙碌得打扫起战场来..


夜幕之下,临时的营地里躺满了伤员..由于伊人劳累过度,一直没有醒来,所以这些伤员也就这么搁置着,只能草草的包扎了事..这次的伤亡对于A8来说,比前几次更为严重..骑士队伍里活下来的人员已经不足20人..而且还不排除一些重伤的,随时可能丧命的骑士..A8因为之前的数次战斗,对驭兽者还有一定的隔阂,因此,只是在见到TANK的时候简单的进行了交涉,现在并没有来猎人这边聊天..“原来如此...驭兽术原来这么强大..真是令人吃惊啊!”阿元在听了TANK的演讲后,大为吃惊..其实不光是阿元,在座的猎人们都是一脸惊讶的神色,只有一人似乎并不为此动容..那就是MARK,因为他关心的重点并不在此..“导师现在是一个怎么样的情况?”MARK不好直问导师为什么要投靠公会,因为他不一定知道,还有就是和TANK并不太了解,不能多问..“你尽管放心吧,导师现在虽说是在为公会破解着古代的猎人手札..可他并没有之前跟你们有所牵连的关系,而被遭到拘禁,他恢复了HR9的高级猎人等级,只是他现在只是将他破解出来的内容教给猎人们..哦,对了,导师的身体可是相当的好..呵呵”“照你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MARK微微的点了点头..“你背上的那把就是传说中的神器...看样子,应该是剑吧!如果没猜错,应该就是三神器中的圣剑——米修斯..”TANK指着MARK背上的圣剑说道..“你还了解多少?”听到TANK全部说中,阿元一下子来了兴趣..“很遗憾,关于这些武器的描述部分被导师暂时搁置了没有翻译下去.因为他正埋头于翻译那些驭兽之术..但是我知道还有两把神器的名字和大致模样..”TANK笑了笑,看着众人紧张的神情继续说着,“而且,他们会随着MARK拿到这把圣剑之后,逐一的现身的!”...听完TANK的说话..众人开始憧憬起来,不知道下一个能够拿起神器的人是谁...“对了,MARK,你的圣剑借我看看..”TANK笑呵呵的说着,“好的..”MARK说完,便从背上取下了圣剑,递了过去..MARK同时也不忘记嘱咐:“你小心啊,这剑对你来说..可能会很沉重..”“是吗?”TANK一脸疑惑的单手接过了剑...顿时众人的神情凝固了...因为..TANK拿着的圣剑..剑刃周身遍布着奇异的光泽.“确实很奇特...布满符文的剑刃..无与伦比的手感.不愧是上古三英雄流传下来的神器啊!”只见TANK一脸的兴奋,不停的摆弄着剑身翻看着...“怎么会这样!?”小叶第一个喊了起来..“为什么你也能拿起圣剑!?”边上的阿元也是觉得奇怪异常..可是话正说到这儿,只见剑刃上的光泽突然一下子消失了..“啊!”TANK不由得大叫起来..突然重量暴增的圣剑使得TANK一下子松开了紧握着剑的手...


“怎么会这样?”这次问这句话的人轮到了TANK..“为什么会突然变重了...而且剑身上的光泽也消失了?不会是我弄坏的吧?”TANK一脸惊恐的说着..“这个,我们也觉得很奇怪啊..这剑是有灵魂的,它会自己认定主人..一旦忍定主人之后,其他人是无论如何都拿不起来的..”小叶仔细的解释着..“不过这也没法解释刚才为什么你能拿起这把剑...哈哈..”阿元突然想到了什么,大笑着说了下去:“或许它是认错主人了..哈哈.”“呵呵.这可真是有意思..”TANK尴尬的笑了笑,朝着MARK看了看.“这圣剑确实很神秘,最神秘的地方在于我们了解它的恐怕只都是皮毛..”MARK一边拣起圣剑.一边回忆着之前在岩洞内,被圣剑操纵着身体的那一幕幕情景..“或许吧,一会拿得起来,一会又重得完全拿不住..”TANK看着MARK拿起剑的瞬间,剑刃四周又重新布满了奇异的光泽,这才放下心来..幸好这圣剑没坏..TANK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难道说..这圣剑不仅会认定主人,还能够识别其他几把神器的主人吗?”骨折皱着眉头,大胆的推测道..这一下,激起了众位猎人的好奇心..“你这种说法很有可能..”“确实,不过我觉得还有另一种可能!”蓝往也在这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也有可能是它在寻找下一任主人呢?”“少乌鸦嘴了..”老伤不满到说着,“不,蓝往和骨折的推测都是极有可能的..因为圣剑也有自己的意识,它也有它的想法..我们能作的也是猜测而已..”MARK轻轻的说着..TANK还是一脸疑惑的样子...外面绕着营地巡逻的两只龙王,也时不时的朝着偶尔会爆发出一阵阵激烈讨论声的帐篷,看上一眼....


太阳徐徐的从东方慢慢升了起来..大家也没有了继续讨论下去的心情..因为这些不管怎么讨论,都是猜测,也没有实际的资料证实..不过大家或许都想不到..骨折这次确实意外地猜中了这个事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