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史上最为反复无常的“倒戈将军”

橘子虫 收藏 1 2194
导读:石友三(1891年—1940年12月1日),字汉章,中国吉林省长春农安人,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 早年生平 石幼年家境贫寒,父亲靠给地主家赶大车维生。石在一家粮店做学徒,幸得雇主少主毕广桓资助,得入长春东关龙王庙小学,在商震教导下就读。石1908年从军,入清朝新军第三镇吴佩孚部下,驻河北廊坊。不久,第三镇兵变,石流落北京。 一投再投冯玉祥 1912年,石再度从军,投入冯玉祥部下,任其马夫、亲兵,后随冯逐渐升迁,石曾经任营长,1924年,冯玉祥出任西北边防督办,便提升

石友三(1891年—1940年12月1日),字汉章,中国吉林省长春农安人,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




早年生平



石幼年家境贫寒,父亲靠给地主家赶大车维生。石在一家粮店做学徒,幸得雇主少主毕广桓资助,得入长春东关龙王庙小学,在商震教导下就读。石1908年从军,入清朝新军第三镇吴佩孚部下,驻河北廊坊。不久,第三镇兵变,石流落北京。




一投再投冯玉祥


1912年,石再度从军,投入冯玉祥部下,任其马夫、亲兵,后随冯逐渐升迁,石曾经任营长,1924年,冯玉祥出任西北边防督办,便提升石友三为第八混成旅旅长驻防包头,任包头镇守使。 成为其十三太保之一。1924年,冯发动北京政变,成立国民军,石任第六军军长兼第六师师长。1926年,国民军遭到奉系、直系和晋系的围攻,石负责对晋系的军事行动,由于晋系的指挥官恰是其师商震,两军达成停战协议,故石部在国民军全面溃败之时居然实力反而扩大,有了三个师的规模。1926年3月,冯玉祥通电下野离包头赴苏联考察后,石在晋军的拉拢下在包头宣布投降晋军阎锡山,编为十四师,仍驻包头。9月17日,冯在苏联和中国国民党的支持下返回国内,决定出兵支持北伐,五原誓师后组成国民军联军。石友三因背叛冯玉祥投靠晋军,害怕得到报复,乘车前往五原赔罪,一见冯玉祥扑身跪在地上大哭起来,冯玉祥说:“过去的事,一概不谈,过两天我就到包头去!”10月8日,国民军联军总部迁至包头,石友三叛离阎锡山晋军编入国民军联军,再度投靠冯玉祥。11月24日,冯玉祥率国民军联军撤离包头赴陕西,石友三为援陕第五路总指挥,但石友三迟迟不动,直到奉军万福麟部逼近包头,他才率部离包。






投蒋叛蒋


1928年,国民政府对各路部队进行整编,石部被缩编为国民革命军第24师,驻河南信阳。1929年3月,蒋桂战争爆发,冯玉祥摇摆不定,先命石友三进军襄樊支持桂系,桂系失败后又命石友三进军武汉拥护蒋介石。5月,蒋冯战争爆发,石友三在蒋介石收买下叛离冯玉祥,6月1日,率部开赴许昌投蒋,后改驻山东德州。同年秋,石任安徽省主席,受命率部南下讨伐陈济棠和桂系。石不愿南下,转而支持唐生智反蒋,率部进军长江北岸,炮轰南京,后撤往河南新乡。不久,唐生智败于蒋介石,石友三立即转而通电投靠阎锡山,躲过了蒋介石的惩罚。





投张叛张


1930年,冯玉祥和阎锡山联合反蒋,石于是重回冯玉祥麾下,参加中原大战,受命率10万大军进攻陇海线。9月18日,张学良通电拥蒋,入关参战,石友三见状立即通电响应张学良,率部割据河南北部和河北南部地区。次年,张将石部编为国民革命军十三路军,石任总指挥,军部驻邢台,全军6.4万人。但石对此仍有不满,图谋夺取整个华北地区。


1931年7月18日,石在张学成等人的鼓动下,接受汪精卫广州国民政府的任命,出兵反对张学良。出兵后,石旋即遭到蒋介石和张学良的南北夹击,7月31日,全军覆灭。石逃往山东德州,托庇于韩复榘麾下,次年协助其暗杀张宗昌。




投日抗日



1932年,石秘密离开山东,前往天津与土肥原贤二接洽,在日本支持下在河北东部组织军队。1933年5月,中日签订塘沽协定,石在日本支持下出任国民政府冀北保安司令。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爆发,石部编在宋哲元之下任一八一师师长。同年底,石任69军军长。后任第十军团总司令。





联共反共


1938年,山东被日本占领后,石奉命留在敌后进行游击战。石为保存实力,遂转而与中国共产党合作,希望在其支持下确立对山东的控制,邓小平、杨秀峰曾到石友三部工作。同年底,升任39集团军司令。1939年4月,蒋以主政华北为条件,密令石友三反共,石的立场立刻转为彻底反共,要求所部官兵全部加入国民党,并与八路军不断发生冲突。1939年我党干部从石友三部撤出。不久,石被委任为察哈尔省主席。




再度投日


1940年4月,石在冀南战斗中遭到八路军的毁灭性打击,遂转而投靠日军,在开封与日本驻军司令佐佐木签订互不侵犯协议,并准备在联合消灭八路军后向日军投降。石的结义兄弟、部下高树勋不愿做汉奸,遂密谋暗杀石友三。12月1日,高请石的老长官孙良诚以开会为名,邀请石前往濮阳,在会中将其绑架后用麻绳套住石友三的脖子活埋于黄河岸边。正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 。



火烧少林寺

民国初年,少林寺尚有僧众二百多人,土地一千三百七十余亩,度日艰难。

民国五年(1916年),有王云华修葺紧那罗殿之举;民国八年(1919年),寺僧又修缮了白衣大士殿及地藏王殿,但都属小规模的修修补补。

当此之时,军阀混战,武入朝秦暮楚;土匪肆虐,无赖劫夺流窜,寺僧惟以寺宇平安为念。时有云松恒林和尚(1865~1923年),为寺宇平安做出了贡献,但也由此种下了祸根。

恒林,伊川县宋寨人,俗姓宋氏,光绪初(1875年)人寺燕染。民国改元(1912年),为登封县僧会司。其参禅之外,又习拳术,武艺高超。因地方不靖,县府便命他为“少林寺保卫团团总”,系地方民团性质。他只好“以菩萨心肠作金刚面目”,购置枪械,训练僧兵,以备不虞。

民国九年(1920年)秋,岁遭旱荒,土匪蜂起。恒林率民团在登封县城、梯子沟、白玉沟等处,与土匪大小数十战,打落“肉票”多人,每次皆获胜利。一次,土匪杆首朱保成、牛邦、孙天章、段洪涛等合伙夜袭巩县鲁庄镇,天将明时被发觉,向西南逃窜。巩县九区民团紧紧追击。匪过偃师府店,偃师县十四区、十五区民团也加入追击队伍。土匪逃至少林寺西熬子坪,遭恒林所率少林寺民团截击,大部被消灭。这次战斗缴获枪支、弹药甚多,皆藏于少林寺内。

恒林因其英勇善战,名声大振。土匪不敢犯境,环寺数十村得以安居乐业。时河南省政府主席张凤台授恒林以奖状、奖章,并向少林寺紧那罗王殿献了“威灵普被”的匾额,以谢神庥。河洛道道尹阎伦如也送了“少林活佛”的匾额,旌表恒林剿匪之功。恒林则谦恭如一,敦睦百姓。

民国十二年(1923年)十月初二日,恒林因积劳成疾去世,春秋五十九岁。次年春,登封、巩县、偃师、临汝四县民众三百余人集资为恒林立碑悼念。

恒林去世以后,他的弟子妙兴(1891—1927)接任了登封县僧会司及少林寺保卫团团总的职务。

妙兴,字豪文,俗姓金,临汝县谢湾村人,家境贫寒,八岁(1898年)投少林寺恒林为师,自幼学拳习武,技艺超群,绰号“金罗汉”。

民国十一年(1922年)第一次直奉战争时,直系吴佩早(1873~1939年)部师长张玉山至登封,意在收抚陈青云、任应岐的部队。张玉山手下的河南暂编第四团团长樊钟秀过少林寺休息,见大雄宝殿残破,发心修补,因军务倥偬,无暇及此,暂捐四百圆,预作购买物料之用。寺中大众感激,因而与樊有联络。次年(1923年)秋,吴佩孚受命为直鲁豫三省巡阅使。张玉山奉命在登封一带收编湖北第一师别动队,其第一旅旅长卢耀堂得知妙兴武功出众,寺内又藏有枪支,便极力拉拢妙兴,后以妙兴为团长,组成第一旅第一团。这样,妙兴就加入了吴佩孚的军事集团。

民国十四年(1925年)二月,豫西爆发了“胡憨之战”。陕西的刘镇华派憨玉琨率军人河南,与河南督军胡景翼作战,争夺中州。胡部樊钟秀派兰世勋运动驻偃师的憨部李慎亚倒戈。当憨部崔继华自密县退却时,妙兴率部队帮助李慎亚攻打崔继华,大大支援了樊钟秀。自此,妙兴与樊钟秀关系更加密切。

民国十五年(1926年)七月,广州革命军开始北伐。九月,冯玉祥(1882~1948年)宣布脱离北洋军阀,参加国民革命。吴佩孚联合张作霖(1875~1928年)攻打冯玉祥,被北伐军击败。次年(1927年)春,冯玉祥占领西安,配合北伐军合攻河南。二月,妙兴所率第一团奉命开往郑州,又调往舞阳。三月六日,在与任应岐部交战中,妙兴阵亡,年仅三十七岁。六月,遗体由弟子体信运回少林寺,葬于寺东北山坡上。

民国十七年三月,建国军樊钟秀乘冯玉祥的国民军后方空虚,夺占了巩县及偃师县,但不久被冯部将领石友三夺回。樊钟秀南撤,转攻登封县城,其司令部即设在少林寺内。石友三部向南追击,至辗辕关(十八盘),少林寺僧助樊狙击,终不敌而溃。三月十五日,石友三追至少林寺,遂纵火焚法堂。次日,驻防登封的国民军(冯玉祥部)旅长苏明启,命军士抬煤油到寺中,将天王殿、大雄殿、紧那罗殿、六祖殿、阎王殿、龙王殿、钟鼓楼、香积厨、库房、东西禅堂、御座房等处,尽付一炬,以泄厥愤。至此,千载少林寺之精华,悉遭火龙浩劫!

如果说恒林迫于形势,担任“团总”,保护了寺院及一方的安全,尚可称赞的话,那么妙兴投靠北洋军阀,出任“团长”,参与征战,不但违背了佛寺清规,且引来了少林寺的劫难。

豫西地区,多灾多难。民国十一年(1922年)直奉战争以来,迄无宁岁。火烧少林寺后,接着是蒋冯大战(1929年)、蒋阎冯大战(1930年)。连年战乱、灾荒,民生凋敝,少林寺之破落可想而知。此后的少林寺当家和尚淳朴(巩县回郭镇人)、贞绪(1893—1955,巩县鲁庄乡南村人,俗姓李)等人,只在维系山门而已。

1991年冬,永信禅师率少林寺武僧团出访日本,在京都达摩寺发现了大正九年(1920年)的少林寺照片四十八张。从这批照片中得知,当年少林寺的轴线上,自南至北依次是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内供三世佛)、法堂(又名”藏经阁”)、方丈室、达摩亭及千佛殿。天王殿内东角为为钟楼,西角为鼓楼。大雄宝殿东侧是紧那罗殿,西侧是六祖堂。千佛殿东侧是白衣大士殿,西侧是地藏王殿。此外还有一个”跨陀殿”,其位置不详。




人物评价



石一生中投机钻营,反复无常,脚踏两只船。曾先后多次投靠冯玉祥、阎锡山、蒋介石、汪精卫、张学良、日本人和中共,而又先后背叛之,被时人称为“倒戈将军”。 对我国的佛教事业,以及文物造成巨大的损害,历史责任不容推卸。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