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大陆 精神病院 精神病院-2

玄幻大白鲨 收藏 0 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5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52/[/size][/URL]   “给我打!”   “往死里打!”   一个单手叉腰地老男人,狠狠地朝地上淬了口唾沫,挥手将小妹奉上地饮料打翻在地:“打,打死一个老子大不了赔他个30万。”   听了老男人的话,身穿国家制服的打手们蜂拥而上,将他们手中地各类刀具棍棒加于农民身上。更有几个胆大的直接将施工机械开了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52/


“给我打!”

“往死里打!”

一个单手叉腰地老男人,狠狠地朝地上淬了口唾沫,挥手将小妹奉上地饮料打翻在地:“打,打死一个老子大不了赔他个30万。”

听了老男人的话,身穿国家制服的打手们蜂拥而上,将他们手中地各类刀具棍棒加于农民身上。更有几个胆大的直接将施工机械开了出来,把一栋尚有老人孩子的楼房给掀倒了,而里面的人,却迟迟未见出来……

死人了!

“喂,吴市长吗?我是黄世仁啊……是这样的,我这出了点事,有几个钉子户拒绝拆迁,结果正好赶上我们这有栋危楼倒塌……哎,我也不想啊!这样行不,我出30万一个……对,30万一个,吴市长您看是不是能私了?……还是您理解我啊!吴市长,晚上兄弟我请客,喜莱登808……好,好,好,我会给您留心的……”啪,一甩手合上机盖,老男人扫视着正盯着他看的制服众,一声大喝:“看什么看,继续给我拆。”

这是什么年月?

鬼才知道!


你不能给我个交代,那我就给你们一个交代!

刚被放出来地曹老根恨恨地在心底发下了自己地誓言。而此时此刻地他并不知道,就在自己因为告全球国际大通环球房地产开发公司被行政拘留的第三天头上,自己家的房子就被扒了,自己地三个侄子侄女,还有一双老父母全都被埋压在废墟下,都走了。作为补偿,也就是一人30万,外家将他提前释放回家而已。

转过几条街,上了的士,又绕了个弯,曹老根终于甩掉了尾巴,这才换了辆的士一路朝市府所在地去了。

“怎么又是你?”

“我要见市长。”

“你谁啊你?滚,再不滚,我可要抓人了。”

“你……”

一个你字刚出口,几条黑影便冲到曹老根身前,二话不说,直接用个麻袋将曹老根这个1米80的昂藏大汉给袋了起来,并送上三记狠准有力地钢管……

曹老根是幸运的,至少在他家的人没有出殡下葬前,他是幸运的。要是不然,他恐怕就要跟前两年他们村子里的另一户人家的顶梁柱一样,到环城快速道外的琉璃河里游泳去了。结果你还不能说自己是给有公务员保护地黑社会势力谋杀的,你得告诉别人你是被具有黑社会性质地恶势力团伙给害了,或者干脆告诉别人你是自己想不开,自己下河地……曹老根听着何老头的话,捂着仍在隐隐作痛的额头,没有流下一滴眼泪,狠狠地吸着嘴巴里的烟。

……出殡的那天,曹老根没有去捧父母地遗像,他只是直愣愣地站在哥哥家地旧瓦房前唱起了歌,儿时在学校学的歌谣:小时候,我们坐在高高地谷堆上面,听妈妈讲那过去地故事……

村子里的老人都来了,在曹老根唱到第100遍的时候。没有人认为曹老根是正常地,大家伙都认为他疯掉了,该送精神病院治疗,不然他家可就真没有啥活头了。

999来了,一群凶神恶煞一般地医生护士什么也没有说,甚至没有得到曹老根大哥与大嫂的同意下,把曹老根捆了起来,直接送上了前往精神病康复中心地车子,留下句话:记得把病人地一切费用准备好。

再往后,不管曹老根的哥嫂未婚妻怎么分辨,也不管曹老根本人如何地证明自己,反正他是被市立精神病康复中心地全体主治大夫集体判了终身监禁:具有严重暴力倾向性精神分裂症。

拿钱来!

……

为什么?你那那么多的废话!知道不?你弟弟是精神病人,是病人,我们要花钱给他吃药治疗的,懂不?你……什么人嘛!准一个土包子……

一个星期是这样,一个月是这样,一年是这样,曹老根地病情一天天地在恶化,但他哥哥已经感到再这样下去,父母子女的卖命钱可就真的要被这无底洞给吸干净了。于是他哥见了他一面,跟他说了句:你好好地治病,等哥来接你回家,从此就再也没有来看过他了……过了两年,曹老根的未婚妻终于冲破了家人的反对来看他了,给他留下句话:我们来生再作夫妻吧!被绑在病床上的曹老根想喊,想叫,想留住自己地未婚妻,但他的却只能发出呜呜声,还有无奈地扭动几下身子……在过了一年,他嫂子来看他了,不过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将两张照片留给了他——全家福与订婚照……后来,他认识了夏侯扬,又通过夏侯扬认识了金护士长,他这才知道他们家就剩下他一个人了——他哥哥死于申诉途中的车祸,他嫂子在回家的路上被人割断了喉管,而那个一直帮助他哥哥收集材料地公务员也在一起车祸中以身殉职了……

曹老根绝望了!

关心他的人,爱他的人走了,都走了。而他只能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中,坐吃等死。然而在一次偶然地机会,他开始对夏侯扬所谓地潜能技击格斗技巧产生了浓厚地兴趣,因为他发现自己在学习了夏侯扬教授给自己地一些给技巧后,居然能凭借自己头发将自己身上地琐具打开。至此之后,曹老根迷恋上了夏侯扬的那些个东西,天天给夏侯扬混在一堆。而金护士长则每隔半个月给他们送来一大堆地精神食粮,还给他们几块巧克力,又或者是几个多汁地橘子——这都是夏侯扬他妻子托人送来的——夏侯扬家虽然拥有亿万家产,但却没有这个媳妇的任何事,她只有靠自己养活自己,还有她与夏侯扬的孩子——这叫什么事啊?!

久了,曹老根也就明白了。

扬扬(金妍对夏侯扬的称呼)也太倒霉了。几个哥哥嫂子是老实巴交地人,父母又体弱多病,家里真正掌权地是他的奶奶。说起这个老太太,本市没有人不知道的——把自己地三个儿子给诅咒死了不算,还把自己地老伴给活活气死在病榻上。之后,为了养老的需要,她便放过了自己最小的儿子,也就是扬扬的父亲。但是,她却将自己头三个儿子的儿女一齐给活活骂得上吊的上吊,跳河的跳河,最不济地也远遁他乡,再也不愿面对自己地这个家。好了,没有人跟老幺家争家产了,这老太太又觉得自己地下半生还是不安全,又把矛头对准了剩下的4个孙子——一个骂傻了,一个逼得自己与自己父母断绝关系,扬扬也被她送进了精神病院;留下的那个,也就是扬扬的大哥,一个泥捏的团子……

但就是这样一个泥捏团子,他也有自己地感情,也有忤逆老太太地时候。一次老二要买房子,缺了20多万,老大偷偷地送了过去;一次扬扬的孩子没关系进本市最好的幼儿园,老大托人找了关系;还有一次,老三家的那口子病了,是老大送的医院……结果,老太太知道了,她二话不说直接挂电话给自己地朋友,将老大送出去地一样不落的拿回来了。

拿回来,就拿回来吧!

不。事情还没有完。

在老大被剥夺了一切权利后,老太太又不知道那里不高兴了。她在折腾了一整夜后,打电话给本市的各大报馆,把扬扬他们三兄弟家一顿好损,直搞得外人都笑崩了板牙为止。

事情到这并没有结束。隔了两年当老太太听说扬扬当年购买的股票现在市值上亿,他当初研究成果已经被家跨国公司收购,能每年带给扬扬数百万收益的时候,她再度出手了。她先在本市法院起诉扬扬挪用公司资金炒股,后又追讨公司研究成果,直将扬扬的所有血汗全部通过“合法”手段收归己有后,才抛出最后地杀手锏——扬扬的儿子不是扬扬的亲子。

刚迈出精神病院的扬扬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因为一份最新的精神检测报告,又给送进了精神病院。为了控制扬扬与外界地联系,扬扬被安排进了特殊病房,所有地医生护士都是老太太花重金雇佣的专人……等一切都完了后,扬扬被转送到了市立精神病康复中心,直到今天……

扬扬才是这世界上最苦的人!

自己受的那些个委屈,在扬扬面前又算得上什么?!至少自己要报仇还有个目标,但人家扬扬呢?他又能怎么样?难不成还把自己80多的奶奶拿刀子给捅了,还是……哎……人呐!怎么活着就怎么这么苦呢?!还是有一天活一天,希望下辈子别再投胎做人吧!

不!我还有事没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