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外交学院讲课:说说日本福田首相的辞职!


阿二


我也是刚听说日本的福田辞职了,也没什么准备,即兴讲点自己的观点,供同学们参考。


一个国家的外交工作,和这个国家的制度是有很大关系的。


就西方国家来说,他们实行的多党制或是一党多派制,他们的领导人是直接选举出来的,为了讨好选民,其外交工作方针是多变的。


我认为,主要的原因有以下三点:


一、不同的政党,在具体问题上肯定有分歧,这点无庸质疑。


二、他们强调对选民负责。因此,

他们的领导人往往不对前任负责;

民众的选择的多样性,他们的领导人性格特点也是五花八门。


三、选择外交政策的变化作为竞选手段。

在西方的选举中,经常提出新的外交政策以求得吸引选民注意力的效果;经常批评对手的外交政策作为打压对手的手段。

在当选后,经常采取先推翻前任的外交成果、继而重建的做法。这样做,目的是为了否定前任,显示自己的所谓的能力、成果。


关于上述三点,目前就有比较好的例子。


比如,德国的施罗德时代,中德关系非常好,到了现在的默科尔,中德关系就冷了。这就显示了西方国家政党、领导人更替对他们外交工作的影响。施罗德和默科尔分属不同的党,在具体问题上肯定是有分歧的;这个默科尔来自前东德地区,我怀疑她患有受迫害妄想症,敌视一切赤色的东西也是可以理解的。


还有法国总统萨科齐,也显示了西方领导人人性的弱点对外交工作的影响。客观的说,如果说密特郎先生是位绅士,那么这位萨科齐就是一个痞子,就不说他泡妞这事,就说他与其他国家领导人会面时,经常高翘“二郎腿”,而且还把皮鞋底对着对方,就显示了他的无知和无理。


美国的选举,经常拿对华关系来说事,给人的感觉就是强硬再强硬,好象不对中国说几句狠话就不效忠美国一样,搞得我们神经紧张。


知道西方国家的特点,我们在外交工作中就要注意了,不要把他们的当成负责任的国家,不要对他们的承诺当回事,因为他们下届政府一更替,那些友好的姿态、严肃的承诺都是无法兑现的空头支票了。就是说,我们不要刻意的迎合、取悦对方,那样做是短视行为,没有意义。


我们中国人做外交工作,最大的缺点就是过于讲义气,总爱讲个什么“人心换人心、五两对半斤”。这是中国人做人的传统,但是做外交工作要不得。


还是说说法国吧。当年中国闹“非典”的时候,在一片“隔离中国”的叫嚣声中,中国人民的朋友拉法兰先生来中国访问,我们很感动,我们也很仗义,签了几个经贸大单。现在关系不好了,感觉到当年的那些投人打了水漂了。


外交工作,讲究的是利益对利益,感情对感情;而我们一讲仗义,头脑一热,以利益对感情,这就要出问题了。


现在说说日本,这两年日本换了三个首相了,日本的对华姿态随之就有明显的变化。小泉比较蛮横无理,安倍相对温和,福田可以说是友好,据推测继任者是麻生,这还是一个强硬派。


如前所述,日本对华姿态的变化,是非常正常的,关键就是我们不能被这些变化所迷惑,坚持利益对利益、感情对感情,尤其是不能以利益对感情。


对华相对温和的安倍和比较友好的福田,在位时间加起来的时间两年。我们投入利益维持对美、对法、对德关系,运气好了还能保持四、五年的友好关系,这日本的首相一年一换,这他妈的谁受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