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的战场救护水平概括

师出有名 收藏 0 14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战场上能否尽快地对伤员进行快速处理,决定着能否把染病率和死亡率减少到最低限度。美军在科索沃战争中实现了零伤亡,在阿富汗战争中,美军多次战斗中的伤亡比率都是10—20:1(传统上这个数字一般都是5:1左右),这其中,美军个人防护的加强、战场救护水平的提高的确是功不可没。那么,美军的战场救护是如何运作的呢?


在战争开始前,美军就充分重视卫勤准备,不仅要在当地建立野战医院,还要在本土和欧洲扩大其所属医院的支援能力,并征用属于退伍军人事物部和地方医院的床位。在上次海湾战争中,在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之后的第13天,美军中央总部下辖的床位还只有450张(其中还有350张是东道国提供的)。而在半年之后,床位数量就达到18530张,是最初的41.2倍。阿富汗战争中,有一架美军阿帕奇直升机坠毁,两名飞行员脸部大面积烧伤并且严重骨折。美陆军和空军医疗机构在17个小时以内,就将其交付到欧洲的一个军事的医院进行外科手术。


美军战区一级的卫勤支援分为5个等级。


一级支援主要是采取紧急救生措施,以便稳定伤病员的病情,为后送至下一级医疗机构或更高级的医疗机构创造条件。


二级卫勤支援由旅、师的连级医疗分队以及军和战区后方的相应医疗分队负责,他们要对伤员进行周密的检查,并根据伤情确定后送还是进一步治疗。


三级卫勤支援在固定的医疗设施内进行,可提供救生、简单外科手术和住院等服务。


四级卫勤支援一般由固定医院和总医院负责,可向伤员提供普通治疗、特殊治疗和外科手术及归队前的康复护理。


五级卫勤支援一般在美国本土。


在这种体制下,伤病员可得到及时救治,并迅速从前方地域后送到可满足其治疗需要的医院。


与10年前的海湾战争中的卫勤保障相比,美军此次战场医疗支援变得更为快捷和有效。


在第一架抵达海湾的飞机上就有美军的预防医疗分队。这些分队提供至关重要的饮用水安全检测报告,另外还收集战场环境和危险数据,进行基本的医学测试,经过3-5个小时即可给出结果。


在战争中还派出远征医疗队,对前线给予快速及时的医疗支持。远征医疗支援包括多个可快速部署的医疗小组,它们有大到可放在室内的医疗设备,小到随身携带的背包,一应俱全。这些5人小组背着70磅重的背包,里面装满可救治10个人的药品和简易器械,可以在战场施行简易外科手术。当出现不能处理的情况时,美军依靠直升机实施紧急后送。在2002年阿富汗作战行动中,美军一个医疗小组可以治疗100名伤员,其中39例是战场手术。

医院船是美国海军专门的海上医疗设施,可提供三级卫勤支援。今年1月6日,美国海军医院船“舒适”号离开马里兰州巴尔的摩港基地,启航驶向印度洋,这是“舒适”号自1991年海湾战争以来首次部署在这一地区。“舒适”号长272.6米,宽32.2米,排水量70吨左右,满载速度17.5节,船上共有63个平民水手,956名海军的医护人员。船上共有1000张病床,其中紧急护理和简单护理床位各500张,还有和地面医院尺寸大小一样的电梯,楼梯和通道,俨然是一所大型海上浮动医院。


美海军共有两艘医院船,T-AH 19“仁慈”号和T-AH 20“舒适”号,统一由美国军事海运司令部管辖。这两艘医院船都是用“圣?克莱蒙特”级超级油轮改装的。其中“仁慈”号于1986年交付使用,“舒适”号则于1987年投入使用。平时,它们一般停靠在巴尔的摩和加利福尼亚的圣迭哥,船上的人员保持在一个较小的水平,主要由地方船员和海军的医护人员组成。但每艘医院船都可以在5天之内迅速配齐人员和设备开赴前线。“仁慈”号曾在1987到菲律宾参加人道主义救援任务。在1991年“沙漠盾牌”和“沙漠风暴”期间,两艘轮船均被使用。1994年,“舒适”号参与了加勒比海的海地军事行动。1998年,“舒适”号参加了波罗的海“挑战98”演习,包括美国在内的11个欧洲国家参加了这次演习,旨在提高联合军事行动能力。在美国“9·11”事件发生之后的第二天,“舒适”号就驶向纽约,为遭受恐怖分子袭击的世贸中心伤员提供住房、洗衣店、食物、医药,并且对其他志愿者和营救职员提供其他必需服务。


为了易于辨认,医院船整个船体都被漆成白色而不是灰色,在船体两侧各有3个大大的十字。美海军医院船的第一项使命是在战时或采取军事行动时进行部署,用于对在世界上任何地点作战的美军士兵进行现场救治,提供紧急救护,它的第二项使命是在类似“9·11”事件或世界范围的事件时提供人道主义医疗服务。这两艘医院船都有可供大型军用直升飞机起降的甲板,需救治的伤员可以从甲板的两侧都上下。每艘船都有一间急救室和12个功能齐全的手术室,还有充足的医院设备,包括:X光室、CT室、验光室、实验室、药房、两间氧气生产车间,和一个容量超过3,000个单位的血库,并且有洗消设备以防止可能受到的核生化武器攻击。


目前“舒适”号收治的30多名伤员中,大多是枪伤和和弹片创伤。这其中绝大多数的伤员在战场上先进行紧急处理后用直升机送往“舒适”号医院船。轮船上现有的62名医生中大多来自美国国家海军医疗中心,其中有2名神经外科医生,一名整形的外科医生,甚至一位儿科医生。惟一不能在船上做的是心脏外科手术。

在此次战场伤员救治过程中,美军除依靠军用飞机外,还大量使用了民用飞机。一架波音767飞机能运输80~100位病人。为了方便伤员上下,美军创造了一种“伤员支持平台”,即在运输伤员的飞机上安装一种滚轴,平时卷着,需要的时候可以展开,几分钟内就可以把机舱内的伤员平缓接到救护车上,没有颠簸,十分平稳。这项改进主要在C-9运输机上使用,将来还要在其他各类运输机上改装。这不仅节约了货舱面积,更重要的是它拯救的是生命。特别是对那些危重病人来说尤为重要,据美军统计,在2002年阿富汗作战中,曾有1,352位病人被后送,而其中有128名是伤情极其严重的,因此这种改进是十分重要的。


在数字化部队士兵负伤时,他们将可依靠数字化技术,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拯救自己的生命。一是数字化通信方式能保证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向指挥官报告受伤情况,请求战地紧急救护。二是他们携带的全球定位系统,使他们能够及时、准确地报告伤员在战场上的位置,使抢救组能够迅速地乘直升机或救护车在全球定位系统的引导下,准确到达伤员所在地进行快速救治。三是在救护人员到达之前,士兵还可以利用他们头盔上的电视摄像机,将伤员负伤部位和伤员状态等情况用图像直接传给战场急救中心。这样,远在数十公里之外的急救中心或正在赶赴现场的军医能够通过数字化通信网络提供的每一时刻的电视图像,指导战场上的互救行动,实现“电视医疗”,在医生到达之前采取一些必要的应急措施,争取宝贵的时间,从而可以挽救许多按常规通信方式和救护程序因耽误时间而失去宝贵生命的士兵。四是当敌人使用新型化学、生物武器或发生疑难伤病时,前方医护人员,可迅速通过数字化网络,将情况传输到后方医疗专家们“会诊室”的显示屏幕上,在几百公里外专家们的指导下,采用最恰当方法,救治疑难病伤员。


在美国本土,伊利诺依州基地则主要用于接收和分配从伊拉克战场上下来的伤员。美国全球伤员康复中心就设在这里。该基地位于美洲的心脏地区,从而使前线下来的伤员能够得到及时的救治。而如果战争伤亡超过和平时期发生紧急事故的承受量,美国防部将考虑紧急启动全美医疗救治计划。在该计划下,对于那些需要紧急救护的伤员,比如:严重烧伤、心血管疾病患者,则将被首先转移到最近的专科医院治疗。而如果基地内斯哥特医院床位饱和,则还可通过国家灾难医疗系统,与在圣路易斯大都会区的12家民间医院进行协调,让它们提供可用的床位。如果伤员病情并不紧急,但是需要长期治疗,伤员们将被转送到他们的家乡或在家乡附近的医院,这样基地的医院就可以集中力量用来救治那些伤势严重需要紧急抢救的伤员。3月25日,首批病员携带着几乎一吨多的行李抵达这里,而这些人中的大多数在经过初步处理后在不到12个小时内就被转送到下一目的地。



而当美军身在战区时,他们的健康可持续得到监控。美军采用生命周期的方法,即从穿上军服开始,直到离开部队结束,持续对美军健康状况进行监控。自从“9?11”以来,美军使用自动化医疗系统,已经记录并且存储了超过 11,600份记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