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就这样走向辉煌 第一部:〈雄鸡初啼〉 二十九章:四川捷报

likangjing 收藏 9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8/[/size][/URL] 川陕苏区和红四方面军在Z央军委的指挥下,主动出击,迅速打开局面。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8/


二十九章:四川捷报



Z国G产党六届七中全会结束后,川陕苏区主要负责人XIN弼时,XU向前、谭成、XIN昌浩等同志XX34年10月21日回到了根据地,随机到达的还有一个连的特种部队,一个医疗队,一个军工生产维修技术队共200余人。尔后几天,运八、运十运输机将中央拨给的大批武器弹药、医学药品、器械、通讯器材等军需物资送到这里。


XIN弼时、XU向前、谭成、XIN昌浩等回到川陕苏区中央分局所在地万源后,立即召开了中央分局,中革军分委成员及红四方面军师以上干部会议。会上,XU向前宣读了Z共Z央政治局的决定:任命XIN弼时同志为川陕苏区中央分局书记,负责川陕苏区的全盘工作,ZHAN国焘同志调中央苏区政府工作。XU向前、谭成、LI先念三同志任中央分局副书记;LI先念同志负责苏区政府工作;XU向前、XIN昌浩同志任红四方面军正、副总指挥、谭成同志任红四方面军总政委,陈海松同志任红四方面军政治部主任,Z中生同志任红四方面军参谋长;撤销川陕中革军分委机构,红四方面军归中央军委和红军总部直接指挥。命令刚宣布完,全场便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这充分说明了红四方面军广大将士和川陕苏区政府的领导完全拥护Z央政治局的决定,服从Z央政治局的领导和指挥。


XIN弼时、谭成甚感欣慰,接着XIN弼时代表新一届的川陕中央分局做了重要讲话,他高度赞扬了川陕中央分局和红四方面军在反敌人的“六路围攻”中取得的伟大胜利;高度赞扬红四方面军全体将士英勇善战取得的辉煌战绩;高度赞扬了川陕苏区群众为反“六路围攻”所作出的巨大努力和付出的巨大牺牲,充分肯定了上一届中央分局和中革军分委卓有成效的工作。同时,他又代表新一届中央分局表明了自己的决心,那就是在Z共Z央政治局正确领导下,坚决执行上级的指示精神,与红四方面军广大将士及川陕革命群众一起,粉碎敌人的一切进攻,壮大发展川陕苏区,争取Z国革命的早日成功。XIN弼时恰到好处的讲活,打动了与会人员的心,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赢得了他们认同,为今后工作的开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第三天,中央分局组织苏区政府县以上,军队团以上(含县团级)干部,传达Z共Z央第六届七中全会精神,认真学习领会中央主要领导作的报告及六届七中全会所发的重要文献。在学习中,很多老同志都激动得热泪盈眶,多少年了,盼望着中央的指示,今天终于听到了中央的声音。从报告中,从文件中,他们感到我们的党更加成熟了,更加坚强了,更加兴旺发达了。在讨论发言中,大家一致表态,拥护新一届的Z央政治局的领导并坚决执行中央的指示精神。中央分局将学习的有关情况向Z央政治局作了书面汇报,我们阅后感到非常欣慰。


学习期间,谭成副书记还将Z央苏区和Z央红军反围剿的有关情况向与会代表作了详细介绍。当这些代表听到Z央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中消灭和俘虏了30万G民党军队,红军主力已发展到40万人,且武器装备大为改善,战斗力也大为增强的消息时,一个个惊讶得张大了嘴。随即便响起雷鸣般的掌声。“Z央红军万岁!”“向Z央红军老大哥学习!”“Z国G产党万岁!”口号响彻云霄,这是他们来自心底真诚的流露,也是长久感情压抑的喷发,他们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光明的前途,更增添他们的信心和力量。


根据Z央政治局的安排,在全党全军开展一场政治理沦学习和思想教育活动,各单位、各部门、各地区都按照中央所发的文件组织学习讨论,亮思想,亮作风,亮工作,自检自纠,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在活动的开展过程中,中央分局有意识地逐步纠正ZHAN国焘同志在川陕苏区犯下的左倾错误,逐步肃清其流毒。XIN弼时、谭成还深入到各单位、各部门、各地区的干部当中,走访调查了解情况,掌握第一手资料,并对ZHAN国焘同志蓄意关押的干部进行了重新审查,发现大部分在押干部都是因为不同意张国焘的错误意见或抵制他的家长式作风而遭到迫害,有的甚至遭到杀害。在认真调查核实清楚之后,中央分局作出决定:一是立即释放这些干部,恢复名誉,恢复工作;二是将情况如实上报中央。XIN弼时书记还代表中央分局向这些遭迫害的同志表示诚挚的道歉和亲切的慰问,使这些同志的沉冤得以昭雪,同时对极少数紧跟ZHAN国焘干坏事的死党黄超、李特等,全部调离要害部门,充实到作战部队,情节特别严重的,撤职审查。这一举措,得到了川陕苏区党政军干部及战士们的拥护与赞同。


川陕苏区的党员,干部通过理论学习及教育活动的开展,整顿了思想作风、工作作风及学风;扫除了山头主义、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的封建残余和不良倾向,提高了思想觉悟和理论水平,增强了党性,增强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观念,增强了党的纪律和组织原则,增强了党的民主作风。XIN弼时、XU向前、谭成等领导以身作则,率先垂范,在工作中尊重同志,虑心听取群众的呼声,善于对待不同意见,遵守党的民主集中制,废除了ZHAN国焘那一套独断专行的家长式统治,使得党内民主风气日益好转。在军队中,加强“为谁当兵,为谁打仗”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教育,扫除了军阀作风,实行官兵平等,同甘共苦,赢得了广大战士衷心拥护,形成了巨大的凝聚力。


总之,川陕苏区经过政治理论学习和思想教育活动开展,广大党员干部、战士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焕发出蓬勃生机,各项工作走上了快速发展的健康轨道,川陕中央分局因势利导,对苏区政府干部和军队干部作了部分调整,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增强了战斗力。


34年10月底,红四方面军按照Z央军委和红军总部的统一命令,对所属部队进行了整编。红四方面军原有五个军之多,但总兵力只有60000余人,显然编制过多,非战斗人员偏多,影响了部队的战斗力,于是,决定将部队整编为两个集团军(即第十一集团军和第十二集团军),为充实两个集团军的兵员,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决定将在黄猫恒大捷中抓获的13000余俘虏,除去反动军官,兵痞等送劳教总队进行改造外,剩余10000余人通过诉苦,思想教育后编入红军,又招收了10000名新兵,使红四方面军总数达85000余人,这样每个集团军就有42000余人,辖3个步兵师(每师约12500人)和军直属警卫营,炮兵团,特种侦察营,防空营,通迅营,工兵营,一个后勤保障大队。每个步兵师辖4个步兵团,一个炮兵团,一个特种营,一个侦察营,一个后勤保障营,一个警卫连,一个通逃迅连。武器装备:集团军炮兵团装备了36门75MM的山炮、野炮和10门105MM基地生产的捣榴弹炮(这是我考虑到攻坚时需要大口径火炮,因运输困难,只能给这每个集团军配备了10门)每个师炮兵团装备了36门的山炮、野炮及口径122MM的重型迫击炮12门,每个特种营装备了250支自动火器,40支狙击步枪,10具火箭筒,10门迫炮和12轻重机枪。另外每个集团军,中央军委还拨给了100具有34或火箭筒,100轻重机枪,30挺高身机枪和80座军用电台,这样,使红四方面军的武器装备不弱于四川各军阀部队的武器装备。


部队整编后,士气高涨,精神振奋,信心百倍地投入紧张的训练之中,红四方面军总政委谭成根据闽西北红军的训练方法和经验,提出了训练的三个要求:一是苦练射击,投弹、刺杀三项基本技术,二是按照“六个战术原则”加强部队班组,连排的攻防训练及各部队的协同作战,三是加强步炮的协同训练。虽是寒冬季节,练兵场上却热气腾腾,战士们挥汗如雨在苦练杀敌本领。


各师的特种营都是从全师10000多人中挑选出来的战斗尖子、骨干;狙击手的选拔更为严格。全营约400人,三个特种连和一个狙击连,由Z央红军派来的特种连官兵任教练,训练近似残酷,基本上按照后世纪特种兵的训练要求进行,负重训练,耐力训练、野外生存训练、格斗训练、技术训练,各种武器使用等等,全靠特种营的官兵都是吃得苦,耐得劳的人,硬是咬牙挺了过来。训练结束后,一个个战士成了一只只凶猛的老虎,隔老远就会感到一股杀气逼人而来。这样的一个营、比一个步兵团的战斗力还要强得多。方面军、集团军的领导检验之后,赞不绝口。


对于整编下来的各级军官,红四方面总指挥作了妥善安排,除了个别的转入地方工作外,其余的全部送入军事学校学习,为以后扩军储备力量。


在部队投入训练的同时,川陕苏区党政军的领导也正在紧张研究着根据地面临的局势及今后战略发展的方向,大家根据Z央军委和红军前敌总指挥部的部署展开了热烈讨论,看大家说着差不多了,谭成总政委站起来淡了自己的一些看法,“川陕苏区经历长达10个月的反“六路围攻”后,耗尽了它的战争潜力、粮食、兵源。目前,困守一地,显然不成,必须尽快打出去。其一、可解决迫在眉睫的粮食问题;其二、开辟新区可使我们获得更大的迂回空间和兵员物资的补充;其三、按照Z央军委的部署,我们依托老区作战,无后顾之忧,进退自如;其四、由于Z央红军取得的空前胜利,迫使J介石把主要精力兵力用于对付Z央红军,一时无暇顾及我们,这就给了我们一个极好的机会;其五、我军经过整编训练后,战斗力大为提高,武器装备有较大的改善,部队士气高昂,正好可以一战。打得好,既可以检验我们这次整编训练的效果,亦可解决苏区的粮食、经济、兵源等各方面的问题,因此,各级领导必须作好充分的思想准备,把握好部队的情绪,要克服战士们的骄傲轻敌的思想,把战前各项准备工作做扎实。另外,各级指挥员在战役中要坚决灵活地执行上级的意图,充分发挥我军火器的威力,尽可能减少战士们的伤亡。至于战役构想和布署,就请徐总指挥说说吧”。


“同志们,刚才谭政委已把这次战役的重大意义讲清了,这次战役非打不可,而且只能胜不能败。大家都清楚,这次战役的目的有两个,一是解决我们自己的生存问题,二是解决Z央红军急需的石油。根据Z央军委和M主席的指示精神,我们必攻取并占领南充市及周围地区。黎总指挥曾问我们能否在南充站住脚;说实话,以前我们是没有把握的,今天我们有信心有能力完成这一任务。当前敌人的态度是:在嘉陵江以东的营江、广安、华蓥 、邻水、垫江地区有刘湘军的得力干将李家钰、杨森两部30个团40000余人,防我军南下并作为护卫重庆的屏障,嘉陵江以西400里的江防线上,川军共布署了53个团,其中邓锡候的28军共21个团,防守上游的广元及以北的朝天驿至射箭河一线;田颂尧的29军共32个团防守胎化以南的射箭河至南部的新政坝一线,总兵力共约7万人。北边是陕甘的胡宗南部,南边由于Z央红军的威胁,J介石只留下少数部队,暂时对我军构不成威胁。因此,在我军周围之敌约有18万人,其中胡宗南部的6万余人离我距离较远,且与川军军阀水火不容,我军只须用少数部队牵制即可。而刘湘、田颂尧、邓锡候这些地方军阀,矛盾重重,勾心斗角。我们打其中任意一个,其它两个都不会真心救援,反而会暗暗高兴,这就会给我们以可乘之机。我军共有主力部队85000余人。地方部队15000人,从两个集团军中各抽出一个步兵团,配合地方部队牵制和阻止胡宗南部南下,确保苏区北部的安全。这样,我们集中主力十一、十二集团军8万余人发起南充战役。战役第一阶段:留少数兵力沿嘉陵江东岸牵制并监视田颂尧、邓锡候部,使用大部主力迅速突击迂回包围的策略,消灭刘湘军的李家钰、杨森两部的4万人,解放和占领嘉陵江以东地区12个县,具体布署是第十一集团军的101师和第十二集团的112师于战役发起前,秘密穿插到广安、邻水、垫江一带,切断敌军退路,完成对敌军的合围,并阻击重庆来援之敌,两个集团军主力于12月13日凌晨分东西两路发起正面突击,利用我军特种兵和炮火优势,争取五天时间完成第一阶段的作战作务。尔后,方面军总指挥部和十二集团军就地发动群众剿匪清霸,建立政权,收编俘虏,扩大部队,开展土地改革,并虚张声势威逼重庆,迷惑敌军,掩护十一集团军秘密北上,到达苍溪和阆中一带隐蔽休息待命。十二月二十二日晚,展开战役的第二阶段,第十一集团军以突然迅猛的动作,出其不意抢渡嘉陵江,打田颂尧一个措手不及,消灭他的江岸防军之敌后,兵分两路,一路沿嘉陵江东下,直逼南充市,一路沿涪江而下从南面包围南充。第十二集团军的112师配属军属一个炮兵营,一个特种侦察连于二十三日晚从烈西镇一带秘密渡江,奇袭逐宁市,配合十一集团军从东面包围南充市,此战关键是全歼田颂尧的江防部队32个团,一定要打歼灭战,不要弄成击溃战,各部行动必须迅速果断,只有大量地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才能迅速解放南充,并长久的占领它。其后,第十一集团军挥师向北攻占绵阳,樟潼、剑阁等地,力争消灭邓锡候一部或大部,然后从容休整,预计整个战役约需一个月时间。”大家对徐总指挥的战役方构想表示完全赞同,并就战役的具体方案提出了不少好的建议,使战役方案更臻完美。


最后,XIN弼时书记提出了几点要求:一是做好战役的保密工作;二是工兵、后勤部队秘密做好渡河器材的准备(包括木船竹伐等);三是政府和后勤部门准备好战役所需的各种物资,并在战役展开时,组织好支前大队,配合部队行动。开完会,各级领导迫不及待地赶回驻地作各自的准备去了。


十二月十二日下午,Z央红军发起了南昌战役,红四方面军为配合Z央红军的行动,各部也秘密进入攻击出发阵地,各部特种营、侦察营早已展开行动,乘着夜色潜入敌后,化装隐伏在战役要点或守敌城内,十三日凌晨6时,全线发动进攻,我主攻部队在集团军强大炮火的掩护下,很快就摧毁敌军一线阵地,撕开了突破口,突入纵深,第十一集团军在特种营的配合下,很快就拿下了营山和逢安两座县城,全歼守敌5000余人,第十二集团军也于当天攻占了达县和开江两座坚固的县城,我军乘胜向前推进。穿插部队101师和112师十一日晚就向敌后猛插,遇上小股敌军就吃掉,遇上大部敌军就绕开,于十四日下午到达了预定位置,出其不意攻占邻水,方安、垫江等地。切断敌军的退路,形成关门打狗之势。同时修筑两面工事,阻敌突围和阻击重庆来援之敌。


由于我军突然发动大规模进攻,使敌守军茫然无措,在我军的优势兵力和猛烈炮火的打击下,敌军很快就崩溃了,不断向后撤退。李家钰、杨森一面组织部队拚死抵抗,一面向重庆的刘湘求援。刘湘接到电报,大吃一惊,急忙向J介石清求增援,哪晓得J介石正被Z央红军发起的南昌战役弄得焦头烂额,听到这个消息更是雪上加霜,大骂刘湘无能,严令他击退共匪的进攻,同时派手下得大将贺国光到重庆协调指挥。刘湘无柰,只好向田颂尧、邓锡候求援。田颂尧、邓锡候接到电报以后,高兴得哈哈大笑:“龟儿子,这下有你的好受;看你还骑不骑在老子头上发号施令了。”于是便命令部队做做样子,糊弄糊弄他。


贺国光赶到重庆,了解情况之后,便严令田颂尧、邓锡候火速从共匪侧后全力展开攻击,牵制共匪,命胡宗南从陕甘南下,攻击苏区北部,命刘湘亲率嫡系12军前去增援,同时将仅有十架飞机派去轰炸共匪,以鼓励党国部队的士气,谁知道那几架飞机刚到共匪上空,就遭到防空火力的猛烈打击,一下就损失了3架,吓得其它几架逃之夭夭,再也见不到踪影。


等到各路援军慢吞吞做好准备出发时,被包围的川军大势已去,我军调整了战斗部署,展开猛烈进攻,十六日下午五时,第一阶段作战落下帷募,李家钰、杨林部4万余人除1000多人逃走外,全部被歼、杨森死在炮火之中,李家钰被活捉;共俘虏川军26000多人。第十二集团军按照预计划展开行动,而第十一集团军补充好兵员,弹药等各种作战物资后,十八日晚便隐蔽北上,日宿夜行,三天就赶到渡河地点,进行休整。


敌各路援军得到李家钰、杨森部被歼灭的消息后,一个个急忙缩了回去,一切又好像平静下来。


为了能迅速突破嘉陵江江防,红四方面军总指挥XU向前、参谋长兼十一集团军司令员Z中生早在十一月份就率领参谋人员,翻山越岭,沿河边寻找三、四百里;最后,将渡河地点选在苍溪与阆中之间的塔子山下。


嘉陵江是四川省的四大名川之一,发源于陕西省凤县的嘉陵谷,由北而南,到了广元与白龙江汇合,水势陡然增大,江水受两边悬崖峭壁的挤压如脱缰的野马,扬起一个又一个的浪头,咆哮奔腾,一泻千里。惟苍溪至阆中一段,江面开阔,水流较缓,西岩滩头平坦,东岸的塔子山俯视西岸,便于发扬火力,实为理想的主渡点。可是川军田颂尧部未经实地考察,仅凭江道宽窄轻率布防,此段江道最为宽阔,因而防守较弱,百里江防只部署了3个团,担负前沿防御的仅4个营,给我军渡河创造了良好的条件。战后,田颂尧曾感叹道:“匪军竞乘虚进攻,其可谓善于选择弱点。”


二十二日傍晚,第十一集团军司令员Z中生带领主攻师团主官最后一次察看对岸敌情,夕阳渐渐被江水漂净,虽是枯水季节,浩淼的江面仍是白茫茫一片,成群的小鸟一如既往的忙碌着,上下翻飞,钻空入水,时而发出的略显凄凉的啼鸣,Z中生司令员观察了一阵,情况正如特种侦察兵发回的情报一样,没有发生丝毫变化,便放下手中的望远镜,轻松地返回。


而正在同时,对岸的川军营长陈择仁(别号“陈三枪”:钢枪、烟枪、猎枪)也是最后一次举起望远镜,隔江了望,嘉陵江东岸的丘陵曲线柔和宛如一屉挤在蒸笼里的馒头,唯有塔子山孤峰雄峙,状如狼牙,挡住了他的视线。对岸的船只被他一把火烧了。江上舟楫无存,红军想渡江除非插上翅膀,陈择仁看酸了眼,却连个人影都没发现,“格老子的,搓麻将去。”他扔下望远镜,带着手下那群双枪将,前吆后喝,乍呼呼地离开了江边。


当晚十一时,第一批突击队(102师特种营)400人,在秘密过河的军特种侦察连的接应下,顺利地登上了西岸,然后直扑川军第20旅第40团的二营营部,营长陈三枪还在乌烟瘴气的厢房里打麻将,结果被特种营的战士神不知鬼不觉地全部俘虏,川军布置在前沿的4个营被第十一集团军各部的特种营轻松地全部解决,我军控制南岸很长的一段江防。


第二天凌晨,田颂尧才得到我军已突破江防的消息,急令部队反扑,但我军已牢牢的控制着登陆场,工兵部队迅速架起了三座浮桥,主力部队快速渡河,直插纵深,101师包围了敌20旅陈继善部,103师包围了敌21旅杨特生部,102师和军直属炮兵团包围阆中敌罗乃琼师。经过一天一夜激战,三处之敌全部被消灭,歼敌2万余人,第十一集团军留下101师守卫苍溪、阆中,并监视樟潼、剑阁的邓锡猴部。102师、103师和军直属部队分两路直扑南充,一路势如破竹,高歌猛进。


二十三日夜,第十二集团军112师的特种营秘密渡过嘉陵江,控制烈西镇渡口,第二天全师及部分军直部队渡过嘉陵江,奇袭遂宁消灭了刘湘军的一个守备旅6000人。然后,配合第十一集团军二十七日攻克了南充,全歼了守敌。按照预定方案,第十二集团军守卫南充并扫荡周围之敌。第十一集团军的两个师北返,会合101师攻取了樟潼消灭了邓锡候的5个团,吓得田颂尧、邓锡候逃离了绵阳,103师紧跟着占领了绵阳,102师则向剑门关快速挺进。


剑门关自古以来就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美称。七十二峰东西横亘数百里,齿仞参差,倚天如剑,山岭连绵,状如波涛。登上主峰营房嘴,顿有飘然欲仙之感,俯视人间,只见苍茫云海间几座山峰若隐若现。下了营盘嘴,是连通川陕两省的关槽古道,古称:“鸟道天险。”狭路两侧,悬崖绝壁如刀砍斧劈,剑门关横亘其间,关楼三层,无愧为天下第一险关。但在英勇的红军将士面前,成为胜利的见证。


对付这种雄关,强攻无疑是损失惨重,惟有智取才是上策。这一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落在102师特种营营长陈康身上。陈康将一连特种兵化装成一队衣冠不整的败兵向关楼败退,乘守门兵没反应过来,就被化装的特种兵冲进关楼,顺利占领了关楼。接着顺势向营盘嘴上峰进攻。为顺利攻下主峰,102师特地调来12门100MM和122MM大口径迫火炮,在猛烈炮火的支援下,102师1团1营突击队在一个连的特种狙击手的掩护下,半个小时就冲上了主峰,将险峻的剑门关踩在脚下。


经过二十多天的艰苦作战,红四方面军消灭四川军阀刘湘、田颂尧、邓锡候部共9万余人,其中俘虏了近6万人,缴获大批武器弹药及各种军需物资,特别是缴获了大量的粮食和资金,基本上解决川陕苏区的吃饭问题和财政困难,根据地扩大了一倍多,解放了23座县城和近400万人口,控制了嘉陵江到涪江之间的广大地区,这些地区人口密集,物产丰富,交通方便,经济发达,将给红四方面军的发展壮大,川陕苏区的经济建设提供十分有利的条件。


南充战役的胜利结束,大大改变了敌我力量的对比,刘湘、邓锡候遭受重创、田颂尧部基本巳残,J介石一怒之下,撤销了田颂尧的29军军长职务,改由孙震为军长,收集残部。红四方面军主力85000人增加到13万人,每个集团军达65000人,与Z央红军军编制一样,地方部队由15000人增加到3万人,成立了两个警备师。从此,红四方面军和川陕苏区都进入了快速、健康的发展轨道。


35年元月十五日,Z共Z央政治局,收到了川陕中央分局有关南充战役的详细报告,在家的政治局委员倍感高兴,一致同意对川陕中央分局和红四方面军取得的伟大胜利,给予通报表彰。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