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鸿铭与《中国人的精神》

记得中学的时候上历史课的时候,讲到当年的北大的校长蔡元培先生的“兼收并蓄”的办学方针,都会提到辜鸿铭这个人,并不是因为他是这个政策的具体执行人,而是他独特的风格和言行。当时出于好奇很是查询了一下这位老先生的身世。由于那个时候互联网还没有普及,所以查询的最好办法就是去书店找有关的资料,可惜找了很久都是找不到辜鸿铭先生的著作。


上大学的时候在外文书店里看到了辜鸿铭的大作<Spirit of Chinese People>(中国人的精神或者春秋大义),买来拜读了很久,一方面本人英文水平不好,另一方面辜先生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剖析非常的深刻,同时也表达他自己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尊重和竭力维护之情,让人不禁掩卷叹息。我们在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批判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们熟悉中国传统文化吗?我们对传统文化有没有深入地研究过?既然不熟悉也没有深入地研究,那么我们有什么资格去批判呢?不过就是人云亦云罢了。


就像现在很多人都在批判中医,叫嚣着要取缔中医一样,我想问一句“你了解中医吗?你对中医知道多少?”很多人对中医都是一知半解,很多人对中医没有深入地研究, 很多人把自己不知道或者不想去研究的东西都归结为“伪科学”/迷信,真的很可笑,为什么不想办法去深入地研究和发展,而是一味的否定呢?任何东西存在都有其合理性,你不去想办法发现这种合理性的科学依据,却盲目的一棍子打死。可以说这是一个民族最大的悲哀。


扯远了,说到中医了。当然中医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份。都说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既然博大精深,那么当然不是想当然的人所能了解的,这需要钻研,需要思考,而不是脑子一发热而发出的所谓“批判”。批判是站在深入了解的基础上,这样才能客观,才能有“批判的继承”。毛泽东思想最精髓的理念就是“实事求是”,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他当年对中国传统文化问题就专门写了一篇文章,核心内容就是“批判的继承”,当然是指要继承和发扬精华。但是我现在发现,传统文化中的精华反而被撇得一干二净,糟粕却继承了个十成十。


又扯远了,说到毛泽东思想了。还是回到辜鸿铭这本书吧,不然写一个月都写不完了。


这部书主要是向外国人介绍中国的儒家思想,以及由儒家思想塑造出来的中国人的人格和生活方式,可以说是对中国传统儒家理论的一个简要概括。当然先生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描述也不是全面。


这部书是他用英文写作的,里面对中国文化中许多名词的翻译相当的贴切和易懂,这也可以看出先生对中英文的融会贯通,建议学习的英文的朋友看看这部书。


以下内容摘自《中国人的精神》序文:


辜鸿铭(1857-1928)出身于华侨世家,十三岁即赴欧洲求学,十余年中游学于英法德意诸国,归国后长期担任张之洞幕府的洋文案,曾官至清廷外务部左丞。他精通英、德、法等近十国文字,尤其擅长英文写作,被孙中山、林语堂推为中国第一。1915年,辜鸿铭在北京出版了《中国人的精神》(Spirit of Chinese People)一书,汉语题名“春秋大义”。不久即被译成德、法、日等多种文字出版,一时轰动东西洋,在德国甚至掀起了持续十几年的“辜鸿铭热”。


20世纪初叶的中国,传统的儒家学说和传统文化受到了很大的批判,有一位谙熟欧洲文明而服膺儒家传统文化的中国人,再次举起“春秋大义”的旗帜,在国内外发表了大量的英文著述,极力维护中国传统文化的尊严,鼓吹儒家文明的普世价值,在东、西方文化界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此人就是辜鸿铭。


《中国人的精神》是辜鸿铭最有影响的英文代表作品,全书系由

作者1914年发表于英文报纸《中国评论》、以“中国人的精神”为核

心的系列论文结集而成。面对当时西方列强对中华民族的欺凌和对中

国文化的歧视,辜鸿铭论述的主旨就是揭示中国人的精神生活,阐发

中国传统文化的永恒价值。辜鸿铭认为,要估价一种文明,必须看它

“能够生产什么样子的人,什么样的男人和女人”。他批评那些“被

称作中国文明研究权威”的传教士和汉学家们“实际上并不真正懂得

中国人和中国语言”。他独到地指出:“要懂得真正的中国人和中国

文明,那个人必须是深沉的、博大的和纯朴的”,因为“中国人的性

格和中国文明的三大特征,正是深沉、博大和纯朴(deep,broad

and simple)”,此外还有“灵敏(delicacy)”。辜鸿铭从这一独

特的视角出发,把中国人和美国人、英国人、德国人、法国人进行了

对比,凸显出中国人的特征之所在:美国人博大、纯朴,但不深沉;

英国人深沉、纯朴,却不博大;德国人博大、深沉,而不纯朴;法国

人没有德国人天然的深沉,不如美国人心胸博大和英国人心地纯朴,

却拥有这三个民族所缺乏的灵敏;只有中国人全面具备了这四种优秀

的精神特质。也正因如此,辜鸿铭说,中国人给人留下的总体印象是

“温良”(gentle,温文尔雅),“那种难以言表的温良”。


在中国人温良的形象背后,隐藏着他们“纯真的赤子之心”和

“成年人的智慧”。辜鸿铭写道,中国人“过着孩子般的生活——一

种心灵的生活”,因此,“与其说中国人的发展受到了阻碍,不如说

它是一个永不衰老的民族”,一个“拥有了永葆青春的秘密”的民族。

这个“像孩童一样过着心灵生活”的民族,对于抽象的、刻板的科学

技术当然是没有兴趣的。辜鸿铭以此回应和解释西方人关于中国人的

一种根深蒂固的套话:“中国人缺乏精确性”。他形象地说:“中国

的毛笔或许可以被视为中国人精神的象征。用毛笔书写绘画非常困难,

好像也难以精确,但是一旦掌握了它,你就能够得心应手,创造出美

妙优雅的书画来,而用西方坚硬的钢笔是无法获得这种效果的。”在

辜鸿铭看来,不屑于精确的中国人,其“赤子之心”与“成年人的智

慧”有机地融为一体,达到了“心灵与理智的完美谐和”:这就是历

史悠久的中华民族“永葆青春的秘密”。他引用“最具中国味道的英

国诗人华滋华斯”的长诗《丁登寺》,展现出中国人心灵与理智完美

结合而产生的那种“安祥恬静、如沐天恩的心境”。正是这种心灵状

态和精神境界,赋予了中国人那种“难以言状的温良”。


“真正的中国人”的温良,在“真正的中国妇女”或“理想妇女”

身上得到了尤为充分、完满的体现。中国男人的“温文尔雅”,在中

国妇女那儿变成了“神圣的、奇特的温柔”。辜鸿铭承认,在其它国

家和民族的理想妇女身上也存在着这种温柔,比如***的圣母马利

亚,但是与中国的观音菩萨相比,中国的理想女性要在“轻松快活而

又殷勤有礼”方面更胜一筹。他认为《诗经》中的《关雎》一诗描绘

出了中国理想女性的三个本质特征,即“悠闲恬静之爱,羞涩或腼腆

以及‘debonair'一词所表达的那种无法言状的优雅和妩媚,最后是

纯洁或贞洁”。谈及中国女性,中国人纳妾的问题自然是一个不可回

避的话题。辜鸿铭将这种现象的“合理存在”归因于中国妇女的“无

我教”,或曰“淑女或贤妻之道”:“正是中国妇女的那种无私无我,

使得纳妾在中国不仅成为可能,而且并非不道德。”这显然是一种狡

辩,不过这种狡辩也从另一个角度强化了中国妇女幽美而贤淑的理想

形象。


中国男人和女人为什么会具有上述精神特征?辜鸿铭认为,这是

中国的“良民宗教”长期教化的结果。所谓“良民宗教”,即指孔孟

之道,其“精华”是义与礼,“特别是礼,更为中国文明的精髓”。

辜鸿铭比较了中国与欧洲宗教教义之不同:“欧洲宗教要人们‘做一

个好人',中国的宗教则要人们‘做一个识礼的好人';***叫人

‘爱人',孔子则叫人‘爱之以礼'。”他自然而然地联系到当时欧

洲陷于“一战”炮火的残酷现实,指出这场战争的道德根源正在于不

讲礼义而崇信强权。因此,他要把中国人礼义并重的良民宗教奉送给

欧洲,以制止这场世界大战,“把欧洲文明从毁灭中拯救出来”,并

为战后文明的重建提供一把“钥匙”。用中国传统的儒家文化去拯救

西方文明,这正是《中国人的精神》一书所标举的“春秋大义”之所

在。


历史的发展证明,辜鸿铭的“春秋大义”并没有产生“乱臣贼子

惧”的实际效果,他对中国“良民宗教”的普世功用显然是过于自信

了。不过,在“一战”前后的欧洲,特别是德国,由于人们身受战争

苦难,对于自身文明的价值普遍感到失望乃至绝望,而对和平安宁的

东方产生了某种朦胧的欣羡,辜鸿铭其人其书就成了他们心目中“希

望的使者”。不仅大学里有人组织“辜鸿铭研究会”,成立“辜鸿铭

俱乐部”,他的名字还广泛流传于普通民众之口。在这股“辜鸿铭热”

的推动下,欧洲人对中国与中国文化的了解有所加深,辜鸿铭笔下遵

奉良民宗教、社会有条不紊的中国与温文尔雅的中国男人、幽美贤淑

的中国女人的形象也广为人们所熟知,乃至成为身陷战乱之中的欧洲

人心向往之的一个乌托邦。真实与否姑且不论,辜鸿铭所阐发的“中

国人的精神”和他以中救西的“春秋大义”,在中国人对外传播民族

文化的历程中,无疑写下了独特而醒目的一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