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泰国政局动荡背后的多重政治角力

sunsky2020 收藏 0 285
导读:2008年09月01日11:35 央视《今日关注》   《今日关注》2008年8月31日播出:泰国政局动荡升级 沙马誓言不辞职,以下为节目内容。   两年前,泰国时任总理他信遭遇政变被迫下台,两年后,现任总理沙马再度陷入同一个政治漩涡。一样的对手,一样的手段,动荡还在持续,是否会走向一样的结局?国王、总理、陆军总司令、反对派领导人,泰国政坛的纷繁角色,谁将决定泰国政治的最终命运?宣布辞职、被迫下台、还是使用暴力终结动乱,总理沙马将面临何种选择?敬请收看《今日关注》。   演播室主持人(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08年09月01日11:35 央视《今日关注》

《今日关注》2008年8月31日播出:泰国政局动荡升级 沙马誓言不辞职,以下为节目内容。


两年前,泰国时任总理他信遭遇政变被迫下台,两年后,现任总理沙马再度陷入同一个政治漩涡。一样的对手,一样的手段,动荡还在持续,是否会走向一样的结局?国王、总理、陆军总司令、反对派领导人,泰国政坛的纷繁角色,谁将决定泰国政治的最终命运?宣布辞职、被迫下台、还是使用暴力终结动乱,总理沙马将面临何种选择?敬请收看《今日关注》。


演播室主持人(鲁健):

各位好,欢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今日关注》。

今天我们关注的是持续动荡了多日的泰国政坛

还记得在两年前,反对他信的泰国人民民主联盟领导的大规模示威游行活动,随后引发了军事政变,并且最终推翻了他信政府。

历史总是这样惊人地相似。现任的泰国总理沙马领导的政府又面临着同样的大规模示威游行活动。

从8月26日开始,民盟及其支持者在曼谷举行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并且冲击了总理府、国家电视台以及财政部等政府要地,要求泰国总理沙马下台。对此,沙马也是以强硬态度回击,多次强调不会辞职,并且下令逮捕了民盟的领导人。

泰国政局动荡的直接起因和根本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沙马和民盟的这场“总理府之争”会如何收场?而作为泰国政坛关键角色的军方是否会最终介入,重演两年前推翻他信的一幕?就这些问题,今天我们演播室请到了两位嘉宾进行分析和评论。

一位嘉宾是中国社科院亚太所泰国问题专家周方冶先生,你好。

周方冶(中国社科院亚太所泰国问题专家):

你好。

主持人:

还有一位嘉宾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亚非所副所长翟崑先生,欢迎两位。在节目一开始,我们还是通过一个短片先来了解一下这起事件的始末。

(播放短片)

解说

始于今年5月底,由泰国民间团体人民民主联盟发起的反政府示威游行26号突然升级。曼谷时间26号上午8点35分,北京时间9点35分,大批示威者冲破了隔离栏和警察的阻拦,闯入泰国国家电视台。

新闻频道主持人被迫转移到其他地点播报新闻。随后,示威者又冲破财政部预算局的前大门,占领了财政部。

面对持续升温的的危机,泰国总理沙马表态强硬,他誓言警方将对抗议者采取“果断行动”。

沙马在26号晚的一份电视声明中说:“像泰国这样一个有着6300万人口的国家,不可能让一个由五个人发起的街头团伙夺过控制权。”

27日,泰国刑事法庭批准逮捕民盟创始人桑滴等9人。民盟领导人之一,泰国媒体大亨林明达回应说:“在国家出现****之前,我不会离开。要我离开的话,必须先把我杀掉,再把我的尸首抬离这里。”

29号,民盟及其支持者举行反政府示威并占领总理府的行动进入第四天。此前一直处于对峙状态的示威民众和防暴警察发生了多起小规模的冲突,双方围绕总理府大院的争夺愈发激烈,场面一度陷入混乱。手持竹棍、木棍和高尔夫球棒的示威者向驻守总理府的大约400名警察发起冲击,并逼迫他们全部退出。

大批警力开始进入总理府大院5号门。一些示威者选择集体坐在窄小的通道上,拒绝离开,警方将他们拉走。画面显示有催泪弹在人群中爆炸。

面对紧张的局势,沙马29号接连与军方和执政盟友举行会谈,寻求支持。陆军司令阿努蓬已经明确表态拒绝实施紧急状态,并暗示沙马辞职或者是解散国会可以解决当前危机。随后,沙马连夜前往位于曼谷西南的华欣行宫,觐见普密蓬国王。

30号,总理沙马在曼谷表示,他不会在示威者的压力下后退,也不会辞职。为了国家,他将继续履行总理的职责。


沙马(泰国总理):

我在此郑重声明,我沙马·顺达卫作为泰国总理将会履行我的职责直到任期结束,我不会辞职,也不会屈服于反对者的威胁。

解说:

31日,沙马发表电视讲话,再次否认他将辞职。应沙马的请求,泰国国会上下两院今天举行联席紧急会议,讨论当前局势并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

由于受到示威者的冲击,从29日开始,泰国南部旅游胜地普吉、甲米等地的机场也被迫无限期关闭。1万多名滞留机场的国内外游客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同时,泰国铁路北线、东北线和南线因为工人罢工造成的瘫痪状况仍在继续,除了给成千上万旅客造成不便之外,也给国家造成了重大损失。

主持人:

其实在之前的新闻当中我们也看到了,我们驻泰国记者发回的报道说,现在国会的紧急联席会议还在召开当中,但是指望这次紧急会议要是能够解决问题恐怕很难有什么结果,对吧?

周方冶:

对。

主持人:

因为这场事件是26日开始升级的,但是实际上从5月份就已经开始了。民盟和总理沙马之间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个矛盾激化,是因为修改宪法吗?

周方冶:

对。是这样的,我认为从沙马和民盟之间的矛盾来看,关键词就是修宪,双方在修宪这个问题上已经缺乏了回旋的余地,到了最后正面决战的一个时间境地了。

首先从修宪的内容来看,为什么要修宪?这部现行的泰国《宪法》是2007年由军人政变政府主持之下颁布的,这部《宪法》里面有两点比较突出的东西是不利于前泰国总理他信,第一条是这部《宪法》规定,如果是被宪法法院强制解散的政党,该政党的中央委员都不能够在5年内重振。2007年5月,泰国的泰爱泰党被解散,而他信正是泰爱泰党的党魁,而泰爱泰党的110名中央执委也被禁止五年内重振,人民力量党作为泰爱泰党的直接继承者,在这个问题上面就非常试图从宪法中去掉这一条,为他信及其盟友的回归铺平道路。

第二条就是军人政府在政变之后设立了一个专门的组织叫做国家资产损失调查委员会,专门负责调查他信及其盟友的腐败问题。现在主持人已经搜集齐了资料,并且向泰国法院提出了起诉,要求追究他信的腐败责任。

由于这个组织本身不是一个司法组织,所以军人政府为了让这个组织合法化,在《宪法》中间特别加进了一条就是军人政变期间设立的组织有合法性。沙马他们希望通过修改宪法把这条去掉,这样一来就能够从根本上化解他信现在身陷司法困境的这么一个困局。现在他信在英国避难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他现在身陷司法困境了。

主持人:

沙马所在的人民力量党,还有包括像泰国党,是不是现在也在面临着被解散的这种可能?

周方冶:

对。现在泰国的选举委员会已经作出裁决,在2007年12月的泰国选举中,泰国党和人民力量党都有会选的行径。根据泰国的选举法要求就是需要解散的,选举委员会已经向宪法法院提出了上诉。这样一种情况下,如果泰国党和人民力量党被宪法法院裁定解散,包括沙马在内的所有的中央委员会都将在五年内被禁止重振。

主持人:

其实修改宪法是直接关系到这些重要政治人物命运的。

周方冶:

其实这也就是为什么在今年年初沙马上台的时候,对于修宪不那么“感冒”,也不那么热心,而且在人民力量党内部也有不同的声音,泰国党更是对这个事情相当的暧昧,但是现在各方都已经竭尽全力了,要在政府下台之前把修宪的问题解决掉。

主持人:

因为已经是关系到自己的政治命运问题了。

周方冶:

对。

翟崑:

对,我觉得可以补充两个信息。第一个就是8月7日的时候,美国总统布什访问泰国,第二个就是泰国在奥运会当中取得两块金牌,是东南亚最好的,大家都认为这是两个利好消息。所以总的来看如果政治进程再发展下去可能会对沙马有利,所以这时候民盟就要孤注一掷了。在操作方式上,我觉得他们采取了东方压倒西方,不是一种共赢的方式,一定要把对方赶尽杀绝。

主持人:

而且又采取了和两年前完全相似的方式,就是反他信当时的这种方式。

翟崑:

对,反他信本人,然后反他信的制度,现在要反对他信的影子。

主持人:

从沙马的态度来看,因为沙马在国内有“铁嘴”之称,而且这次态度也很强硬,逮捕九名民盟的领导人。从这个措施来看,能够对局势起到一定的遏制作用吗?

周方冶:

我想要强调的一点就是沙马是“铁嘴”,但不是“铁腕”,所谓的“铁腕”必须要有执行者,从现在来看,泰国警方的态度相当的暧昧,并不能给沙马最为关键性的支持。

主持人:

军方是肯定不会介入的。

周方冶:

对。

主持人:

我们刚才听到记者从前面带回的消息,曼谷市警察局的局长已经被撤了,说他和民盟的领导人关系比较好。

周方冶:

对。

主持人:

所以这可能也是沙马采取的一个措施了。但沙马并没有对示威者采取暴力手段,是不是也说明他还是在采取一种忍耐的态度,或者说从另外一个角度,他是没有手段可用?

周方冶:

现在对于沙马来说,如果事态能够保持一种平稳的僵局,对他或许还是相当有利的。因为如果事态失控,泰国的军方就有权利介入,再次发动政变,而现在在这种事态平稳的情况下,军方是没有正当性再次发动政变的。

对于沙马来说,现在如果能够把局势控制在反政府的示威游行者已经占领的那几个地方,比如像总理府,财政部或者说是国家电视台,如果这几个地方能够把形势控制住了,沙马在他自己的议事日程中间推动修宪,把他自己的事情推动搞定,那么这件事情也就算和平解决了。

主持人:

但是听我们记者报道说,民盟及其追随者现在已经把总理府有社区化的趋势了,准备在那常驻了。总理府包括国家电视台,包括财政部这样的重要机构都被抢占了,在这样情况下,作为沙马政府能够容忍吗?

周方冶:

对于现在沙马政府来说,最大的一个关键就是首先推动修宪,推动修宪的公决,把宪法修宪的工作解决掉,为他自己的后路铺平道路。

主持人:

他可能会容忍一段时间,把修宪这个进程先推进下去。

周方冶:

对。

翟崑:

现在看来这个也有一定的难度。

周方冶:

对。

翟崑:

因为民盟也可以随时调整策略,我可以攻你的国会,宪法要搞搞不下去,因为我们民盟没有别的要求,我就是要把这个东西给打掉,就像刚才他说的,沙马他是“铁嘴”,他不是“铁腕”,所以他现在能占据道德上的分数,因为你现在冲击属于暴力行为,不合法的,但是他又没有实力把这帮街头暴乱的人搞下去,所以他现在最大的问题在这儿。

主持人:

但是我们看到,虽然国家电视台被冲击了,好像国会的紧急联席会议还是在国家电视台正常播出了。

周方冶:

是这样的,他们现在已经换了一个地方,租用其他的播放频道进行转播。

主持人:

沙马29日是连夜觐见了国王普密蓬,因为我们知道国王在泰国的影响力,而且之前泰国媒体也分析说,可能在觐见国王之后,沙马会提出辞职,但是事情并没有像想像的这样,沙马明确表示不会辞职,从这个是不是能够推断出国王在这个事情上的态度?

周方冶:

从历史上来看,泰国的国王通常不会在事态完全恶化之前作出他自己的明确表态,只会委婉地提出他个人的建议,这是他一贯的作风。

主持人:

因为上一次是在军方政变之后,国王出来表态说希望他信能够交出权利。

周方冶:

实际上在2006年国王也作出了另外一次重要的表态,是在2006年4月众议院选举的情况下,因为民主党和三党联盟抵制选举,使选举陷入了僵局,在这种情况下,他信强制的继续推动选举,而民主党是强烈的抵制选举,在这种情况下,泰国国王提出选举必须有民主性。在这句话的感召之下,各派做出了让步,而且最后由宪法法院作出裁决,这次选举无效,重新举行选举。

主持人:

所以我们看起来,刚才也说了,就是历史惊人的相似,现在和两年前确实有相似之处,而且直接起因和根本原因和他信还是有一定关系。

周方冶:

对。

主持人:

我们接下来通过一个短片就来了解一下,领导这次示威的民盟和他信之间的恩怨是怎么样的。

解说:

人民民主联盟由泰国“媒体大亨”桑滴·林通坤创建。桑滴与他信原本私交甚笃。然而他信2005年3月连任总理后,桑滴渐受冷落。两人后来分道扬镳,桑滴走向了反他信的极端。

2006年2月桑滴和政治家占隆·西蒙、萨普琅·干拉耶那密将军等一些反对泰国前总理他信的民间政治组织联合组建了泰国人民民主联盟。民盟支持者最初主要是来自于泰国首都曼谷的中产阶层,后来迅速拓展到泰国各个地区和各个阶层的人士。

民盟组建之后,在曼谷和其他地区举行了大规模的反他信集会,要求时任总理的他信下台。他信的支持者也举行大规模集会与之相抗衡。泰国政治局势因此陷入混乱。

2006年9月,泰国发生军事政变,他信政权被推翻。民盟随后结束了街头示威活动。

2007年12月23日,泰国举行大选,由他信领导的泰爱泰党转化而成的人民力量党成为国会下议院的第一大政党。

早在大选之前,民盟就警告说,人民力量党如果赢得大选并为他信平反,民盟将继续组织民众进行抗议活动。

对于那些反他信集团来说,人民力量党主席沙马担任泰国总理之后,发生了许多他们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例如他信的安然回国,例如沙马政府正在谋求修改军政府出台的2007年宪法。他们甚至担心沙马继续执政,会为泰爱泰党被禁止参政的111名执行委员“平反”,因为一旦“平反”,就意味着他信集团的归来,那么在下一次大选中,只要他信本人愿意,他很有可能再次赢得大选。因此,对于以人民民主联盟为代表的反他信集团来说,组织反政府的抗议示威活动势在必行。

主持人:

我们看到民盟的领导人桑滴,也是泰国的媒体大亨,原来跟他信是好朋友,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反目成仇,而且在他信都已经这种情况下还穷追不舍。

周方冶:

是这样的,林明达和他信之间实际上是一个利益的合作关系。从2001年到2005年之间,也就是他信的第一任期间,林明达一直是为他信摇旗呐喊。

主持人:

对。

周方冶:

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上林明达所要求的就是以媒体的力量作为他的资本跟他信交换政治利益。在2005年他信实现了泰爱泰党一党执政之后,并没有兑现他所承诺给林明达的一些政治要求。而对于他信来说,他需要的是追随者和支持者,而不是对等的合作伙伴,这一点是林明达所不能够接受的。在他信和林明达之争的背后,其实我们也可以看到泰国历来的一个传统,就是政府和媒体之间的关系冲突。

主持人:

因为他信本人也算是一个是媒体大亨。

周方冶:

对。

主持人:

林明达在这种情况下,因为您刚才谈到了,其实以前是有政治利益在里面的。

周方冶:

对。

主持人:

那在近两年之后,林明达为什么又再次领导示威呢?

周方冶:

因为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果沙马修宪成功,他信必然会回归,而且依靠他信在农村地区的支持率,他信再次上台是可以预期的,这样一来,林明达在过去年之中所有的努力都将付之流水。

主持人:

他信我们知道现在还在英国,如果回国的话,随时可能要遭受司法调查,如果修宪成功的话,他信还有可能东山再起?

周方冶:

对。

主持人:

所以民盟现在也算是到了一个底线了。

周方冶:

对,民盟实际上还有一个看法,就是民盟在此之前,7月份民主党提起了一次对沙马政府的不信任案,试图通过正当的议会斗争手段推翻沙马政府,但是由于人民力量党和泰国党的合作把这件事情压制下去了。使民盟看到通过正当手段或者议会斗争方式已经没有办法获取胜利,所以他们作出了最后的一种暴力选择。

主持人:

翟先生,你觉得现任总理沙马和他信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他还是他信的代言人吗?

翟崑:

我觉得从某种程度上他是,他不得不是他的代言人,因为他只是一个“铁嘴”,他的全部人马都是来自以前的泰爱泰党,另外,他不掌握斗争的武器。现在民盟之所以比较厉害,是因为它掌握了几种武器。

第一个就是我的目标非常明确,我就要把它搞掉,所以他有斗争的决心,现在这个情况就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必须要打掉这个。

第二,他掌握媒体的权利,话语权。

第三个他现在等于说把国王绑架了,怎么说呢?我完全打着保皇的名义,你说不着我。还有一个就是他借助法律的,然后借助非法律的和暴力的都跟你玩,因为他知道自己上不了台,所以我只是具有破坏性作用,这就足够了,所以他的力量从现在斗争的态势上来看,比沙马要强。

主持人:

但是现在这种状况下,可能军方的态度就是大家非常关心的一个关键了,所以沙马现在和军方的关系也比较微妙。接下来我们通过一个短片来看一看。

(播放短片)

解说:

泰国《民族报》27号发表题为《总理转向军方高层寻求保护》的文章,指出沙马面对民盟的大规模游行,走出了一步出人意料的棋,将自己置身于军队最高层的保护之中。

《民族报》援引军方消息人士的话说,沙马在26号早晨得知民盟成员打算占据总理府大院和财政部等政府机构之后,在早晨8点钟给泰国武装部队最高司令汶桑打电话,要求汶桑立即安排会议室,自己准备把内阁会议移师到武装部队最高司令部之内举行。

沙马抵达曼谷市郊的武装部队最高司令部之后,始终让两名军方高层陪在自己身边、寸步不离。他们是陆军司令阿努蓬和驻守曼谷的第一军区司令巴育。而早在前一天晚上,曼谷街头就开始传言巴育正在策划发动一场军事政变。

分析人士指出,沙马在这种情况下移师武装部队最高司令部,显然是有其考虑的,即让军方高层始终在自己的视线之内不敢轻举妄动。

尽管泰国武装部队最高司令汶桑和陆军司令阿努蓬26号都表示,控制局势是警方的事,军队不会介入,但是在29日下午泰国总理和军方领导人参加的紧急会议上,阿努蓬提议沙马辞职。

当晚,在泰国党主席、泰国前总理班汉寓所举行的一个会议上,执政联盟另外一些政党的领导人形成了共识,认为鉴于当前严峻的形势,应该建议沙马辞职。

主持人:

两年前领导政变的陆军总司令颂提现在应该是退休了,对吧?

周方冶:

对。

主持人:

现在陆军总司令阿努蓬,据说和他信还是同学,为什么在这种状况下,他会提议让沙马辞职,而且拒不执行,即便是紧急状态,军方也不会执行的。

周方冶:

是这样的,就是他信在他的任期期间,的确是提拔了一批他的亲信进驻了泰国军界的重要职位,但是这批亲信在2006年的军事政变之后都已经被清洗掉的,就被放到了一些不重要的位置上面,现在这位阿努蓬能够留在这个位置上面,说明他跟他信之间并没有特别亲密的关系。

主持人:

虽然是同学,但也并不代表关系比较近。

周方冶:

对。

主持人:

而且我们看到泰国今天的消息,除了曼谷的警察总局的局长被换掉了,同时三军的总司令也换了新人叫桑吉提,据说也是他信的同学。这个三军总司令和陆军总司令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

周方冶:

是这样的,通常情况下,三军总司令是陆军总司令在退休前的一个荣誉职位。

主持人:

三军总司令是不是可以看成一个虚职?

周方冶:

在90年代中期以前,三军总司令完全是一个虚职,所以在泰国历史上十几次军事政变都是由陆军总司令直接指导的,三军总司令从来不插手。

主持人:

从现在这种情况看,您觉得作为阿努蓬来讲,会走两年前颂提的这条路吗?

周方冶:

应当说从心里面可能是有这个想法,但是这里面必须要满足一个条件,就是泰国的政局发生恶化,至少要发生流血或者是暴力冲突,不然的话,军方如果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直接发动军事政变会影响到军方的政变正当性的。

主持人:

而且毕竟两年的时间。

周方冶:

对。

主持人:

如果政局这么动荡的话,可能作为泰国的民众来讲,心理上也很难接受。

周方冶:

对。

翟崑:

关键问题就是他们在考虑谁的利益,他们要去考虑各自派别的利益,他们要去考虑民众,所以这个时候如果军队再出现的话,那就是说唯一一个依靠也就没了,但是他可以不考虑这个问题。

主持人:

对于这场危机如何收场,泰国国内的各界态度也很不统一,我们接下来通过一个短片也了解一下。

(播放短片)

解说:

对于这场声势浩大的示威,泰国国内态度很不统一。

泰国国家发展研究院的研究员披差力促政府下台。他说,如果政府使用武力,就失去了执政的合法性;如果放任民众占领总理府,就失去了政府的尊严,内阁应该做自我牺牲,主动辞职。

泰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尼彭不赞成示威行动,认为应该用民主的方式对政府施加影响。

兰实大学经济系主任阿努宋则表示,一定要把示威团体的领导人抓起来,因为他们挑战了法律的威严。

泰国媒体分析认为,在沙马政府和示威团体的这场斗争中,起决定作用的力量是军队。无论是动用武力驱散示威者,还是派人进入总理府抓捕示威团体的领导人,都可能会引发大规模的骚乱。那样的话,军方将从政府手中接管对局势的控制权,沙马政府的 命运就不在自己的掌握中了。

虽然得到法院支持,但沙马并不占绝对优势。民盟在这次发起的号称“最后一战”的示威时,定下的目标是占领总理府至少3天,如今这个目标已经实现,示威还没有丝毫停止的迹象。沙马似乎也做好了与示威者打“持久战” 的准备。他表示,每周一次的内阁会议将转移到郊外的武装力量司令部举行。

主持人:

刚才周先生分析的时候也谈到了,就是说在这种局势下,沙马可能一方面把这个局势先控制在这样一个层次,不让发生大规模的流血冲突,另外一方面可能在国会强行通过修宪。但是作为民盟来说,他能够放弃这样的一个结果吗?如果说真的国会通过了修改宪法,作为民众来进,他们会采取什么手段?

周方冶:

照目前的情况看,如果沙马想要把事态控制住,并且仍然继续推动修宪的话,民盟可能会主动挑起一些更加激进的暴力冲突,为军方的介入这场政治解决问题铺平道路。

主持人:

就是说局势还有可能更加复杂?

周方冶:

对。

主持人:

在这种情况下,谁能来化解这场危机吗?

周方冶:

在我看来,现在在泰国的各派政治势力都已经陷入一个僵局的情况下,现在重要的一个态度就是泰国警方的态度,泰国的警察集团一直是一个比较独立的集团,而且从过去的情况看,他比较倾向于他信,而且在支持他信方面比较倾向于他信方面。

在这次的过程中间,警方如果继续能够支持他信,也就是支持沙马集团,他可能会尽力去把这个事态控制在非暴力的情况之下,阻止军方以暴力冲突的借口发动政变,为沙马推动修宪保驾护航,但是如果警方的态度有所转变,可能会放任民盟的暴力冲突,或者说故意的挑起一些小规模冲突,为军方的介入打开这个通道。

主持人:

但是从目前来看还没有到军方的介入,而且国王也没有最后表态这样一个阶段,所以最关键的就是警方的态度,我们看到曼谷警察局长既然已经撤换了,亲民盟的领导已经撤换了,可能沙马还在努力的想控制目前这个局势。

好的,非常感谢两位嘉宾今天能够到演播室对泰国局势进行分析和评论。

也谢谢观众朋友们收看本期的《今日关注》,明天同一时间再会。

制片人:杨继红

策 划:张舒扬

编 辑:寇 春 刁伟华

主持人:鲁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