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8日,两件国际瞩目的事件“巧合”的同时拉开大幕:象征和平与欢乐的北京奥运会与充满恐惧与杀戮的格俄战争。奥运会闭幕后,格俄冲突却演变成俄罗斯与西方的全面对抗,持续升级。俄罗斯不顾西方不断升高的压力,频频出手,直至承认南奥塞蒂和独立,硬生生把西方逼到墙角。俄罗斯“不按常理出牌”大大出乎西方的预料和承受底线,一时间,双方剑拔弩张,大有一触即发之势。“冷战回归,俄罗斯威胁论”也甚嚣尘上。然而,通过纷乱的表象,我们不得不说,冷战早已走入历史,走进历史地平线的将是冷和平时代。


首先,俄罗斯已不具备冷战的实力。苏联解体后,取而代之的俄罗斯由于全面拥抱西方,采用休克疗法,大伤元气。普京上台8年,俄经济迅速回升,重返世界经济十强行列。然而,这种经济复苏一是归功于普京采用强力手段,甚至回归威权,重建了政治稳定和社会秩序,为经济增长提供了必要的条件。二是国际油价暴涨,俄大获其利。但是俄经济结构并没有真正的发生改变和提升,仍然没有根本改变前苏联过于依赖资源出口的弊端,因此经济增长的含金量并不高。西方甚至戏称俄罗斯是拥有核武器的非洲国家。不仅如此,当年苏联赖以支持冷战的华沙组织已不复存在,俄罗斯孤掌难鸣。此次格俄对抗,没有一个国家站出来支持俄罗斯,包括以俄罗斯为核心的独联体国家,甚至间接受益的塞尔维亚都禁若寒蝉,难施援手。对此,不仅西方,俄罗斯也是心知肚明。


其次,俄罗斯此次超出西方预料的“过激反应”,仍仅限于维护自身利益的范围,更多的是对西方长期以来的打压与遏制的“报复性反弹”。这和冷战时,苏联全面威胁整个西方利益和安全不可同日而语。特别不同的是,这一次,俄罗斯只不过抓住格鲁吉亚的“误判”大做文章,“被动”反应而已,这和冷战时苏联主动对外扩张,四处点火,全球输出革命的做法大相径庭。


第三,虽然双方个个毫不示弱,互不退让,但仔细观察,却都留有余地。俄罗斯虽然宣布终止与北约的合作,并把详细的内容清单公布于众。然而在阿富汗问题上与北约合作的内容却没有列入,西方仍然可以使用俄罗斯的领空。欧盟尽管言辞激烈,强硬抗议,却也公开表示不会制裁俄罗斯,否认双方出现冷战的可能性,并一再声称不排除将来与俄罗斯继续合作。从西方来讲,特别是欧洲仍然大量需要俄罗斯的能源供应。而美国也需要俄罗斯在伊朗核武器问题上的合作。特别是反恐战争遥遥无期,俄罗斯的支持必不可少。至于防止核扩散,没有俄罗斯的参与更是无法想象。对于俄罗斯,要想重振经济,没有西方的技术和资金也是难以企及的。特别是对于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更是有求于西方。从而决定了此次双方的对抗的有限性,而不会失控无限升级,发展成为真正的冷战。


最后,对于西方来讲,俄罗斯毕竟也是民主国家,而且还是在西方诱导下建立起来的。因此这一轮的冲突,西方就无法再以制度之争作为包装。更无法把过去苏联“邪恶帝国”的称号加到俄罗斯头上。然而,这场冲突确实改变了俄罗斯与西方自冷战以来的关系。双方将长期处于这种“冷和平”状态。其特征是:不合作或有条件有限合作、互相制约,言辞的高调与行动的相对低调相辅相成。可以说,从现实利益考量,双方在互示力量的同时又不会走向实质的全面对抗,呈现“斗而不破”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