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跳印度舞的女人:游离于情色与艺术之间

zhao2365192 收藏 1 2812
导读:爱丁堡艺术节最初的宗旨是加强欧洲国家间的文化交流,随着影响不断扩大,亚洲艺术家也逐渐加入其中,展示来自亚洲的艺术风情。   这个个子娇小曲线玲珑的东方女人,光滑的黑发特别有东方韵味。今年是她第11年参加爱丁堡边缘艺术节,在过去的十年,西方媒体对她褒贬不一,她曾被称为“蜥蜴般的尤物”、“下流的边缘艺术舞蹈者”、“性感女神”等等。   但这个狂热奔放的舞者,通过独特的方式,最终还是撬开了世界艺术殿堂的大门。   她只有一个单名———Shakti(夏克荻),“Shakti”是梵语中“精力”的意

爱丁堡艺术节最初的宗旨是加强欧洲国家间的文化交流,随着影响不断扩大,亚洲艺术家也逐渐加入其中,展示来自亚洲的艺术风情。


这个个子娇小曲线玲珑的东方女人,光滑的黑发特别有东方韵味。今年是她第11年参加爱丁堡边缘艺术节,在过去的十年,西方媒体对她褒贬不一,她曾被称为“蜥蜴般的尤物”、“下流的边缘艺术舞蹈者”、“性感女神”等等。


但这个狂热奔放的舞者,通过独特的方式,最终还是撬开了世界艺术殿堂的大门。


她只有一个单名———Shakti(夏克荻),“Shakti”是梵语中“精力”的意思,创造的精力和性的精力。夏克荻所有的舞蹈都围绕着这两种精力,夏克荻还常常在舞蹈中表现生和死,创造和毁灭,混沌和平静,正和反等两种截然相对的力量。


从小随妈妈跳印度舞


被西方艺术评论家冠以“舞蹈天才”的夏克荻是印日混血儿,爸爸是印度人,妈妈是日本人。夏克荻出生在东京而且在东京长大。夏克荻的妈妈是第一个将印度舞传到日本的日本人,从3岁起夏克荻就跟随妈妈学跳舞,长大一点后妈妈又带她练习瑜伽。夏克荻在舞蹈方面青出于妈妈更胜于妈妈,18岁开始夏克荻不再只是单纯地跳妈妈教的舞蹈,她开始发展自己独特的风格。后来,夏克荻考入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就来到了纽约。1994年,夏克荻加入西方舞蹈演员的行列。




除了舞蹈,夏克荻还喜欢身体彩绘。夏克荻强调自己只是想通过身体表达思想。




夏克荻从小学习印度舞,她的舞蹈中融入古代印度庙宇性爱雕刻。


初始舞蹈不为西方接受


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夏克荻的表演风格都不被西方接受,并嘲弄她的舞蹈是愚人愚己。夏克蒂持有印度哲学硕士学位,她让人们感到压抑。她认为,那些一看见长统袜便愤怒不已的人,晚上往往很难入眠。每次表演,她都会像一个性爱领袖的口气教给观众几招释怀高招。通常她的“布道”是这样的:“释放你内心深处对自由的渴望,并不只是向自己示爱,更要示爱于整个宇宙。压抑是不对的。因为,等你离开人世的那一天,你无法带走它,所以,还不如释放它,享受它。”刚开始的时候,艺术评论家一般都不愿对她多作言语,或者只是认为她是个性感的舞蹈演员。但夏克荻可不泄气,她执着地参加爱丁堡边缘艺术节,每年,这位不知疲倦的性之舞者都给世人带来新的节目,试图将世人从欲望之海里解放出来,让世人因自己的性而自豪。


最终自然的夏克荻征服了西方,现在媒体评价她为“充满异域风情的性感舞者”。对于夏克荻而言,观众的反响比评论家的指点要重要得多,她说:“无论报纸对我怎么评价,观众来看我跳舞,并且欣赏我的舞蹈,这就能让我快乐了。因为这代表着观众理解我,他们知道我想要表达的意思。”


从那以后,夏克荻经常在西方国家表演舞蹈,虽然夏克荻的家和工作室在日本东京,但是她一年内在外巡回演出的时间占了大部分,她的舞蹈在日本神殿、莫斯科的俄罗斯音乐厅、凡尔赛的会展中心和纽约的林肯中心等场合出现,夏克荻现在基本上1年要表演100场。


认为舞蹈不需要分类


有媒体曾问夏克荻,她的舞蹈属于哪一类。她说:“我的舞蹈的基本动作是建立在印度舞和瑜伽的基础上,曾经有人认为我的舞蹈属于‘前卫类型’。其实我认为,舞蹈不需要分类,不过人们往往很喜欢将事情分门别类。曾有一段时间欧洲有些人称我在跳‘情色舞蹈’,他们实在是完全不能理解我们所表达的意思。我的舞蹈既不是‘舞踏’(日本‘舞踏’与中文‘舞蹈’同义,但意思不同的是,现在提起‘舞踏’的花,它已用来表示一种挤眉弄眼,身体抹满白粉的怪异舞蹈。编者注),不是现代舞,也不是宗教舞蹈,所以他们只好称我的舞蹈为‘情色舞蹈’。事实上,我的舞蹈复制了古代印度庙宇中的性爱雕刻和表演,它非常雅致精巧,表现强烈的印度风格,同时又很现代。”


媒体继续追问“那你的舞蹈想表达什么?”“我们的舞蹈的主体是爱神和死神,生命的两种极端。它包含了性爱的活力,因为性爱是宇宙中最有创造性的力量,但同时也是极具破坏性的力量。我们想通过舞蹈表现这个宇宙间最强大的能量。”夏克荻有一个著名的舞蹈“死亡之书”,表现的是49天的死亡过程,夏克荻希望通过舞蹈让人们不要害怕死亡,它只是一个过程而已,同时提醒人们更要珍惜现在,自由而随性地生活。


只想通过身体表达所想


夏克荻曾说:“有时候人们问我,我到底是不是一个跳舞的人,我总是回答不知道。我只是想通过我的身体表现我的思想,而身体语言无国界,所以我可以到世界各地演出,为那里有梦想有激情的人们表演。”那在故乡日本表演,是否看懂她的人能多一些。对此,夏克荻说:“有一些人能懂,也有些人在一开始会觉得非常震惊,因为我们的舞蹈非常强烈和野性。舞蹈无法用规整标准的语言去描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如果他们能从我的舞蹈中悟出点别的什么,那就太好了。”


提起在日本的生活,夏克荻说:“我生活得很简单,做我想做的事情,对生活负责,享受生活每个时刻,每天都充满激情,了解你自己。”对于未来,夏克荻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继续舞蹈。她说:“只要还有人看我跳舞,就是对我们的鼓舞,我们就会继续跳下去。”


今年的爱丁堡艺术节,夏克荻在边缘艺术节中表演了《红发少女安妮》,一个充满希望和梦想的女孩的故事。另外她还要出演《美女与野兽》,用自己的方式诠释这个经典的童话故事。夏克荻的舞蹈团今年除了参加爱丁堡艺术节,还将在年底参加日本出台地区举行的新国际戏剧节。夏克荻的舞蹈团共有7名舞者,全都是日本人。夏克荻经常对外招收新的舞蹈演员,不过一定要能够理解她的哲学的人她才能接纳。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