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北狩蚀日 新版—楔子 楔子:命运的螺旋(五)上

红色猎隼 收藏 5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1/[/size][/URL] “晚上请早些回来吧!”清晨将自己的丈夫送出家门之时,年仅34岁的郑美香依依不舍的送到家门口。望着她那令人怜爱的美丽容颜,崔永春曾一度动摇过。他深刻的知道一旦自己踏出叛逃的第一步,无论成败,对于自己的家庭都将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虽然那些所谓朝鲜政府以叛逃者的家属用作生化武器的试验品以及进行活体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1/


“晚上请早些回来吧!”清晨将自己的丈夫送出家门之时,年仅34岁的郑美香依依不舍的送到家门口。望着她那令人怜爱的美丽容颜,崔永春曾一度动摇过。他深刻的知道一旦自己踏出叛逃的第一步,无论成败,对于自己的家庭都将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虽然那些所谓朝鲜政府以叛逃者的家属用作生化武器的试验品以及进行活体器官摘除的新闻,不过是那些流亡海外的“逃北者”们为了迎合西方世界妖魔化朝鲜当局而捏造的无耻谎言而已,但是对于叛逃的高层官员的家属,朝鲜政府为了规避他们成为刺探朝鲜国内情报的间谍依旧会将他们送入劳改营进行“劳动改造”。而由于无法承受亲人变节所带来的巨大社会舆论压力,朝鲜叛逃高官的家属负疚自杀的也同样不在少数。

出于一个男人对自己家庭的责任,崔永春也曾一度动摇过。毕竟在最高领袖金正日的眼中,忠诚并非是一成不变的。即使是主要亲信如果犯下了错误,也往往会立即受到冷冻和处理。但是在重新被确定其利用价值和“忠诚可靠”之后,却往往会被再提拔任用。位居权力中枢的现任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张成泽、现任朝鲜人民军总政治局常务副局长玄哲海等都不例外。自己所熟悉的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李用茂在以1974年—1977年担任人民军总政治局局长时期,也曾由于无视了党的政策被解除了职务。连是其最为亲信的前对南(对韩国)劳动党中央书记金容淳也同样经过了这样的过程。而外务省第一次相姜锡柱也曾因挑战党的指示这样的理由在集体农场工作数个月。自己虽然因为与朴元熙走的太近,在接下来的政治斗争不免会受到株连,但是只要自己卧薪尝胆、等待时机,却并非没有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可能,毕竟无论由谁来出任金正日的接班人,总是需要提拔一两位元老派的将领来稳定军队的。

但是理智很快便打败了崔永春心中那难以割舍的温情和些须的侥幸,作为一名朝鲜人民军内部的高级将领,他所接触到的信息远比普通的民众和官兵要多。事实上朝鲜内部政局的波动早已在维持着力量均衡的东北亚地区投下一颗打破平静的石子,表面上一片平静的水面之下早已暗流汹涌。特别是三八线以南的韩国更是早已磨刀霍霍,随时准备着推行强硬对朝政策的新一任总统金芝和的“碎冰行动”。而面对着韩国军队近半年来紧锣密鼓的全面备战,朝鲜党政军内部却是一面茫然和不为所动,显然所有人的精力此刻都集中在等待着朝鲜第三任领导人选的最终出炉和攀龙附凤之上。

身为总参谋部副部长的崔永春大将实际上应该算作是金格植大将的“新元老派”,与以朴元熙、玄哲海、李载庆为首的军中“改革派”并非一路。但是由于由于在现代化战争理论和军队建设问题上的观点相近,崔永春和朴元熙的私交一直不错。面对着韩国军队在三八线沿线的军事动员和战争准备,朴元熙同样洞若观火。“南方的豺狼们已经磨利了爪牙,他们现在要作的只是等待、等待我们无可避免的陷入混乱。”面对着依旧歌舞升平的平壤,朴元熙曾不止一次的私下里对崔永春说道。“事情没有那么严重吧!毕竟我们也曾经在20世纪90年代经历过领导人的更迭。”起初崔永春总是不以为然的回答道。的确在1994年金日成去世之时,朝鲜半岛也没有如想象般陷入混乱和战争。

“今时不同往日……,20世纪90年代我们不还没有经历‘苦难的行军’吗?无论是经济和军事力量,我们都与南方不相伯仲。”1997年以后的三年里,朝鲜因自然和人为的各种原因,经济处于频临崩溃的边缘。这段困难时期,朝鲜官方称之为“苦难的行军”。经历了那次重创之后,朝鲜的经济便一蹶不振再难恢复到20世纪70年代那种的较快发展的势头了。

“何况当时美国人也依旧主宰南方啊!”每次谈到朝鲜半岛在可预见的将来所可能爆发的战争,朴元熙总会不遗憾的谈到2005年驻韩美军的撤离。一直以来朝鲜朝野普遍存在着一种错觉,认为驻韩美军的存在是美帝国主义对试图向朝鲜发起进攻的前沿部署,只要朝鲜放松戒备,装备着美式武器的韩国仆从军便会在美国大兵的带领下越过三八线发起第二次侵朝战争。因此朝鲜人民需要保持枕戈待晨的警惕。但事实却远非朝鲜政府所宣传的那样,远在太平洋彼岸的华盛顿方面并不希望在遥远的东方再爆发一次朝鲜战争。因为无论由何方主导朝鲜半岛的统一都并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

一个统一的朝鲜半岛将会使国家失去在其保持军事存在的理由,而且,一个统一的半岛将会进一步激起这里的民族自主意识,也会令对美国离心倾向会进一步发展,美韩同盟能否维持将是一个未知数。不过,美国政府也清醒的认识到半岛统一是难以阻止的必然趋势,所以从中央情报局到五角大楼都曾精心研究朝鲜半岛统一的各种可能,分析美国在各种统一方式中的利害得失和发挥影响的途径及方法,努力发挥着维持现状的稳定作用。在20世纪50年代朝鲜战争结束之后到20世纪80年代末的漫长时间内,事实上美国政府在朝鲜半岛的主要政策是通过驻韩美军的存在吓阻朝鲜人民军利用其军事优势在中、苏的支持下南进,武力统一的可能。

而在20世纪90年代开始,随着韩国经济进入迅速崛起的快车道,政治日趋民主和清明,开始采取“阳光政策”试图通过经济援助感化朝鲜走上和平统一的道路之时。美国政府便立即调整外交政策,抛出所谓的“朝鲜核武问题”,一方面在国际社会加紧对朝鲜的经济封锁和外交孤立,一方面在东北亚地区无限夸大朝鲜人民军实际上早已不复存在的军事优势。在华盛顿的喉舌口中,朝鲜军队的兵锋除了直指韩国的腹心之外,还对日本、中国以及俄罗斯构成着威胁。而面对这样“日益严峻”的威胁,美国却一再削减驻韩美军的数量,采取“松狗链”的方式,令韩国政府不自觉的走上了穷兵黩武的道路。等到2005年台海地区局势全面缓和,中国和平统一之后,美国断然撤出驻韩、驻日军队之时,韩国政府实际上已经在军事力量上进入了尾大不掉的尴尬局面。

从依赖美军的存在的朝不保夕到东北亚名义上的军事强国,在美国的指挥棒下韩国人自鸣得意的成为了美国遏止中国崛起的新棋子。华盛顿出色的利用了韩国人长期以来受抑制的极端自卑心理,使这个长期以来在东亚默默无闻、备受操控的国家,误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强大,进入了跃跃约试的亢奋期。在韩日“独(竹)岛”争端、韩中“苏岩礁”—黄海、东海争端,事实都有美国政府背后的牵引和推手。渴望在东北亚挑起事端的美国正逐步逐步按照自己的剧本将这个自己一手扶植起来的国家推向了战争的毁灭深渊。

而2009年韩国军队出兵俄罗斯远东地区更可以被视为韩国政府走向民族主义和军国主义的一个重要坐标。在美国的推波助澜之下,韩国第一次尝试以“东北亚”大国的身份对“地区和平稳定承担责任”,但最终在中、俄面前却落得一个惨败的收场。与日本试图收回北方四岛的军事行动相比,尽管同样是失败。但日本至少可以说是全身而退,保全了颜面。而韩国则一败涂地、颜面全无。(以上故事详情请参见拙作《龙的力量—天狼》)。

受到中国强大军事力量的刺激,韩国政府不仅没有从2009年的军事失败中吸取教训。相反犹如被扇了一个耳光的匹夫一般,睚眦必报的以中国为假想敌,进入了全面战争准备的扩军阶段。而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身为负责朝鲜一线军事行动的实际负责人—总参作战局局长的朴元熙,当然清楚在韩国挑战中国在东北亚的霸权之前,首先要作的必然是拿朝鲜开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