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飞虎 第二卷 第十一章 激烈的碰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4/


这天是星期天,营里没有训练任务,只是维护保养车辆。大家也闲得自在。李健到师里参加师部组织的营、连级政工干部学习班去了,营部就剩下秦跃、吴晓彬和营部贺参谋,三个人各自拿着份报纸看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唉,师长没几天就退休了吧?”秦跃边看着报纸边问道。

吴晓彬放下报纸,拿起保温杯倒了一口,“嗯,也就这几个月了吧,手续都快办下来了。”

“唉,你们说会是谁顶上去做咱们师长啊?”贺参谋问道。

“这还要问,刘副师长无疑!”吴晓彬肯定地说。

“你咋知道?说不定是邓副师长呢?”贺参谋不信。

“草,你这脑子!”吴晓彬起身走到饮水机边续水,顺道抬手给了贺参谋一个爆粟,“你也不想想,刘副师长干咱们师参谋长不过两年出头,偏偏在师长临退休时闪电般调了副师长,你说意义何在?”吴晓彬坐回自己的位置继续说“再说了,就邓副师长那样,不是将军挺着个比上将还大的将军肚,天知道他多久没训练过了。估计要是现在他再想跳伞,得上我们这来借战车用的主伞才行!”

两人说完哈哈笑了起来,秦跃藏在报纸后面,也忍不住嘿嘿地笑。他干脆放下报纸,说道“咱们的吴晓彬同志啥时候也对脑袋们的八卦新闻那么了解了。”

“嘿嘿,这身在官场,你就是不想知道,他也一定会自己跑进你耳朵里的。咱们这些当官的,不清楚判断形势怎么行?”

“报告!”一连的一个上等兵突然出现在营部门口喊到,

“进来!”贺参谋说道。

“营长,102车(战车编号)出问题了。”上等兵着急地说。

“出问题就找技术员解决呗,找我干啥!”

“张技术员不是有事回去了吗?”

吴晓彬突然想起原来厂方驻部队的技术员前几天因为家里的有急事请假回去了,而厂方还没派新的技术员过来,他一拍脑门“我把这茬给忘了!出了啥问题了?”

上等兵挠挠头,“这问题还不小,您还是亲自过去看看吧。”

“行吧,走。”吴晓彬说着起身往外走。

“什么问题得兴师动众,咱们也去看看!”秦跃说完也起身,拉起贺参谋就跟了上去。

车库里,102号车边上已经围了一大圈子人。看到吴晓彬过来,战士们主动让开了一条道给他们进去。

走到战车边,他们看到战车履带旁边的地上留了一滩油,一连长正躺在车底下,就露出下半身在外边,试图寻找着什么。

“怎么了?”吴晓彬蹲下来问道。

一连长听出是吴晓彬的声音,从车底下钻出来“营长。”他拿过一块抹布擦擦手上的油,脸色阴沉地说道“油气悬挂系统可能出问题了,前天才加的液压油,现在全漏光了。”

“什么!”吴晓彬难以置信。

秦跃走到那滩油前,半蹲下来,伸手用食指在地上蹭了点油,放到鼻子前闻闻,确认是液压油,朝吴晓彬点了点头。

“这几万块一瓶的液压油(不是吹的)怎么就漏光了?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发现的?”吴晓彬连连向一连长问道。

“今天早上维护车辆的时候发现的,漏油点是找到了,可技术员不在,我们也搞不清楚它为什么会漏油。而且不仅仅是这个问题,我们在维护过程中还发现有部分零部件已经开裂。我们连的车辆普遍都存在这个问题。”

听完一连长的话,秦跃也有些疑惑。这车交付了不到三个月,空投了不到四次,而且平时的维护保养也做得很到位,距离说明书上说的大修时间和故障时间还久得很,怎么这就出现那么多问题了?他急忙问道“什么位置开裂?”

“在这边。”一连长说着爬上了车顶,打开动力舱舱盖,秦跃也跟了上去。“就是这里。”一连长指着动力舱舱里的一个角落。秦跃探头仔细一看,看到车内的某个部件上的的确确有一条差不多零点几毫米宽的裂缝。这个不见是支撑整个车体结构的几个重要部件之一。这里出现问题如果不能及时发现的话,后果不堪设想。而此时秦跃更疑惑了,这个零部件的原定寿命应该是很高的,他们好象也没有超强度使用啊,这才过了多久啊!

秦跃也是一脸阴沉地下了车,但他的眼睛仍死死地盯着故障的102号车,难道真的是使用强度过高,维护不当吗?

“你们先把全部车辆检查一遍,交上来一个具体的数字,这样好通报厂方。”吴晓彬转身向早已过来的二连,三连连长说道“你们也一样。”说完也蹲了下来,注视着102车……


第二天早上,阳光射进了秦跃的房间,照在他的床上。秦跃似乎感觉到自己的体温在创新高,翻了个身,慢慢睁开了眼。昨天晚上他跟营里的几个骨干一起,将全营的三十多辆战车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一直搞到凌晨4点多才睡下,所以今天早上起得晚了些。

不过通过检查,秦跃他们把故障车辆的范围锁定在首批交付的十六辆战车中,并及时通报给了吴晓彬。尽管其他的战车或多或少可能也有些问题,但只是一些普遍的小问题,使用中必定会出现的,稍微处理一下就可以了,对作战和训练都没什么影响,他们自己就可以解决。至于出现大问题的那些车辆,恐怕就得等到厂方派人过来处理或者返厂维修了。

这也就是说,除了一连的训练需要暂停外,其他两个连的训练仍可以正常进行。

秦跃从床上起来,伸了个懒腰,走到卫生间洗漱。可是他突然发现好象少了些什么,感觉不太适应。再仔细一听,发现今天特别安静。看看表,都已经8点了,按道理来说现在的训练场已经是车声隆隆,炮火连天了,但他什么也没听到……

秦跃洗漱好,穿上军装连忙向车场走去。在车场,他发现全营的车辆都原封不动地停在车库,车场里只有四名值勤的战士在来回巡逻。秦跃郁闷地走过去问今天为什么不训练,士兵们奇怪地看着秦跃,心想你是副营长你怎么问起我来了。但他们当然不会这么说,说全营今天只进行普通的单兵训练。

秦跃走回营区,发现全营人确实都在营区内的训练场上训练,爬战术的爬战术,跑障碍的跑障碍。秦跃走过去,拉过三连长,

“你们今天怎么不出车训练?”秦跃问道。

“营长不是说全营的战车训练科目全部暂停,得等到厂方派人过来查清楚下结论再说啊。你不知道?”

“我刚起来我哪知道!”秦跃转头看了看训练的战士们“那我不是说了二连、三连的训练不用改变吗?”

“营长不放心,让我们先暂停,一切到时候再说。”

秦跃扬扬手,“行吧,你先回去训练吧。”

接着,秦跃带着以后回到营部。他明明已经跟吴晓彬说了二连跟三连的车子没事,他想知道吴晓彬之所以暂停训练的原因。推开门,吴晓彬正皱着额头在电脑上整理秦跃他们报上来的战车故障情况,准备通报给厂方。

“老吴,你怎么把今天的训练全给停了?”秦跃一进来就直截了当地问。

“营里那么多车都出了问题,当然得停一下啊。” 吴晓彬并没有抬起头,仿佛很平常的事。

“那我不是说了只有一连的车子有问题吗?为什么停掉二连、三连的训练?”

“现在没问题不代表以后没问题嘛。安全起见,还是先停一停比较好。”吴晓彬对着电脑,漫不经心地说道。

“你……!”秦跃听完有些上火“你知不知道咱们的时间很紧?这时候暂停训练意味着什么?!别忘了军长给我们定的期限!一年!我们只有一年!”

“这不要紧,我们现在的训练进度比原计划的快很多。照这个速度,我们绝对可以提前完成军长交给我们的任务。再说了,首次空投演练的时候师长不也肯定了我们的训练成果嘛,停几天没事。”

秦跃一听就火了,“难道我们要做的只是按时完成任务吗?军里只要求我们按时完成任务吗?组建战车营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能使它尽早成为一把能捅进敌人心脏的尖刀!不是只知道按时按量完成任务应付上级地当个花架子!况且现在的训练已经进入了新阶段,一天都拖不了!你这个时候暂停训练意味着什么!”

吴晓彬本来心里就烦,被秦跃这么一激,被压抑的情绪也爆发了出来,站起来,“这些我都知道!”他抬起手指着车库的方向,厉声道“但是在明知道车辆有可能出现问题的情况下,盲目继续训练!如果真出问题了怎么办!要是再漏油怎么办?车体部件要是再出现大开裂怎么办!这几万块一瓶的上好液压油就这么白白漏掉了,我心疼啊!这可是国家的钱!”吴晓彬放下手“不说这个,如果因为这些问题导致了人员伤亡事故怎么办?谁担得起这个责任!”

“难道把上百万的战车丢在车库不让他发挥作用就不是浪费!况且我们已经全部检查过了,我保证除首批车以外其他车辆的训练作战绝对没问题!这不是盲目训练!出任何事故我负全责!”秦跃信誓旦旦。

“战车营是我们大家的!不是你秦跃自己一个人的!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我能用我的党性和人格担保!”秦跃仍不放弃。

这时田鹏很不知时机地走进营部,看到两人吵得不可开交,正想退出去,不料被吴晓彬叫住了。

“田鹏你过来!你是副教导员!你说说怎么处理这事!”

田鹏想了想,现在李健到师里参加学习班去了,所以在营里,实际上是吴晓彬党、政、军一把抓,吴晓彬定了的事情,谁再说也没有用。虽然他也不太赞成现在暂停训练,觉得吴晓彬有点言过其实,但与其支持秦跃跟吴晓彬对着干,不如顺水推舟送个人情,也好为自己在战车营拉个靠山,于是便说“我觉得吧……照目前这个情况,还是先暂停训练比较稳妥。”

“好了!那就这么定了!一切等厂方的人过来检查清楚再说。”吴晓彬直接终止了这个话题。秦跃气愤地转身出门,用力地把门带上,门“哐”的一声撞上了门框,就仿佛在述说着秦跃此刻愤怒的心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