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孩的故事--社会的公平和公义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

师出有名 收藏 0 123
导读:“Injustice anywhere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re” 这是美国人权运动领袖金恩博士的名言。如果用我拙劣的翻译能力把它翻译的话,应该可以这样说:「任何一处所存在的不公义都会威胁所有其他存在的公义。美国全国将在本週一放假一天以纪念这位以自己的信仰和鲜血改变美国社会的人。我现在跟你们讲一个关於美国民权运动的故事。 1950年代的美国正经历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经济复苏,社会一片欣欣向荣。然而,潜藏在这繁荣的假象之下却是一个充满歧视、仇恨、与不公平的国家。Em
近期热点 换一换

“Injustice anywhere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re” 这是美国人权运动领袖金恩博士的名言。如果用我拙劣的翻译能力把它翻译的话,应该可以这样说:「任何一处所存在的不公义都会威胁所有其他存在的公义。美国全国将在本週一放假一天以纪念这位以自己的信仰和鲜血改变美国社会的人。我现在跟你们讲一个关於美国民权运动的故事。


1950年代的美国正经历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经济复苏,社会一片欣欣向荣。然而,潜藏在这繁荣的假象之下却是一个充满歧视、仇恨、与不公平的国家。Emmett Till,一个很寻常的黑人男孩,因为他,美国人开始认识到自己的国家有多么的丑陋。


Emmett Till出生於1941年美国中北部的大城芝加哥。Emmett出生一年后,他的父母便离婚了。Emmett的父亲Louis Till在1943年被美军徵调到欧洲战场参与二次世界大战,后来因为严重触犯军法而被军事法庭处以死刑。临刑前,Louis Till想到自己年幼的儿子,於是将自己唯一的遗物--一只刻着自己姓名头一个字母L.T.的戒指寄给了远在芝加哥的儿子和儿子的妈。


1950年代离现在其实没有很远。当时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在我们这些非美国人的想法中,当时的美国应该已经是世界上最先进、最强大、最民主的国家了。我们这些外国人所不知道的是当时的美国黑人依然活在种族隔离的政策之下--黑人不可以进入白人的餐厅、公共厕所、甚至是公车的候车室。如果在公车上看到白人,黑人必须要让座。白人坐的位置旁边黑人不可以坐。西元1954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的判决书中判定种族隔离的学校是不合法的,这一个判决几乎造成美国南方的白人暴动。当时的美国联邦政府虽然有心解除种族隔离政策,但是南北两方的白人反应差异极大。北方的白人一般来说比较能接纳黑人是社会的一份子。在南方,黑人跟狗是同一个等级的。如果狗没有人权,黑人当然也没有人权。


生长在芝加哥的Emmett其实对於种族隔离并不是那么的在乎。Emmett天生就是个乐观开朗又会搞笑的孩子。他从来不缺少朋友,因为只要有Emmett在的地方总是充满了欢笑。1955年春天,Emmett 的舅公Moses Wright从密西西比州的Money镇来到芝加哥探访小外孙。Emmett很开心的跟舅公相处了好几天,在离去时,舅公邀请Emmett趁暑假的时候到密西西比来玩。Emmett的妈妈欣然答应了。


1955年7月25日是Emmett的14岁生日。Emmett的妈妈从柜子里拿出了Emmett的父亲留下唯一的遗物交给了Emmett。在Emmett小小的心灵中其实对他的父亲没有任何的印象,但是看着这个刻着他父亲姓名头一个字母L.T.的戒指,Emmett知道这也许是他跟父亲唯一剩下的连结。


八月中,Emmett收拾好背包,他即将要跟他的表弟一起搭乘火车前往密西西比的舅公家里。临行前,Emmett的妈妈不断的叮嚀他要小心南方的白人。对於一个曾经生长在密西西比的人来说,Emmett的妈妈知道得太清楚那是一个怎样丑陋与充满不公平的社会。在临上火车前,Emmett把手錶交给了妈妈,说他在舅公家里应该不需要手錶。妈妈看着Emmett手上戴着的那只刻着L.T.的戒指,问他要不要把戒指也留在家里。Emmett说不,我要让我的朋友看看爸爸留给我的这个戒指。Emmett kissed his mom, and said goodbye.


1955年8月21日,Emmett和他的表弟抵达密西西比的Money镇。Money镇是一个非常小的小镇,镇民大多是佃农。镇上唯一的一条街也不过有着三四间杂货店罢了。Roy Bryant,一个住在Money的白人,和他的太太Carolyn Bryant在镇上以开杂货店为生。


Emmett活泼开朗的个性很快地便让他跟当地的黑人少年打成了一片。1955年8月24日,这天早上Emmett帮着他的舅公在棉花田里採收棉花。中午过后,由於天气实在太热,无法继续在田里工作,舅公便让Emmett自己打发下午的时间。Emmett很快的找到了他新认识的朋友,一群人便开车来到了镇上。这天,Roy Bryant因为有事出城,因此店里只剩下Roy的太太Carolyn。这群黑人少年经过一个上午的阳光曝晒,每个人都想着要来一罐冰冰凉凉的可口可乐。於是一群人进了杂货店买了饮料和糖果便一一的离开了。Emmett,这个芝加哥来的黑人男孩,却在离开杂货店之前回头看了老闆娘一眼。Emmett心想:「哇!好漂亮的一个杂货店老闆娘!」於是他不自觉的对老闆娘吹了个口哨。


Emmett并没有自觉到他的行为有任何不当之处,但是在外面的其他当地黑人少年却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在当时的美国南方社会,黑人连正眼看白人的女人都是不被允许的,更何况是具有挑逗性的口哨!Emmett的朋友迅速的把他拉出了杂货店,一群人赶紧开车离去。车上除了Emmett的每一个人都在想:这下惨了,肯定要被骂死,说不定还会挨揍。


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Emmett一样的帮着舅公採收棉花、跟着其他的黑人少年玩耍。大家渐渐的把Emmett对着白人杂货店老闆娘吹口哨的事情给放到脑后去了。吹个口哨嘛!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1955年8月28日凌晨两点半,Money镇的镇民都在还熟睡中,一辆小卡车来到了Emmett的舅公Moses Wright的家门口。Moses打开门看见两个白人大汉带着枪和手电筒向他走过来。「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Moses用他苍老的声音问着。「我们要找Emmett Till。」其中一个白人大汉答道。不等Moses回答,两个大汉已经把他推到一旁,逕行走进他的家中。正在睡梦中的Emmett还搞不清楚状况,就已经被两个白人大汉带走。


天一亮,Moses Wright便赶紧向Money镇的警察局报案:「昨晚半夜两个白人大汉到我家绑走了我的小外孙Emmett Till。」警方稍一询问便知道了四天前发生在杂货店的口哨事件。杂货店的老闆Roy Bryant自然是最有嫌疑绑走Emmett的嫌疑犯。警方把Roy Bryant带到警察局,Moses一眼便认出这就是夜里到他家绑走他的外孙的两名白人大汉中的一名。另外一个人也不需要太花心思找,那便是Roy的小舅子J. W. Milam。两个人矢口否认他们曾经见过Emmett Till,而且也没有人知道Emmett现在到底在哪里。Moses Wright心里隐约感觉到Emmett恐怕凶多吉少,因此他立刻要求全镇的黑人朋友们帮忙寻找Emmett。


三天后,一个在Tallahatchie River钓鱼的年轻人看到河岸边的树根中间好像卡了一个奇怪的东西。当地的警方把这个东西捞起来一看,竟然是一具尸体被人用电线和一个巨大的电扇绑在一起。由於尸体已经完全变形,因此无法辨识尸体的身份。尸体身上唯一能被辨识的东西是他手指上的一个戒指,戒指上刻着L.T.


Emmett Till的尸体在他母亲的要求下很快的被送回了芝加哥。在眾人的阻止下,Emmett的母亲坚持要开棺亲自检查他儿子的尸体。当Emmett的母亲用手抚摸她的独子变形的尸体时,她发现她儿子的眼睛被棍棒给打出了眼眶之外、鼻子如同被菜刀剁过一样、舌头断裂、下体也遭到凌虐。Emmett的母亲在悲痛之餘决定要让全美国的人看看她的儿子是怎样被这个号称民主国家的高等种族凌虐至死。於是,Emmett的尸体被公开陈列在芝加哥的一间大教堂中供人公开弔唁。隔天,这位芝加哥的黑人少年在密西西比州遭人凌虐至死的新闻便登上了全美国各大报的头条。美国各地的黑人心中的悲慟几乎到了要爆炸的地步。於是,在美国各地的黑人与那些稍有人性的白人便展开了为期13年轰轰烈烈的人权运动。


1955年9月19日,Roy Bryant以及J. W. Milam在密西西比州法庭被以谋杀罪起诉。四天之后,罔顾人证物证确凿,一个全部是由白人组成的陪审团以罪证不足的原因判定Roy Bryant与J. W. Milam无罪,当庭开释。


一年后,Look杂誌的记者出高价要求Roy Bryant和J. W. Milam说出Emmett Till被谋杀的真相。(由於美国法律规定一个人不可以被以同样的罪名对同样的事件起诉两次,因此就算Bryant和Milam说出他们是杀Emmett的兇手也无法再被起诉。)Roy Bryant和J. W. Milam在金钱的诱惑下一五一十的道出了他们如何从Moses Wright家中带走Emmett Till,然后如何将他凌虐至死的经过….


我要说的故事到这里结束了。我想要告诉你们的是,社会的公平和公义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当你看到社会上的弱势团体在陈情的时候,不要以为跟你没有关係。也许你很幸运的不是这个社会上弱势团体的一份子,但是就如金恩博士所说的「Injustice anywhere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re。」你如果不为了社会的公平和公义尽一分力,你也就默默的参与了谋杀Emmett Till的行动。我们在关注世界的同时,关注过我们自己吗?我们的社会是完美无缺的吗?如果不是的话,我们又该怎么做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