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陈幸妤所透露的内容看台湾政治圈潜规则

帝国船长 收藏 3 208
导读:如果民进党政治人物都拿陈水扁的钱从而都成为整个共犯结构的一部分,如果包括国民党在内的其他政党也都有一套类似的金钱政治运作模式,那才是台湾社会更大的危机 ★ 文/亢霖 8月25日清晨,全世界都在回味前一天闭幕的北京奥运会,台湾社会的注意力却完全集中在刚刚抵达台北桃园机场的一对年轻夫妇身上。从美国新泽西州返回台北的陈致中可能想在美国完成学业,或者和妻子黄睿靓过平静优裕的生活。现在这一切不可能了,因为他的父亲是身陷洗钱风暴的陈水扁,更因为充当“人头账户”,这对青年和陈水扁、吴淑珍夫妇一道,都已经成为被

如果民进党政治人物都拿陈水扁的钱从而都成为整个共犯结构的一部分,如果包括国民党在内的其他政党也都有一套类似的金钱政治运作模式,那才是台湾社会更大的危机


★ 文/亢霖


8月25日清晨,全世界都在回味前一天闭幕的北京奥运会,台湾社会的注意力却完全集中在刚刚抵达台北桃园机场的一对年轻夫妇身上。从美国新泽西州返回台北的陈致中可能想在美国完成学业,或者和妻子黄睿靓过平静优裕的生活。现在这一切不可能了,因为他的父亲是身陷洗钱风暴的陈水扁,更因为充当“人头账户”,这对青年和陈水扁、吴淑珍夫妇一道,都已经成为被告。如果不回到台湾接受调查,他们将被台湾司法部门通缉。


陈致中和黄睿靓都说自己只是遵从吴淑珍的意愿,单纯地被当作“人头”,对洗钱内幕毫不知情,这让人想起十天前陈水扁的说法。8月14日,陈水扁召开记者会,承认吴淑珍确实将巨款汇往了海外。


此前,尽管泛蓝阵营的邱毅等人曾多次拿出资料,揭露陈水扁家族的贪腐行为,让民进党在选举中屡屡惨败。但陈水扁总是通过种种操弄和说辞,将事件的性质解释成是蓝营针对他和民进党的政治斗争,尤其是从不承认在海外拥有秘密账户。


如今,陈水扁本人亲口承认拥有海外巨款,民众的愤怒轰然爆发。最受打击的是一些铁杆民进党和陈水扁的绿营支持者,几乎无法面对被欺骗和愚弄的事实。事件爆发后,多人前往陈水扁的寓所宝来花园外抗议,一位建筑工人爬上楼顶大声呼喊,要陈水扁归还人民的血汗钱。


洗钱管道


陈水扁不得不面对事实最重要的原因,是瑞士联邦司法部检察署认为陈水扁及其家人涉嫌洗钱犯罪,要求台湾方面提供陈水扁的薪水数额,以及陈致中、黄睿靓的职业资讯。


司法部门的侦讯、媒体的追踪报道和蓝营民意代表洪秀柱等人的爆料,逐渐勾勒出了陈水扁和吴淑珍洗钱的流程及管道。运用多个人头账户是这宗洗钱案的显著特点。


吴淑珍的哥哥吴景茂在接受调查时供称,从陈水扁担任台北市长时起,他就提供银行账户供吴淑珍使用,并依照吴淑珍的指示,多次通过银行及银楼地下通汇将钱汇到海外。这些先后累积的金钱先是集中在吴景茂在新加坡标准银行的户头上,再过户漂白到黄睿靓在新加坡瑞士信贷银行的户头,然后汇往黄睿靓在瑞士美林银行的四个账户,再转往黄睿靓在英属开曼群岛注册公司的账户。


事实上,早在今年1月28日,台湾“调查局洗钱防制中心”就接获了黄睿靓在开曼群岛开设帐户的资讯。这个机密文件却在被陈水扁一手提拔的前“调查局长”叶盛茂手中不翼而飞。如今东窗事发,叶盛茂先是说已将文件交给了“检察总长”陈聪明,遭到后者的严词否认,叶又改称自己忙于退休事宜“忘了上报”。


另一个被揭露曾帮陈水扁拖延案情的人,是台湾驻瑞士“代表”刘宽平,据证实,台湾“驻瑞士代表处”早在7月初就收到瑞士司法部门寻求司法协助的公函,却直到7月下旬才送抵“外交部”。刘宽平解释说是因为邮寄疏失导致延迟,但像叶盛茂一样,这个在今年2月被陈水扁任命的“代表”的说法,很难被公众接受和相信,反而引起了台湾社会更大的愤怒。


陈水扁的算盘


如果将陈水扁承认海外存有巨款视为“认罪”,是一个严重误解。


事实上,陈水扁并不承认自己有洗钱犯罪行为,依然强调自己“不贪不取”。他的过错仅仅是没有如实申报选举结余款,至于将钱汇往海外,是吴淑珍背着他做的,他很晚才知情。而吴淑珍也不是要把这些钱装进私人的口袋,而是作为他卸任后为台湾从事“国际外交”和“公共事务”的经费。


至于钱的来源,吴淑珍16日在家中接受检察官讯问时表示,这笔巨款包括选举结余款、陈水扁做律师的收入、她娘家给她的嫁妆、投资理财所得。到了22日,吴淑珍又推翻了这种说法,表示所有的钱都是选举结余款,采取了与陈水扁同样的立场。


在召开记者会的第二天,陈水扁以声明稿宣布和吴淑珍一起退出民进党,原因是往海外汇款的做法“让大家失望、蒙羞”,但这同样不表示他认可了关于贪腐的指控。


22日出席一个餐会,是“密账风暴”后陈水扁的首度公开露面。他高调为自己辩护,像当初对“红衫军”的界定一样,陈水扁将这次“密账风暴”说成是“文革式的政治斗争”,是对他的政治追杀。至于以前被质疑的“台开案”“高捷案”等等弊案,陈水扁一概表示与己无关。


陈水扁说,他没有洗钱,因为“钱是干的,是不能洗,钱是干净的,是不需要洗”。


力图将贪污腐败的司法问题扭转为蓝绿对立的政治问题,是陈水扁摆脱困境的一贯做法。如今,台湾社会的主流民意已经不可能再被陈水扁用这样方法操控了,绝大部分民众支持将洗钱案和其他弊案诉诸司法。


只有少数最狂热的支持者依然发出“挺扁”的声音。个别支持“台独”的团体甚至呼喊说,海外巨款其实是“台独建国运动”的金库,不能让司法审判毁了这个金库。

政治圈的潜规则


洗钱风暴震动台湾之后,引起社会最大关注的除了陈水扁本人,还有他的女儿陈幸妤。8月19日,陈幸妤在媒体追问下,言语激烈地表示,参加选举的人谁都不会如实申报选举结余款。她还指明道姓地说,包括谢长廷、苏贞昌、陈菊等民进党政治人物在选举时都曾拿过陈水扁的钱。陈幸妤的说法引起了台湾政坛的强烈波动,有评论说,民进党全党正濒临崩解的边缘。


陈幸妤究竟是情绪激动之下的失控和失言,还是有目的的表演,舆论有不同的观察和分析。更让台湾社会震惊的,是她所透露的内容。如果隐瞒选举结余款真实金额是政客无一例外的“江湖规矩”,如果民进党政治人物都拿陈水扁的钱从而都成为整个共犯结构的一部分,如果包括国民党在内的其他政党也都有一套类似的金钱政治运作模式,那才是台湾社会更大的危机。


在台湾普通民众印象里,纷繁密集的媒体报道似乎让政治人物时刻在公众的视野中活动,变得“透明”,然而这种“透明”其实是有限的。台面之下的秘密运作往往起到更本质的决定作用,包含更多的真相。政客洗钱现象便不仅仅是个孤立的个案。


2000年国民党下台时,不少卸任官员将钱运到海外,以留后路。当时私人银行业务尚未进入岛内,官员直接到海外寻找专业人士操作。后来,外商银行私人银行业务被引进岛内,专业经理人便直接从岛内接办相关业务。


到了2008年“大选”,台湾“洗钱市场”变得更大,不少外商银行甚至削价竞争。据银行界有关人士估计,在最近的两次“大选”前后,政客洗钱所导致的资金流出可能超过2000亿美金。


舆论认为,尽管陈水扁洗钱事件严重伤害了台湾社会,但如果能促进监督机制的建立完善,从而避免过去八年的种种乱象,仍然不失为一种代价之后的收获。


在陈水扁之前,李登辉也面临过洗钱指控。结果是,检调单位虽已掌握完整证据,但却未予法办,草草结案。陈水扁接受媒体专访时自称非常“保护”李登辉,还有75颗未爆弹。(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