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少女被掏肠魔残害 小肠被拽出挂在脖上

zhao2365192 收藏 1 402
导读:发生掏肠惨案   现年17岁的小花,家住在甘州区大满乡平顺村,为了帮助父母减轻负担和供姐姐、弟弟上学,小花不得不辍学外出打工。2004年9月初,小花跟随同村人明某到其开设在甘州区东街的牛肉面馆打工。   9月20日凌晨0时30分许,劳累了一天和明某一起在面馆休息的小花感到内急,遂起床到面馆外如厕,但谁能想到,掏肠“魔鬼”此时就在附近转悠,发现小花后,这个恶魔将罪恶的手伸向了小花。黑暗中,小花被人用手和绳子从脖子勒晕。象死去的琳子一样,她的小肠被恶魔从下身疯狂拽出,鲜血和着粪便顿时浸满案发小道……

发生掏肠惨案


现年17岁的小花,家住在甘州区大满乡平顺村,为了帮助父母减轻负担和供姐姐、弟弟上学,小花不得不辍学外出打工。2004年9月初,小花跟随同村人明某到其开设在甘州区东街的牛肉面馆打工。


9月20日凌晨0时30分许,劳累了一天和明某一起在面馆休息的小花感到内急,遂起床到面馆外如厕,但谁能想到,掏肠“魔鬼”此时就在附近转悠,发现小花后,这个恶魔将罪恶的手伸向了小花。黑暗中,小花被人用手和绳子从脖子勒晕。象死去的琳子一样,她的小肠被恶魔从下身疯狂拽出,鲜血和着粪便顿时浸满案发小道……


惨叫惊动左邻右舍


正在等待小花回来的面馆老板明某,突然听到“哇”的一声惨叫,她赶紧跑出面馆到厕所寻找小花,但没有看见小花踪影,明某急得大声呼喊小花的名字,被小花的惨叫声惊醒的邻居们也纷纷跑出来和明某一起寻找小花。黑暗中,在面馆背后的一个楼道里,人们发现了已经奄奄一息的小花,明某赶紧上前搀扶,突然觉得小花的下身有“滑滑”的感觉,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堆肠子,明某立即拨打“110”、“120”,小花被迅速赶来的民警和医护人员紧急送往张掖市人民医院抢救。


母亲哭晕女儿身边


9月24日上午9时许,记者来到张掖市人民医院,在该院普外科急救室见到了已经从深度昏迷中苏醒过来的小花,她的母亲在女儿身边不停地哭泣,因过度的悲痛和哭泣,这位可怜的母亲两个眼睛红肿,嗓音沙哑。听到记者是为采访小花而来,她忍不住嚎啕大哭,几度哭晕在女儿的病床边。被病痛折磨得已经无法哭泣的小花,在巨大痛苦中不停的发抖。记者看到,虽然案发已经过去4天时间了,但身受重创的小花脸部依然肿胀,俩只眼睛里充满了黑红的血丝,脖子里被人勒掐的伤痕依然清晰可见,即使吸着氧气、输着液体,但难忍病痛折磨的孱弱身体仍不时地抽搐颤抖。看着小花母女俩可怜无助的情形,在场的人无不为之潸然泪下。


三个青年现场走动


在急救室,记者也见到了正在这里陪护小花的牛肉面馆老板明某。提起这一惨案,从未受过这种惊吓的明某说话声音也不停的发抖。她告诉记者,当晚,小花说要上厕所,她劝小花在便盆里解手,但害羞和懂事的小花坚持去了外面,但她也万万没有想到这样的不幸会突然降临在小花身上。明某流着痛苦的泪水告诉记者,小花出去不到5分钟的时间,她突然听到“哇”的一声惨叫,赶紧跑出面馆寻找小花,此时,她发现3个行迹非常可疑的青年人正站在附近的路边上,听到她的呼叫,有人大声咳嗽了几下,等她从厕所返回面馆附近时,已不见这3个人的踪影。当时由于紧张和害怕,没敢多想,事后想起来,这3人好象给什么人打暗号,现在想起来真是觉得毛骨悚然。


小花仍在生死边缘


张掖市人民医院普外科柳佰富主任接受采访时说,小花被送来的当天晚上,医院就对其进行了急救手术,当时,经过检查发现,小花“大网膜”和小肠全部在下身里掉着,不仅小肠断裂成五六截,小肠“系膜”的损伤十分严重,就连没有断裂的小肠“浆膜层”也被全部拽落,整个小肠断裂坏死多达2米多,剩余的已经不到1米。柳主任十分忧虑地告诉记者,虽然医院经过全力抢救,小花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作为人体最主要的消化、吸收营养功能的小肠,三分之二被截除,人的生存质量是很差的,假如再有其它预料不到的并发症,则小花的病情发展就很难预料了,也就是说,小花仍然时时处在生死攸关的危险边缘。


闻所未闻的伤害案


柳佰富主任惋惜地告诉记者,这一病例是他从医30多年来闻所未闻的一起重大伤害案,凶手的作案手段确实到了令人发指和震惊的地步。柳主任说,根据他们临床判断,小花的小肠是他人用手从下身直接拽出的,而根据案发前后不到10分钟的时间判断,作案凶手很可能具有一定的专业知识,因为,即使是一个具备相当水平的大夫也不可能在10分钟内完成从下身找到小肠的工作。而小花受到的创伤,作案人不仅十分准确地找到了“从下身进入腹腔的薄弱点”,而且还在“很短的时间内”找到了伤害要件。同时,该案可以排除利器的伤害,因为利器不可能在同一时间伤害多处,而小花的小肠和阴道内多处受到了严重伤害。凶手的残忍和泯灭人性简直可以跟“魔鬼”相比了。


药费难煞医患双方


面馆老板明某告诉记者,她的面馆开业才仅仅3个月,惨案发生后,她被迫将馆子关闭,将所有的积蓄全部交到医院救治小花,目前已经花费了1万多元,她也觉得无能为力了。记者来到小花家时,他的父亲痛苦的告诉记者,孩子受了这么大的伤害,家里经济十分困难,他正在想办法,将地里的庄稼赶紧收掉给孩子凑几个药费,小儿子也因此被迫辍学,秋收结束也准备外出打工救助小花。


医院的柳主任十分惋惜地告诉记者,考虑到小花的家庭十分困难,面馆老板也无能为力,医院虽然全力保住了小花的性命,但目前一些比较好的医疗措施和药品却没有办法给小花用上,因此小花的恢复也还需要一些时日,特别是,假如能有更好的药品和措施,对小花以后的健康和消除并发症都将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但是,目前这种情况,真是难坏了医患双方,大家只能眼巴巴看着,干着急却无计可使。


侦破取得重大进展


24日中午,张掖市甘州区公安局石局长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该案虽然是突发案件,但发生这样惨无人性的案件,不仅使市、区领导感到震惊,也使老百姓感到震惊和愤怒。目前,该局已将两起案件并案,组成专案组正在全力进行侦破,并且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