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三卷 中南半岛 第二十七章节 清化大桥(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一排炮弹整齐的砸落在‘越人阵’第12步兵团-第3营刚刚收拢起来的人群之中,两辆‘长鼻子’的AMX-10RC轮式装甲侦察车被爆炸的气浪掀翻在路边。

“坦克,坦克,中国坦克!”惊惶失措的‘越人阵’武装分子扯着嗓子,纷乱的嘈杂着,几乎变了调的话语里满是慌乱不已的叫嚣。

10辆体型低矮的‘59G’中型坦克披挂着满身的双防反应装甲块,从远处的浓烟之中钻了出来,一辆辆狰狞着面容,浑身裹着浓浓的杀气,就似同是一群龇开利牙的史前野兽样。

“接敌,准备接敌!”相比于乱糟糟的士兵,‘越人阵’武装的军官们还是很有一定的战术素养的,毕竟是欧洲军事顾问一手调教出来的。面对着气势汹汹而来的中国坦克,这些军官至少还没有乱了自己的阵脚。短暂的慌乱之后,越南人立即开始组织力量反击。

让这些‘越人阵’武装无所忌惮的原因是一来是坦克的数量实在有限,不过10辆而已;

另一个方面则是这些坦克仅是老式的59式中型坦克,并不是那种在‘东亚战争’中,动辄将日本人卷入履带之下,而赢得‘绞肉机’之称的2005式主战坦克。老式的59中型坦克在越南人民军中也是大量装备,这种老式坦克的防护力实在是有限。

正是因为数量不多、而且又是老式59中型系列,涌来的10辆‘59G’中型坦克尽管满是暴虐的杀戮之气,但却并没有使得那些‘越人阵’武装感到寒蝉。履带铿锵着红土地的-嘎嘎-声中,被炮火炸得稀里糊涂的‘越人阵’第12步兵团-第3营匆匆忙的集结起残存部队。开始建立临时防线,试图等待团主力的援军到来,而后再进行反扑,夺回清化大桥。

隆隆的铁甲越来越近,在军官们的呵斥声中,第一轮的‘阿皮拉斯’反坦克火箭弹便被急匆匆的发射出去,-轰轰轰-一阵急促的爆炸声,炸响成一片的巨响伴随着火光接连而起。

硝烟很快便被风给扯散、撕碎,从那片混沌的烟雾之中冒出来的‘59G’中型坦克依然没有停下它们的脚步,只是一些地方被炸去了些许的反应装甲块,露出丛林迷彩涂层的车身。

这个时候,‘越人阵’的士兵们方才感到了一种恐惧,一种真正的恐惧。在军官们破口大骂着的催促声中,慌乱着手脚的士兵们开始准备第二轮的反坦克火力。但中国人不会再给他们第二次机会。碾压过那些被炮火给炸得面目全非的越南人的尸首,行进中的‘59G’中型坦克同时的发出了炮弹出膛时的咆哮。一排105毫米杀爆榴弹呼啸而出,直勾勾的在‘越人阵’第12步兵团-第3营的临时阵地上开始了点名。

没有什么堑壕、没有散兵坑、没有半永固的火力点,野战条件下没有这些完备的防御工事,匆匆依托着地形构筑的所谓‘临时防线’不过只是条一触即溃的散兵线而已。

105毫米杀爆弹掀起的土尘、火光、气浪搅拌在一起,腾放成一朵朵盛开的死亡之花。炮火的硝烟还没有散尽,从天边钻出来的战机便已经嘶吼着掠过天空。

一辆辆‘59G’中型坦克在猛烈的炮火和空军战机的协同掩护下,恶狠狠的切入向越人阵’第12步兵团-第3营的临时防线,直瞄炮火炸起的火光一团接着一团。

当几架‘飞豹’得意扬扬的抖擞着翅膀,狞笑着远去,只留下肆无忌惮、张狂着的‘笑声’时,几乎能动的战车都已冒起了浓烟。燃烧着的车体残骸旁横七竖八着越南人烧焦了的尸体。

“让支援连跟上去,1营压后!”随着部队开始向前推进,萧扬立即开始着手安排接下来的事情“联系空军和海航,必须保持战区上空的航空遮蔽,这个时候决不能有一架敌机进入!”

“江面的情况怎么样?”萧扬放下手中点动着屏幕的光笔,转身对一个团参谋问到。

“广州军区利剑大队的内河武装巡逻艇在清化大桥的上下游3公里地段进行游弋!”在作战系统上点出区域内作战部队部署情况的参谋回答说道。

“行,保持和他们的联系,渡江的情况怎么样?”扭过头去的萧扬又向另一名参谋问到。

“清化大桥之前曾被越南人民军给炸毁过,由于是临时抢修的,而且工程并不是太理想,所以部队的渡河速度不是很快,现在第15装甲旅第2营才完成了渡江,支援连正在准备上桥!”

萧扬沉吟了片刻,挥手招来参谋说到“我们不能学黄伯韬在的错误,有座桥就不搭建浮桥了!”

“既然南岸现在基本已经站住了脚,那就让舟桥部队搭两座浮桥,这样的话,我们也好,日后的师、集团军主力也罢,过江的速度完全可以加快!”团政委也表示了赞同。

“那好,让师里尽快派出舟桥连!”萧扬点了点手,说道“另外必须保持南岸足够的压力!”

天空中不时有喷气战机呼啸而过时,留下的低沉嘶鸣。鬼才知道那些中国人是怎么样打过来的呢,坐在‘雷诺’卡车上的皮埃尔中士抱着他那支FAMAS FELIN自动步枪,浑浑噩噩着。

密布纠缠在蓝天之中的那些洁白的羽烟正在渐渐散尽,但很快又有新的一批从深远之处的蔚蓝之间滑落下来。中国人的炮弹就像是总也打不尽似的,远处的那片战场上一定战斗很激烈吧。让-皮埃尔中士面无表情的看着那片闪动着橙光的地平线处。

似乎依然可以听到那滚雷样的爆炸声,虽然并不能够听得很是清楚,但却很是令人感到惊慌。从炮击一开始,左翼位置上就有‘越人阵’第2师的欧洲军事顾问逃了下来,看来情况的确很是不妙,要不然EMF-2也不会下令让所有前线的法国、西班牙军队撤出战斗。

隆隆的炮声虽然被装甲车队的隆隆铁甲声给掩盖而过,但坐在‘雷诺’卡车上的皮埃尔中士却怎么也不觉得有那么一丝丝的庆幸感。有谁知道下一次还会是这样的幸运呢。

随着‘法国特遣作战群’的撤退,另一边的越人阵第3师、第5师等部纷纷撒腿就跑,掉头向南狂奔,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第2师被胶着在战斗中,加上中国远程炮兵的猛烈轰击,早已经是无法抽身逃离;而第4师干脆又丢下了自己一个团,将马江南岸的第12步兵团扔下,剩下师部、第10步兵团、师直属部队,与另外一个半死不活的伞兵107旅一起,倾轧着纷纷向南而逃。整个清化一线的‘越人阵’攻势力量就这样的崩溃了。

胶着在清化城北的第2师可就惨了,被越南政府军-机械化步兵第304师给死咬住的第2师几个小时之前还是压着‘荣光师’猛打的胜利者,可是一转眼的功夫,自己便摇身成了一个被挨打者。中国远程炮兵的300毫米、320毫米火箭弹似乎就如同雨点样的落下来,无穷无尽,纷落的炮弹每一次炸起的火光都会留下诺大的一个弹坑,散落的残肢断臂和血沫碎肉就这样的被搅合在那依然冉着青烟的弹坑里的沙土之间。

马江南岸,死伤叠野的‘越人阵’第12步兵团-第3营几乎已经不复存在,慌乱着的士兵们不顾一切的如同无头的苍蝇样,到处四窜。随着‘59G’中型坦克的履带碾压过防线,更多的轻型轮式装甲战车和武装到了牙齿的中国数字化步兵紧随而来。

“他娘的,这算什么鸟军队,一放炮就尿了,就这种德性还不如以前的政府军呢!” 端着手里的95Ⅱ式突击步枪,走在一片狼藉的战场上的钱鹏飞破口大骂着。

“营长,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机动用户系统的耳麦里传来一些心有不甘的侦察兵的问话。

“怎么办?凉拌呗!”钱鹏飞气哼哼的回答说道“等接下来的命令,哎,你们排也别给我他妈的闲着,有时间盯着点桥头去,帮助加强那边的警戒!”萧扬哼声着说到。

远处的清化大桥上,一辆辆装甲车辆轰隆隆的行驶而来。“妈的,253团的主力上来了!”钱鹏飞撇撇嘴“BK1070突击炮,支援连的主战战车!”钱鹏飞望着那一辆辆隆隆驶近的BK1070型8×8轮式120毫米自行突击炮,不无羡慕的说到。

数架喷气战机尖啸着从头顶上划过,留下一阵远去的嘶吼。“他娘的,又是赶着去轰炸那些死鬼越南猴子的!”钱鹏飞哼哼着抵着枪继续前行着骂道“有能耐你们空军就炸光那些猴子,他娘的,别让我们陆军去给你们擦屁股,真他妈的当着咱们陆军是吃残饭剩羹的叫花子了!”

十余架陆航的武装直升机轰鸣着流星样的划过天空,‘武直-10D’攻击直升机护卫下的‘直-16’运输直升机,这一定是支任务小分队,钱鹏飞思付到,看来这次动静不小。

更多的WZ0001型8×8轮式步兵战车、WZ0002型8×8轮式装甲运输车、‘东风铁甲’高机动车组成的铁流通过清化大桥,从江北而来。“真他妈的好风光,胜利大进军嘛!”钱鹏飞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早知道宁可下连队,也不干这‘偷鸡摸狗’的侦察兵!”看着装甲车上的那些神气活现的数字化步兵,钱鹏飞翻了翻眼珠,自言自语着说道。

远处的天边又是一阵滚雷样的爆炸声,不知道是集团军直属炮兵旅的那些A-100型300毫米10联装自行火箭炮、WS-1B型320毫米8联装自行火箭炮的杰作呢,还是空军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狂轰滥炸。只能羡慕着别人,这算什么鸟事,哼声着的钱鹏飞干脆摘了头盔,一屁股在路边的沙袋边坐了下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