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心中的那片海[蓝剑军团]

伞花蔷薇 收藏 59 292
导读: 林兰做梦也没想到,时隔十六年后在北京遇到他,他叫王涛,是林兰原来所在部队军首长的公子。 林兰此次到北京学习七天,五天的时间学习就结束了。考虑到大家来自全国各地,来一次首都不容易,主办方给了大家两天的自由活动空间。林兰是个路盲,这是多数女性的弱项,一出门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一是因为是路盲,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度过这两天时间。二是吴昶多次提过来北京一定要去找他,否则被他知道的话,哼哼!就太不够意思了。林兰是个多虑的人,从心里不愿意给吴昶添麻烦,尽管曾经是好朋友,离开部队也常联系,可多少有些生疏的感觉。考虑再

林兰做梦也没想到,时隔十六年后在北京遇到他,他叫王涛,是林兰原来所在部队军首长的公子。

林兰此次到北京学习七天,五天的时间学习就结束了。考虑到大家来自全国各地,来一次首都不容易,主办方给了大家两天的自由活动空间。林兰是个路盲,这是多数女性的弱项,一出门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一是因为是路盲,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度过这两天时间。二是吴昶多次提过来北京一定要去找他,否则被他知道的话,哼哼!就太不够意思了。林兰是个多虑的人,从心里不愿意给吴昶添麻烦,尽管曾经是好朋友,离开部队也常联系,可多少有些生疏的感觉。考虑再三,还是拿起了手机拨通了吴昶的电话。吴昶还是那么爽朗,一点也不会让你不自在:太好了,林兰,这就对了,你等着我,马上去接你,晚上一块儿吃个饭,聚一聚。吴昶与林兰都在军直属队,吴昶在引导队,林兰在通信连。两个是同年兵,是那种无话不谈,能保持纯洁友谊的异性朋友。

林兰刻意地修饰一下,尽管人近中年,1.65米的身材还是保持得非常好,眼角有了少许皱纹,却丝毫不减少她的美丽,反而平添了成熟的韵味,多了一份淡定和从容。

吴昶在北京国企上班,工作挺轻松,混得也不错,踌躇满志。总是大大咧咧地对林兰说,来北京吃住玩我全负责,保证让你满意。

吴昶如约而至,人还未到就听到他边走边接电话的声音,吴昶还是黑不溜秋的,体型明显发福了,啤酒肚隐约可见,好在1.8米的大个子让身体伸展了许多,不显得特别胖。老战友一见面就调侃开了,

林兰笑着说,原来那个帅哥去哪了,怎么变成这么惨不忍睹!让我好伤心呀!

吴昶拍拍肚子,双肩一耸:这说明咱生活水平好,优越性就体现在这,林兰,见到你好高兴,我们十六年未见面了吧,让我好好看看,你有养颜密方呀,还是那么漂亮,一点没变,后悔当初没追你呀。

哟!你当时哪顾得上我呀,一心一意给王煜写情书,很失望吧,来的是我而不是她。

你别说,我当时非常喜欢王煜,如果不是部队管得严,机会太少,特别是发生了那件事……。唉!否则她现在是我老婆了,吴昶一幅追悔莫及的表情。王煜来过北京,纯粹是玩,带她女儿来的,她女儿和我女儿还是朋友呢,两个小家伙挺合得来。

吴昶这时接了个电话,告诉对方马上到,就催林兰出发。

林兰问吴昶还约了人呀,他表情怪怪地瞟了林兰一眼,欲言又止,说:“到了你就知道了。”看到他不愿多说,林兰也就不问了,一路上闲聊,很快到了。等吴昶停好车,他们一起穿过满是绿色滕蔓和叶子的长廊,一推开门,林兰就楞住了,站在她面前的就是王涛,他看上去仍是那么伟岸有风度,多了一些自信、成熟和稳重。他执着的看着她,有一会儿的时候,双方都没说话。太突然了,林兰有些不知所措。吴昶打圆场说:老战友了,发什么呆呀,我的肚子可饿了,来林兰,上座!双方这才回了神,王涛一边接过林兰脱下的外套一边说:“见到你很高兴,林兰!”

在部队的时候,王涛在这些女兵心中可是个名人,军首长的公子,司令部的参谋,长得高大帅气。特别是坐在首长台的女兵,时常会监听到他母亲和朋友聊天时,托人给他介绍女朋友,热心人很多,处了好几个都没成,眼看着28了,跨入了大龄青年的行列,难怪她母亲着急。几个和王涛熟悉的女兵为此在电话里面取笑他,他也无所谓。经常到军直属队与几个连长下棋,打球,玩得开心!

女兵一般家境较好,都是地方领导的子女或亲戚,到了部队这男人的天下里,更是得到宠爱,优越感逾是强烈。林兰是个例外,父母只是一般的干部,当时能来部队主要是带兵的看中她,外加各方面条件都符合,指定要她。林兰是个漂亮的女孩,来部队那年18岁,花一样的年龄,花一样的灿烂。走在营区,耳边经常会传来男兵5分、5分地叫声。林兰是个要强的女孩,业务素质和军事素质都相当过硬,是连队的业务尖子,经常参加各种军事比武。林兰知道自己与众不同,知道自己自身的优势,但对高干子弟有种本能的抵触,觉得他们志大才疏,生活在父辈的光环下。因此她从不参与女兵亲近王涛的行列,接到他要电话也是公事公办,从不多说一句,即使在女兵出访军首长征求意见时,碰到王涛在家,也只是礼貌性地点头打招呼而已。

林兰到部队的第三年,一个冬天,林兰和王煜值夜班。约八点钟,电话渐渐少了,王煜起身说:“林兰,下面有人找你。”林兰匆匆跑到楼下,外面很冷,天不是太黑,隐隐有些月光。一个披着军大衣的人走到她面前,只听他说:“林兰,祝你生日快乐!这是送你的生日礼物。”林兰这才看清是王涛,夜光下王涛显得修长,帅气(每当夜深人静时,林兰回忆过去,首先映入脑海的总是王涛穿着军大衣站立在她面前,而她抬头望他的场景)。林兰既奇怪又慌乱,只好接过礼物,王涛继续说:“明天是星期天,我和吴昶约好去东湖玩,一起去好吗?明天八点我和吴昶在军南门口等你,你一定要到。”林兰心里砰砰跳,一时不知说什么,推说向连队请假难,而且现在上班,不能多说,就转身匆匆忙忙地上楼了。

林兰觉得奇怪,他怎么知道我的生日,想了想断定是吴昶说的。林兰知道吴昶和王涛有交情,他们的父辈是战友。

第二天一大早,排长对林兰说,连长让她去出公务,时间一天。林兰心里知道是王涛起的作用。部队明令规定:男女兵不允许谈恋爱的,军官不允许与本部队的女兵谈恋爱,而且战士外出时间是有限制的。当然,凭王涛特殊的身份替林兰请假是不成问题的。

这次出游,林兰对王涛的偏见改变了,他是那么阳光、那么细心,那么地侃侃而谈,身上一点都没有高干子弟那种狂妄、自大。之后,在王涛凌厉攻势下,林兰接受了他,他们就这样开始了长达一年的恋情。在那段时间里,他们是甜蜜的,幸福的。夜光下,东湖边,电影院都留下他们爱的足迹。林兰喜欢坐在王涛的自行车后面,双手抱着他的腰,把脸贴在他的背上,享受着他身上散发出来好闻的气息。有时,他们面对着面,脸对着脸,睁大眼睛对看,看谁先眨一眼睛。林兰总是输,享受着他的惩罚——充满爱意的亲吻。那一年,林兰是幸福的女孩。

命运喜欢开玩笑,让人从欢天喜地跌入伤心彻骨。门当户对对某些人很重要,他们被拆散了,王涛调到别的部队,连队留林兰再呆一年,说是需要业务骨干,连长暗示林兰,明年部队增编,留下来有机会提干。林兰没有接受,复员回家了……。从此她有意拒绝任何有关王涛的消息,包括吴昶也从不敢在她面前提起他。

而此刻,这个曾经给过他爱和伤害的男人就坐在面前,林兰奇怪自己心中没有一点恨,她感觉他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自己。林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也不知为什么说出一句:她对你好吗?她看到他的眼圈不易觉察地红了。林兰后悔自己怎么一见面说这个。吴昶是个会调节气氛的人,晚餐在他的带动下,少了许多沉闷,话题回到了当年,谈到了许多开心难忘的人和事,那些逝去的日子留给他们更多的是快乐。三人喝了不少酒,但谁都没醉。

餐后,吴昶推说还有事,由王涛送林兰回宾馆,就先行离开了。王涛建议到附近的公园走走。夜晚是那么地寂静,秋风已至,寒意已经很浓了,夜色把影子拖得好长好长。路上几乎看不到行人,偶尔有几辆车从身边驶过。公园里游人很少,有一些老年人在排练扇子舞,再就是谈恋爱的年轻人。王涛走近林兰,用手揽住她,林兰颤栗了一下,还是顺从而自然地依偎在他的胸前,温暖的怀抱,熟悉的昧道,熟悉的感觉还是那样明晰,她知道自己从心里从来没有恨过他,有的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独独地回忆着,享受难过的怀念过程。林兰落泪了,王涛紧紧地拥抱着她:“对不起,林兰,对不起,这么多年我不敢再去打扰你,可我一直没忘记你,从吴昶那我知道你的一切,知道你过得很好,有个幸福的家庭,我很高兴。”林兰抬起头,离开了他的怀抱,脸庞红润而带着羞赧。接下来的谈话要轻松得多,两个人聊了很久,谈了很多,父母、配偶、孩子和战友。知道王涛仍在部队,已经是大校了。王涛和妻子感情不太好,他说主要是性格不合,都这个年龄了,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儿子很优秀,在首都高校读书,他说他为儿子骄傲。他感叹地说:男人找错老婆是一生的痛苦!两人就这样边走边聊,很晚才到了宾馆。

接下来的两天过得很愉快,王涛全程作陪,自称是高级导游兼驾驶员。在王涛的安排了,游览了故宫、长城、天坛、圆明圆。吴昶也许是有意给他们两人空间,只是在晚饭时露露面。

单独相处时,王涛送给林兰一对翡翠玉镯,他说这件礼物他保存了很多年,他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送给她,希望林兰不要推辞,收下他的心意。

时间过得很快,林兰不顾他们的挽留,她不想太麻烦他们,况且各自都有工作,有家庭。只是要求王涛能着军装送她,她想再看看穿军装他,她喜欢他着军装的样子。登机时,她不再回头,尽管她知道他在看她,她想把这次邂逅后的美丽碎片再次留在回忆中。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海,林兰北京之行使她心中平静多年的那片海掀起了涟漪……。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