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每当美国的石油专家问起“中国的海上找油什么时候开始的,现在是个什么水平”时,秦文彩和代表团成员们便立即会有种羞愧感。是啊,我们的海上找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现在又是个什么水平呢?没有人能真正回答得上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帝国主义是不是又有什么阴谋?”

1978年1月5日,下午3时40分,华盛顿杜勒斯机场。TWA891航班徐徐降落……以孙敬文为团长的中国石油公司代表团抵达美国。

6日,上午9时左右,代表团便来到了M街2000号的美国能源部大楼。二楼会议大厅内,代表团听取了美国石油专家所作的关于美国石油工业发展现状的情况介绍。交流会一直到下午4时,美国人的工作作风给代表团留下深刻印象:虽然是中美专家间的第一次接触,可人家似乎不太注意外交礼节,比如午餐也是在会议厅里,既随便,又不影响交流。

“美国人为啥对与我们合作开发石油那么热情?言必称两国合作开发石油如何如何有前景,如何如何看好呀?”

“我看这美帝国主义者是不是又有什么阴谋和圈套在里面?”

代表团成员对美国官员热情有余的态度,感到有些意外。孙敬文、李人俊和秦文彩等交换意见后认为,应该说美国在石油领域想与我们中国合作的态度是积极的。

晚6时,能源部在白宫设宴款待中国石油公司代表团。施莱辛格部长因临时出差,所以宴会由副部长奥莱利主持。美国主人很注意细节,在白宫的宴会大厅里,特意选用了唐代仕女图和古代山水风景画作屏风,这让中国代表团有了种宾至如归的感受。

“我们中国自我封闭和被人封锁了许多年,过去一直又强调自力更生,所以对外面的世界确实知道得很少。到美国后,发现‘帝国主义分子’们,那么热情,确实有些意外,而且他们的热情和热度,让我们内心一直绷得很紧的那根弦绷得更紧了:是不是‘帝国主义分子’又有什么阴谋?其实,现在回头再看那段历史,美国人当时确实有诚意想跟我们合作,其目的当然有他作为称霸世界的帝国主义的意图,也有想拉拢中国,并通过发展中国来实现它抗衡、遏制原苏联的战略目的……”三十年后的秦文彩,回首当年那段历史时,一针见血地道出了美国人的本意。

布什家中设宴款待中国代表团

尼克松下台后,里根总统向北京派出的第一位美国驻华联络处主任就是布什——后来的美国总统。

秦文彩自然不知道,在他1958年成为中国第一个油田——玉门油田的副局长时,在太平洋西海岸的得克萨斯州,已经有了一家名叫“匝帕塔”的石油公司。当时这家公司在美国众多大牌石油公司中,实在算不了什么。但“匝帕塔”公司的总裁却是个非同寻常的人,他整天活跃在得克萨斯和纽约华尔街之间,进行着一桩又一桩的石油开发买卖与投资,并且很快成为美国石油帝国中一位重要人物,同时也在政界积蓄着力量。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乔治·布什,美国第41任总统。

“欢迎各位来自中国的朋友到我家里做客!”8日晚,中国石油公司代表团到达美国著名的石油城休斯敦,已经离任回国的美国前驻华联络处主任布什,特别将代表团接到自己的家里,用家宴款待中国代表团。

“我知道你们不太习惯西餐,所以特意请了中国餐馆的师傅做了几道中国菜……”布什在北京待了数年,十分了解中国人的生活习惯。

“当时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优雅而讲究的石油之家,竟然会出了两位美国总统。”秦文彩接受采访时说。

他回忆代表团到布什家后,布什夫妇俩先是请他们看布什从中国带回的各种摄影作品,然后参观了他们的农场。在晚宴上,布什讲了以下基本内容:中美石油合作有着非常广阔而美好的前景。中国的大陆架蕴藏着丰富的石油资源,而美国的海洋石油勘探开发技术始终走在世界前列。所以相信两国的石油合作会有非常好的前景。

秦文彩他们感觉这话从布什嘴里说出来,可信程度似乎多了些。

然而,成员们对当时的布什还没有太多的了解。他们只知道布什是石油出身,做石油生意是他的本行,而并不知道美国政府从尼克松政权开始,就一直因为有个“石油问题”在暗暗主导着与中国的关系,所以当尼克松与周恩来签署“中美上海公报”之后,就派出了身为石油巨商的布什来中国当首任“联络处主任”。

“如果把地震地层学理论学到手就太好了”

秦文彩他们的中国石油公司代表团在休斯敦的活动最为频繁,这里是美国石油工业集中的地方,也是美国石油工业的发源地。得克萨斯州的石油发现,使二十世纪的世界变成了今天这个样。

如果稍稍推前几年的话,中华人民共和国石油公司代表团能到此学习参观,简直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是美国人特别邀请中国石油公司代表团来此,而且其热情程度让人有些难以想象,代表团到得克萨斯后,几乎是想看什么都能看到。

四天时间内,秦文彩和孙敬文他们带着代表团成员,先后参观考察了休斯敦工具公司、贝克公司、德莱赛工程公司以及国民供应公司和得州仪器公司。当然代表团不会漏掉考察世界最大的石油公司——埃克森石油公司。

这个埃克森石油公司,就是洛克菲勒先生创立的美孚公司,后来被联邦政府强令解体之后所成立的几大公司之一。在埃克森公司的研究中心,中心总裁不仅热情接待了中国客人,还请这里的专家维尔博士介绍他们中心所拥有的最新地质研究理论——地震地层学。这种新理论把地震学、古地理、古生物学结合起来,发展成一门崭新的地质学理论学科,用地震地层学的理论与观点,划分地层,探明地质构造,并且结合地球化学的方法,研究古地温、古水分的活动轨迹,从而判断油气生成、运移和储备规律,圈出有利的含油构造带并对远景储量做出科学估计,是最先进的找油技术之一。

“如果我们把这门科学理论学到手就太好了!”秦文彩和孙敬文、李人俊在私底下窃窃私语道。

“我所讲的理论,都在这本著作里,它叫《地震地层学》……”维尔博士把一本厚厚的英文版书举在手中,友善地对中国客人说。

中国石油人望着维尔博士手中的那本书,恨不得上前一把抢过来占为己有……

“来,我把它作为礼物送给你们——”维尔突然微笑着将书送到团长孙敬文面前。

“拿吧!快接呀!”有代表团成员已经迫不及待地用中文说着。

“文彩,你是秘书长,你来接这份珍贵的礼物!”孙敬文发话了。秦文彩赶紧“哎”了一声,上前从维尔手中接过《地震地层学》。

会议室内,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回饭店的车上,只见秦文彩在向团员闵豫悄悄交代着:“老闵,你是地质专家,这本书太宝贵了,你好好保管,回去我们就找人翻译出版……”

“明白!”闵豫接过《地震地层学》,双手紧紧地将书抱在怀里。

一本《地震地层学》和一门地震地层科学理论,对中国的石油工业带来的好处到底有多少,也许至今没有人去总结过。但在近三十年来中国新发现的石油资源中,有一半以上的技术突破靠的是地震地层学理论的功劳。比如,2007年国家正式对外公布的唐山南堡油田的发现过程,就是石油地质勘探专家们运用了地震地层学理论,在浅海滩的老探区进行了二次三维地震技术,实现了找油的重大突破,找到了一个等于当年大庆油田初期储量的20亿吨大油田。温家宝称南堡油田的发现,让他“兴奋得睡不着觉”。

“人家根本不用到中国,就已经将我们的‘保密单位’尽收眼底了”

“世界发展太快了!简直不可思议!我们的技术人员还是用笔和尺在画画,人家已经都用卫星遥感技术了!”

“可不是,我们还挺保密的,可人家连我们计委大门口牌子上的毛主席语录都能照得一清二楚。唉,落后!落后真的要挨打!被人打了还不知道是怎么被打的呢!”

在美国专家运用投影技术、三维技术和遥感技术向中国石油公司代表团介绍美国技术时,那一幕幕实景实像的展示,尤其是美国专家毫不掩饰地将他们通过遥感技术拍摄的北京和中国重要基地影像展示出来的那一刻,代表团成员们目瞪口呆了:原来人家的技术已经先进到这个份了!他们根本不用到我们中国去,就已经能将我们那些所谓的“保密”单位尽收眼底了……

代表团成员们越看越感觉心头的压力,他们个个内心充满了强国志愿。

14日、15日两天,代表团参观了埃克森公司的凯迪油田和休斯敦美国航天测控中心。最令秦文彩难忘的是在凯迪油田的参观:这是一个油气处理厂,可代表团全体成员开始以为走错了地方。“这不会是公园吧?”有人瞅着一路鲜花锦簇、干净整洁的厂区,悄然寻思着答案。“真是怪了,也没有气味,噪声也一点没有!”“可不,工人也就没几个嘛!”

“你们注意到没有?这里连放喷的火炬都没有!”秦文彩四处寻觅了半天,问孙敬文。

“我也觉得奇怪。你问问是怎么回事……”搞了几十年石化的孙敬文其实也感到纳闷。

一问主人才知道,他们采用了先进的轻烃回收技术,所以整个油气处理厂区看不到一盏“朝天灯”——中国石化人爱把明火炬称为朝天灯。

“得把这门技术学回去,既环保,又省下不少资源。”秦文彩向代表团的同行建议道。

秦文彩他们自己开始并不知道,他们的到来,在当时的美国尤其是在美国石油工业界引起了一场巨大“地震”。这是因为美国石油界一直是引领合众国工业与经济的火车头,这个以输出技术和设备换取巨大利润的国家,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之后,他们的石油工业战略分为两大块:一是石油资源的获取;二是石油勘探开发技术。前者,美国在本土上的石油资源开发基本上搞得不多,主要在海外国家获取;后者,则大量输出,甚至基本控制了全球的石油勘探开发的技术与设备。所以石油工业界的商人们见自己的政府向中国这个还处在睡眠状态的东方巨人开启合作之门时,他们赚钱的欲望被一下激活起来了!那些大公司想尽办法接近中国代表团,甚至表现出过头的媚俗。

伯克特芒特造船厂老板怎能放过一个好生意的机会呢?

“中国朋友们,我们老板为了让你们更好地了解我们厂生产的钻井平台,决定破例邀请你们到海上现场参观我们的钻井平台设备。瞧,直升机来了!”主人突然告诉秦文彩一行。

于是乙组代表团成员迅速登上伯克特芒特造船厂的商务专用飞机,向墨西哥海湾飞去……

只能借精卫和哪吒的美妙传说,来搪塞美国人

美洲著名的墨西哥海湾,是个神秘且曾经无比辉煌的地方,印第安人曾经在这里创造了令世人瞩目的玛雅文化,而墨西哥海湾又是世界著名的石油资源富区,现代海洋石油工业就是从这里开始发展直到当今的全世界范围。所有从事石油工业的人都知道这一点,所以秦文彩他们作为中国第一个石油工业代表团,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这样一个的学习机会。

作为担任石油部生产司司长相当长时间的秦文彩,非常清楚中国海洋石油所走过的历程,那几乎可以同战争年代“小米加步枪”的历史相提并论,而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的海洋石油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基本都已进入了“航空母舰”时代。

身临其境,秦文彩真正感到了中国工业与西方世界的巨大差距。

那一天,代表团成员们走出直升机舱门,踏上停泊在大洋之中的钻井平台时,他们个个都被眼前的情形震撼了——瞧这“航母”般的钻井平台,简直就是一座海上的不夜城。高高的平台,耸立在大海的碧波之上,至少有十几层楼高。那钻机旋转时,其轰鸣声震动四面海洋,可站在平台上你并没有感觉地动天摇,相反既平稳又安全。球场似的钻井台,既是一个工地,又同时拥有各种生活设施,工人和技术人员可以在这里生活几十天,甚至半年都不会感到乏味……秦文彩他们抵达海上平台时,正值傍晚,所以海面上一座座钻机平台,仿佛如同天空闪耀的璀璨星辰,相互在大海中交相辉映,组成了天地合一的海市蜃楼般的奇景。

要是我们也有这样的“海上不夜城”该多好啊!秦文彩等中国石油人感叹着眼前的一切,联想着自己祖国的海洋石油工业——我们真是太落后了!落后甚至上百年啊……

秦文彩的内心一阵深深刺痛。每当美国的石油专家问起“中国的海上找油什么时候开始的,现在是个什么水平”时,秦文彩和代表团成员们便立即会有种羞愧感。是啊,我们的海上找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现在又是个什么水平呢?没有人能真正回答得上来。

大约在3000多年前吧,我们就有了精卫和哪吒在海上点油滚火轮的传说。秦文彩他们只能借这美妙的传说,来搪塞美国人。

噢?美妙!太美妙了!美国人听后满目惊诧,然后大笑,那笑声里显然带着很浓的嘲讽味道。

美国人告诉秦文彩等中国同行,美国是在1947年就首次在墨西哥湾成功地运用钢制钻井平台,钻出了世界上第一口海上商业油井的,并随之促使海洋石油工业风靡世界。

1947年我们中国在干什么?秦文彩一想:那时我还在晋南与胡宗南的蒋军部队展开生死搏斗呢!整个中国正在血流成河的大内战之中……

“自1947年我们在墨西哥海湾用钻井平台打出第一口商业油井后,世界的海洋石油事业发展之快,超出了我们想象,尤其是我们在中东波斯湾连续发现海上大油田后,世界海洋石油业的影响几乎可以像一战、二战那样的战果支配着人类的发展命运……”美国人谈起由他们缔造的海洋石油业时,总是眉飞色舞,趾高气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