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北狩蚀日 新版—楔子 楔子:命运的螺旋(四)

红色猎隼 收藏 4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1/[/size][/URL] 北京、这座古老的东方大陆近千年以来无可争议的政治中心,正在低垂的夜幕之中逐渐从活跃走向了平静。时钟已经指向了午夜时分,生活于这个城市之中的大多数忙碌的人群此刻也已经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沉浸于甜美的梦乡。毕竟只有更好的养精蓄锐才能面对明天更为严峻的挑战。不过也并非每一个人都能享受那一枕的安宁,毕竟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1/


北京、这座古老的东方大陆近千年以来无可争议的政治中心,正在低垂的夜幕之中逐渐从活跃走向了平静。时钟已经指向了午夜时分,生活于这个城市之中的大多数忙碌的人群此刻也已经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沉浸于甜美的梦乡。毕竟只有更好的养精蓄锐才能面对明天更为严峻的挑战。不过也并非每一个人都能享受那一枕的安宁,毕竟在那些繁华和兴盛背后,共和国依旧需要忠诚的守夜人。

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里,这条三百年来一直沉睡于东方的巨龙,终于发出了他最为雄壮的怒吼:2005年介入越南内战,成功迈出了走向南中国海的第一步;2007年协助平定印尼反政府叛乱,在马六甲海峡一侧建立了属于东南亚华人的生存圈;从驱逐日本在南洋的派遣军,到击溃印度对东盟的入侵。强大的中国终于为自己重塑了一个汉唐般的盛世。(以上故事请参见拙作《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但是面对着崛起于东亚、横跨太平洋、印度洋两洋的强大中国,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并不甘心拱手让出已经把玩了数个世纪之久的全球霸权。于是在过去的十年之中,表面上的风平浪静之下却是一次又一次剑拔弩张的暗流汹涌。随着大陆和台湾的和平统一,美国在整个东北亚地区破天荒的采取了收缩的姿态,曾经集结于韩、日两国各军事要冲的美国军队以惊人的速度在数个月内完成了撤离的动作,以至于韩、日两国的民众还没有来得及决定究竟是应该欢呼胜利的庆祝民族独立,还是如丧考纰般的与保护神们话别。但是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美国人可以放弃韩、日,但却不会放弃亚洲。

在过去的两年之中,曾经驻扎在韩国和日本的近十万美国军队最终完成了美国自二战以来的亚洲战略大调整—从东北亚的一线“遏制型”军事部署转化为以澳大利亚为依托的二线攻势部署状态。显然这是五角大楼在可能与日益强大的中国发生军事冲突日唯一可能取得胜利的战略部署计划。美国空军在远东的部队可以在远离中国大陆的距离上与数量数倍于己的中国战斗机群争夺制空权,而美国海军在第二岛链的海、空军也将抵消中国海军4艘“直辖市”级核动力航母全面成军之后对美国海军第七舰队的压倒性的优势。当然最为关键的是,美国陆军可以用逐岛防御去消耗“世界排名第一”的中国陆军,而不用象在陆地上那样承受红色铁骑的重拳猛击。

根据五角大楼的最终计划,在以澳大利亚为中心全面重新部署之后,美国军队将在下一场战争之中具备最终挫败中国军队的可能,但这仅仅是可能而已。“很多人都可以感受到风暴的来临,但是没有人可以向你预言这场风暴的规模和能量。”诚如身为美国总统约翰.歌斯特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罗恩.肖伊尔曼所言。在这场即将决定人类未来命运的战争面前,任何人都无法断言中、美这两个超级大国和他们身后所代表的阵营谁将最终胜出。或许也真是源自于这种难以预测和无尽可能,中、美两国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小心谨慎的步步为营和互相试探。谁都希望能在最终的决战到来之前,在一个次要的方向上削弱对方的力量,同时摸清对手那最终可以用于一锤定音的皇牌。

“看来你最近很少有时间下棋。”在曾经属于中国人民国防军前任总参谋长曹阳上将的棋室内,两年前刚刚由总参谋长助理调任总参谋部第二部部长的林太平少将此刻正手拈一子微笑着对着正坐在自己对面的好友总参谋部第一部副部长戚度少将说道。此刻棋盘之上“鬼谋”林太平所持的黑子已经占尽了先手,长于布局的他已经令黑子在四隅的争夺之中相成了绝对的优势,隐约已对白棋形成了四面合围之势。“应该说是你的棋力又精进了才对。”虽然局势对己方不利,但是“十三翼将”被称为“影傀”戚度却依旧气定神闲,往往看似信手应付的一子却总能令自己盘踞于中腹的大龙转危为安。

“人生如棋……可能不久之后你我便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收摊了。”林太平思虑再三,依旧选择了步步进逼。“哦!是吗?看来还是你们这些搞情报的消息灵通啊!”戚度微笑的抬起头来看着对面这位共事多年的老友,其实中国人民国防军即将组建印度洋战区司令和南太平洋司令部的消息早已在总参谋部的高层将领之中不胫而走。虽然一直埋首于心理战领域的研究和虚拟推演之中,但正如发生在他身边所有的变迁一样,戚度始终在沉默之中保持着洞若观火的冷静。

“你知道我最欣赏你哪一点吗?”面对着好友不为所动的冷漠,林太平不禁微笑着说道:“你永远是那么的冷静和超然,似乎只是一个影子,但手中却操控着控制所有傀儡的绳索。事实上你早已知道了印度洋和南太平洋战区司令部即将组建的消息,也知道谁将是中央军委内定的人选……”林太平一边盘算着如何展开那即将决定最终胜负的攻势一边冷笑着的说道。

“的确!在共和国目前的将星之中真正可以独当一面,堪以重任的不过两个人而已。只是他们两人之中究竟由谁出任印度洋战区的指挥官恐怕都……。”戚度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于共和国此前震慑亚洲的“两柄长剑”,事实上他都并不陌生。对于这两位都足以被称为帅才的共和国新一代军人,戚度深知他们的长处,却也对了解他们各自的弱点。何况在这两人之中终究会要有一人会被派往危险的印度洋战场。

“是啊!一旦战争爆发,印度洋战区将会承受美国和欧盟的从地中海和中东基地群发起的全力猛攻,而随着战争的升级,整个大西洋方向的西方海军兵力都会逐次运动过来。不停的冲击印度洋战区的防线,最终使印度洋成为共和国最有可能被敌方突破的软肋。”曾被喻为总参“西南通”的林太平一直以来都以东南亚和印度洋为主要研究方向,印度洋是连接太平洋和大西洋的交通纽带,同样也是中国通向欧非、南亚、中东地区能源、贸易的海上“生命线”。正因如此,从20世纪末印度洋方面便一直是中国国防军战略布局和预设战场的重点所在。但即便如此,当大部分中国人民国防军的大部分海、空军精锐机动力量被整合到南太平洋战区之后,印度洋战区中国军队实际上更多的将承担的是牵制和阻滞的任务,而在没有足够海、空力量支援的情况,阻击空前庞大的舰队将意味着绝对的被动和巨大的牺牲。

“如果中央真的绝对一战,那么在明年上半年之前完成两大战区司令部的构建,那么在2011年年初将是我们在南太平洋地区发动攻势的最佳时机。”戚度沉吟再三之后,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身为一名军人,但是戚度深知自己的使命是维护和平而非发动杀戮,但是如果最终战争最终不可避免的话,那么他更希望可以先发制人。早在二千多年以前,中国兵家的创始人孙子就曾说过:“守不足,攻有余”的著名论断,惟有牢牢的掌握着战场,中国才有可能在这场国运之战中最终胜出。“不愧是我军第一流的推演人才,的确在18个月之内,先敌完成战略集结,主动进攻可能是我军唯一的胜利机会。但是这样作的前提是,我们的力量不能在其他方向上受到牵制……。”林太平一边说着,一边在东北角上连应数子,显然戚度并不甘心在中腹的抱残守缺,已经主动发起了反击。

“所以你才下决心不让崔永春逃出生天……。”戚度知道今夜林太平抓着自己在此对弈的战争目的,他在等待、等待着从鸭绿江畔传来的消息。“作为一个军人,我同情他的遭遇。但是站在中国的立场之上,我们还不希望此刻的朝鲜半岛在军事上陷入失衡的状态。”林太平是在一个月之前得到了总参二部六局潜伏在朝鲜内部的同志传递回来有关朝鲜人民军内部可能会有高级将领叛逃的消息的。结合时下朝鲜的政治局面,林太平认为这一事件很可能将成为导致目前正日益严峻的朝鲜半岛局势最终不可避免的走向战争。

随着1994年7月朝鲜领导人金日成的去世,西方世界一直在寄希望朝鲜政治立场的根本性变化。在美、日、韩等国为朝鲜未来的设计几套方案中无一例外的设想了朝鲜改弦易章,向西方世界敞开国门,在同美国、日本及西方改善关系的同时,随着经济制度的变化和情报的开放,最终在政治上出现类似“东欧巨变”或“颜色革命”那样的彻底转变。但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平壤的红旗并没有如同他们所期望的那样飘落。以空前庞大的军事力量为基础,朝鲜新一代领导人金正日继续延续自己父亲的政治模式。

枪杆子里出政权,金正日如何掌握作为权力之源的人民武装力量部,无疑是金正日政权的稳定与发展的关键。由于金正日没有金日成那样的革命的或建立国家的权威。因此金日成生前就按照谨慎而严密的计划分阶段地推进着旨在把金正日安插在军队的工作。金日成于1990年5月任命金正日为国防委员会第一副委员长,1991年12月任命金正日为朝鲜人民军司令官,1992年4月授予金正日朝鲜人民军元帅军衔。这是为了使其具备国防委员会委员长所需要条件的授勋仪式。在这个过程中,金日成为了确保能够忠于金正日的军队势力,于1992年4月23日以朝鲜人民军司令官金正日的名义给664名军官晋升了军衔,并且金正日还亲手给人民武装力量部部长吴振宇佩戴了元帅军衔,给总参谋长崔光佩戴上次帅军衔。

为了让金正日掌握军权,金日成还于1992年修改了宪法,把过去只是中央人民委员会下属的国防委员会提升为“国家主权的最高军事机关”(1992年宪法第111条)。修改宪法还把过去由主席保有的所有武装力量的统率权移交给国防委员会委员长(1992年宪法113条)。并且规定国防委员会委员长具有“指导国家一切武装力量和国防建设事业”的权限(1992年宪法114条)。

可以说所有这些都是金日成生前为让金正日掌握军权而采取的努力。可以说老于权谋的这位朝鲜开国领袖的设想很完美,虽然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对于这种“家天下”的作法会会心怀不满,但是由于朝鲜人民却通过由下届的领导人担任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把国防委员会从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的军事委员会和中央人民委员会双重领导中独立出来,并凌驾于两者之上,加强自己的势力。因此正如金日成所设想的那样:虽然自己的儿子完全没有军事经验,也没有对军队的贡献,但是由于朝鲜人民的地位因金正日而得到加强,军队自然会支持他。

而为了在统制劳动党内外反体制势力的反抗中掌握军权,金日成还于1993年以韩国和驻韩美军进行代号为“协作精神”的联合军事演习为由宣布国家进入“准战时状态”。 当然实际情况是在朝鲜宣布准战时状态后,在停战线一带并未出现任何爆发战争的迹象。显然这些措施都是针对国内政治,用来为金正日掌握军政和军令权而释放的烟雾。在宣布进入森严的准战时状态,金正日成功地当选为国防委员会委员长。在1993年4月7日至9日召开的最高人民会议第九届五次会议的最后一天,他正式当选为国防委员会委员长。从而名义上完全掌握了朝鲜人民军。

因此如果说金日成的领导还是按照传统社会主义国家“以党治军“的原则,建立在个人威望和朝鲜朝鲜劳动党集体对军队的领导之上的话。那么他的继任者—金正日的权力则完全来源于依靠朝鲜人民军的支持压制朝鲜劳动党内的不满。而为了避免在自己死后出现的权力中空,金日成还通过晋升支持金正日的军队势力—即军中元老集团,事前避免权力的结构的动摇,使他们对金正日起到保护性作用。

为此金日成确立了自己儿子的政权,大肆提升了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军界元老。建立了所谓“新五虎将”的军中核心—负责军队政治工作的人民军总政治局局长赵明禄次帅、负责情报工作的人民军护卫总局局长李乙雪元帅、负责常规军事力量的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长金格植大将、负责特种作战的特种侦察局局长金大植大将以及负责整体战略的总参作战局局长朴元熙。

但是比其曾经在东北的林海雪原之中度过艰苦的游击岁月、在朝鲜战争中被几乎赶进绝路、铁腕肃反过“延安派”和“亲苏派”的金日成相比,金正日的个人威信依旧不足以驾御庞大的朝鲜人民军,虽然倾注了全力确保军队内部支持派的地位和势力。并且频繁的访问军事机关的访问。甚至从1996年开始,把人民军的建军节升格为国家节日,以振奋军人士气,竭力保证军队的支持。但是金正日的这种优待军队政策,可以说一方面是旨在赢得军队欢心的努力,却也从反面表明金正日尚未完全掌握军队。而也正是由于金正日对军方的依赖。朝鲜人民军的影响比过去得到了空前的加强,甚至开始凌驾于朝鲜劳动党之上,开始左右其国家的政权来。

可以说金正日政权的关键在于军队的支持。但是与其说金正日已完全掌握了朝鲜人民军,不如说是他将自己统治寄附于朝鲜人民军之上。不过虽然其间充斥着各种不愉快的小插曲,但至少在金正日到目前的统治之中,这种并不合理的体制依旧保持着朝鲜国家内部以及整个半岛局势的稳定。不过这种稳定显然是经不起任何风雨的。随着岁月的流逝,各种各样的迹象都表明新的变数即将终结这一恐怖的平衡。

首先是朝鲜内部政治局势的变化,虽然朝鲜最高领导人、国防委员长金正日曾一度公开表示自己能够作为朝鲜的领导人工作到80、90岁,因此禁止朝鲜朝野谈论他的接班人问题。为了避免人们对他年龄的关注,2006年11月底,金正日还曾下令取消自己每年2月16日生日的庆祝活动,只在4月15日为其父亲、已故国家主席金日成举行生日庆典活动。但是这显然是一种自欺欺人的态度,没有人可能长生不老,即便是掌握着巨大权力的国家领导人。而美国和韩国的情报机关正不断得到金正日的健康情形可能正不断恶化的消息—宣称金正日除罹患糖尿病外,心脏和肝脏也有问题。因此这种欲盖弥彰的姿态,事实上只能助长朝鲜内部对其身后事的关注热情。

关于金正日接班人的猜测主要集中在他的三个儿子身上:35岁的金正南---金正日和电影演员成惠琳(死于2002年5月)所生的长子、25岁的金正哲以及23岁的金正云-—他与舞蹈演员高英姬所生。此外,金正日的妹夫、朝鲜劳动党中央群众团体及首都建设部第一副部长张成泽也是谈论较多的金正日可能的接班人之一。但是无论由谁接班,事实上金正日都必须面对一个他的父亲曾经面对过的问题—如何取保军队的效忠。

可以说金日成在为确保自己儿子的顺利接班煞费苦心,最终得偿所望。但却也用尽了自己可用的所有方法。可以说无论是政治体制还是军队元老之中,金正日都无法重复自己父亲所创造的奇迹。而无论是朝鲜人民军还是朝鲜劳动党事实上都在等待着这位领袖身后的权力在分配。在无可奈何之下,金正日只能选择最为简单却也最为危险的方式—肃反来为自己的儿子打开一条通往权力颠峰的道路。而第一个被拿来开刀的正是负责整体战略的总参作战局局长朴元熙。

自从1994年后朝鲜国防委员会提高了总参作战局的地位之后,作战局局长甚至可以不经过总参谋长的批准,直接下达作战指示。因此朴元熙也就成为了人民军内部仅次于李乙雪、赵明禄、金格植大将的第四号人物。可以说是朝鲜人民军中的灵魂人物之一,但就是这位曾经被金正日无比依赖的将星却被在平壤秘密的逮捕,在其背后自然留下了无数的悬疑和可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