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投诉电脑技术人员

古月天龙 收藏 4 95

评此文为精D我不服.请班主解释为什么评精D?发在同一区评精B,这片字数跟第一篇差不多,在没置顶的情况下,几天点击过千,评精D,明显不公正.我怀疑这是我投诉后,班主有故意行为,这不是几百分的事,是对一个铁血人劳动是否尊重问题.我希望事不平有人管,,要不把我的同类文都改d分.因为总有一次是评错了.






[原创]色戒

我从办公室里出来,员工们埋头忙着,小雯伏在桌上,头发凌乱,几缕卷发耷拉在桌面上.还有只苍蝇停在她裸露的手臂上爬上爬下.


“小雯,小雯”我轻喊两声。一阵哭泣声悠悠传来,一向爱笑的小雯顷刻间把哭声放大,大伙都朝她看。


我走过去轻轻地拍拍她的肩,她抬起头,双眼红肿,泪痕累累。我示意她进我的办公室来一下.


我站在门口等她,小雯一进来,我就把门关上了,小雯一下抱住我,哭得更加厉害,我手上还拿着个茶杯,一下烫开水溅到我手上.怎么啦?莫非小雯昨天晚上遭遇强暴了?


我把她挂在我脖子上的手拿开,“别急,你先坐下,慢慢说。”小雯抬起头,眼里分明有一种对我的无限信任。她从口袋掏出一封信递给我。


这是一封分手信,小雯的男朋友在重庆当兵,我以前听她说过,没想到,这么快就走到了不可开交的地步.信的大意是他无法接受一个非处的女人当女朋友.这小雯也真是的,什么不好说,跟他说这个,这种事是打死不能认的.现在不是造成严重后果了吗?


我自己都还是个孤家寡人,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小雯几句.只是心里想,一个当兵的,不知小雯看上他什么了.“我要请几天假,到重庆去,跟他说清楚。”小雯抬起泪眼愤愤地说。


我心里有一种酸酸地感觉,好羡慕小雯的男朋友。虽然公司工作很忙,我还是很痛快地答应了小雯一星期的假,就凭她对我的这一份信任。


近段时间我每天的午饭都在快活林饭店解决,吃完一抹嘴,再拿一包烟,记个帐就行.等到有客人来公司,请了客,来个总清帐,我揩了不少油水,这是经理的基本权利吧。老板有我这个长客,对我也特别地客气。


我照例来了盘小炒肉,一盘麻辣豆腐,一碗三鲜汤,吃了没有三分之一,饱了。我自己掏钱的话,一盘豆付能就三碗大米饭。起身就想走,老板追过来:“倚经理,走好。”


我掏出一根香烟递给他:“还是记帐吧。”


“知道,这个不用你吩咐,你晚饭过来吃吗?”


“不一定”


“今天,晚饭一定来吃”老板一脸诡笑。


“有野货吗?”我吃过老板供应的许多野雉,野鸭,野猪,野猫。野乌龟,野王八蛋。我以为他又搞到什么稀罕的野货了。


“不是,你猜不着,来了就知道了。”还是不露破绽。


下了班,在黄一江的小百货摊前面逗留了一会,依依经过一江的日夜滋润,越发地娇美,我好后悔起初下手太慢.心里琢磨当务之急也该找个女朋友.五块钱替小夫妻卖了把马桶刷,天渐渐黑下来,一江把电灯点亮后,我觉着肚子有点饿了.和一江打了个招呼,转身向快活林走去,路上想到饭店老板的哑谜,不由加快了脚步.


沿着国道边上新开了好几家饭店,快活林里顾客三三两两不是很多,我刚在老位子上坐下,长得有点猥琐样的老板凑到了我的面前,“倚经理到楼上坐吧。”一股油烟味。


我没动,他又凑近一步,我赶紧起身上楼来到二楼包厢。


我掩上门,外面糟杂的声音轻了许多,我随手拿起摆在大圆桌上的菜谱本翻着.吃来吃去这么几样菜,难怪生意越来越差。



门被推开了,我不用抬头,知道是那个猥琐男进来了,奇怪的是我没闻到那股油烟味,倒闻到了一股女人香味。我对香气味一向特敏感。我抬起头,老板后面跟着一对十七八岁的姑娘.长得很相像,都梳个马尾巴,像学生,我肯定这是一对双胞胎。


“姐妹俩今天要把倚经理照顾好。”快活林老板看看这二位小姑娘,又看看我。见无人理他,讪笑一声,出门下楼去了。


原来是搞这么一名堂,我恍然大悟。


“过去没见过面,今天下午刚来的。”我明知故问。


这对小姑娘本来以为今天要照顾的是一老头经理,没想到要照顾的人大不了她们几岁,这么年轻,而且有些英气逼人,一下子怔住了。我见她们没回话,脑子里胡乱想了一气。


左边的她拉拉右边她的手,两姐妹一左一右坐到我的边上,我一下局促起来,坐得太近了,两边大腿近在咫尺。


我飞快地点了四菜一汤,一位下去替我办菜去了,我叫另一位给我倒杯茶.倒茶这位告诉我,她叫小珍,是姐.她妹妹叫小玲.


菜很快端了上来,两姐妹坐在对面看我吃.特别不习惯。“你们也吃点?”我真心邀请她们.


“不,不,倚经理你慢吃,我们吃过了”两人都急忙摆手,脸涨得通红。我看出两姐妹要不就是新出道不久的,要不就是在装清纯。我有点恶作剧地说:“你们把门插上。”


“啊!”妹妹小铃差点大声叫出来,人都站了起来,毕竟是晚出来几分钟。姐姐小珍站起来把包厢门反锁了。


“把酒都倒上,一起坐下来吃,等我们吃好了,再开门,我不会让你们老板进来的。”小铃见关门是叫她们陪酒,也坐了下来。


“你们老板叫你们怎么照顾我啊?”我有些轻佻地问。


“我们敬你喝酒。”姐姐小珍站起来,举着啤酒杯,一股白泡末顺着她的手滴到桌上。


一连干了好几杯,肚子饿又喝急了一些,四五杯下去,我有点醉意了,姐妹俩酒量也不好,脸都红红的,话也很多。她们初中毕业出来打工快六个月了,在好几家饭店干过,没挣到什么钱,老板叫她们干那事,她们不肯。后来是姑妈介绍她们到这里来的。


我们毕竟年纪相仿,一聊开了,笑声不断.两姐妹细看长得还可以,不高不矮,圆脸,皮肤很白很健康,胸部鼓鼓实实.话多酒也喝多.我起身上卫生间出来,见妹妹小铃撅在水槽边正在洗手,一条浅蓝灯芯绒裤子把屁股包得紧紧的,抬得高高的,走廊里灯光朦朦胧胧,也是酒壮色心.我一瞬间想到了许静,想到陈萍,想到小雯,甚至想到一江的女朋友依依,燥热无比。在后面一把把小铃抱住.感觉小玲一下子浑身僵住了.整个人很结实.


我用力把她扳过身来,疯着硬把舌头伸到她嘴里,一只手按住她的胸.小铃从开始的惊恐中反应过来,激烈挣扎起来,她可能不明白我刚才还好好的像个哥哥,怎么一下子变得像只色狼.我双手滑过她腰际,小腹紧顶着她,一只爪从后面伸进她绷得很紧的裤带,爪过处,肌肤很滑溜有一层细小的汗珠,一把捏住她的屁股.


“姐!”一声哭腔喊出来。


小珍像神兵女将一下出现,用大得惊人的力气把我和小玲分开,我原地转了好几个圈,醉眼朦朦,又把小铃抱住了,爪伸进衣领,用手背撑开胸罩,把她的肉球球捏住了,怕她挣扎,感觉自己用了很大的力气,奇怪?一动都没动,我又加了力气,捏了好几把,还是没动,我又抽出爪往裤带下伸,都摸到毛绒绒了,还是一动不动。我惊奇地一把推开怀里的人。看清旁边一人在呀呀哭,一人牙咬住下唇,狠狠地看着我。


我搞糊涂了,分不清楚那个是小铃?那个是小珍?怎么会这样?明明抱住的是穿浅蓝灯芯绒裤子的小铃,怎么后来抱住的是穿酱红灯芯绒裤子的小珍?酒劲一下过去了,浑身冒出汗来。


跑着下了楼,听到猥琐男喊我好几声,头也不回地冲出快活林饭店。


一路跑,一路想,小雯这次回来,如果她被男朋友揣了,我要追她,我才不管她是不是处女,只要是女人就行。


小玲的哭声,小珍愤怒的眼神陪我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小珍的护犊举动深深震撼着我,心里恨死快活林老板猥琐男了,我发誓今后再不到他的饭店吃一粒饭,喝一口汤。


本文内容于 2008-9-2 10:12:22 被古月天龙编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