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龙:抗战以后为何官职越做越小?

韦晓宝 收藏 45 27227
导读:贺龙(1896─1969),原名文常,字云卿,湖南桑植人。1914年加入孙中山领导的中华革命党。曾任县讨袁护国军总指挥,湘西护国军营长,靖国军团长,四川警备旅旅长,混成旅旅长,建国川军师长。1926年参加北伐战争,任国民革命军第九军一师师长,第二十军军长。1927年7月共产党决定组织南昌暴动。7月28日,周恩来再度会见贺龙,当时,还没有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贺龙向周恩来表示:“共产党叫我怎么干我就怎么干!”周恩来向他下达了率领二十军参加起义的决定,贺龙表示坚决执行命令。周恩来为起义争取到这样一支有生力量而高兴,于

贺龙(1896─1969),原名文常,字云卿,湖南桑植人。1914年加入孙中山领导的中华革命党。曾任县讨袁护国军总指挥,湘西护国军营长,靖国军团长,四川警备旅旅长,混成旅旅长,建国川军师长。1926年参加北伐战争,任国民革命军第九军一师师长,第二十军军长。1927年7月共产党决定组织南昌暴动。7月28日,周恩来再度会见贺龙,当时,还没有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贺龙向周恩来表示:“共产党叫我怎么干我就怎么干!”周恩来向他下达了率领二十军参加起义的决定,贺龙表示坚决执行命令。周恩来为起义争取到这样一支有生力量而高兴,于是任命贺龙担任起义军总指挥,与周恩来、朱德、叶挺、刘伯承共同领导起义活动。贺龙一参加革命,就成为军队中的最高指挥官。


在红军时期,贺龙结果几起几落,仍然是军队中三大主力部队之一,红二方面军的总指挥。到了抗日战争事情,八路军成立三个师,新四军一个军,贺龙是120师师长,成为四大主力部队的总指挥之一。从此以后,贺龙在军队中的地位一降再降,已经不能独立成为一个方面军的总指挥了。


在整个抗日战争期间,八路军120师与其他两个师相比,无论战斗业绩,根据地面积还是部队的扩充发展数量,都不如八路军的其他两个师,这与贺龙的领导是有关的。


其实,贺龙在1942年就已经完全不负责120师的指挥了,这一年,贺龙被中央调回延安,担任一个闲职,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司令员,就已经宣告贺龙军旅生涯的逐步结束。而这一切,始于1939年贺龙在部队中最后亲自指挥的一场齐会战斗。


这一年的四月下旬,日军第二十七师团第三联队吉田大队八百多人,携带山炮两门,机枪四挺,掷弹筒四具,还有几十辆装满弹药的大车,进行游击性扫荡,寻找八路军主力作战。


贺龙得到情报后认为,这一带八路军集中了七个团的兵力,六千多兵力,他一个大队,又是孤军深入,能够吃得下来!他下决心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在这方圆一百四十余平方公里的地域内打一场歼灭战。经过三昼夜连续作战,在数次阵地交换的激烈战斗中虽然歼灭七百余日军,却让吉田带着一百多名日军从层层包围圈中脱逃回去。这一场战斗,八路军伤亡近二千人,贺龙本人也在战斗中由于日本人使用毒气弹而负伤。


在三年解放战争中,一个曾被蒋介石出十万大洋买其头颅的军事统帅,却悄无声息,激战的战场上已经看不见贺龙的身影了,人们甚至不知道他身在何处。贺龙在这几年中,主要是做前方战场上急需的粮食、弹药、被服、金钱的筹集工作,当起了军队的后勤供应部长。


建国后,贺龙任西南军区司令员、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三书记、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任。但对他从1952年起担任国家体育运动委员会主任大家的印像是最深刻的。1954年后,他任中央人民政府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体委主任、国防委员会副主席。直到文革前,真正由贺龙主管的工作是国家体委主任这个职务。


1955年,由于贺龙在南昌起义和红军中的历史地位,贺龙被授予元帅军衔。


在十大元帅中,南昌起义中只是排长的林彪却无可争议地也被授予元帅军衔,成为在相同战争岁月中官职上升最快的一名军人。两个人在战争岁月中的一起一落,难免也会在心里留下一些影响。作为南昌起义总指挥的贺龙,对于林彪这个小子辈的军人是从来没有尊重过的。命运又让两个人娶的老婆有一点历史的渊源,成为两个人矛盾发生和斗争的起源。


延安时期,林彪娶叶群为妻,贺龙娶薛明为妻。


叶群来延安之前,曾在国民党控制的南京一家电台当播音员,参加过C.C派举办的演讲比赛,凭着巧舌利嘴获得了第一名。与此同时,她还与一个叫“战斗”的C.C系外围组织有来往。薛明了解叶群这一段历史。


1943年延安整风期间,林彪去重庆参加国共谈判,贺龙也离开了延安。薛明重提往事,要求叶群真实地向组织上交代这一段历史。叶群感觉很委屈,又吵又闹,认为是薛明有意陷害她。薛明为了证实自己揭发的事情是真的,硬是把叶群拉到了当时中共中央组织部的王鹤寿部长面前,当面要叶群承认。


这场风波给林彪和贺龙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难免在他们本来就不和谐的关系上产生影响。贺龙有一次还亲口对林彪说:“你老婆有问题,是薛明揭发的。揭发得好。你要提高警惕。我老婆有问题,你老婆也可以揭发嘛。”


林彪当时的地位还根本不能和贺龙相比,只能以他特有的缄默,微笑而过,没有表态。


此后不久,在中央高级干部整风时,贺龙直接向林彪发难,他向毛泽东反映在1937年国共二次合作时林彪对蒋介石抱有幻想,立场不稳,林彪曾公开表示,“与蒋谈判时,要多说些好话”。没有在延安参加整风的林彪后来也知道了此事。


所有这一切,林彪都看在眼里,听在耳里,记在心里。“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当林彪成为权力中心的第二把手时,他可是要出一出过去受到的这些窝囊气。林彪首先要收拾的就是从来不把自己看在眼里的贺龙。从1966年开始,林彪通过不同的场合和渠道,到处煽风点火,骂贺龙是“大土匪”、“大军阀”、“定时炸弹”、“里通外国”、“派人向毛主席盯梢”。林彪还说,“贺龙到处插手,总参、海军、空军、政治学院都插了手”,“贺龙到处搞夺权,搞山头主义,扬言不怕轰……”林彪的目的是先要制造舆论,并乱贺龙的方寸。


贺龙与毛泽东交谈


在林彪的指使下,吴法宪、李作鹏亲自写了揭发贺龙的材料。为了加重份量,林彪、叶群还诱使中央军委办公厅一干部写诬告信。信的内容虽然零碎,但在那个年代里,这信的字字句句都浸透了毒汁。这里姑且摘引信中的几段,以窥一斑:


一、罗瑞卿家里的办公桌玻璃板底下,压着一张照片,其中有贺龙、薛明、罗瑞卿、郝治平四人合影,但没有主席的照片;


二、我觉得贺龙与罗瑞卿、彭真、杨尚昆反党分子来往很密切,他们经常密谈,常去他(贺龙)家里的人神态不正常;


三、贺龙本人房间里,亲自保管着一支精制进口小手枪,夜间睡觉时常压在自己的枕头底下,外出带上。不知为什么;


四、他对警卫人员的教育不是以政治挂帅,而是业务挂帅。如教育人家如何将枪法练好,并要求每个警卫人员要练得百发百中;


五、听说体委自动销毁一百二十部电台,此事甚为可疑;


六、据说贺龙家曾经在电话上安过一个窃听器。


吴法宪、李作鹏等人的检举信送到林彪办公室后,林彪立即广为印发,并送呈给毛泽东。


9月14日,中南海游泳池。毛泽东挥臂畅游。池边椅子上坐着贺龙,在他面前茶几上堆着一叠检举信。


“主席,您看……”


“你不要紧张,我对你是了解的。”毛泽东宽慰贺龙,“我对你还是过去讲的三条:忠于党,忠于人民,对敌人斗争狠,能联系群众。”



“那我去找吴法宪谈一下吧?”贺龙请示说。


“有什么好谈的?”毛泽东不以为然地说,“你不能找他们,不能承认上面的事情。我当你的‘保皇派’。”


9月19日,耳听中南海外“打倒贺龙”的口号声愈来愈高,毛泽东也知道了是林彪在亲自收拾贺龙,为了让自己的这位接班人有一点成就感,又急需林彪对文革的支持,便改变了初衷,建议贺龙去拜访林彪,“征求有关同志的意见”。


在会客室,深不可测的林彪话中有话,他对贺龙说:“你的问题可大可小。今后要注意一个问题:支持谁,反对谁。”


从来没有把林彪看在眼里的贺龙绝对不可能向林彪屈服。贺龙口气很硬地说:“谁反对毛主席,我就反对谁!”会谈的气氛相当不好。


这一酷似双关语的回答,这对自己毫无尊重的态度,使林彪下定决心要置贺龙于死地。他想起他们以前的裂隙和冲突,林彪觉得贺龙太可怕了,自己不能手软。但实在没有什么更充分的理由来整倒一生简单的贺龙。具有战略头脑的林彪心生一计,把贺龙与当时社会上流传甚广关于彭真等人所谓“二月兵变”联系起来,以便借“红卫兵”之手除掉贺龙。


何谓“二月兵变”?


1966年初,北京军区为辅导民兵进行军事训练,特地组建了一个卫戍团。因为一时找不到营房,而北京各大学都有一批空房,卫戍区便派人到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联系借房事宜。


部队借房本是经军委同意的一件普通公事,但是在当时“否定一切”、“怀疑一切”的气氛下,北京大学团委的一名干部将此事与《二月提纲》联系起来,怀疑另有意图,贴出了一张《触目惊心的二月兵变》的大字报。


大字报一经贴出,内容便不胫而走,哄传开来,越传越真,越传越玄。林彪火上浇油,煞有其事地向中央“文革小组”披露了“贺龙私自调动部队搞二月兵变,在北京郊区修了碉堡”的消息。于是乎,子虚乌有的“二月兵变”从林彪口中一出,便成了有组织、有计划的行动了。


“贺龙有问题,你们要造他的反!要把贺龙端出来!”在林彪、江青等人的煽动下,盲目的群众冲动起来,他们抄了贺龙的家,贴了贺龙的大字报,到处披露贺龙的“罪状”。无论贺龙转移到哪里,哪里就会有“揪斗”的人流。林彪不失时机地把贺龙的行踪全部透露给不明真相的“红卫兵小将”们。最后,竟连周恩来也都保护不了贺龙。贺龙被秘密迁居到北京近郊的一片山区。


半年过后,1967年夏天,贺龙的居处又为林彪所控制。9月,贺龙被列为专案进行审查。在经历了林彪政治上、精神上、生活上的迫害之后,1969年6月9日,贺龙含冤离开了人世,终年73岁。在整容时,护士怎么也合不上贺龙那双怒睁的双目。


林彪垮台后,毛泽东非常痛惜贺龙的去逝,再一次作了自我批评,他说:“都是林彪搞的。我听了林彪一面之辞,所以,我犯了错误。”真不容易啊!从1973年2月,毛泽东说:“我看贺龙没有问题。”


在贺龙的追悼会时,薛明这样叙述说:“事先,我不知道总理会亲自来参加。突然,休息室门外,传来了总理的声音,他大声叫我:‘薛明,薛明啊!’门被推开了,周总理走进来,我连忙迎上去,扑在总理的怀里。总理抚着我的肩膀,声音颤抖地说:‘薛明,我没有保住他啊!’说完,眼泪刷刷地流了下来。我望着总理那被疾病折磨得消瘦的脸颊,感动得只说了一声:‘总理。感谢你对我们全家的关怀……’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这时,晓明走进来,说:‘周伯伯,你要保重身体呀!’总理缓缓地说道:‘我的时间也不长了!’顿时,整个休息室里的人都失声痛哭。在追悼会上,周恩来悲从中来,向贺龙遗像一连鞠躬七次。


文章的最后,再记录下贺龙几个永远值得记忆的片断


贺龙曾经对想分裂红军的张国焘说:“当你是共产党员的时候,我还是个‘军阀’;现在,我做了共产党员,你反而变成了军阀。你张国焘是人变猴子,倒退了!”


毛泽东在延安与江青的婚姻,其他在中央的领导人不支持,不反对;只有两个人支持,除康生以外,就是贺龙的支持,贺龙说:“堂堂一个大主席,讨个女人有什么了不起,谁再议论我枪毙了他!”。


贺龙生命的最后时光是住在301医院,临去逝前,贺龙听到猪叫声,他对薛明说:“好想吃一口猪耳朵”,这位老人革命一辈子,最后的心愿是这样简单,却被那些看守拒绝了。 (本文来源:台海网 )


4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贺老总的威望原来是极高的,否则就不会成为林彪首先要搞倒的对手了,他的存在对林彪来说是极大的威胁.

说他战争期间功劳不突出,那是他分工重点不在战场上了,他已经成了中央及边区的奶妈了,没有威望能在艰难时期搞保障吗?

热爱群众,发展全民健身,开展大练兵,解放后他对中国人民及军队贡献仍是极大的.

那时的人民也是相当尊敬怀念贺老总的,文革刚结束,贺老总的影视作品就出来多部,这是其他人比不了的.但时间淘去了一些历史痕迹,现在的人已经淡忘和不了解曾经的事了.

本文内容于 2008-9-3 17:43:44 被一鹤飞天编辑

 以下是引用我是玄字辈的 在第45楼的发言:
打战一般,又不是嫡系

贺龙打仗一般?你看看红二、六军团史就知道贺帅的军事指挥才能!中央红军如果不是贺龙的二、六军团配合和牵制,能顺利跑到陕北?别不懂在这瞎胡说!

可惜了贺帅,在红军时期乃至抗战中的120师,都是起着策应、救火的作用,结果给人造成个不会打仗的名。毛泽东曾比喻他为岳飞!蒋介石在红军时期买他的人头可是标价最高人之一呀。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