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之王(原名:精武王) 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五章 梅津和美智

李伟新 收藏 1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size][/URL] [内容简介] 仿佛嗅着一股狐香,他七拐八拐,走到邕江边。站在江边,他有点犹豫,拿不定主意是该往上游走,还是往下游走。闭上双眼,他深吸一口气,灵魂仿佛飘到火星去一样,瞬间十万八千里地在邕江上下游转了个来回。他不知道灵魂是否有电波,这灵魂的电波是否遇到了美智子的灵魂。当他的灵魂往邕江上游飘忽,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3.html



美智子就在南宁。梅津贞夫就像看到一朵樱花,从自己的心底盛开,心情顿然怒放。

匆匆洗好澡,穿上衣服,他悄悄地走出第五师团的总部。

仿佛嗅着一股狐香,他七拐八拐,走到邕江边。站在江边,他有点犹豫,拿不定主意是该往上游走,还是往下游走。闭上双眼,他深吸一口气,灵魂仿佛飘到火星去一样,瞬间十万八千里地在邕江上下游转了个来回。他不知道灵魂是否有电波,这灵魂的电波是否遇到了美智子的灵魂。当他的灵魂往邕江上游飘忽,便显得特别的兴奋。

上游,美智子定是在上游。

他坚定地想。

一个转身,双脚就朝上游腾云驾雾起来。

几年了,和美智子几年没见了。他曾希望自己忘记美智子。他很清楚,特工间的恋情是没有结果的。尤其是各奔西东之后,不仅情感会渐淡,且生死两茫茫的感觉,会令人变得无望,从而抱着一种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心态,有乐且乐了再说。但奇怪的是,他越想忘记美智子,越无法忘记。当他一生出这个念头,身上的骨头马上弥漫出一股狐香,一个个美智子的身影,即随着狐香在他眼前飘动,使他念得心酸,想到心痛。三番几次之后,他再不敢生出这种念头,该想便想,顺其自然。

同伴拉他去乡村寻猎村姑,开始,他还拒绝。但被喊得多了,他觉得自己不去,就太不给面子同伴了。

他记得在黑龙江的时候,他去过一回。

大白天的,他们几个人硬生生将一个村姑掳入林子,对村姑强行奸淫。

当村姑被扒光衣服之后,他看到村姑身材丰满,肌肤腴白,心里马上升起一团欲火。

可当他的目光碰到村姑的目光,他立马感到村姑目光对他的鄙视。心中的欲火刚升起一阵,就熄灭了。随之是美智子的狐香升起,美智子对他的一脸讥嘲。

“上啊,贞夫。”同伴喊他,“我们专门要让你开开斋的。”

他“嗯”了一声,头却摇了。

“嘿嘿,真个老夫子。你不上,我们可上了。”同伴盯着被按在地上的村姑,得意地道。

令他想不到的情景却发生了,当一个同伴压到村姑身上,强行亲吻村姑,村姑突然嘴一张,就将同伴伸入村姑口中的舌头硬生生咬断了。同伴惨叫着跳了起来,捂着满是血的嘴,狂奔狂跳。

其他同伴拔出枪,还没开枪——

只见村姑“卟”地吐出一截舌头,然后目光寒寒地扫了他们一眼,“咔”的一声,竟然将自己的舌头咬断了。

他愣了一愣,村姑使尽力气,将咬断的舌头猛地吐出,断舌朝他射来,他赶忙闪开。

同伴的枪响了。

他虽然避开了村姑吐出的舌头,但衣服仍被村姑吐出的血溅到了。

村姑死仍不瞑目,仍冷冷地盯着他们……

“倒霉,倒霉极了。”同伴丧气地道。

他听出言外之意:他们第一回和他出来,就碰到这样的倒霉事。

果然,自这事之后,同伴再没请他一起去掳良家女子。

他觉得美智子在看着他。这令他感到很激动,美智子的心还是有他的,否则不会时常出现在他心里。

话说美智子沿江而下,开始她还挺开心的,觉得自己终于逃出了生天。可船行了十来里地,她的背脊突然一寒,好像被飞刀插着了一样。

想到飞刀,她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寒颤之后,她又恼又恨,咬牙切齿地想:等捉到龚破夭和那瘦猴子,绝对要剁他们千刀万刀,以报失去双耳之仇。当然还有头上的美发。

对啊,他俩干嘛不杀我呢?

美智子突然想。

不杀我的目的是什么?

要我来做饵,诱出冈本?

冈本那么爱我,我被削掉双耳,痛的是肉,他冈本痛的定然是心。冈本心一痛,绝对会来找我。

这么一来,不就上他们的当了,冈本不就有危险了?

冈本,我的亲亲,我可不能让你掉一根头发。

这么想着,她的心就急了。

心一急,便觉得船行得太慢,她三划两划就划到岸边,弃船上了岸。

上了岸,美智子急喘一口气,马上就拔腿而飞。只要到了南宁城,她就安全,冈本也会安全。

南宁城不远了。

她已隐隐约约看到了南宁城零星的灯光。

但她不敢怠慢,寒嗖嗖的背脊告诉她,龚破夭他们越追越近了。

冈本,我的亲亲,你千万不要出城来找我哦。我能逃脱他们的追踪的。

美智子心里不停地道,希望冈本能接收到她这个信息。

人一急,尤其是为情而急的时候,就会顾此失彼。当她美智子心切着冈本,她腋窝的狐臭,即刻就由淡而浓,像母狗一路撒下尿尿,留下路标一样。

这也就是龚破夭轻易就嗅到了她美智子的气息的缘故。

“这骚娘儿,气味就是骚。”李绍嘉也禁不住道。

龚破夭没有吭声,他已加快了追踪的速度。

南宁城的灯光已在隐隐闪烁。

目测了一下距离,不过是三四里之遥。

进了城就不好办。

他们在今村均的总部炸开了窝,今村均岂能不全城戒严?

李绍嘉一看龚破夭加快了速度,心里也就明白了龚破夭的意思,不由使出浑身的劲,紧紧跟在龚破夭的后面。

追出里把地,龚破夭目光一闪:美智子的身影闪入了他的眼帘。

美智子跑得十分疯。

是不顾一切地疯跑。

这婆娘还真聪明。

龚破夭心道。

美智子回头看了一眼,也看到了龚破夭和李绍嘉的身影。

相距不过数百米。

美智子不由心急如焚,虽说离南宁城不过两里地,但以龚破夭的速度,绝对会在她到达南宁城之前追上她。

不知是绝望,还是什么,美智子突然希望冈本出现了。冈本的功夫到底有多深,她也不太清楚。冈本从没和她交过手。但在上海的时候,冈本带她去过一些武馆。冈本只和馆主握了握手,馆主对他便十分客气,敬为上宾。

不用说,在握手的时候,他们已经过了招。

后来,她在夜里蒙上脸,悄悄潜入那些武馆,与馆主过招。不过三几招,她要么被踢倒,要么被摔到几丈远,只能狼狈而逃。却逃得开心,因为她知道了自己的情郎,是个功夫了得的人。

了得到什么地步,她虽然也拿不准,但她觉得,应该可以对付龚破夭。

然而,这种想法一闪而过之后,她就大骂自己没骨气。在冈本眼里,她什么时候输过给别人呢?

冈本爱她,当就是爱她巾国英雄一样的刚烈、勇猛。

当冈本救了她,也许就是不爱她之时。

一想到会失去冈本的爱,美智子的心就隐隐的痛。

不,宁死也不能失去我的亲亲。

心一硬,美智子的心间即刻涌起了一股豪情。她相信,当风本知道她是为她而死的时候,定然会对她生出百倍的爱,将她爱入永恒。

当她抬起头,目光朝南宁城深望,一个影子突然跳入她的眼帘。见到这个影子,她差点没惊叫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