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边发生的故事 主要人物名称 论热带山岳丛林地作战的几点事宜

是我好 收藏 2 7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3/[/size][/URL] 论热带山岳丛林地作战的几点事宜 在浓密的热带雨林中植被茂密,林木聚生的热带山岳丛林地,多分布于赤道两侧,南北纬30° 间的山林地,如亚洲的马来群岛、中南半岛和中国云南、广西、广东、台湾等地的南部山区。其山高坡陡、沟深谷狭,林密草深、藤葛攀缠、气候湿热、晴雨无常,人口稀少,语言复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3/



论热带山岳丛林地作战的几点事宜


在浓密的热带雨林中植被茂密,林木聚生的热带山岳丛林地,多分布于赤道两侧,南北纬30° 间的山林地,如亚洲的马来群岛、中南半岛和中国云南、广西、广东、台湾等地的南部山区。其山高坡陡、沟深谷狭,林密草深、藤葛攀缠、气候湿热、晴雨无常,人口稀少,语言复杂,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各异,经济文化不发达,虫兽繁多,常有传染病流行,岩溶地区多溶洞、溶斗和奇状山峰。其复杂的自然环境对军事行动有特殊的影响。 少有不慎就会要了作战人员的性命。下面来追寻一下,历史上有关热带雨林中作战的简单例子。


热带山岳丛林地作战 - 历史追溯


热带或亚热带山岳丛林地作战,在历史上可以追溯到冷兵器时期,分进攻作战和防御作战。


冷兵器时期,在热带山岳丛林地,进攻时常采用象阵攻击或围困迫降战术,消灭顽敌;防御时依托山寨,采用陷阱、绊索、滚石等方法杀敌。17世纪,中国清朝军队在云南境内就曾多次进行较大规模的作战。


热兵器时期,运用奇袭战法,以火力和白刃格斗实施进攻;依托阵地,设置各种障碍物,以火力结合伏击战法,抗击敌人的进攻。1945~1954年的法越战争,使大规模的热带山岳丛林地火力战、游击战、奇袭战、阵地战的战法得到进一步发展。


20世纪后半叶发生的美越战争及中越边境作战是现代热带山岳丛林地作战的范例。



1960年代后,美越战争中,敌对双方通常在旱季进行较大规模的作战。在此期间,战役的合同性提高,以夺取或保守战略要地(目标)为主要内容;作战空间扩大,战役持续时间和间隙较短;空袭与反空袭、封锁与反封锁的斗争十分激烈;化学武器、燃烧武器和爆炸性障碍物得到广泛运用;游击作战、特种作战和机降作战与反机降作战得到很大发展。


在1979~1989年长达10年的中越边境作战中,中越双方军队在广西、云南边境的山岳丛林地展开了殊死搏杀。作战中,突击、合击、迂回、包围、火力拦阻、压制、反冲击、小分队伏击、阵前出击等战术手段都得到了灵活运用。


随着高科技武器的发展与应用,战场侦察手段的改进,指挥控制手段的自动化,诸军种、兵种在热带山岳丛林地协同作战的空间、规模将更加扩大,速决性将更加突出。 下面讲热带雨林山地作战的意义及影响。热带山岳丛林地作战 - 战行动的影响


树高林密,雨雾缭绕,视、射界受限


热带山岳丛林地高达80%的植被覆盖率对光学侦察器材、热成像系统、雷达等高技术侦察设备有一定的影响,使其功能得不到充分发挥;加之在雾霾、烟云、降雨等条件下,激光、红外线强度的衰减相当严重,激光通过1km厚层的大气,其能量衰减90%以上,通过5km的有雨地域,能量仅剩1.8 %;红外光通过大雨距离300m,能量衰减50%,不便于观察、指示与接收目标;再则,大气中的水汽、尘埃和气溶胶粒子多,对可见光和红外线的散射、吸收作用大,使侦察器材和夜视器材的效果比原有效果降低了 20%~50%,卫星、雷达也难以有效地侦察地面目标。如在越南战争中,美军为侦察越共的行踪曾经调用了大批先进的侦察器材,但实际效果甚微,其中,美军对“胡志民小道”轰炸的失败就是很好的见证。此外,能见度不高也会影响射击效果,妨碍充分发挥技术兵器的作用。坦克在丛林地作战,由于植被茂密和雨、雾的影响,发现目标和判定方位困难,不便于及时准确地捕捉目标,如果没有步兵、工兵的配合,很难单独行动。如在中越自卫反击战中,某军坦克团在兵哥勘高地支援步兵的战斗中,前期受丛林地地形、气候的影响,没能达到战前预期的效果;后期在步兵准确的目标指示下,摧毁越军30多个坚固目标,很好地支援了步兵的战斗。


道路崎岖,路少质差,不利部队机动


道路是军队实施机动和进攻的重要条件,军队机械化程度越高,对道路的依赖性越大,尤其大兵团坦克机械化部队,离开道路行动困难,甚至无法机动。这在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远征军赴缅甸参战时和美军入侵越南时就已得到了印证,因此,坦克、装甲车辆在热带山岳丛林地不能大量集中使用。并且,热带山岳丛林地山势陡峻连绵,多峭壁断崖和雨裂冲沟,山岭平均坡度超过40 °,构筑道路的工程量大,不便于使用机械作业;构筑道路多沿河傍谷而建,道路崎岖狭窄,多系土质和沙石路面,路况复杂,多隘路、险道,坡陡、弯多,缺乏迂回路,雨季泥泞难行,一旦发生塌方、泥石流或敌实施工程爆破就会使山体崩塌而堵塞道路,行进的车队难以迂回或调头。在中越自卫反击战中,越军就常常在我军行进公路两侧的重要地段上,凭险据守,以火力进行袭击,阻碍和迟滞我军前进。如果进行越野机动则需要穿林、过河,有时还要砍伐树丛开路前进,人员体力消耗大,机动速度慢,判定方位困难,易迷失方向。 1979年3月4日凌晨,步兵某团在迷迈山地区进行战斗时,由于尖兵连在夜间按图行进的本领不过硬,掌握方向不准,多走了2km的路,致使主攻部队未能按时到达指定位置,延误了进攻发起时间,造成友邻部队不必要的损失。


河溪纵横,地形复杂,指挥协同困难


热带山岳丛林地群山、河流、村落、灌木林、水网稻田地等地貌、地物相互错落,地形极为复杂, 对军队的作战指挥与协同造成很大的影响,特别是对通信指挥的影响更甚。山岳丛林地多雨潮湿,通信器材元件容易受潮、霉变、损坏,从而导致技术性能降低,通信距离缩短甚至失去通话效能,使无线通信效果降低;在相阻隔地段,超短波通信难以沟通;有线通信的线路架设、维护、撤收和转移不便,使有线通信难度增大。如1979年2月26日,步兵某团在650高地地区的战斗中,由于通信手段单薄,简易通信受气候的影响,基本无法使用,导致执行穿插任务的分队在执行任务时困难加大,对作战指挥有一定影响。受诸多因素制约,在热带山岳丛林地作战组织协同也较为困难。一是部队机械化程度的提高和地形的限制构成了矛盾,给组织协同带来很大的困难。二是地形复杂,炮兵很难找到合适的发射阵地,火力机动的灵活性、快速性和打击力度会明显降低。三是诸军(兵)种协同作战时,冲沟峡谷易分割步兵、坦克战斗队形,各作战攻击群难以准时到位,整体协同不能正常进行,影响整体作战能力的发挥。四是部分地区地物、地貌变化大,许多现实地形与地图不相符,参战部队即使事先在地图上、沙盘上反复进行协同演练,熟悉协同事项,到实际作战时的情况也可能会发生改变,给作战行动带来意想不到的困难。因此,在热带山岳丛林地军队若想实现“迅速、及时、准确”的指挥协同有很大困难。


地势险要,气候多变,保障任务艰巨


丛林山区人烟稀少,物资缺乏,军队补给几乎全部要靠后方供应,而热带山岳丛林地山岳连绵,地势险要,天气多变,易导致交通中断,军需物资腐蚀、霉烂,人员发病率增高,这一切需要更多的物资供应和技术保障,从而无形中增加了后勤、装备保障任务的艰巨性。如1944年3月8日,日军以5个师、10万人分3路,企图夺取盟军反攻基地依姆法尔,因后勤保障仅完成18%,各部队仅带了2~3周的口粮,牵上大群牲畜(牛、象2万头,山羊数万只),沿途用牲畜运输,吃完粮食再吃牲畜,企图以这种原始补给手段支持一个月,但经 20多天艰苦的丛林行军,马匹死亡过半,牛羊几乎殆尽,还未开始反攻,粮食就已耗尽,只好以芭蕉心、菠萝根和野菜等充饥,陷入了绝境。战后,日军总结此战役时指出:这是“轻敌和忽视补给所造成的”。而1979年3月1日我陆军某师在组织广渊地区进攻战斗时,由于广渊地区地势复杂,给后勤保障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为此,在战斗中,该师由一名副师长和一名副政委直接领导后勤工作,加强后方的组织指挥,调集了步兵、高机、防化各一个连担任后勤警戒防御、装卸勤务,同时加强从国内调集的民兵、民工 1760人携担架400副参加后勤保障工作。据战后统计,总共前送各类弹药22 6373发,后运伤员161名,有力地保障了这次战斗的胜利。


虫兽繁多,疾病流行,非战斗减员多


有一句丛林格言说到:“要战胜敌人,先战胜疾病”。山岳丛林地植被茂密,有毒植物四处滋生,虫兽繁多。杂草丛生及温热的环境利于霍菌和病源微生物大量繁殖,致使各种疾病流行。如痢疾、疟疾、肝炎、勾端螺旋体、乙型脑炎、恙虫病、霍乱和各种虫咬性皮炎,还有由于疲劳、潮湿而引起的综合疲劳症和“三烂”(裆、脚、手)等,致使部队士气容易低落,甚至出现大量非战斗减员,严重削弱部队战斗力。1944年,在东南亚作战的英军中,因疟疾住院的达19万人,而战伤住院的仅2万人。1944 年,参加依姆法尔战役的日军,由于忽视丛林伤病的急救与防护,一味强调唯意志论的“武士道精神”,战斗中几乎100%的人员都患了疟疾,仅因疾病减员即达3万余人。法国军队在侵越战争的1945~1950年中,患疟疾、痢疾的人数占部队总数的42.2%,病死的人数为战死人数的4倍。1965年在越南德浪河流域作战的美军,疟疾发病率高达60%。据统计,美军在越南战争期间,通常情况下,非战斗减员为9%,其中患疟疾、热性病和痢疾等病的占3%。据原昆明军区对参加1979年自卫还击作战的部队调查,部队病员与伤员的比例最高达到5∶l。 下面再介绍 在热带雨林中的攻击及防御运用和效果


热带山岳丛林地作战 - 攻防中战术的运用


依据热带山岳丛林地的环境特点和其对作战行动的影响,热带山岳丛林地进攻作战通常运用以下战术。


梯次编组,连续突进


在山岳丛林地作战, 进攻方一次不可能投入较多的兵力。多梯次编组、连续突进是为适应地形,针对敌纵深梯次部署特点提出的。它既可解决兵力拥挤,又可使攻击保持强大后劲。多梯次编组就是不局限2个或3个梯队,而在地形狭窄的地段使用合成分队攻击,多梯次轮番攻击,连续突进。1979年2月17日,陆军某师在支马、龙头地区进攻战斗中,以7∶1的兵力和10∶1的兵器,形成兵力兵器上的绝对优势,采取梯次编组,波浪式攻击的方式,对敌防御阵地实施多路穿插,连续攻坚,各个歼敌,在短短的10 个小时内就完全占领和控制了支马、龙头地区,给南亚小霸以迎头痛击。


划分区域,责任包干

沿通道攻击,连续突进,在攻击方向上通常没有谁是主攻,谁是助攻之分,各梯队都有攻击、搜剿的双重任务。在给各梯队规定任务时,应以通道为轴线,首先明确攻击任务的纵深,而后明确向两翼卷剿的正面宽度,构成各梯队以通道为经线,以任务纵深为终点,以向两翼卷剿的正面宽度为纬线的歼敌区域。各梯队在自己的歼敌区域内,根据上级所规定的时间,包突破、包搜剿、包歼敌、包占领。这一战法能有效地歼灭敌人,巩固占领地区和后方,制止敌自由聚散与我周旋。1979年2月18日,步兵某团在540高地地区的进攻战斗中,根据战区地形和越军作战特点,采取了先围后打,先割后歼,力争全歼的战斗部署,给各攻击方向上的攻击部队划分了区域和任务,战斗打响后,各攻击部队对预先划分区域之敌,实施割而围之,围而歼之,共毙敌403人,俘敌13人,缴获轻重武器60余挺(门),枪弹40000余发。


超越发展,两翼卷剿


是指前梯队纵向突入任务终点后,迅速向通道两侧卷剿,让出通道;后梯队顺突破口立即超越前梯队,向自己的目标攻击。此时, 前梯队尚未完成进攻任务,正在横向搜剿,后梯队就超越攻击,在同一时间内,前梯队横向卷剿,后梯队纵向突击, 变一面攻为三面攻,变层层剥皮为中心开花,多方向攻击。这种先突贯,再卷剿的“钻心”战术,既利于同时展开较多的兵力,有效增大攻击面,又能加快攻击速度,能使战前的冗长队形在战斗开始后,展开较多的兵力于多方向发挥威力。1979年3月9日,步兵某团在坤子东南地区进攻战斗中,由于战区地形属于谷地,在攻击过程中,先头梯队始终处于三面临敌,该团指挥员果断指挥先头梯队部分攻占谷地中一无名高地牵制守敌,掩护大部分兵力向两侧攻击,后续梯队则超越先头梯队继续向前攻击,变一面攻为三面攻,变被动为主动,为战斗的最后胜利奠定了基础。


打剿结合,夺保同步


山岳丛林地进攻,必须打、剿紧密结合,才能全歼敌人,巩固占领地区。这是与一般地形进攻战斗的又一不同之处。无论是沿通道攻击还是在其他方向夺取要点,敌方被歼一部分后,可能会分散钻进洞穴、丛林之中,也可能退守坚固工事,这是惯用的游击战术,其目的是为了保存实力,寻机再战。因此,必须重视搜剿作战。一是断敌退路,先围后剿,防止敌方利用间隙逃跑和接应突围。二是注意控制要点,卡住山垭口(要道),以要点为依托,组织好搜剿火力和协同作战。三是注重割裂各股潜藏敌人的联系,制止其机动和合股,同时还应防止其从侧后袭击搜剿部队。1979年3月9日,步兵某团在攻占茶灵以南景办地区以后,由于战斗中被打散的部分越军仍然依托洞穴负隅顽抗,对我构成很大威胁,团指挥员决心对顽抗之敌进行搜剿,以确保阵地的巩固。搜剿战斗于3月9日8时开始至3月10日的18时结束,共毙敌 65人,俘敌25人,缴获轻重武器20余挺(门),枪弹7200余发,完全控制了景办地区。 空中攻击,立体封锁 使用攻击直升机打击敌方:一是实施空中攻击。使用攻击直升机以火力直接配合各梯队的突破,夺占要点,突击通道两翼的敌集团目标。二是实施立体封锁。以运输直升机运载步兵在指定地区实施机降,夺取纵深目标或以攻击直升机实施定点突击,断敌退路,阻敌增援,实施立体封锁。在美军入侵越南的战争后期,美军曾从国内调集了大量武装直升机到越南战场,每次实施战斗时,都以武装直升机实施超低空攻击来掩护步兵的行动,在战斗中起到了较好的效果,无奈美军大势已去,只能是以仓徨的撤离越南而结束战争,但其利用武装直升机在山岳丛林地作战中,实施立体攻击,却对我们是很好的启迪。


分割牵制,削弱敌人


沿通道攻击应防止“牛抵角”,积极设法削弱敌人之强。因此,应切断攻击目标与外部的联系,实施多方牵制,造成有利的攻击态势。一是灵活牵制。各攻击梯队在兵力使用上要实施多路多方向攻击,立足于以次要兵力牵制住更多敌兵力,保障主要突击分队的行动。二是多路穿插。由于地形条件的制约, 长距离、大兵力穿插受限, 应将小分队实施短距离多路穿插作为主要方法,充分利用地形隐蔽、敌防御间隙大等有利条件,广泛运用穿插战术,占领敌纵深内有战术价值的目标,将敌分割包围,各个歼灭。三是火力分割。在不易或不宜使用兵力穿插分割时,应运用炮兵、航空兵或攻击直升机以火力分割敌防御部署。1979年2月 17日,步兵某团在班腮地区进攻战斗中,针对越军沿公路两侧防守,点多线长,兵力分散,相互支援困难的弱点,同时展开5个连的兵力,分5路插向敌翼侧和侧后实施攻击,切断越军退路,阻敌增援,而后集中2个营(欠一个连)和全团2/3的随伴火炮,以相当于敌人5倍的兵力,对正面的越军进行分割围歼,激战11小时15分钟,一举歼灭越军200余人,控制了整个班腮地区制高点。


卡口制道,阻敌突破


在现代条件下的山岳丛林地作战中,道路和要点将成为争夺的焦点,只有夺占或扼控要点,才能确保防御的稳定性或便于发展进攻。


卡住口子


集中兵力于口子上,使兵力与地形、工事、障碍融为一体。1984 年4月30日,我步兵某团的1营和3营分别担负了485高地和467高地的防御任务,485高地和467高地分别位于公路的两侧,恰似两扇大门紧紧地把守着公路, 1营和3营采取兵力前置、少摆多屯、梯次配置的防御部署,以点制道,利用这两个制高点打退了越军近30多次冲锋,打死打伤越军400多人。


扼守要点


依托要点阵地,以顶、拖、反紧密结合的战术手段,削弱敌人的锐势,歼灭敌人。在中越边境反击战的后期防御战斗中,我军就是依托老山、法卡山、者阴山等要点阵地进行防御,牢牢地控制着边境线,使越军只能望山兴叹。


封闭突破口


当敌突破前沿,防御方的部分阵地被敌占领时, 必须调整部署,封闭突破口,制止敌人向纵深扩张。在1984年老山防御战斗中,前沿阵地曾经几次易手,但我军始终以积极的行动封堵突破口,制止越军向纵深扩张,坚守着祖国每一寸神圣的领土,最终取得战斗的胜利。


积极组织袭扰


在一线防守区前面的掩护区或游击区以合成小分队袭击的方式,扰乱、迟滞、消耗敌方,减弱敌进攻势头。在1984年4月29日某步兵连对 237高地的袭击战斗和1984年5月11日某步兵连对148高地的袭击战斗都是采取这样的方式,取得了可喜的战果。


多法并举,攻势耗敌


热带山岳丛林地防御作战,需要在有利条件下积极大胆地实施攻势行动。


阵内伏击


伏击具有突然性、主动性,可以逸待劳,节省兵力,歼敌于运动中,对于制止敌战役扩张、稳定防御具有积极的作用,是山岳丛林地良好的隐蔽条件下易于实施、最有效的战法。1984年7月12日的步兵某团3营7连在172高地防御战斗时,采取阵内伏击的战术手段,毙敌100多人,缴获轻重武器40余挺(门),被中央军委授予“老山防御英雄连”荣誉称号。


反突击


反突击是消灭突入纵深之敌、挫败敌进攻、改善和稳定防御态势的重要手段,实施反突击的关键在于战机的把握。1984年7月12日步兵某团8连3 排在142高地防御战斗中,与30倍于我之敌激战9小时,打退敌人一个加强营及特工一部的8次进攻,在关健时刻坚守坑道,并积极配合上级部队对敌实施反突击,给敌以致命的打击,捍卫了防御成果。


侧后突击


针对作战对象和热带山岳丛林地的自然地理特点, 可采取侧后突击这一行之有效的战术行动。担任突击任务的机动力量必须靠前,适当分散、相对集中配置,即按不同的作战方向,将大部分兵力分别配置在纵深防守区及其附近便于机动的地区,小部分兵力配置在预定的反突击、反空降以及伏击歼敌地区。1979年3月1日步兵某团在巴外山防御战斗中,就采取了利用合成分队对进攻之敌的侧后实施突击的战术手段,为取得巴外山防御战斗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防打结合,合力抗击


充分利用热带山岳丛林地的复杂地形,把立体多维侦察、火力杀伤、电子攻击和对敌实施积极有效的打击有机地结合起来,有重点地打击敌人,削弱其整体进攻能力,争取主动有利的战场态势。同时,把各种作战空间、作战力量、作战兵器、防御设施有机地结合起来,形成整体合力,综合运用各种作战方法和手段,抗击敌立体进攻。在主要防守区内,应形成正面与翼侧、地面与空中、阵地与障碍相结合的有重点的全方位的防御体系,坚决制止敌立体突破。在外围游击区,应配置主力部队和其他合成小分队相结合的作战力量,加大敌后破袭的力度,广泛袭击、扰乱、牵制敌人,使其难以全力向我实施进攻。在防御区内,充分发挥防御要素的整体作用,各个击破进攻之敌。总之,要调动一切因素,在整个防御体系内不留死角,给敌以沉痛打击。在1984年7月12日步兵某团662.6高地和那拉地区防御战斗中,该团充分利用热带山岳丛林地的复杂地形,运用防打结合,合力抗击的战法,在强大的炮火支援和友邻的协同下经15小时激战,挫败越军师级规模的进攻,歼敌950名(毙敌750名),缴获各种轻重火器200余挺(门),彻底粉碎了越“MB-84”战役计划。 下面我们再来说说关于热带雨林中作战武器的运用


热带山岳丛林地作战 - 轻武器的运用


热带山岳丛林地作战中可使用的轻武器主要包括枪械、手榴弹、地雷、枪榴弹、榴弹发射器、火箭发射筒和无坐力发射器,此外还有轻型喷火器和单兵导弹等。


作战中可根据地形情况和战场实际灵活地对轻武器加以运用,如狙击步枪射程远、射速慢,但精度高,在使用时要隐蔽、多点配置,视、射界要开阔,使射手能够发现和消灭较大范围内的高价值目标;机枪主要用于面杀伤,要选择在一线、敌必经之处,视、射界开阔的位置,以达到最大的杀伤效果;自动榴弹发射器射程远,杀伤面积大,但易遭敌火力压制,要配备在一线后、二线前的有利位置,用于大量杀伤敌人的散兵。另外,还可根据战场实际超常使用兵器。1979年3月7日步兵某团3连在对233高地进攻战斗时,由于受地形限制,战斗队形展不开,加之敌火力较强,部队冲击受阻,该连指挥员因地制宜,把全连的机枪临时集中使用,压制敌火力点,掩护部队冲击,取得很好的效果。再如,1984年4月28日,步兵某团8连在456高地防御战斗时,把高射机枪配置到一线阵地,采取平射的方式对进攻的越军集团目标实施打击,也取得很好的效果。武器使用中还应注意,战术作用不同的武器在同一方向上要合理编组,共同承担某一方向上的多重威胁。如在防御战斗中,在某一方向上,既要有消灭敌步兵的步、机枪,也要有反装甲的火箭筒和无后坐力炮;既要有实施精确打击的狙击武器,也要有能够快速进行面杀伤的榴弹发射器。总之,要在某一方向上形成远近结合、左右重叠的火力配系。


热带山岳丛林给地雷的使用提供了良好的条件。为抗击敌方的偷袭,可设置压发雷、绊发雷、遥控雷以及路障、陷阱、带刺铁丝网等,构成混合雷场和障碍带。 在重点地段和敌可能利用的通路、山间小道上,布设一定数量的触发雷,待敌偷袭时触雷自伤,并用步炮火力给予有效的打击,将敌歼灭于阵地前沿。守点防御中,敌随时可能派出小分队和特工队偷袭阵地,可使用防步兵地雷抛撒器和定时自毁雷抛撒器对敌设雷,直接将地雷抛撒到敌阵地前沿和表面阵地,使敌稍有行动即有触雷危险。坚守防御作战中,当敌以一 定规模的兵力发起突然袭击时,可在敌进攻的地段上,用各种抛撒器快速向敌已展开的进攻战斗队形中抛撒布雷,使敌进退时均易触雷,以此迟滞敌之进攻速度。同时,用各种火器给困于雷场之敌以有力的杀伤,最终击退敌之进攻。为打击渗透和偷袭之敌,减少对已方防御阵地的威胁,可采取两种手段:一是在判明敌渗透、偷袭路线和具体方位后,向敌后抛射自毁雷和触发雷,封锁敌回归之路。二是在敌可能偷袭的通路上预埋遥控雷,待敌靠近阵地时,先以火力阻击;待敌退回时,再起爆遥控雷,炸伤来犯之敌。1984年4月至7月,昆明部队在参加老山、者阴山对越自卫还击战中,在阵地前沿和越军特工可能来袭的方向上,布撒了各种各样的压发雷、绊发雷、触发雷和定向雷,给进犯的越军以沉重的打击,特别是在阵地前对定向雷的使用,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战后还专门做了总结。


随伴火炮一般是指团营属轻便火炮,通常是指口径100mm以下的迫击炮等。这种火炮携带轻便,使用灵活,可直接配属步兵分队行动。但由于山岳丛林地作战目标分散,火力需求量大,且弹药补给困难,多数情况下炮班自身携带的弹药难以保证战斗需要。在这种情况下,可以采取少带炮多带弹的方法。例如,1979年3月,中越边境山岳丛林地作战中,某步兵营就发动全营战斗分队每人携带1发迫击炮弹,集中使用在关键时刻,这一作法收到很大实效。为加快随伴火炮在山岳丛林地形上的火力反应速度,还可以实施简便射击,即迫击炮炮手仅用炮身不用支撑架和底板而进行的射击。例如, 1979年3月9日,步兵某团3营炮兵连在支援步兵柴山堡地区进攻战斗中,由于地形复杂多变,不利于迫击炮的架设,该连连长果断指挥全连利用简便射击的方式支援步兵战斗,摧毁敌坚固目标20余个,配合步兵毙敌200余名,圆满完成了战斗任务。


笔者认为在热带雨林中做站是个长期训练并长期维持一只人数客观的队伍数量为佳,人数不可过高也不可过少一般为一之两个丛林山地师为易,人多了维持训练和后勤保障是很大问题,我们都知道了雨林中维持交通是很困难的。


人数过少,人数少了,一旦进入大面积作战需要,则应付艰难,自身力量不够还和谈去歼灭敌人呢,由此处说明类似德国一样维持一到两个丛林山地师是比较合理的,但也要看国家面队边境线是多长,有多少丛林,大面积丛林也由一之两个专业丛林山地师来维护边境安全是不可取的。一切从需要出发才是最科学的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