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南奥塞梯问题

业余学者 收藏 0 501
导读: 南奥塞梯问题,大约经过是这样,格鲁吉亚国的南奥塞梯地区要求独立,独立的原因,是因为这个地区的人口主要是俄罗斯人,而不是格族人。因此,在所谓民主的情况下,少数民族经常就处于不利的地位,比如说,俄罗斯族人就没有可能竞选上总统什么的。 结果就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晚上,大概南奥塞梯的居民们正在电视机旁收看开幕式盛况吧,格军突然发动军事进攻,有一千名南奥塞梯居民在看电视时,或者在睡梦中,就被打死了,更有一万多名被打伤了,许多房屋被炮弹炸毁。于是俄罗斯军队不能够容忍,就发动进攻击退格军,保护了南奥塞梯居民。


南奥塞梯问题,大约经过是这样,格鲁吉亚国的南奥塞梯地区要求独立,独立的原因,是因为这个地区的人口主要是俄罗斯人,而不是格族人。因此,在所谓民主的情况下,少数民族经常就处于不利的地位,比如说,俄罗斯族人就没有可能竞选上总统什么的。


结果就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晚上,大概南奥塞梯的居民们正在电视机旁收看开幕式盛况吧,格军突然发动军事进攻,有一千名南奥塞梯居民在看电视时,或者在睡梦中,就被打死了,更有一万多名被打伤了,许多房屋被炮弹炸毁。于是俄罗斯军队不能够容忍,就发动进攻击退格军,保护了南奥塞梯居民。


随后就是南奥塞梯地区宣布独立,及俄罗斯经过考虑后承认南奥塞梯独立。


我的故事讲的正确吗?我尤其注意右派的意见。左派的意见我可以不理睬,因为我是右派嘛。


那么,我对这个问题怎么看?俄罗斯的行为是否正确?格军的行为不正确,这一点格总统是承认了的。而俄罗斯不认为俄的行为不正确。这从双方的表态看,就是这样。而格谴责俄侵略,谴责俄肢解了格鲁吉亚,这种说法看上去也说得通。


因此,作为理工科思维者,我现在的观点是,俄罗斯是否正确?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四个字是理工科思维者最喜欢谈的。现在人类社会就是有许多事情是不知道怎样才好的。比如说,怎样治疗癌症?怎样治疗艾滋病?资深专家也会说不知道的。


当然,得了癌症可以作化疗,但是化疗就是有效的疗法么?有可能一百年之后,会认为人类怎么会有化疗这种愚蠢的疗法。


我以为格鲁吉亚的问题的确是特别棘手的。


但是在这里,从理工科思维的角度讲,我更关注右派的意见,不是右派给俄罗斯扣帽子的意见,什么侵略啊肢解啊之类。而是,你认为俄罗斯遇到这种情况,正确的做法是什么?做法如果给不出,大谈道德谴责也就没有用。也就是说,你必须谈出“如果我是俄罗斯总统,遇到南奥塞梯居民被杀,我会听之任之,会宣布那些居民该杀,死有余辜”?这样的话,你总得有一个操作,哪怕不操作,也是操作的一种。


试想如果有中国的邻国,突然出现大规模反华浪潮,一夜之间有一千多名华人被杀,中国政府将会是什么态度?听之任之吗?当年印尼大规模地强奸华人妇女的事情我们还记得吧,好象无论左派还是右派都没有认为那是干得好的吧?


但是,如果要我给出一些猜想,一些尝试性的做法,我就对俄罗斯的肢解格鲁吉亚的做法表示怀疑,我不大认为俄的做法合适。


正确的做法,在我看来,应当是俄军全面占领格鲁吉亚,彻底解除格军武装,逮捕格总统,提交军事法庭审判,并宣布格鲁吉亚回归俄罗斯。


为什么这样是正确的?因为当初格的独立是前苏联领导人批准的,这种批准性的独立,是可以后悔的,是可以将批准再改为不批准的。因为你格鲁吉亚立国的前提并不是古代开始就是一个国家,而是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就是苏联一个整体,而且斯大林还是格鲁吉亚人。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前提下,当然可以收回对独立的批准,因为你管不好自己。前任领导人做的错误决定,是可以通过行为和进一步的宣示来加以纠正的。


关于一国出动军队完全占领另一国并逮捕另一国的总统,这件事情美国是干过的,美国干过的事情,即使不是真理,也可以作为一种范例。我说的历史上的事情,就是美国军队攻占巴拿马,逮捕巴拿马总统的事情。美国当时的理由是,这个总统是罪犯,是贩毒罪的罪犯。


总之我是不大喜欢听到什么承认独立,批准独立这样的事情的,中国政府在这方面要小心是对的。我只主张统一,不喜欢什么独立,我早就认为台湾应当迅速被打下来。我希望看到《反分裂国家法》能够迅速得到实施,我们不必当东郭先生和伊索寓言《农夫与蛇》的那个农夫。我们的敌人在处于弱势的时候总有办法摆出特别特别可怜的样子,不要被这种可怜相所迷惑,一旦它缓过劲来是可以狠狠咬你致命的一口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