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人是一个国家最重要的“软实力”

zheng36778 收藏 0 274
导读: 当1990年伊拉克大军跨过科威特边境时,萨达姆心中最大的依仗无疑是美苏势力在中东的平衡:谁都不愿意看见对方一强独大。结果他失算了,戈尔巴乔夫并没有表现出他预料的强硬,中东从此成为美国的后花园。 今年8月7日深夜格鲁吉亚军队对南奥塞梯发动突然袭击时,萨卡什维利所依仗的,是西方的强硬和俄罗斯的软弱。结果他也失算了,西方确实展现了强硬,但普京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软弱。于是南奥塞梯与阿布哈兹正式成为了独立国家,其过程已难以逆转。 在实力足以与美国对抗时,前苏联退却了;在国力被大幅削


当1990年伊拉克大军跨过科威特边境时,萨达姆心中最大的依仗无疑是美苏势力在中东的平衡:谁都不愿意看见对方一强独大。结果他失算了,戈尔巴乔夫并没有表现出他预料的强硬,中东从此成为美国的后花园。

今年8月7日深夜格鲁吉亚军队对南奥塞梯发动突然袭击时,萨卡什维利所依仗的,是西方的强硬和俄罗斯的软弱。结果他也失算了,西方确实展现了强硬,但普京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软弱。于是南奥塞梯与阿布哈兹正式成为了独立国家,其过程已难以逆转。

在实力足以与美国对抗时,前苏联退却了;在国力被大幅削弱,与美国已不可同日而语时,今日俄罗斯却展现出不惜与整个西方抗衡的钢铁意志。可见,不管在哪一类博弈中,人都是决定性的因素,尤其是领导者。

在南奥塞梯事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俄罗斯和西方都演绎了什么叫做“双重标准”:俄罗斯反对科索沃独立,反对车臣独立,却支持南奥塞梯与阿布哈兹的独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支持科索沃独立,在实际行动上支持车臣独立,却反对南奥塞梯与阿布哈兹的独立。科索沃、车臣、南奥塞梯与阿布哈兹,情况大同小异,但俄罗斯和西方却针对不同对象分别采取了不同态度。在这里,没有什么理念的坚持,有的只是对利益的执着。

凡是西方支持的,俄罗斯都反对;凡是西方反对的,俄罗斯都支持。反之亦然。这仅仅证明:俄罗斯与西方,在东欧与中亚地区存在着不可调和的利益冲突。从科索沃到南奥塞梯,事态的发展证明了:在主权、独立等问题上,没有是非标准,只有强弱标准。强者坚持的,就是“正确”的,注定要成为事物的发展方向。强者可以翻云覆雨,可以采取双重或多重标准,并且始终表现得义愤填膺、义正词严;而弱者哪怕是始终坚持同一标准,也仍然会被指责为“错误”,乃至是“犯罪”。

有人说,中国不能支持南奥塞梯与阿布哈兹的独立,因为中国自己还存在台独、藏独、**等麻烦。其实,中国不能表态支持南奥塞梯独立的原因,不是自己内部也存在同样的独立问题,而仅仅是因为中国迄今还算不上强国,只能勉强说是经济大国,尤其在台湾问题上还深深受制于美国。如果中国足够强大,美国无力干预台海局势,中国就可以一面支持南奥塞梯与阿布哈兹的独立,一面坚决反对台独、藏独和**,并且在每一个方面都振振有词——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自圆其说更容易的事情了。

以“人权”等“普世价值”为旗帜,对另一个国家发动战争或支持某一地区独立,冷战后,这已经成为当代世界霸主美国的特权和“专利”。在南奥塞梯问题上,俄罗斯的“僭越”,显然是西方所不能容忍的,但却让其他人看到了世界从此走出“单极”的曙光。凭借两大战略武器,冷战后的俄罗斯开始再次重返强国舞台。这两大利器一是仅次于美国,可以毁灭全球多次的核武库;二是可以左右许多国家经济命脉的巨大石油、天然气资源。这是俄罗斯敢于蔑视WTO的底蕴所在,也是它敢于对抗西方的底蕴所在。

有此两件重器在手,没有谁敢轻视俄罗斯。但俄罗斯之所以能成为当代强国,还有一枚筹码至关重要,那就是俄罗斯领导者普京的能力和品格——普京凭个人之力,将俄罗斯的优势发挥到了极限,或者说他放大了俄罗斯的综合实力。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或许领导者才是最重要的“软实力”。

俄罗斯重新展现强硬,将冷战后形成的单极世界撑开了一条难以缝合的空隙。这个由“美国意志”(虚拟的“普世价值”只是其表现形式之一)一力主导的世界结构,开始有了松动、撕裂乃至崩塌的苗头。仅仅一个俄罗斯,还不足以将国际秩序带向多极,还需要许多国家的共同努力。

只有当中国这样的国家也真正成为强国,越来越多的国家摆脱“美国意志”的操纵时,当代国际社会的多极时代才会降临。在此之前,今天却是中国自冷战终结以来最好的时期,国际社会呈现出中国自1990年代以来即梦寐以求、却始终可望而不可及的格局:俄罗斯站在前方,中国站在后方或侧面,对面是越来越孤单的美国。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