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一百块金牌又如何?(转帖自中科院研究生院BBS)


北京奥运会最终能拿多少块金牌,成了这段时间许多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如果承认奥运会是地球村的一个大派对,是和平友谊的盛会,那么来北京的各国运动员就好比请到家里的客人,作为东道主,只求客人快乐,何必自己称雄?但对每一次胜利的狂热庆祝,与对每一次失利(也就是客人的胜利)的沮丧,都证明《北京欢迎你》所表达的情感并不真实。中美女排比赛,当着胡-锦-涛的面,场内观众每逢客队发球就嘘声四起,生怕人家不失误。不禁想到,假如有人请朋友到家作客,来一个吃饺子比赛,男主人每吃下一个全家就欢声雷动,而客人每吃一个全家就顿足捶胸,这种人家,一定倒尽了客人的胃口。


本届金牌数超过了美国,这又能证明什么?中国的人口是美国的六七倍,竞技人才的基地也就大了六七倍(不同意这个观点的,恐怕有美利坚种族优秀论的嫌疑),中国的竞技体育从毛-泽-东时代起就是官方的重要工作,称之为“体育战线”,一方面农村的小学没有一张乒乓球台,另一方面国家的重点运动队享受到全世界最好的训练条件与物质保障。希腊奥运会后,有人计算中国为夺取一面金牌,要支出十个亿人民币。假如把相关投资都算上,我看还不止这个数。北京市发改委奥运经济高级顾问黄为透露,从2001年申奥成功到2008年奥运结束,中国对北京奥运的总投入达到5200亿元人民币,即从申奥成功之日起,平均每天投入2亿元(《凤凰周刊第299期》)。这是什么概念?大致相当于同期中央财政投入教育经费的2倍。这么大的选材基地,这么高的资金投入,中国理应拿到全部金牌。如果拿不到100枚以上的金牌,从投资角度看就是失败。


投资是为了回报。就算拿到100块金牌,这个回报是否值得?不错,这些钱中的一部分用于改善了北京和其它涉奥城市的基础设施,建设了一批运动场馆,但这些钱本来可以花在更需要的地方。就好像我们为了参加一个豪华晚会,花高价定做了晚礼服,但这些钱本来可以给孩子买急需的电脑。


在发达国家,竞技体育无不以群众性体育活动为基础,纯属民间的活动。美国游泳天才菲尔普斯,一人包揽8块金牌,破了七项世界记录,美国政府没有为他的训练花过一分钱。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不但美国政府不出一分钱,连洛杉矶的市财政都不出一分钱,完全由民间人士利用民间资金办成。我们在计算自己金牌荣耀的同时,是不是也应当算一算这些帐呢?


国人如此渴望金牌,无非是因为金牌意味着优胜,优胜就受人尊敬,为了受人尊敬就要追求优胜,就要追求金牌第一,这不能不说是陷入了一个误区。优胜者受人尊敬不是绝对的。前东德号称是社会主义国家中最富裕的,也是体育强国,1700万人口,莫斯科奥运会拿到47块金牌,汉城奥运会拿到33块金牌,都压倒了美国。然而在1989年11月柏林墙被推倒后,东德居民跑到西柏林狂欢,西柏林市民拿出水果点心招待,结果发现东德同胞人手一只香蕉,诧异不已。询问之下才知道,他们过去从没有吃过这东西!古巴也是竞技体育的强国,政府当成重点项目来抓,也有一批夺金名将,像跑110米栏的罗伯斯就破了刘翔的记录。但它直到不久前,因卡斯特罗退位,新领导稍微开明一点,才允许老百姓用手机。这样的国家,纵然夺取了全部奥运金牌,又能赢得谁的尊重?牙买加在本届奥运会上异军突起,男女短跑几乎都成了它的天下,金牌数超过法国,但中国的观众,谁会认为它比法国还强,想去它那里观光或者送子女去它那里留学?所以,金牌并不代表国力,更不代表文化先进,过分追求竞技体育的成就,恰恰是文化落后的一种表现。


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有多少事情比竞技体育更重要?教育、医疗、社会保障、文学创作自由、司法公正、政府廉洁等等,都应当排在竞技体育的前边。仅就教育而言,如果把举办这届奥运会的钱投入到中小学教育中去,农村中小学的危房将全部改造,设备将全部更新配齐,且不论这将对中国的未来起多大的作用,至少可以做到此次汶川地震中,不会有一个孩子死于校舍倒塌。


日本在金牌榜上显得可怜,但人家遇到一场七级地震,比同期深圳一场暴雨造成的死亡还要少。这不是偶然的。100多年前,它通过甲午战争向中国索取了2亿两白银的巨额赔款,没有用来搞面子工程,而是全部用于国民教育,这才是它厉害的地方。2005年8月15日,适值日本投降六十周年,赵晓博士在经济人俱乐部论坛发起讨论何为国耻的问题,我只写了一句话:“战胜别人六十年,现在还处处不如别人,这才是最大的国耻。”竞技场上再多的金牌,也不能洗刷这个国耻。汶川地震后,日本派出救援队,在灾区没能救出一名幸存者,记者问其原因,队长坦言,这种建筑物的坍塌方式,我们在日本没有遇到过。言下之意,这些房子的质量差得出人意料。中国能夺取得那么多的金牌,为什么不能解决学校的危房问题?是没有能力,还是根本不想?这些天,每天电视里都在唱“有勇气就会有奇迹”,我就在想,我们能夺取那么多金牌,为什么没有勇气在其它方面创造出来一些奇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