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四章 国防战略委员会 第五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2 14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组建国防战略委员会算是军界的大事。国防军的几个大单位的担心并没有成为事实。之前,特别是陆海军部,最担心的是龙行键将手伸进他们的地盘来,这个“非驴非马”的委员会是个职责模糊的机构,说起来什么也不管,可是又什么都能管。以龙行键在军队中的威望,出现“越界行事”的事情,他们,包括上官清波和高天明,都有点棘手,即使是崔煜,也不是没想过总参遭遇“侵略”的局面,但龙行键似乎严格把握了分寸,把握了他在委员会成立的讲话,研究他的战略问题去了。

这段时间龙行键常去参谋学院,跟参谋学院的教授们座谈。还聘请了王庸,秦文等前朝遗老到他的委员会当挂名的研究员。崔煜对此嗤之以鼻,军事上极为自负的崔煜元帅对于大陆军界的同行,没有几个能看得上的。如王庸,军事学院对他的评价极高,传到崔煜耳朵里则换来几声冷笑。王庸在新朝建立后写了好几本军事著作,比如《合同战术》《步兵战术》等,都成为新朝军事院校的教科书或指定的参考书。这也是轩辕台上台后政治空气比较轻松,王庸这些人放下悬着的心,一半受委托,一半出于自愿,动手写了些东西。

大部分有能力有资历的人愿意将自己的绝活写出来流传后世,这是人类共性心理。大部分人也愿意受到尊重,当龙行键亲自登门请出王庸和秦文时,二人都有些得遇知己的感觉。立即答应了到国防战略委员会任“研究员”之职。龙行键给他们开出的津贴很高,他们重出江湖也有冲着高薪的原因。所有人都在红尘中讨生活,王庸、秦文都是清廉自守的军人,战后完全是吃老本,能在晚年凭本事挣一份薪水,当然乐意了。

龙行键在正式的机构外组织了一个战略研究会,对他负责,算是他的私人咨询机构。龙行键亲自拟了题目,请研究会的成员定期写论文。

国防战略委员会设六部一厅,正式成员不到200人,一半是将军级,来自全军各大单位。部队裁减员额,自然有一部分将军没有了实职,成立国防战略委员会,等于给了安置这些没实职将领的一个渠道。各军区,总部各机关向龙行键推荐了这样一批军官,龙行键则来者不拒,和空军部的组建不同,他对委员会的人事安排则亲力亲为,调阅他们档案后亲自拟定了安置意见,和大部分将军谈了话,其中也有他任黄旗军、黑旗军司令官时的旧部,比如高鹏银星上将,岳盛英金星中将。一些赋闲已久的将军终于又有了实质性工作。

龙行键坐机关的经历只有当保安总局局长的一点。之后一直在部队任职。他的作风依旧,从大处着眼,从小处着手,发出调查问卷,咨询所有的人员,问他们工作上,生活待遇上的意见和建议。如今解决问题的能力(外部影响力)当然在保安总局局长之上了。比如外地调入帝都的军官们的住房和家属随调问题,龙行键跑了二次首相府,卢秀组织了专题会,将国防战略委员会的住宅建设列入了财政预算。明年,1031年,将盖四栋住宅楼,预计可以全部解决外地调入和低级别尚未买到住宅的军官的住房问题。军队内部的住房价格远远低于商品房价格,军队实行了双轨运行的办法,军费的一部分用于军官的生活性补贴了。

10月底,龙行键带副主任王祖禄赴靓港观摩了陆战队的登陆演习,这是冬季大演习的序幕,随后将揭开一系列传统的对抗演习,据此将评定各部队的功绩,检验部队的训练情况。

龙行键带王祖禄出来,也有实地考察这位副手的意思。王祖禄年近六旬,实际上已经没有什么培养前途,这个年龄的军官都要做退休准备了。王祖禄并无军旅经历,一直从政,对财务倒是把好手,国防战略委员会是军事机关,皇帝授予王祖禄金星中将军衔,在年近六旬之际穿上了军服,被龙行键安排分管委员会的财务问题和国防动员研究。

龙行键发现王祖禄对自己一直敬而远之,路上极少交心,当然表面上对自己恭恭敬敬。龙行键和战场上出来的将领很容易沟通,谈一谈共同参加的战役就能迅速打开话题,但和政府出身的王祖禄则很难。龙行键很快在自己心里将王祖禄否决了,虽然在组建委员会和解决后勤问题上王祖禄颇为干练,但二人从来都是公事公办,几乎没有聊过一次私事。出差在外是同事间最好的沟通机会,龙行键见王祖禄不愿意多谈,自己也就打消了念头。

靓港演习尚未结束,帝都便传出来皇帝准备废卢后的消息。留守帝都的张志诚在保密电话里大致给龙行键讲了他得到的情况,具体的也说不清楚。周峰和齐平随后所来的电话里讲的情况跟张志诚知道的也差不多。倒是婉儿的电话透露了更多的消息,说是卢珏曾将皇帝的尚未公布的决定传给了卢家,有充当“间谍”之嫌,皇帝很震怒,跟婉儿这个唯一的妹妹大发脾气,要废掉卢氏。婉儿希望龙行键尽快回来,劝劝皇帝,否则将面临和卢家对立的局面。

这种情况下,龙行键权衡利弊,提前返回了帝都,跟婉儿密谈后,进宫觐见皇帝。

在太阳堡门口,他见了出来迎接他的升任大内总管的司马雪岭。俩人算起来有十几年未见了。

“卑职在此迎候龙帅。”司马雪岭给龙行键敬礼。

“不敢。有劳司马总管了。”龙行键眯着眼睛,打量了眼前这张依旧年轻俊美的面庞。再大的肚量也难容忍在自己落难后对家人的落井下石,加上对罗卑的所作所为,龙行键心目中再没有了同学之情。

司马雪岭亲自迎接龙行键,却是心存了最后一丝念想。以前自己是个小人物,即使有皇子的庇护,在龙行键眼里仍然轻如草芥,现在自己身为大内总管,总算有了跟龙行键和好的资本,在实现自己理想的道路上,司马雪岭也不愿挡着龙行键这样一座高山,那天御前会议讨论他的任命,他虽未能参加,心里焦急的要死,好不容易说服了皇帝,万一会上重臣反对,自己就凶多吉少了。其中最危险的是龙行键,他可是对自己知根知底的,如果翻出旧账,直指自己品质问题,事情就麻烦了。事后听闻龙行键并未反对,心中便存了一分和好之念,虽然知道这不太可能,但总是愿意试一试。今日龙行键开口一句话便断了他的念想,如果龙行键是别的口气,尚有进一步的余地,现在是不可能了。

“龙帅客气了,请跟我来吧。”司马雪岭不动神色,转身上了他的汽车。

“行健,你说,我如何能容她?这贱人还不承认!”轩辕磐怒气冲冲地跟妹夫讲述了事情的过程。此事卢氏确实不对,不能把皇帝跟家人谈话的内容转告家里。有一个晚上,轩辕磐晚饭后跟妻妾聊天,他最宠爱的王氏说起太阳堡寝宫的格局过于狭小,迷宫一般,希望能改造一下。皇帝也觉得太阳堡原有的建筑风格有些诡异,不像现代的建筑大气。皇后卢氏则恪守传统观念,认为甫登基就改造宫室不好。本是闲聊,皇帝既未生气,更未上心。但隔日皇帝和首相就明年的财政预算进行原则性商讨时,发生一些观点上的争论,卢秀激动之下说出皇帝应当节俭修身一类的话来,在纯消费性领域的投资不能过高。皇帝警觉起来,首相所言指什么?卢秀直说,曾闻皇帝要整修宫室,可有此事?皇帝大怒,立即认定是卢珏给她娘家打了小报告,风波就此而起。

“陛下息怒。皇后处事失当,也不怪陛下生气。好在并无大的损失,警戒一下,算了。夫妻多年,不要一下子断了恩情。”龙行键劝道,“或者,陛下是否还跟别人谈起过?”

龙行键赶回来解劝,令轩辕磐很高兴,感到毕竟是至亲,与外人总是不同。登基以来,妹夫并未给他任何难堪,特别是在军权的控制上,龙行键没有越过轩辕磐的底线,一定程度上消除了皇帝对龙行键的猜疑,因此,今天可以像家人一样谈及家事。

“我不记得跟别人谈起。太阳堡是我的家,我整整自己的家也要首相管?这个贱人是父皇替我做主娶的,平时对我不冷不热,总端着一副臭架子,这些我都忍了,但不能当间谍!我这个皇帝还有什么乐趣?还有什么秘密可言?”

话是没错。但这样将面临着跟卢家的决裂!

“陛下三思。”龙行键不能点破这点,他虽久在军旅,但不是生活在真空之中,世家大族的势力他是清楚的。“陛下登基未久,要的是稳定。何况,皇后也许是一时不慎,我觉得不必抓住不放,经此一事,宫内肯定谨慎多了,坏事变成了好事。”龙行键不希望帝国政局大乱。

龙行键潜在的意思是听出来了,轩辕磐沉默了。他想到了卢家,政界盘根错节的卢家。

“你的意思是不动她?”

“是的。陛下英明。”

“让我想想。”皇帝不再谈这个问题,转而问起靓港的演习。中午留龙行健在宫里吃饭,“回来好,有关明年的盘子要早点定。我打算召开一次御前会议讨论。行健,先帝开创了一个盛世,我可不愿意躺在上面睡大觉,我一定将帝国的盛世推向一个新的高峰,你一定要帮我。”

“请陛下放心,只要是有利于帝国的事,行健定当鞠躬尽瘁。”

“好,好,这我就放心了。”皇帝心情大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