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四十节 风雪日白屋村歼灭战(九)

xy99991 收藏 7 7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URL] 这一夜是那么的热闹。战斗是那么的残酷。 日军第三大队连夜对宁国县城发动猛攻。这完全出乎103团一营的意料,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日军进攻前并没有进行炮火准备,而是直接对北城发动了进攻,北城一线阵地只有一个担任警戒任务的步兵班。 步兵班发现日军进攻的时候,日军士兵已潜行到阵地前沿不足五十米,接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这一夜是那么的热闹。战斗是那么的残酷。

日军第三大队连夜对宁国县城发动猛攻。这完全出乎103团一营的意料,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日军进攻前并没有进行炮火准备,而是直接对北城发动了进攻,北城一线阵地只有一个担任警戒任务的步兵班。

步兵班发现日军进攻的时候,日军士兵已潜行到阵地前沿不足五十米,接着日军的手雷就投了过来。步兵班虽然散得很开,并有工事作为依托,但还是受到了重创,十五人的步兵班,立时阵亡一半。剩下的虽然立即进行了反击,但是由于仓促之间没有组织好火力,全班阵亡。

日军突破第一道防线。但第一道防线与第二道防线之间的地域成了中日双方死亡争夺之地。先是日军一个小队排成三个波次的进攻队伍受到第二道防线的一营一个排的顽强阻击,被压制在阵地前沿六七十米处。双方互相投掷手雷、手榴弹。爆炸声爆炸发出的短暂的火光此起彼伏。中日双方的伤亡都很惨重。但中国军队毕竟有掩体做掩护,伤亡要小于日军,但是日军的增援上来了,在第一线阵地处建立了重机枪阵地,子弹横扫着中国军队的掩体,打得人打不起头来。日军又一个小队通过第一线阵地向中国军队发起进攻,被压制在中国阵地前沿的日军小队殘部也跳了起来,发起了冲锋。

天空突然变得透亮,惨白惨白的。一颗照明弹从中国阵地上向日军阵地打出,中国第二线阵地的后方,突然冒出两串密集的火舌。两根火舌左右摆动,尤如两条血红的钢鞭,不断地抽打着正排成人墙,进行波浪形进攻的两个日军小队。凡被血红的钢鞭抽到的,不是倒地,而是碰到什么什么断,打到人的身上,更是一打两断,两个小队的日军,除了少数反应灵敏连忙伏地的,或在射击的死角的,在两分钟内,全部被打成碎片。随即这两根钢鞭向第一条阵地上日军正在射击的重机枪阵地扫去,只是在日军的重机枪阵位上停留了一会,日军重机枪阵地上的几个士兵,连同重机枪都被打翻了。然后这两根光带在日军掩体上来回抽了几回,大口径子弹穿透了一些沙包掩体将隐蔽在其后的日军士兵打死。

南城方向的日军进攻直接突破了第二道防线,才受阻。担任南城防御的是103团一营二连二排。二连连长谢文广看到第二道防线突然之间崩溃了。脑中立时一片空白。呆立在指挥所里。副连长赵得发一脚将谢文广踢倒,倒地的谢文广清醒过来了。赵得发已经边跑边喊:

“谢连长,你在这边指挥,我打带人把小鬼子打下去。”

二连二排的战士们在前面跑,后面是日军,两股人马相距也只有二十来米,小鬼子也不放枪,只是哇哇怪叫着挺着明晃晃的刺刀在后面追。也许这样的场面小鬼子经历多了,将这些溃退的士兵击毙反没有赶着他们跑作用更大,溃退的士兵一是影响下一道防线的士气,二是使得下一道防线的火力无法展开,甚至都无法射击。下一道防线的军官如果下令无差别射击,将动摇其在士兵中的地位,甚至可能引发兵变。

也正是如此,第三道防线的士兵们直到败军冲过,也没有射击,但是在副连长赵德发的带领下,也没随败兵后退,而是伏在沙包上一动不动。溃退的人流刚一过,赵得发一声令下:

“全体射击。”

赵得发眼中闪着寒光,手中的驳克横着扫了出去。第三道防线上的士兵们的枪口喷出火焰。日军士兵追得正起劲,一下被打倒十几个。

“全体冲锋。”

赵得发一挺手中的步枪冲出掩体,向小鬼子扑去。正在射击的士兵们也冲了出去,所有的人一声不吭,只是不停地向鬼子的方向发射着子弹。冲出阵地的部队中共和两挺机枪,四支冲锋枪,二支驳克,迎着鬼子的面将子弹泼去。

前面的鬼子立时被击倒。后面的鬼子依然往上冲,双方撞在一起,这个时候步枪手的坚定是最关健的,只有步枪手迎住了鬼子,才能给自动枪手赢得时间。刺刀术的确不如小日本,一贴近,二连的士兵就倒了五六个,他们用血肉之躯挡住了小鬼子的刺刀,后面的冲锋枪、机枪、驳克枪再次吼了起来。

如此三番,小鬼子终于吃不住劲了,开始向后退却。但二连也压了上去,冲锋枪与驳克枪的确是近战的利器,不断地将正在犹豫的鬼子击倒,然后步枪手踩着鬼子的尸体向前,冲锋枪手与驳克在后面继续射击。

小鬼子终于不能承受这种不对称的打击,也崩溃了。向后跑去。二连士兵们踩着小鬼子的后脚跟收复了第二道防线。

赵德发此时已倒在了冲锋的路上。

。。。。。。。。。。。

出乎意料的夜战开始的时候,独立师103团一营的确很被动,部队一时损失也很大,尤其是二连,如果不是因为赵德发副连长的沉着与果断,南城可能已被突破,二连虽然夺回了第二道防线,但伤亡过大,反击的一个排,几乎全部阵亡。预备队投入战场后,才免强守住了第二道防线。

这究其原因终究还是轻敌的缘故。现在的情况非常严重,日军在城北城南地区不断地投入兵力,并且违反夜战的基本原则,部队要集中使用以便于掌握,而是以班为单位,各自己为战,不怕误伤,不怕失去联系,四处穿插。这是日军单兵训练要远远强于中国军队才能做到的。防守的部队的侧后不断发现日军,有的是一个两个,有的是一个小组,有的是一个班。103团一营的伤亡在直线上升。

战争比的不仅仅是武器。勇气与训练,尤其是训练是重中之重。

坐镇的刘理副参谋长在收到各连汇报后,当机立断,要求各连立刻组建二、三人的行动小组,由每班一个,由各班的副班长带队,立刻散开,分布于防御阵地的两翼,主动出击,自由行动,与日军的穿插兵力打遭遇战,打刺刀战。

于是宁国县城的废墟里,到处是枪声,手榴弹的爆炸,虽然不密集,但此起彼伏。到处都看得到人员在跑到,到处都闪动着雪亮的枪刺。有两个日军甚至摸到了营指挥所,正门口才被击毙,而二营的士兵,也渗透到日军的阵地后方,投弹射击,被追击,然后杀死敌人,然后再被敌人杀死。

惨烈的夜战。

到下半夜的时候,已分不清防线在哪里了。到处是死人,到处是枪声。炮兵已不知该向何处射击,何处是自己人,何处是敌人。双方似乎都只有一个想法,死吧,就死在这城里,只要不死,就窜来窜去,遇到人,喊一声,不听答话就是子弹问候了。

天渐渐亮起来的时候,人们渐渐地看清了自已身周的情形,有的骇然地发现,自已竟然身周全是敌人,于是毫不犹豫地拉响了手榴弹,或手雷。

但双方的指挥官则发现双方的战线自乱战以来,竟一点也没改变过。日军还是占据着第一道防线,而一营的防线还在第二道防线。

再清点各自的部队,具是伤亡过半。没阵亡的也大多挂彩。什么样的伤都有,枪伤、刺刀伤、摔伤。部队都已疲惫不堪,但仍像两头受伤的野兽,互相瞪着血红的眼睛。

。。。。。。。。

104团二营在天刚放亮的时候,对日军防守的潘村渡石桥发动了进攻。二营的火炮利用夜色早已运动到位,在炮弹试射后,就不断将炮弹砸在日军小队的阵地上。日军小队已利用夜晚挖出了两道战壕。这里的河道旁是有积泥的,较容易挖掘。二营的炮火打击的效果并不是很好。

担任主攻的是一连。营部的重机枪与高机是掩护进攻的主火力。日军被压在战壕里根本抬不起头。一连的一个班很快就冲到石桥上了,但在石桥上,受到了日军掷弹筒的打击,很快就伤亡过半。但有一个小组窜过了石桥,在西津河的南岸的河岸下埋伏了下来。

一连的另一个班快冲到石桥的时候,那一个小组突然窜了出来,两个步枪兵,一个冲锋枪兵压低身子向日军第一道战壕冲过去,三颗手榴弹前后交替着直接扔进了敌人的战壕。然后三个人都冲进了日军的战壕。

这三人是朱春胜少校和王氏兄弟。

朱春胜少校在跳进战壕的同时,一枪刺死了一个正在挣扎的日军军曹。然后也不拔枪,一脚向一边的一个日本伤兵正想拿手雷的手踩去,另一条脚曲膝猛地跪在小日本的胸口。断骨大概刺进了肺里,日本伤兵口中立时鲜血狂喷。朱春胜少校顺着战壕向西边扑去,完全不顾身后事,看到了日军那个掷弹筒组,三个日军正惊讶地望着朱春胜少校,朱少校此时手上不知何时有一枚手榴弹,冲上去对一个正拿着炮弹的小鬼子的头上砸去。虽然砸在钢盔上,头也碎了。顺势一摆,打在另一个小鬼子的脸上,半边脸开了花。同时一脚踢在另一个小鬼子的胸口。然后一拉手榴弹的拉线,在手上燃了三秒,向拐角扔去。立时炸了。从死了的小鬼子身上抽出一把枪刺,向拐角扑去。

手榴弹具然没炸死一个鬼子。两个鬼子脸上黑呼呼的,看来就是刚才那棵手榴弹的功劳。朱少校手上刀一挥,一鬼子脖子断了一半,血一下喷了出来。另一个小鬼子身手不错,一枪横打过来,把朱少校打倒在地。朱少校眼看着小鬼子的刺刀刺了下来。不禁双目圆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