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11.html


事情的发展并没有违背李小锋和张瑶之前的推测,这种极端性的吻合让两人感觉到了一种无限的惶恐。这本来就是巨大的迷局,而他们只不过是其中的某几个步骤而已。此时李小锋更是陷入了一种两难的地步,此时更是联系不到王凯的下落。线索一下子清晰了很多,显然在行动之前,程小亮等人似乎对自己的身份已经是了如指掌。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讽刺,他更是无法对自己解释。过去的错误已经无法挽救,唯一值得进一步挖掘的就是彻底的撕开整个谜团虚掩的面具。而李小锋心里很清楚,自己将面临的是怎样的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但是地方毕竟已经成功的利用了自己的双手,完成了一项又一项的计划。站在凄冷的海边,李小锋只觉得眼前暗淡了很多,甚至更是对自己引以为荣的行动计划感到一种史无前例的镇痛。

面对苍茫的大海,此时的新潮远远已经触及到了危险的边缘。张瑶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用一种坚毅与支持在空气的分子之间传递着某种力量。她虽然不太清楚李小锋之前真正所经历过的一切,但是她完全可以理解到暗中被人愚弄的感觉对一个男人而言是何等的耻辱。这样的沉默终于还是持续了很久,张瑶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你准备下一步怎么做?”

李小锋回头看了看这个始终与自己坚守的女人,突然间觉得自己并不太孤单。而此时此刻他真正应该弄清楚的就是找到地图的下落。而这一点无疑又要从刘宏志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那里获取,因为在李小锋的眼里,这是一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主儿。李小锋轻叹道:“看来真的跟你以前所说的那样,我永远都只是笑聪明罢了。竟然一直一来都被别人所利用,而全然不知。你觉得是不是很可笑?”

张瑶安慰道:“这种事情是我们很难察觉的,但是之前的所有现象显示,你似乎不太适应这个真实的世界一般。当然,我一直认为这和你之前所身处的环境有莫大的关联。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尽快找到地图的下落,将其转移到真正安全的地方。但是我很想知道在滨海,你还有值得信赖的人吗?”

李小锋狐疑的问道:“你什么意思?”

张瑶道:“我担心等我们以真实的身份再次出现的时候会受到更多的危险,你明白吗?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唯一能够泄露你的身份之人,恐怕也只有知情人士。这点我想你应该明白,在此之前到底都有谁可能知晓你的真实身份?”

现在确实应该是一个需要冷静下来仔细分析思考的时候,张瑶说的没错,李小锋静静的将行动之前所有的事情有开始仔细的回顾了一遍。但是陈队的那些部下,似乎除了陈娜,其他人都已经不幸遇害,现在看来就连这些蓄意谋杀似乎都是有人提前安排。显然身在重症病房的她应该不可能走漏消息,至于陈队那就更不可能了,至少他一直都是负责这个机密案件的。倘若真的是他,那么问题的严重性就可想而知。李小锋摇摇头道:“真正知道我身份的只有三个人,其中一人已经在首次见面之后就被人谋害,道现在还躺在重症病房。”

张瑶追问道:“那另外两个人呢?”

李小锋道:“更不可能是他们,我担心就是在他们遇害的那天晚上我已经被人盯上,甚至更早。从刘宏志集团在滨海的势力来看,他们似乎完全有这个能力。”

张瑶并不想争辩什么,至少在她的眼里李小锋极力掩饰的那两个人恐怕才是他真正的老板,不过在利益的驱动之下,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张瑶只是应道:“或许正如你所讲的那样,这些事情还是等以后再说吧,我们还是先去打探打探地图的消息。一回到滨海,我就有种奇怪的感觉,或许我们所要找的东西已经落在刘宏志的手中,否则整个道上的气氛不会像现在这样异常平静。不过,我倒是建议先去看看你那位重伤的朋友,你说呢?”张瑶的行动无非是想证明一些可能存在的危机,从而做到心中有数。

李小锋道:“你说的或许有些道理,如果幸运的话,我们还可以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线索,至少她同样是知情人之一。”李小锋真实的身份,同样是张瑶所一直很想知道的,当然看这样的朋友,很有可能对她也是一种好奇心上的满足。倘若以后真的兵刃相见,那也事先要有个准备。

陈娜所在的医院并没有几个便衣把守,何况她现在几乎成了一个没有知觉的植物人。病情似乎要比之前看到还要严重,据医生所讲,在手术之后不久,她曾经清醒过一小段时间,随后又陷入了无限的昏迷之中。对于医生所讲的这些,张瑶更是听着有些奇怪,倘若真的是有过清醒期,那么为什么又会突然之间昏迷呢,难道这其中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以朋友的身份前来探望,势必不会引起某些人的注意。而此时的张瑶则是有了另外的一个想法,鉴于李小锋一时情绪激动并没有坦言相告罢了。

医院附近的一家餐厅之中,张瑶和李小锋已经等了好几个小时,差不多快到下班的时间,两人这才神秘出现在那位主治医师的身后。张瑶道:“我想之前的那个细节恐怕也是医生无意之间说出来的,当然也不会排除其他的可能性。”

李小锋道:“难道你已经发现了什么端倪不成?”

张瑶解释道:“难道你不认为这个女人醒来之后,随之又陷入昏迷多少有些让人怀疑吗,何况之前按照你所讲,她的病情并没有现在这般严重。我怀疑其中或许有什么蹊跷,医院里恐怕有他们的眼线,所以我们必须暗中跟踪这个主治医师,或许真的会有所发现。”

张瑶的谨慎自然让李小锋望尘莫及,不过这也不能怨谁,毕竟大家一直以来所接触的环境不同,倘若在刑侦推理这些方面恐怕他也只能算是个二把刀了。出租车紧紧的跟在私家车的后面到了市郊的一个小区,两人下车之后四下查看并无发现可疑之人,这才突然现身。

张瑶道:“廖医生,我们有些事情能和您单独谈谈吗?”

廖医生吃了一惊,这才发现原来是之前探望陈娜的一对年轻男女,不用说肯定是为了她的病情而来,他倒是显得十分热情。三人就近找了一家茶馆坐了下来。廖医生道:“你们不是那位陈娜的朋友吗,找我恐怕也是为了她的病情而来吧?”

张瑶点点头说:“不瞒您说,陈娜是我们最好的朋友,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确实让人有些痛心。之前您不是说她醒过一次吗,为什么又会突然病情加重呢?”

廖医生道:“是这样的,手术完了的第二天上午,护士突然发现她有了苏醒的迹象,不过等我过去的时候,她就又昏迷了过去,之后就再也没有苏醒过来。”

张瑶道:“依您看,她之前的伤势有没有可能导致现在这种状况?”

廖医生道:“每个人的身体素质不同,这个也很难说,不过我倒是觉得她应该不至于像现在这么严重,哎,毕竟还是一个年轻孩子。”

张瑶继续问道:“她还有没有治愈的可能?”

廖医生叹了一口气道:“这个恐怕就只能看她的生命意志啦。”

经过短暂的交谈,张瑶心中已经有底,为了防止露出马脚,这才没有过多和廖医生交谈,只是叮嘱了几句,便匆匆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