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鲁东南:第五章:第二十节

liudongfeng0223 收藏 13 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



二十



罗汉民带着第六大队的600多名名官兵天不亮就进入了伏击阵地。曾经当过共产党工农红军某部副营长的罗汉民命令部队趁黑清理了公路两旁的射界视线并在一些路面和山坡上的几个日军一定要进攻经过之处埋设了地雷,又在两边阵地上把仅有的三挺轻机枪和一挺时常出故障的马克沁重机枪架设到了几个重要位置处并做了工事加固。


天已大亮,部队经过了一夜的急行军和山地埋伏,尽管这六百多人个个满腔怒火,但时间久了却仍然难以抗衡太阳出来之前山区里的贴着地皮拂过的寒气嗖嗖的秋风以及昨晚的经过将近百里山路的急速奔波和刚才构筑简易掩体工事而早已肚腹空空的难受滋味!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好不容易太阳出来了,但至上午十点,前面的潜伏哨兵始终也没发出日军露面的消息,无奈,罗汉民又派出了侦察班的几个士兵化装成山民顺公路前去打探。


罗汉民他们并不知道:昨天傍晚前,谷村等日军官兵到了村子里索要了茶水以及水果等食物被他们吃下了肚子里当时尚未觉得有什么不对,但到了他们呈淫威发泄了强奸杀人的兽欲后,一多半的官兵们不知何故均拉起了肚子!至第二天的天亮时几乎三分之二的日军官兵们直不起腰甚至不敢提裤子!直到随军军医不断地送药打针的救治下,在当天的中午12点多钟众多官兵们才能站起身子列队集合。


吃完中午饭后,谷村给旧寨的另一多半的部队发去了电报,告知本大队部以及所属最晚在今天傍晚七时前到达驻地,然后集合起队伍开始行军。


拉了无数次肚子的几乎个个把肛门擦肿了的日军官兵们挨挨蹭蹭地好不容易在下午四点左右到达了这片两岭夹一路的所在时,前面的部队突然踩响了几颗地雷!谷村急忙躲进路边的一条土沟里刚要招呼背负电台的士兵跑过来时,那躲到路对面一条浅沟的通讯兵却不留神触响了一颗地雷,将他和电台一起炸到了半空!


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系,无奈之下谷村观察了一会前后两面向他们袭击的中国军队以及战场上的形势心里有了数,逐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先用步兵炮、掷弹筒和重机枪压制住对方的阵地火力并稳住自己的阵脚,然后又组织起一个半步兵中队向两侧发起进攻。只是在瞬间,别看这些日军士兵们个个拉肚子几乎拉得脱了相,可一旦听到了战场上的枪声以及进攻的命令,打起仗来仍然迅速而灵活,丝毫看不出受到任何的影响!


指挥部队打退了一次日军有组织的向两面山坡进攻的右侧阵地的罗汉民和带领部队在左侧的刘同启,均在差不多同一个时间看到了日军在展开了猛烈的炮火还击并且成功地压制住了自己这边的火力施展、以及部队所遭受了与日军数量差不多的伤亡之后便清醒地认识到:这并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


自己这边的人数仅仅比对方多出一百多人,但武器不如对方并且弹药更不充足、借以压制敌人进攻的火力在对方炮火的压制下显得更是微弱的很,经过了一夜的奔跑和潜伏再加上一天一夜米水未进,战士们的战术动作和体力明显地不如以前正常的灵活和持久,而更重要的是,整个大队官兵的枪膛里面子弹并不是很够用!


于是,罗汉民在意识到战局已经成为奇虎之势、想撤都撤不下去的处境后,命令部队一方面节省弹药,把日军士兵放近了再打,另一方面让士兵们组成若干战斗小组利用地形地物灵活出击用手榴弹和近敌肉搏等战术尽量拖延时间在天黑了之后想办法脱身。


由于不敢轻易地打枪、并且在火力施展稀疏的情况下更让日军部队用炮火和轻重机枪以及掷弹筒的轰击下控制住了他们的前沿阵地,以至在把一些进攻的日军士兵消灭在阵地前方仅仅几十米的同时,自己的士兵又倒下了六、七十人!


也就在日军的第二次进攻毫不退却并有进一步冲上来、两面山坡上的六大队官兵们被山下日军重武器的火力压制得抬不起头来的关键时刻,吴志伟的部队突然地冒了出来并以有效地猛烈打击一下子改变了战场上的局面!


“一开始我们并不想对鬼子形成包围的态势以避免鬼子们更加疯狂地反扑而加大部队的伤亡,所以没有在前面路边上的大土包上设置兵力和重武器。但没想到鬼子们并没有夺路而逃,反而向两边同时进攻,所以才在抗击两次鬼子们的进攻下损失了将近二百名年轻同志们的宝贵生命!”罗汉民也卷了一只旱烟抽了两口说道:“刚才鬼子们逃跑时,我们一下子都没有缓过劲儿来!要不是我们饿了一天一夜实在是跑不动、最主要的是所有官兵们的枪里面没有了子弹,我会让部队乘胜追击干掉这些鬼子的!”


这边吴志伟等官兵们听了罗汉民的叙述后顿时打破了刚才沉静、肃穆的神态并且一个个眼冒火星抑制不住地破口大骂起来!


“戴云飞、刘刚!”一直默默地听着罗汉民讲述并且始终铁青着脸的韩大海突然在倏然大睁的眼睛里迸出了一股摄人心魄的寒光下令大声道:“带上你们的弟兄,跟我上马追上这伙禽兽全部干掉他们!”


只是在瞬间,50多匹战马载着一排和射击队的士兵在韩大海的带领下卷起了一股烟尘奔腾而去!


这边,吴志伟看看罗汉民和刘同启一把抓过一匹战马递给了罗汉民道:“罗队长、刘教导员,和我一起跟上我们的部队,让我们替你们收拾这伙丧尽天良的畜生吧!”说完他向后面一招手:“二排、三排上马跟我去杀敌,四排原地警戒!”


“一连、二连跑步跟进,三连协助友军警戒!”罗汉民也一挥手下令然后一带缰绳同吴志伟等人呼啸而去!


韩大海带着一排以及射击队的50多名士兵一声不吭地用小腿肚子夹紧战马的马腹,让这些战马自跟随了这只小部队以后第一次地放蹄奔腾!这些雄壮如怒龙般的战马毕竟是在战火中训练出来的,它们熟悉并习惯了战场上的硝烟气味以及在炮火隆隆的战场上下载着主人肆意纵横!


几分钟后,韩大海一带缰绳,从公路边上绕过了前面几百米路面的共四个弹坑———那弹坑是三排协助郑少海的工兵组所埋设跳雷所炸出的,旁边横七竖八地躺满了大约五十多名血迹斑斑、躯体不全身穿土黄色军装的日军官兵。仅仅是掠了一眼,这50多人从两边绕过路面丝毫不减速地向前驰去!


又过了十几分钟,当跨过了一个小山包,韩大海一眼瞥见前面公路的尽头有一长溜有些模糊不清的影子!


“准备速射,跨指挥刀的军官先留下,然后冲散他们的队形再回头拦住他们!”韩大海大声下令道。


战马又急奔了不到两分钟,五十多名士兵呼啦一下子向左右散开呈一片大网状向前冲去!


前面大约三、四百米处的谷村等日军官兵在刚才听到了如战鼓般擂响的马蹄声时尚未曾想到是中国军队会有骑兵部队前来追击他们,反而有些欣喜地认为是他们大队在旧寨的援兵前来救驾,于谷村便命令这一百多名残兵败将停步整理军容并列队站好,以免让前来的属下窥见到他此刻的狼狈不堪!但双手拄着军刀叉开双脚站在队列前面的谷村正在准备着要在不长的一会儿接受前来增援部队的指挥官向他敬礼报告的时候,突然发现前面的援兵呼啦地一下把马散开做出了迂回包抄的队形!


在万般的惊悸之中,大脑还不算太笨的谷村突然灵光闪现———他想起了他所听说过的这支支那部队在偷袭了临沂城之后抢走了宫崎桥本旅团的100多匹皇军的战马!


于是,惊恐之中,谷村一边用望远镜再次地确认了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后、一边用发了疯的嗓音嘶哑着命令士兵们散开并开枪还击,只是,在他的命令还没有完整地下达完毕,那些身穿深灰色军服如同一个大网兜般兜了过来的骑兵们突然提前放起了枪!同时,随着一声一声的枪响,他身边的官兵们一个一个地栽倒地下!


韩大海他们进入了距离对方二百多米的射程后,松开缰绳任胯下的军马任意奔腾,双手持枪按平时所练的马背上速射对着前面的目标砰砰地打了起来!于是,众士兵们平时光瞄准而没子弹射出射击的感觉一下子有了发泄口!


二百米的距离,他们胯下的战马一阵风驰电掣般的疾驶,让这些官兵们仅仅放了两枪就到了敌人的前面,待再重新推子弹上膛后,那些枪口前的敌人除了一些日军士兵或单腿跪地或趴在地面上还击外,另一些站立着的目标差不多就是用枪口顶着他们的脑袋开火了!


戴云飞打完了第二枪后就立即把步枪背在后背,抽出了他那黝黑沉重的大砍刀率十来个本排的士兵一下子冲入到日军的人群中,在军马冲撞日军人群的瞬间他左手一带缰绳放缓了战马的冲刺右手一反一正扭动了两下手腕子,“咔嚓、咔嚓!”两声怪响甫起,只见两颗日军士兵的人头被脖腔内的血液压力冲击得向上升腾了半尺然后落在了尸身的后侧!与此同时,其他的士兵也在一班长孙元山的带领下冲进人群借着战马的冲力或抽出手枪径直地对准日军官兵的脑袋开枪射击、或用刺刀挑起日军士兵的身躯而甩向一边、或用枪托在日兵躲闪之际猛地将之面孔或头颅捣烂!


当戴云飞十几个人在日军人群里冲过几十米后带住战马掉过了头,韩大海也带十几名士兵冲破了另一边日军官兵的人群围了回来,而刘刚射击队的二十余人又从两边一面用枪清理最外围的日兵,一面不断地策马冲击并用手中的长短武器交替使用击毙着在惊慌失措的状态下不由自主向四下散开企图夺路奔逃的日军官兵们!


当在第一个回合冲击了日军一百多人的韩大海等人又兜回了马头、两个排级单位的50多人剩余了40多人之后,对面的日军部队也只剩下了50多人。在戴云飞、刘刚和众士兵们都在等待着韩大海再次进攻的命令时,吴志伟、罗汉民、刘同启等人带着王志刚的二排、李小山的三排等50多人又冲到了这些日军士兵们的后面几十米处带住了军马,再后面,隐隐约约地可以看见是数百人的八路军官兵奔跑而来!


见此情景,韩大海伸出左手大声道:“停止冲击!”然后带着众士兵们下了战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